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六十二章 古剑/八卦

第二百六十二章 古剑/八卦

白钢之城,城公立医疗所。

一名四十来说胡须邋遢的肥头大耳…嘴巴还喊着一奶嘴的汉子,此时正跪倒在病床前痛哭零涕。

“你老爹我不行了……医师说我是极乐升天,三魂七魄乱舞……回、回天乏术……神仙也…也救不了我了。”

病床上,是【乐极生悲】的老头儿摊主——反正他被送来的时候,流星阁的解手是这样说的, 医疗所的医师随便诊断了下,觉得这病人确实是大悲大喜之下爆血管了,逆血冲脑脉,随手就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老逗,你不能扔下我不管啊!老逗!你说好了今天要给我打钱的!我还有三单六万四千八的灵石等着要氪的!”壮汉此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你个屁了,我的SSR白雪姬怎么办!我不要等复刻啊!”

“咳咳咳……爹地不在了, 你要…你一定要照顾好你自己……还有,还有你奶奶……”

“老逗,你别死啊!你先把家里保险箱的秘密告诉我!还有你的银行密码!房子的贷款怎么办!我没有赚钱的技能!”

“你…你要学会照顾…照顾自己,咱们司空家,就…就剩下你一根独苗了……”

“你没本事养我,你生我下来做什么!废物!废物!”

“咳咳咳……”老头儿摊主猛然脸上一红,回光返照般弹坐了下来,一巴掌按在了壮汉的天灵盖上,“反正…反正我也要死了,这一身修为就给你了……啊巨,孩子生下来是债,我欠你的债,就算还清了。”

“我不要修为!我要钱!我要灵石!死老头!”

“听好…你要用最快的速度消化掉我的修为。”老头儿摊主飞快地道:“我房间的枕头夹缝里面,有一把秘钥……是开启某个洞府的钥匙!去吧……没准,没准你还能找到第二块的的大帝…大帝剑……剑……剑……”

老头儿摊主一身修为只来得传了小半,就直接断了气息。

重症室当中,不禁传出了一道悲恸之极的哀嚎声, 闻着伤心。

“司空巨先生,节哀。”医师隔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走了进来,安慰着说道:“人死不能复生, 你要照顾好自己,让你爹九泉之下也不用担心。”

只见壮汉…司空巨此时皱着眉道:“医师,你说我这副模样出去,能不能申请【水滴滴】筹的人道主义帮助?一般像我这种情况,能筹多少钱?对了,我家里还有一个智障的奶奶,我也是失业人士!”

“啊这?”

“这死老头…不对!我老逗当年也是联盟军的远征士兵,四舍五入也算是烈士,联盟那边能不能申请抚恤金?”

医师看了眼那病床上仿佛死不瞑目的老头儿,不禁摇摇头,直接厌恶地甩袖而去。

司空巨眼中闪过一抹暴戾之色。

怎料那医师忽然转了回来,沉吟着道:“筹款我可以试试,不过你打算返给我多少,畜生?”

“辣鸡,最多两成!”

“你先填了这份表吧。。”

……

一处闹中取静的豪宅之中。

雨化田一身素白衣,大半的身子都浸在水池当中,他正在清洗着一柄血纹的刀……刀身笔直锋锋利,取名【惊蛰】。

“大人,您说的那位姑娘,傍晚时候已经入住公所了,这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雨化田淡然地点了点头,全神贯注地擦拭着【惊蛰刀】,等到他将刀洗好,方才从水池中站起身来,一身可怕的刀气直接将水池分开,他缓步走出,最后将【惊蛰】刀放入了刀架之上。

“带回来的那几个人,审问得如何了。”

“回大人,这几个人一直没有改口,看情况应该没有隐瞒的。”下属飞快地道:“孔云是孔圣家族的人,我们没敢上刑罚。”

“其它人也是孔圣家族的吗。”雨化田随意道。

“良鹿家里是做法宝材料生意的,家里也有些关系,至于另外几個虽然是白丁,只不过记录良好,本身也是高校联盟的人,若是上刑的话……”

“【三城】联合调查队,死了三地的办事处处长,一个调查官。”雨化田冷笑道:“这么大的事情,你是想要让我用【突然出现的异魔】这样的理由来打发过去吗。”

“属下…属下不敢。”下属冷汗涔涔,跪地惊惶道:“请…请大人明示。”

“养你何用!”雨化田冷哼一声。

“属下该死……”

雨化田挥了挥手,“去,给孔圣家捎个信息,就说孔云涉嫌【三城】调查队以及调查官的命案,暂时被扣压审问了。”

“只…只有这些话吗。”下属硬着头皮问道。

“还不够吗。”雨化田淡然地看了一眼。

“是,我这就去办!”

下属离开之后,雨化田再次将刀架之上的【惊蛰】刀给拿了起来,瞬间堂内刀光纵横……可刀光之中,所蕴含的竟是一道道诡异阴邪的剑意。

雨化田善刀,称得上是刀道的宗师人物——但至今无人知道,他真实使的是剑。

忽然,一道自他胸膛之中破体而出,瞬间清空了堂内的所有刀光。

它更为的诡异,也更为的阴邪,仿佛凝聚了万万千的冤魂,最终剑意凝聚,化作了一柄骷髅手柄的小剑……更像是法器。

“阿鼻剑,那道大帝剑意竟然让你如此兴奋,你是碰到什么了吗。”雨化田手中握紧小剑,随意地比划了两下,眼睛忽然浸染了一抹血色。

雨化田一声冷哼,“别想要控制洒家!”

……

白钢之城,管家公所……一座古色古香的独栋小院里。

女仆小姐此时正拿出来了一台笔记本,若有所思地敲着键盘——旁边,放置了两样东西。

一柄小剑,悬浮转动。

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了几缕的血线……此时,瓶子之中的血线仿佛充满了活性似的,不断地往小剑的方向扭动着。

忽然,女仆小姐停下了手来,带上眼镜,将瓶子拿起细看了下,“所以,你其实是一种菌丝对吗。”

瓶子中的血线扭动得更加的厉害了。

“这么看来,你的主人,大概也就是一朵大一些的蘑菇了。”女仆小姐轻笑了声,目光随之看向了旁边的小剑,“你叫【元屠】?”

小剑闪烁了一下。

女仆小姐摇了摇头道:“不好看。”

小剑暗淡了几分,好像是委屈了。

此时,一只黑色蝴蝶缓缓飞入,直接停在了那瓶子的盖子上,瓶子中的血线瞬间便失去了活性似的,卷在了瓶底,一动不动。

谷鹝

随后蝴蝶吐出了一道灰黑色的光幕……光幕展开,竟是白钢之城全城的地图——而此时,地图上则是有着密密麻麻,不下百道的光点,散落在了城中的各个位置。

“还真是不少呢……”女仆小姐摇摇头:“【帝辛】你到底是被打得有多碎?”

这还是目前存在于白钢之城的,可没有算上这么多年以来,已经被交易走的……这总量,想想还真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别的不说,单就是白天从老头儿摊主那里捡来的珠子的分量,就够造一个初期的太阴子了。

这样也从侧面反应了,这些【始】级的黑魂,它的黑魂之躯全开时候,是何等的庞大。

“又或者说,你是故意被打得这么碎的呢。”

此时,有一只蝴蝶悄无声息地飞入,也吐出了一片光幕来。

光幕之中,似乎是一处停尸间。

只见停尸间中,一具【尸体】忽然爬了起来,随后飞快地掏出了一个木制的人偶。

【尸体】在人偶上比划了两下之后,人偶瞬间化作了替身,躺了回去——这之后,【尸体】便鬼鬼祟祟地离开了停尸间。

“真是一位不老实的…老先生。”女仆小姐挥退了蝴蝶,手捧了一杯咖啡缓缓地抿了起来。

她看向窗外,域外战场是看不见繁星的,“希望这几日,不至于太过无聊吧。”

只见那漆黑的夜空之中,忽然有五道星光,一闪而过……似乎不曾出现般。

……

……

……

……

维嘉打算摆烂。

澹台平静的签约签了之后,他仿佛一下子就放弃了挣扎似的,有问必答——至于可信性,作为谜语人的神婆,心中自有一套衡量的标准。

“几位请看。”维嘉此时站在了【初生之谷】的一座高峰之上,手指着下方的大片密林,“从这里看去,这里其实并不大,然而诡异的是,一旦人降落到下面,就会迷失方向——即便是朝着一个方向一直行走,都无法走到尽头。我们用过所有的道具,最终都失灵了……这下面,其实是一个巨大的迷阵。”

密林匆匆,好比一张巨大的绿毯,根本看不见地上有些什么。

林峰SIR下意识道:“就不能在空中锁定位置,然后直接降落吗?”

维嘉摇摇头道:“锁定位置之后,一旦下降,也会在别的地方出现……林先生,这种简单的操作,我们最开始就尝试过了。”

林峰讪讪一笑,觉得以自己智商,这会儿还是看大佬们操作吧?

“别吃那么多。”他蹲了下来,伸手就从白素的手上将小瓶子给拿了过来,像极了不给女儿吃太多巧克力的老父亲般。

“这下面确实是一个阵法。”澹台平静冷不地说道——成功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她淡然说道:“整个【初生之谷】都被分割成为了八个不同的空间,每个空间之中环环相扣,大致呈现的是一个这样的结构。”

只见她在地上以剑气画出了【∞】的图案。

“循环?”维嘉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澹台平静想了想,忽然一道剑气斩出,从维嘉那大红披风上割下来了一条二指宽的带子来——只见她将带子扭了一下,然后手尾相接,“或许是这样。”

小洛SIR此时眨了眨眼睛,看着澹台平静扭出来的这个圆圈——这种圈圈,他熟悉——这玩意在别的文明里还有专属的名字:莫比乌斯环。

这位澹台小姐有点东西的。

所以到底是科学的尽头是神学,还是神学的尽头其实也是科学?

“我们永远无法从这一面,走到另一面之中?”维嘉拿着带子圆环皱起了眉头,“澹台小姐,你的意思是……伏羲女娲的祖庙,藏在了另外一面之中?”

“初步看来是这样的。”澹台平静点点头,随后抽出了自己的乌龟壳壳,“这密林当中,应该存在阵眼……整个法阵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有着八个不同的阵眼……嗯,这是八卦的方位。”

维嘉脸色一喜,“相传伏羲大神创先天八卦!看来这【初生之谷】果真与伏羲有关联!”

澹台平静的出台费虽然很贵,但也不是贵得没有道理……除了修为因为年龄差而无法跻身当世一流强者的水平之外,其它的都是超限了!

“别高兴太早。”澹台平静淡然道:“如果这是上古大神的先天八卦,你以为我就一定能破开吗?”

“澹台小姐,你我签过契约的。”维嘉不禁皱了皱眉头。

“契约上并没有明确说,我一定要成功。”澹台平静淡然道:“你没有看附加页上已经注明了,倘若不成功,作为乙方的我不负责任吗。”

不仅仅不负责任,而且甲方爸爸不管成功不成功都要支付部分的出台费呢……那条蚊子大小的附则条约,对于维嘉这种大集团出来的人怎么没注意到?

牛大广就经常地这样坑人的。

可问题是,他感觉澹台平静才是契约上的【甲方】妈妈,而自己则是被霸凌的【乙方】弟弟……

维嘉只好叹了口气道:“不管如何,还请澹台小姐想想办法。”

“办法也不是没有。”澹台平静想了想道:“一个完整的先天八卦迷阵当然难解,但是一座有破绽的迷阵就不一定了。这里有八个阵眼,只要能找到其中一个破坏,整个迷阵比必然会出现破绽。”

“澹台小姐,你能找到阵眼的位置?”

“只能推测出大致的方位。”澹台平静沉吟道:“布置这个阵法的人,段位很高,不在我之下!”

你TM的不是算命的神婆?

维嘉心中颇有微词,沉吟道:“既然如此,那么事不宜迟,我们分头行动吧,只要能找到其中一个就好办了。我看我们索性分组……”

他还没有说完。

只见小林SIR此时已经抱起了小萝莉白素,很自觉地站到了小洛SIR 的旁边,大腿不抱天理难容。

维嘉张了张口。

后来澹台平静捡起了地上的铜钱,也一声不吭地走到了小洛SIR的旁边……

笑死!

维嘉想也不想,也索性加入了。

小洛SIR莞尔一笑道:“那就一起找吧,大家一起,会热闹些……澹台小姐,我们往哪个方向去。”

澹台平静想了想,忽然伸手指了指下方【初生之谷】的密林某个方向,正色道:“出发之前,我给自己算了一卦,卦象是【泽水困卦】,主大凶象,那就走泽卦,兑宫方向,向死而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