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六十四章 人到中年,脱发谢顶

第二百六十四章 人到中年,脱发谢顶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自己和白素刚刚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

幽暗的密林,诡异的气息,未明的前路。

他握紧了小萝莉的手掌,安慰道:“别怕,我在。”

——但是我也好怕啊……

尽管如此,林峰SIR还是努力地装作一副轻松的模样……但见小白素此时水灵灵地看着自己, 作为叔叔…作为大哥哥的尊严不能丢!

“素素,饿了吗?”

林峰SIR蹲了下来,掏出了装着金平糖的下瓶子来——偶像给白素的小瓶子里面的,确实很像是金平糖,一颗颗小星星什么的,只是比普通的金平糖要少许多……而且只有一款颜色。

他小心地倒出来了一颗, 喂给了白素, 抠门的模样像极了那种小时候每次都只是给孩子一颗巧克力糖的母亲。

——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

他下意识地愣了愣, 馋嘴的模样也像极了刚刚给孩子一颗巧克力糖果,自己也想要吃上一颗的老母亲模样。

——吃一块也没关系吧?

——毕竟还有这么多呢?

或许自己也需要补充一点儿糖分,好让大脑能够释放愉快的信号……小林SIR如此想着,便也给自己弄上了一颗小号的【金平糖】塞入了口中。

这玩儿显然不会有毒,不然偶像也不可能给小孩子吃不是?

“没有味道?”

甚至乎入口即化,仿佛吞入的是空气似的,小小的【星星】在他的口中直接消失不见……他疑惑地感受了一下,却没发现有什么变化,但见此时白素泪汪汪地看着自己,仿佛是看着一罪大恶极之人。

“对不起…我不会偷吃的了。”

他再三保证,小萝莉才原谅他——很是勉强的模样。

林峰SIR暗中苦笑了一下,当初自己是怎么摊上这小女孩的来着?

他吁了口气,目光随意移动,打量四周。

一道似有似无的影子就在这一掠而过之间,悄无声息地闯入了他的视线当中。

直立着的半人半蛇的女性,惨白溃烂的皮肤,干裂的嘴唇,枯燥的长发……以及那仿佛被挖去了眼球的空洞双眼……血泪。。

那一瞬间, 林峰如遭电噬般,浑身麻痹,随之以来的一股窒息感让他仿佛全身都被树脂所固化似的,动弹不得。

知道衣袖仿佛被拉扯了一下,林峰方才打了个激灵,他既急且大口地呼吸了一下……那【东西】,不见了。

“林峰?”

“没…没事。”林峰又吐了口气,连忙拉起了白素的手,飞快道:“走…赶紧走,这里不对劲!”

转身而去的瞬间,一种被注视的感觉油然而生。

林峰打了个激灵,迅速地留下了一个方向记号之后,便直接将小萝莉给抱了起来,全速往前方奔跑而去。

然而那半人半蛇的女性,那【东西】……那【她】的可怕模样,却始终在他的脑中挥之不去。

“熟悉的味道……”

怀中的白素冷不丁说道。

“什么?”林峰SIR下意识地慢了下来。

“这边……”怀中的小萝莉伸出小手往另一个方向指去。

林峰沉吟半响,点点头道:“好。”

……

……

嘀……嘀……嘀。

声音稳定扯持续,屏幕上的光点也同频地闪烁着——维嘉已经停在了原地好些时间了。

他死死地盯着战甲内置屏幕上的雷达。

根据雷达的显示,不管他往那個方向行动,雷达上属于他的位置,始终是没有改变过的——不管他如何走动,事实上他根本没有移动。

这就相当的反常了。

此时的他,甚至不敢脱离战甲——天知道外边的空气是否含有毒素?

他哪怕穿着战甲,都感觉好像是吸入了致幻的物质似的……忽然,一直毫无动静的屏幕上,竟是出现了另外一个信号源。

“这是…之前派下来的人?”

根据信号辨析,发出信号的,也是集团旗下的战甲——维嘉身上的这一套是特别定制的,而一般手下的则是量产型号——尽管是量产型号,但也足以应付许多恶劣的环境。

虽然大量的手下都在探查【初生之谷】的时候失去了踪影,但凭借着战甲的生存能力,没准会有一两个能够存活下来——他之前就有过这样的假设,但始终没有进行救援行动。

牛大广这次派驻遗迹的人手不少,然而面对远超认知的庞大地图,这些人手此时也显得捉襟见肘。

但既然发现了信号,就无法置之不理了。

维嘉先是派出了一台飞行探头,往信号来源探去,自己则是全神戒备地尾随在探头之后,紧盯着屏幕上的画面,始终维持着百米的距离。

直到屏幕上忽然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一台大面积破损的银黑色的战甲,此时正深陷泥沼当中……泥潭已经没过了战甲的胸膛位置,并且还在缓缓地下沉当中。

战甲本身的应急信号灯已经亮起,但驾驶员却毫无动静……恐怕是已经是回去了活动能力。

可能是已经死了,可能是撞击昏迷……可能性太多。

可要是置之不顾,让战甲直接没入泥潭当中,当战甲的能量耗尽,不管里面的人死没死,他都得窒息……

——最起码,也要找到银黑色战甲上的数据匣子,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维嘉心中有了打算,战甲的推进器轻轻地喷射了一下,直接跨越了百米的距离——他来到了一处泥沼的边缘,挥动手臂,一套合金缆索自手甲射出,直接勾在了灰黑色战甲的身上。

他调整了频道,同时呼叫着战甲里的驾驶者——根据信号辨认,他甚至很容易就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他不断地喊着驾驶员的名字,可等战甲都快要被从泥沼之中拖出的时候,依然毫无动静。

——接入对方战甲系统。

维嘉连忙操控……数据挤入,此时显示出来的则是:驾驶员的生命体征数值已经全线为零。

死亡。

“下载对方数据吧。”

维嘉最终将灰黑色战甲拖出,随之接入了灰黑色战甲的传输口,在一旁安静地等待着……他死死地盯着解码过后传输过来的画面。

镜头在疯狂的晃动,那银黑色战甲的驾驶员似乎正在惊恐地逃离着什么,并且时不时地回头看向身后……那黑暗的背后,似有什么东西在追赶。

维嘉此时眯起了眼睛。

突然,晃动的画面突然一黑,撞向了地面,等到镜头连忙晃动地【爬】起来的瞬间,维嘉竟是看到了一张布满了诡异笑容的脸旁。

他来不及记住这张脸庞,便听到了一道惊恐的叫声——那驾驶员的声音。

随后万籁俱寂,战甲解码过后的画面,此时也漆黑一片,随后镜头一晃,便已经深陷泥沼当中——直到维嘉的出现。

一股寒意自背脊开始蔓延,维嘉猛一下地回头,并没有什么。

他下意识松了口气,暗道自己紧张了些。

他的战甲能源耗费了不少,但是银黑色战甲上,还有备用的灵石源匣没有用光,他打算就地补充一下自己的能源。

就在此时。

银黑色的战甲忽然动了!

维嘉大吃一惊,却已经太迟,只见银黑色的战甲如此如同蜘蛛似的,双手双脚直接死死地扣住了他的全身……一股急速的蜂鸣声响起,这是战甲最后自爆时的警示声!

谷李

“该死!”

维嘉怒骂了一声,然而被死死扣住的战甲,此时无法有效打开——此时战甲并非保护他的壁垒,而是将他困死的囚笼!

“滚开!”

他已经无法顾忌太多,全力爆发,打算硬生生地从内部将自己的战甲爆开——然而就在此时,银灰色战甲的头部装甲【啪】一下地打开。

维嘉看到了那张在银黑色战甲传送过来的数据中,最后看到的诡异的笑脸!

他此时浑身俱冷,当时没有来得及记住的诡异笑脸与此时的笑脸瞬间重叠,确实让他大脑空白一片。

因为。

这……就是他自己!

嘭——!!!

失神的瞬间,银黑色的战甲,瞬间化作了一道剧烈的光……自爆的威力,瞬间将方圆百米内的一切移平。

……

酷似Mark3的战甲,此时大面积地破开……残留在维嘉身上的,只剩下不到六成的部件——但特制的战甲却成功地保住了他的命。

就在这个时候,一蓝一黄两道光影,从破坏过后的密林当中汇聚……汇聚成为了两道人影。

蓝色的那道声音诡笑道:“野心,他的身上有强大的野心,太适合我了!”

那黄色的身影此时却也道:“我感觉他也很适合我,野心只是他妒忌的伴生品……你找下一个吧。”

“你要跟我抢?”

“我只是,不想再留在这里而已……主人不会复活的了。”

“你,要跟我抢?”

“看你的本事了。”

骤停。

黄色的光影猛然冲向了地上的昏迷不醒的维嘉——见状,那蓝色的光影也不甘落后,同时也扑向了维嘉的身体。

一黄一蓝两道的光辉,此时在维嘉的身上疯狂地相互吞噬着,只见维嘉身体猛然抽搐……甚至在无意识当中,发出了剧烈的惨叫声。

宛如被撕裂的痛苦,让维嘉的意识逐步苏醒了过来。

“蓝大力,你真的要跟我抢?”

“黄子,你该死了!”

“给我…滚出我的身体!”

只见维嘉此时浑身爆发出一股红色的波纹,他竟是不知何时弹起了身来,双拳如同握住四散的红色雷电般,狠狠地击向了自己左右的太阳穴!

这是个狠人!

“该死,我太虚弱了……”那蓝色的声音怒骂了一声。

但那黄色的光影,此时突然从维嘉的身体扯出了大半,似乎想要逃离。

只见【将军】此时双目散发出妖异的红光,那布满了精神力实质化雷霆的手掌,竟是硬生生地将那黄色的光影给按了下去。

“把我的身体当作是战场打牌,不给台费吗?!”

“什么?”

维嘉疯狂地大笑道:“在精神力的战场,我才是主宰!”

“不好……”

也比知道是蓝色的,还是黄色的,只听见一道急速的惊叫声之后,一圈圈红色的波纹,以维嘉的身体为中心,缓缓地散开了开来。

他此时盘坐在半空之中,仿佛进入了某种状态……好久,好久,维嘉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瞳孔左右,一蓝一黄两道微光一闪而过。

他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浊气,却是心情愉快地轻笑了声,“神通,居然进阶了……我现在神通力量远超修为,不知道比起那位洛先生……”

此时,他的野心无比的膨胀,想要将天下都握入手中……与此同时,他对洛先生的妒忌心也疯狂的壮大。

凭什么他在集团打拼了这么久,才获得进入遗迹的资格,给牛大广做牛做马这么多年,才能得到进入斜月山的推荐……那个姓洛的,什么都不做,就能得到铁罗刹的器重?

凭什么他那么年轻就有那么强大的力量,自己人到中年还只能在五阶匍匐前行!

凭什么有人天赋超绝,自己则是碌碌无为!

维嘉缓缓地落在了地上,身上劲力一吐,直接将身上的战甲碎片震开——然而震退的不仅仅是战甲的碎片,还有他的头发。

一个光亮的光头。

维嘉怔了怔,这是神通爆发之后,直接冲灭了头皮的毛囊!

“该死……”

凭什么有人长得这么挫,就有一头浓密的头发,而我长得这么帅……居然谢顶!

【将军】大人愤怒的事情,又多了一样。

……

……

烂树枝立在地上,随后倒下,又指着了另外一个方向。

而此时,澹台平静则是皱起了眉头……方向一直在改变,她不得不一直地测算,几乎到了走十米就要卜算一次的频率。

这样卜算是很消耗心力的,而且一直摇着乌龟壳壳,手都快抽筋了——但这不是最气人的,最气人的是,每次自己测出来的方向,都与那烂树枝相差无几!

这就离谱!

“你不是说,它的成功率只有七成吗?”澹台平静终于还是破防了,一股子酸味。

“是啊,可能下一次就不准了。”小洛SIR点点头,“还是要靠澹台小姐你来兜底,我才安心呢。”

“你上次也是怎么说的。”澹台平静毫无表情地说道……一股子埋怨味道。

“毕竟是七成的成功率。”小洛SIR随意一笑,将地上的树枝捡起来,“已经很高了……澹台小姐要是累了,不如在这里休息片刻?”

——TM的!

澹台平静忍住没有骂人,她上次生气还是上次……果然自己的养气功夫还是不到火候啊!

她轻哼了一声,直接便往那测算的方向快步走去——但没有走几步,澹台平静却停了下来。

此时,小洛SIR也已经跟上……澹台平静停下的原因是,此刻面前出现了一道身影。

一名身穿着黑袍的女人,此时正席地而坐,挡在了他们的道上。

黑袍的女人仿佛不曾在意小洛SIR与澹台平静的出现似的,只是低头摆弄着一个圆盘……圆盘上刻满了各种各样的符号。

圆盘上的刻度缓缓地转动着,发出的声音颇为的清脆……解压。

澹台平静冷不丁皱了皱眉头,“阴阳八卦…天干地支?你是什么人?”

黑袍女人此时缓缓地抬起了头来,微微一笑道:“你…不,你们可以叫我【黑雨】。”

“黑雨?”澹台平静沉吟半响:“你为什么在这里?”

黑袍女子【黑雨】此时微微一笑道:“给人占卜,等有缘人的到来……你,想要知道自己的未来吗。”

澹台平静怔了怔,旋即一声冷笑,“巧了,我也是给人算命的。”

“哎呀,真是太让人意外了。”黑袍女子轻笑了声。

俗话说同行见面是冤家。

小洛SIR忽然眨了眨眼睛。

好家伙,这波啊……这波是神婆VS神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