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一章 谁也不知,对谁也好,可好?

第二十一章 谁也不知,对谁也好,可好?

麻醉枪的子弹外形像极了飞镖一样。这种被射出来的东西速度极快,奥列格觉得自己并不是那种电影里面的东方武术大师,要躲开这种东西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他应变很快。

打破了那心中的高墙之后,就像是当年一样——他感觉到了身体的疲累,但却有一股永不言败的信念在心中缓缓地壮大。

他第一时间就和安东把尼基塔一同拖到了擂台的背后,以此来阻挡安德鲁一方人马的视线!

这两个家伙实在太恐怖了!居然以人力从这样巨大的铁笼之中走出!安德鲁的手下们,即使手上拿着可以制服对方的麻醉枪,电击棒之类的武器,这会儿也不得不小心翼翼地靠近着。

谁也不想因为大意,去承受这两个人型棕熊般家伙的重拳!

“感觉怎样?”

靠在擂台下,奥列格一边喘着气恢复着体力,一边看着安东问道。

这突然起来的问题让安东怔了一下,但他很快便笑了笑道:“实在是太棒了!如果能够把这些臭杂种全部楱一顿,那就更棒了!”

奥列格笑了笑,忽然拍了拍安东的肩膀道:“看见那条链接铁网的电缆了吗?”

安东连忙点了点头。

奥列格低声在安东的耳边说了几句,安东顿时露出了紧张且刺激的神情,重重地点了点头。

“去吧!勇敢的小伙子!我会代替你的父亲,为你感到骄傲!”奥列格沉声说了一句!

“谢谢!”安东露出了一丝微笑,在把奥列格的目光深深地印入自己内心的瞬间,猛然从这擂台的后面冲出。

他甚至发出了一声咆哮声!

“在那边!”

几名手持麻醉枪的大汉同时用手上的武器瞄准着——只是安东这种爆发力惊人,如同怪物般的家伙,这瞬间的冲刺实在太快,众人竟是一时间无法完全扑抓安东的身影!

麻醉弹一根根落空,而此时,安东更是把之前打到的一名家伙抓了起来,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形成了很好的人形盾牌!

“别之顾着这个家伙!还有一个!”安德鲁此时冷哼一声。

他的反应极快,连忙指挥手下注意另一边的举动,但已经太迟!

“安东,别上眼睛!”

有着庞大臂力的奥列格一瞬间就把连同铁网的电缆狠狠地扯了出来,看着参差不齐的电缆断口上露出的电线,奥列格大口地吹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紧张的情绪,同时也闭着自己的眼睛,然后飞快地正负极的电线碰在了一起。

嗤……嘭!!

只一瞬间,整个擂台所在的空间,所有的光源都彻底熄灭!拟定在半夜十二点的这场生死对决,彻底杜绝了阳光的存在!

仅仅只有几个通风口透射进来了外边淡泊的街灯光芒,让这里瞬间变成了一个昏暗得难以看清身边事物的环境!

“啊——!”

就在灯光熄灭的瞬间,一道惨叫声响起,随后就是重物砸在地上发出的沉闷声音!安德鲁一众的手下紧张地戒备着四周。

“点火!笨蛋!你们的打火机呢?”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同时也在黑暗之中出现了一道打火机的亮光。

可仅仅只是瞬间,这位点火的家伙,也跟随着惨叫,之后就没有了声音。

啊——!

啊——!

听着不断传来的惨叫声,也已经略微适应了黑暗环境的安德鲁此时看见两道黑影在场地上飞快游走的黑影。

安德鲁不由得眯起了眼睛——他实在不明白,在这种明显的优势之下,居然还能够被这两个家伙捣乱到这种程度。

这两人,确实远比普通人要强大得多,完全都是超一流拳师的程度!

“安德鲁!”

猛然一声咆哮,安德鲁下意识地朝着那声音来源看去,可就在此时!

“安德鲁!”

又是另外一把的大喝声音……再另外一边!

安德鲁咬了咬牙,本身也是个狠辣的人,此时瞬间后退了两步,退到了门外之外,用力地把这扇铁门推合上去!

他是有爱才之心,他也打算用这两个家伙为自己赚取更大的利益,但如果这两个家伙麻烦到了威胁他的程度,那就不管再怎么优秀。

“喂,是我!让人抄家伙来……真家伙!”

安德鲁冷哼了一声,然而就在这瞬间,这扇铁门却是被狠狠地破开——在一声巨响只之下!

接着电话的微光,安德鲁看见的是安东以及奥列格二人从铁门之中滚出来的模样!

安德鲁大吃了一惊!这两个家伙,居然硬生生地撞破了铁门!这两个家伙……还是人吗?

安德鲁忽然后退了一步……一步之后,他连忙转过身去,朝着走廊的尽头奔跑而出!

“别跑!”

不知道到底是安东的声音还是奥列格的声音,安德鲁的身体骤然间被撞击了一下,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但他依然保留着曾经身为拳手的触感,也在危险之下,刺激着全身的神经,慌乱之中狠狠地用脚瞪出!

不料这一会儿,他的腿却不知道到底被谁抓着,随后一种钻心的痛苦,既然让安德鲁整个窒息起来!

他的腿……被硬生生地敲断了!从膝盖的位置,承受着恐怖的重击,整条腿都方向折断成为了几乎九十度的模样!

然后他的****承受了一下肘击,安德鲁便是直接昏迷了过去。

感觉到地上的安德鲁再也不动一下,奥列格和安东二人同时累倒了在地上,背靠着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奥列格边喘着气,边大带着爽朗的笑声道:“现在的感觉呢!”

“棒……太棒了!棒极了!”安东喘着气。

奥列格此时却爬了起来,冷静地道:“但事情还没有完结……不怕安德鲁和他的爪牙彻底除掉的话,我们一样麻烦!”

“那应该怎样做才好?”

奥列格忽然看着走廊的尽头,听着靠近的脚步声,还有光源……那应该是强光电筒的光源。他忽然道:“把安德鲁抓起来,我想我们要好好地和这些人谈判一下……”

说着,奥列格大声地朝着走廊的尽头道:“你们听着!你们的老大就在我手上!现在!马上给我准备一辆车!除非,你们巴不得你们的老板就这样死掉,你们好瓜分他的东西!!”

……

“尼基塔叔……哥哥,来,我扶着你,我们要离开这里了!”安东扶着尼基塔的手臂。

“噢……是吗……好……”尼基塔低着头,笑了笑道:“希望医院……医院的小姑娘……能让我……喝口伏特加……”

“走吧,尼基塔。”奥列格拍了拍尼基塔的肩膀。

尼基塔这时候勉强地抬起头来,脸色苍白,嘴唇也苍白的他又挤出了一丝笑容,“嘿……老兄,找那天,我们回去吧……回去村子……干、干那群……臭杂……杂种……”

“好!”

“嘿……老兄……不会再困着自己了吧……”

“不困了!”

“那……那对不起咯……”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我想眯一会……到了,到了……喊我……”

……

安东是第一次用这种东西,但却没有半点的恐惧——况且也没有多少认识的他,索性就直接把麻醉枪的子弹打在了安德鲁的脖子上……电影上看到过的。

“奥列格先生,他这就不会醒过来了吧?”安东连忙问道。

正在驾驶着从人家赌场抢来轿车的奥列格看了看安置在副驾驶座上的安德鲁,点了点头。

他频频地回头看向了后座,“尼基塔,怎么样?还坚持得了吗?尼基塔?尼基……塔……”

“尼基塔……尼基塔叔叔他……他……”

车厢内,传来了安东带着哭腔的声音。

他没有取笑安东这么大个人了,居然还像是个小孩子一样,居然带着哭腔。他只是木然地回转头来,盯着挡风玻璃的前方。

在路灯,在车灯光只之下的沥青马路上,永远能够看见前方的一块光明的地方。

奥列格就这样架着这辆车……一公里?还是两公里?

他没有看仪表盘上的任何数据,就这样,固定着油门,让车子一路行驶着。

忽然之间,奥列格猛地踩下了刹车,把车子停了下来……深夜的公路上,车并不多,但奥列格却打开了车门。

他走下了车,舔着自己的嘴唇,咬着自己的嘴唇,眼睛看着前方,看着左方还有右方。他双手同时叉在了腰间,仰着头,仰着头,无意义地摆动着,然后用力地拍打着自己的额头。

一下,一下,越来越快,越来越猛。

猛然!他停下了手来。

奥列格把后座的车门拉开,把尼基塔从里面拖了出来。他跪在了地上,抱着一动不动的尼基塔的身体,仰着头,抽搐般地张开自己的双唇。

他把尼基塔的脑袋捧在了自己的怀中,用力地绷紧了脸上的肌肉,闭着眼睛。

当泪水流出来的瞬间,奥列格没有哭泣的声音。

他只是发出了咆哮的声音。

“啊——啊——啊!!!!啊!!!!!”

安东茫然地看着抱着尼基塔的奥列格,看着被奥列格抱着的尼基塔。为什么会这样呢?他没能想明白过来。

他双膝撞击在坚硬的沥青路上,低着头,抽噎不止。

……

……

“你……你为什么不救他?”

长街马路上,灵魂状态的卡马拉双目流泪地看着这个生意人。

洛邱道:“每天都会有人去世,我救得了谁。客人,尽管我能够感受到你需要救助他的意愿,只可惜……您已经没有足够的交易金富裕了。”

“再说……”洛邱摇摇头:“他求生的意愿也不强烈,倒是心满意足的要更多一些。”

“心满意足?”卡马拉愕然地看着对方。

洛邱轻声道:“不会感觉很奇怪吗?已经从村子出来,隐姓埋名的你们,最后还是轻易被找到了,然后你接着出了车祸。”

“尼基塔……”

卡马拉动了动嘴唇,终究还是转过了头去,不忍看那前方马路上的一幕。

这夜,似乎变得挺长的。(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