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六十九章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停了下来。

小小的一部手机,一些仿佛永远也不会完结…你期望它永远都不要结束的东西——这种稚嫩的东西。

它让她在不知不觉间忘记了许多的事情。

沉浸式的观影体验——哪怕此时观影的环境相当的恶劣。

她坐在了一棵古树之下,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一点……捧着手机的她,世界好像就只剩下她一个了。

……

当你拿着的手机的时候,别人不管给你什么东西, 你都会下意识去接手的。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

只是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旁边低声说,吃吗。

她几乎没有多想,将食物送入口中……咀嚼,香甜软糯,味蕾一瞬间被打开了似的,她下意识抬头问道:“为什么他们一直都是小学四年级。”

澹台平静看着小洛SIR,问题之后, 她立马就意识到了什么似的, 脸色微微一变……她看着自己手中拿着的食物,感受着口齿间残留的味道,下意识道:“铜锣烧?”

小洛SIR 只是随意一笑,坐在了她的身边……一手臂的距离恰到好处。

“可能长大了之后,就会变得不那么需要蓝胖子了吧。”小洛SIR此时也捧着一个铜锣烧小口地吃着,“或者是意识到,它的存在是多么的…不真实。”

澹台平静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小洛SIR道:“你不是问我,他们为什么一直是小学四年级吗。”

澹台平静沉吟片刻,反驳道:“这么多的神奇道具,就算是长大之后,也会需要的,没有人能抗拒它。”

小洛SIR看着她的脸。

她禁不住想要睁开双眼……单纯的心眼根本无法看清楚对方的脸容了——澹台平静有种感觉,那么是剑瞳,或许都不会伤害。

“长大之后……”他轻声道:“你说,我们还会不会是因为那么多看似荒唐又幼稚的理由, 才会需要它的神奇道具。”

她没说什么,将手头上的一个单元看完了之后,才强迫着自己,将手机关闭,扔回到了小洛SIR的手上。

“够了吗。”

“我本来就不需要。”澹台平静淡然说道:“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本来要做的事情?”

“你说…那个吗。”小洛SIR随手一指天空。

她看了过去,只见空中一道若影若现的虹桥通往天上……天上有白玉似的宫阙。

澹台平静沉默不语。

那根烂树枝…难不成真得是蓝胖子的【寻人手杖】?

铜锣烧好好吃……是豆沙味的吧?

明明说好不再吃甜食的。

……

……

身体是不由自主地被拉扯上来的……失重的感觉让人始终不安——哪怕是落地的瞬间,林峰SIR依然是没有反应过来。

他踏足在这天上宫阙的瞬间,一股厚重之意油然而生——这仿佛不是漂浮在天上的无根之地……而是,大地。

伏羲与女娲的祖庙——眼前的宫阙,琼楼纵横,但主体却有着两座巨大雕像,对称地分布左右。

它们都是蛇身人首……左边的是男性,而右边的则是女性。

在目光触碰到了两座雕像的瞬间,林峰下意识地跪倒了在地上,一股恍如远古而来的召唤,让他禁不住落泪。

心中并不悲戚,那是前所有为的激动之情。

内心仿佛瞬间被满足所填满。

他有过类似的感觉——那是报考火云总局成功入选,结束了为期两年的封闭式训练之后第一次回到家,看见双亲的瞬间。

“我怎么会……”

“先祖崇拜,这里是你血脉的源头,你自然会心神激荡。”

那华服帝后…不, 那妩媚女人的声音自后传来,林峰不禁打了个激灵, 下意识道:“你是说,它们…是我的祖先?”

如果是这是他的双亲,他本能地无法接受,到如果说是祖先之类的……至少不会太过抵触,那种血脉相连般的感觉,无时无刻都在呼唤着他。

但白衣女子却淡然道:“祖先不一定说得上,以伏羲与女娲的力量,即便是千代之后的血脉也能影响……你体内确实拥有【华胥】的血脉,不过极其稀薄,按理说,祖庙不应该会对伱有所反应才对。”

他对这女人的印象:不是蠢就是坏。

可此时他还是禁不住问道:“你又是谁?”

“我是守灵者。”白衣女人淡然:“你叫我胡媚就可以了。”

“守灵……守谁的灵?”林峰SIR皱了皱眉。

偶像不在这里,神婆不在这里,看起来比较靠谱的维嘉先生也不在这里——他只能靠自己。

只是小林SIR办事历来有种不服输的性格,哪怕在众多的大佬面前自己只是個青铜——但他自诩是一个不屈青铜!

“你想知道?”胡媚眯着眼轻笑了声,指了指前方两座巨大雕像中间的大殿,“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假如你们进去,那么你们就会知道一切。”

“里面有什么。”林峰SIR贪心问道。

胡媚随意道:“这是华胥氏建造的祖庙,里面放着的,自然是华胥氏的一切……或许,你够条件知道这些,或许不够。但我建议你,不妨试一试,毕竟没什么坏处。”

“那你呢?”林峰SIR沉声道:“你既然是守护这里的人,就那么放着我进去,不怕我弄坏了里面的东西?”

“就凭你吗。”胡媚身影一闪一显,就已经贴在了他的面前出现…手指轻抬着他的下巴,吃吃笑道:“陛下,你刚才连【弄坏】我,也还做不到呢。”

——TM……

小白素此时将林峰SIR往后一拉,满脸警惕之色地看着这白衣的女人。

“差点忘记了,还有你这个小家伙。”胡媚眨了眨眼睛,“你也可以进去的……我才发现,你的血脉还要更浓郁一些。”

“我们…等会再进去!”林峰此时冷不丁说道。

胡媚怔了怔,似有些意外,好奇问道:“为什么?”

她并不着急,在【初生之谷】中,时间对她…以及她那四位同伴来说,没有意义——无数年,它们一直都在这里等待,守护,等待,难得碰到能来到这里的人,她乐意多说几句话。

“等人!”小林SIR直接道:“等我的同伴!”

他有种感觉,这女人虽然神秘兮兮的,但似乎并不会伤害自己……没有激怒她之前?

“他们上不来。”胡媚淡然道:“没有华胥氏的血脉,无法踏足祖庙。”

“那么你呢?”林峰SIR思路清晰,“你也是华胥的血脉吗?这么说来,你也是我祖先呗?我要喊你什么?太奶奶,太姑奶奶,曾祖大姑妈?”

胡媚轻笑了声,手指在空中微微一弹。

林峰SIR没能反应不过,身体瞬间倒飞而出,直接撞入了那身后的大殿之中……还有白素,此时也一并被【弹】了进去。

大殿的大门在吸入了林峰SIR与小白素之后,便再次关闭。

胡媚此时抚着脸叹了口气,“好男人,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呢……再好的男人,也都比不上您啊。”

她抬头,看着那左边的巨大雕像,目光渐渐痴迷……忽然,胡媚皱了皱眉头。

身后,一道身影缓缓走来,“蓝大力?”

胡媚不悦似的转身,只见一道蓝色的光影此时缓步走来。

只听见蓝色的光影此时诡笑道:“方才我好像看见有什么人被你送进去了。”

胡媚神色淡然,“现在是我当值,祖庙的事情与你无关。不到你来的时候,就不要踏足祖庙了,直到你不喜欢守规矩,但有些规矩,哪怕你不喜欢守,也是要守的。”

“告诉我而已,又能如何。”【蓝色的】光影轻笑了声道:“反正我已经看见了,不是吗。”

“你不是蓝大力。”胡媚忽然皱了皱眉,旋即手捏印决,一道神光打出。

【蓝色】的光影似反应不及似的,被那神光一刷而过……旋即【蓝色】的光影褪去,最终化作了一团【黄色】的光影。

“黄子。”胡媚冷笑了声,“也就只有你,才能做出这么无聊的事情。”

……

神光刷过的瞬间,维嘉心中大惊,但他事前并非没有准备……那两道精神体都被存在了他的双眸当中,他很容易就能够模拟处两道精神体的波动。

他踏足这天上宫阙的瞬间,就给自己进行了套娃的操作……此时蓝色娃娃被掀开,黄色的娃娃便露了出来。

只是模拟黄色精神体的时候,维嘉心中却突然对这白衣女子有了一种极为特别的感觉。

老男人了,当然清楚这种感觉是什么。

是爱慕,是占有,是不甘……

谷摢

“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维嘉此时【动情】说道。

胡媚厌恶地看了一眼,“【初生之谷】禁绝人类,失去了人类的劣根性支持,就算你与蓝大力联手都不是我的对手。所以在我发怒之前,你最好自己下去……否则,我也不想弄得太难堪。”

“我可以什么话都不说,静静地看着你就好。”维嘉再次【动情】地道:“只要安静地看到你,我就心满意足了……你我相识这么久,难道这点小小的要求,你都不能答应我吗?”

胡媚不禁冷笑道:“这话全天下的男人对我说,我都有理由选择相信……唯独是你,黄子。作为妒忌化身的你,真的会真心地爱上任何人吗?”

“【初生之谷】有外人闯入。”维嘉此时淡然道:“我有知道的权利吧?要不,我将这件事情告诉蓝大力?”

“你们不要捣乱。”胡媚淡然道:“如果破坏了主人回归的大事,你承担不起的,黄子。”

维嘉沉吟不语。

他知道不能在打听下去了,否则只会被这白衣女人看出端倪,只好退而求其次道:“既然是事关主人回归的大业,我更加不能坐视不管……我就在这里看着好了,我要守护这里,你没意见吧?还是说,你故意将我赶走,其实不知道在谋划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哼。”

胡媚冷哼一声,挥袖走到了一旁,靠在了墙壁上,没有再提离去的事情。

……

维嘉也找了个地方呆着,时刻维持着黄色精神体的波动,无比的小心……只是目光总会不自已地打量着祖庙的四周,寻思着应该如何躲开那白衣女人进去。

他目前应该安全。

白衣女人显然不喜欢【黄子】,甚至是厌恶,但碍于彼此之间的关系,又不能真的撕破脸皮。

蓝大力,黄子……白衣女人,这些都是什么人,与伏羲女娲祖庙又有什么关系——他们口中的【主人】,是女娲,是伏羲,还是……谁?

他暗自思量着,却见白衣女人的目光忽然投向了自己。

维嘉心中微惊,以为自己露出了什么破绽,便不动声色地道:“说起来,你有没有想过,要离开【初生之谷】?”

胡媚淡然道:“千万年来,我们五个都呆在这里,事到如今,你还问这种问题有意思吗。”

五个?

还有两个?

只是黄蓝精神体,就已经然给自己的神通进阶……如果在吸收另外的三个精神体?

他眼中不过闪过一丝贪婪之色。

这一抹贪婪的目光被胡媚所扑捉,让她内心极其厌恶……但黄子历来都毫不掩饰对她的占有欲,这又让她毫无办法。

五色使者,人类天性中的五种劣根……这是他们赖以存在的根本。

“你最近有没有见过红潮。”胡媚此时忽然问道。

维嘉笑了笑道:“我最近最想看见的只是你而已。”

“无聊。”胡媚声音直接冷了下来……要不索性,将黄子给打下去算了?

就在此时,祖庙忽然轻轻地颤动了一下。

胡媚脸色微微一变,维嘉也不禁露出了疑惑之色。

“里面发生了什么。”维嘉沉吟着问道,“难道?”

那颤动的源头,显然是那大殿的内部。

“先别着急。”胡媚此时正色道:“他们也不是第一个来的,这么多年了,前前后后来了几十个华胥氏……引起异动的也不是没有。”

维嘉摇摇头道:“希望这次不是空欢喜一场。”

“有人上来了。”

就在这瞬间,只见胡媚神色一凝,身影一闪就已经越过了维嘉,走向了那虹桥附近……维嘉心中不禁惊恐万分。

这女人方才如果不是经过,而是向自己出手的话……

怎么这女人比黄蓝精神体强劲那么多?!

维嘉悄然稳定精神,从后缓缓地走向了胡媚,同时观察着虹桥的方向,只见两道身影,此时自那虹桥上缓缓走来。

维嘉不禁瞪大了双眼……澹台平静?

还有,姓洛的!

……

胡媚的反应不比身后的维嘉平静多少……但惊诧的原因不同。

这俩,竟然不是通过接引之光走上来的!

千万年来,从未有华胥氏以外的血脉,能够借用接引之光而踏足祖庙!

虹桥尽头,小洛SIR与澹台平静落地,此时双双四目相投……好一会儿,小洛SIR才忽然看了眼那道黄色的光影。

维嘉心中大惊…不会是被姓洛的看穿了吧?

小洛SIR此时随意道:“我们之前碰到了一位叫黑雨的女士,她是你们的同伴吗。”

胡媚诧异道:“你们见过黑雨大姐?她让你们上来的?”

“怎么说呢。”小洛SIR道:“看情况,我们应该算是…不请自来了。”

胡媚淡然道:“既然不请自来,那就请别怪我,闭门谢客了。”

……

打起来,打起来,打起来!

维嘉此时心中疯狂地大喊着……最好姓洛的能与白衣女子打起来,同时拥有妒忌与权力劣根性的他,此时权力的劣根性占比一瞬间大增。

玩弄权力的五色使者,最喜欢就是挑衅凡人间的战乱了!

“和他们说这么多做什么,先拿下来再说吧!”维嘉此时直接冷笑着道:“事后再问问黑雨大姐不就知道了?”

胡媚目光微凝,却没有反驳【黄子】的话……只是隐约间,她那精致妩媚的脸颊上,浮现出来了几道银色的光纹。

澹台平静察觉到了杀意,手中宝剑不禁轻吟,双目微微睁开了一丝,一股锋锐无比的剑意浮动。

胡媚双眸射出如雷般电光。

澹台平静瞬间大惊,双眸直接打开……剑瞳处遇林峰的时候受伤了,但此时伤势也愈合得差不多,此时剑瞳打开的瞬间,一道剑光洪流直接喷发而出。

可让澹台平静骇然的是,她的剑瞳此时竟是如同摧枯拉巧似的,被白衣女人的目光所压制……剑光洪流瞬间破灭!

澹台平静猛然吐出了一口鲜血,摔倒地上……两者间实力悬殊,哪怕剑瞳开了挂,都无法填补双方间的差距!

这遗迹,果然只能进五阶超阶就是一个天坑!

她勉强地爬起身来,却见身边的小洛SIR竟是不见……澹台平静匆忙间一扫,却见小洛SIR此时已经出现在了大殿的门前,手抚大门。

胡媚目光一凝,身化流光,闪身到了那啊大殿正门之前,“别碰!”

与此同时,只见维嘉眼中闪过一抹凶悍杀机——却是突然动了,直接扑向了重伤之躯的澹台平静!

“我先不进去。”小洛SIR头也不回地轻声说了一句。

胡媚下意识地硬生生收住了手,那手掌劈在了半空中,落去也不是,不落下也不是——我为什么要停下来?

可此时此刻,来不及等胡媚反应过来,便听见一道如同惊雷似的鸣响之声。

只见天宫之上,那天空猛然被撕裂了一道混沌裂缝,自裂缝之中,一道可怕的剑光笔直地落入了天宫广场之上!

那剑光,分明是直接劈向了想要捡漏绝杀澹台平静的【黄色】光影!

剑光杀至,维嘉浑身毛孔都被死亡的寒气所侵袭似的……一股绝望之意,让他大脑几乎一片空白!

就在此时,那双眸中的黄蓝精神体种子,仿佛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似的,硬生生地覆盖了维嘉的全身,让他身体横移了数十米,躲过了那可怕的剑光!

剑光落下,竟是直接将天空广场削去了一角。

胡媚心中骇然,只见那天上的黑色混沌裂缝之中,此时正有一名十来岁的小姑娘,缓缓走出。

那小姑娘的身边,有九道剑光缠绕,每一道剑光,胡媚都仿佛能感受到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九道,就过分!

那小姑娘徐徐落下,目光却落在了澹台平静身上,“啊静……”

澹台平静此时犹如着魔似的,剑瞳瞬间释放出了可怕的剑光风暴……那剑光风暴仿佛失控了般,顷刻间笼罩着整个天宫,威力何止提升了百倍!

……

胡媚被异变所惊,突然目光一动,那触摸大殿正门的男人依然不见了踪影……而大门却已经不知何时,打开了一道空隙。

“说好的不进去呢?”

说不进去不进去,说只进去一点……进去一点又一点,结果还不是全部进去了?

呵!男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