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七十四章 斧头

第二百七十四章 斧头

天宫外广场。

【红潮】的治愈术远超了维嘉的想象,他被少女剑光所刺穿的身躯,此时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就连精神力也恢复了大半——因此,模拟出来的【黄子】的精神波动也更加的稳定。

但同时因为【红潮】的深不可测,维嘉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生怕被看出一些破绽。

可进入祖庙的人已经不少了,他本就惦记着祖庙中的宝物,此时不免暗自着急。

“红潮,我已无大碍,你不用继续照顾我了。”维嘉此时活动了一下身体,“你去做你的事情吧, 这里我会看着的了。”

“不必了。”【红潮】摇摇头,“黑雨大姐来了。”

维嘉心中一惊,当【红潮】话音落下的同时,只见空中一抹乌光汇聚,随后一名身穿黑纱长袍的女子缓缓走来。

既然能被叫做大姐,这女人必然是五色使者中最为难缠的一个?

维嘉不敢大意,全力维持着【黄子】精神波动的稳定。

“黑雨大姐,你来了。”【红潮】此时首先出声。

只见黑雨目光在【红潮】身上一扫而过,随后落在了维嘉的身上,停留数秒,才淡然道:“你受伤了?”

“一时大意。”维嘉不动声色道:“下次再碰到她,我一定能够会让她好受。”

黑雨轻哼了声,“希望你说到做到。”

维嘉顿时有种憋屈无比的感觉,但没有继续说话。

“黑雨大姐,方才……”【红潮】此时再次开口。

“我知道了。”黑雨摆了摆手,“我现在要进入祖庙,你在这里看守着,除非是你不能对付的, 否则就别再放人进去了。”

“好。”【红潮】点了点头。

“黑雨大姐, 我陪你进去!”维嘉此时心中一动,俗话说撑死胆子大的。

只见黑雨面无表情, 沉默不语。

正当他心中忐忑不安之际,却见黑雨淡然地点了点头,“跟上吧。”

……

……

一抹白光,投射到了这混沌的星璇之中,落在了荒凉的大地之上。

满眼望去,都是一根根的木条,缠绕的布条随风飘荡,一股悲凉的气息油然而生……她知道这都些什么。

“祭地……”

胡媚的声音在风中轻喃。

只见她缓缓地跪伏在地上,以极其庄重严肃的姿态,面朝着这一望无际的大地跪拜着。

“沉睡的华胥先民,请给予我指引。”

风停,那一根根如同墓碑似的木条,此时散发着微光,胡媚用心聆听,不敢错过一丝……很快,胡媚点了点头,恭恭敬敬道:“多谢。”

她又一次庄严地行跪拜大礼,方才站起了身来……目光投向了一处方向,瞬间化作白光遁走。

片刻,白光停下。

只见胡媚脸色凝重地凝望着地上的一处, 震惊…震怒,以及不可思议!

数种情绪一闪而过,胡媚身化流光落下——她的面前,一块巨大的彩色晶石耸立在粉色沙丘之中,彩晶中封存的,是一名安详如同睡着的女子。

“主人的元神,为何会!”

胡媚心中无比的震撼,主人的元神应该是在混沌之中流浪,他们五色使者作为祖庙的守灵人,每一个任期间,都会进入混沌之中寻找主人流浪的元神。

然而千万年来,在那无穷无尽的混沌星空之中,五名使者都无法成功……传说,唯有【祭地】之中响起了华胥之声的时候,才能将混沌中流放的【她】,引领回来。

无数年来,五色使者一直都在等待着能够激发华胥之声的人出现。

怎么才能够激发华胥之声?

首先,一定需要华胥的血脉……只有同源的血脉,才能够与缘故的华胥先民产生共鸣。

【初生之谷】的存在,横跨了两个时代,千千万万年以来,能够走入【初生之谷】的华胥血脉,林峰并不是第一个——在胡媚看来,林峰身上的血脉极其的稀薄,甚至可以说是她所遇见之中最差的。

“主人的元神已经回归…难道先民祭祀已经完成了?”

但让胡媚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祭地】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至少,目前很平稳,可主人的元神却已经……

极其诡异的现场,让胡媚不敢轻举妄动。

她沉吟着,走近到了元神彩晶之前,凝望着彩晶之中的女子,喃喃自语道:“你已经回到这里了,为何还没有苏醒……真祖说过,只要你回来了,就会再一次复活,难道是假的吗。”

她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彩晶。

但触碰的瞬间,胡媚指尖却如被神雷击中般,她一下子收回了手,目光阴晴不定

就在此时,一扇光门,同时闯入了胡媚的视线之中——还有,那大地之上覆盖着的青墨色晶壁。

她目光下移,仿佛要穿透这厚厚的晶壁,看见期内的一切般——忽然,胡媚脸色剧变,满脸慌张之色。

“域外神魔,怎么会!”

她此时寒气遍体,不敢置信地死死盯着脚下的晶壁,只感觉脑中一片空白——不,是脑中混乱,无数千万年前的记忆正在闪回。

伏羲真祖与女娲主人,与【黑影】斗争,后来女娲主人化身盘古箭,将【黑影】射杀在混沌之中,却同时打开混沌的入口,引来了域外三千神魔,那才是真正的浩劫。

三千魔神只是一个统称,在那個年代,无数强横可怕的生物闯入,持续千年的战争之中,胡媚作为五色使者,斩杀许多,自然极为熟悉。

“为何会如此,为何【祭地】之下,竟然是三千魔神的巢穴……为何,为何?”

胡媚失神地跌坐在地上,思绪凌乱,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彩晶,一段让她铭记至今的对话,缓缓地浮现在心田之中。

——真祖,你也要…离开我们了吗?

——如果我不血祭盘古,就无法唤醒盘古大神的真身,拯救这一场浩劫。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我不会死,我会一直存在。记住,当女娲再次回归的时候,我也将……

——真祖!!

——小狐狸,再见了。

“伱答应过我,你也会回来的……”

……

……

千千万万的元魔在沉睡,无声的黑暗之中,本应异常的恐怖,但驾驭着名剑之光的少女,此时却毫无惧色。

只因次元的虚空本就是这样暗黑没有边际的空间。

至于虚空元魔的……她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虚空元魔围绕的环境——作为【失乐园】永夜宫刚刚换班的守门人,在她的任期之中,几乎一直都在清理那些想要扑入【失乐园】的虚空元魔。

生猛的都不怕,更何况是这些休眠了的?

说实话,比起这底下无穷无尽的虚空元魔,藏剑更加忌惮的还是神秘无比的小洛。

“你当时所见的【虚空修罗】进化,可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看得出来,这小姑娘是真的很在意想要将即将进化的【虚空修罗】消灭……似乎是,某总使命感般的迫切。

“当时的一切来得很快,就像是剧烈的化学反应一样。”小洛SIR想了想道,“哦,就像是古代方士炼丹的时候,用错了材料,炸毁了丹炉一样。”

“我听得懂。”藏剑没好气地道:“我有在所谓【近代】的世界生活的记忆。”

谷唚

“藏剑姑娘生活过多少个不同的世界。”小洛SIR顿时好奇问道。

藏剑皱眉道:“询问别人统一了多少个传说是虚空的大忌。”

小洛SIR眨了眨眼睛,“那类型总可以了吧。”

藏剑淡然道:“虚空四大侧,反正都有……【神话】侧相对会多一些,你呢?”

“我还在努力。”小洛SIR微微一笑道:“希望能把各大类型的都体验一次。”

四舍五入等于根本没有回答!

藏剑极为不满地盯了小洛一眼,却又拉不下脸来穷追猛问……这家伙简直跟伏羲【王座】一个尿性,大大的坏!

她索性加快的速度,名剑之光瞬间激射,不一会儿,便投落到了那元魔之树之中——落地的是其中的一根枝条。

说是枝条,其宽度却不下百米。

枝条是一根根角质化的元魔的血管交缠而成的,确实坚固无比,藏剑稍稍地挥出了一道剑气,也不过在枝条上砍开了寸许的裂痕。

“我上次看见的【虚空修罗】进化相当剧烈,这里反而相当的温和。”小洛SIR悄然无声地来到了藏剑的身边,“不知道日积月累的进化与裂变一样的进化,哪一种会比较更好一些。”

“我不知道哪一种更好,我只知道,只要是【虚空修罗】,都将会是虚空的灾难。”藏剑沉声说道:“前方有一股强大的反应,希望这棵树此时不要醒来。”

说着,藏剑化作一道剑光,继续前进——然而剑光不过深入数十米,便猛然停了下来。

空中仿佛有着一度看不见的墙壁似的,将剑光拦下。

随后名剑之光大肆爆发,只见一抹青光闪烁,名剑之光倒退,藏剑小姑娘脸色骇然落地,接连后退了几步,方才停了下来。

“那里!”

藏剑此时挥手一指,指尖所指之处,赫然是元魔之树上方的某一根巨大枝桠。

那枝桠之上,此时正站着了一道模糊的身影……它于昏暗之中,缓缓地飘落了下来。

身影渐渐清晰。

仿佛是一名少年,身穿着灰白色的长袍,帽子将他的半张脸也遮去。

九柄名剑瞬间实质化,竖立在了藏剑的身边,少女此时神色无比的凝重。

“虚空中的强大生命,这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那长袍少年忽然开口:“离开吧,不管……你因何而来。”

藏剑沉声道:“你是何人,为何要阻止我……你是负责看护的?”

“我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孤魂。”那灰袍少年低声道:“我并非在看守,我只是在等待。”

“既然你不是看守者,就不要阻拦我。”藏剑浮起了身来:“否则,我连你也一起斩灭。”

“你呢。”那袍少年此时却看向了后方的小洛SIR,“你…又是什么。”

“如果,你是无家可归的游魂。”小洛SIR想了想道:“那么,我应该…是在寻找家的旅人。”

“原来,你也没有家。”灰袍少年沉默半响,才点点头,轻声道:“那你进去吧。”

这也行?

藏剑好悬跌落下来,这是什么对话……对暗号吗?

“等等,我也是在寻找家的旅人。”少女冷不丁说道。

“你不是。”灰袍少年摇了摇头,旋即又异常肯定地道:“我说你不是,你就不是。”

——西八!

藏剑目光一凝,那是要刀人的眼神。

少女此时不在含糊,名剑之光闪耀,九把名剑瞬间排队射出,只见那灰袍少年此时深处手掌生出一扇光盾挡在身前。

两柄名剑之后,第三柄名剑瞬间将少年的光盾刺破,随后第四柄名剑直接刺入了少年的身体当中。

第五柄,第六柄……最后一柄名剑,此时也轻松地刺穿了少年的身体,随后名剑炸开,那少年便瞬间被炸开,四分五裂。

“哼。”

藏剑轻哼了一声……打击感实实在在,并没有落空——她是真的感觉到了将对方斩碎裂——是不是,太过简单了?

藏剑皱了皱眉,只见空中那灰袍少年的身影又一次的出现。

藏剑瞬间召回名剑。

只见那灰袍少年叹了口气道:“你走吧。”

藏剑一挥手,九柄名剑瞬间汇聚,一柄借着一柄的名剑重叠……最终,在她的手中所出现的,是一柄看不清楚模样的光剑。

光剑的剑光,竟是照亮了大半个的黑暗空间——碰到一个小洛已经够倒霉了,她不相信会在短时间內碰到第二个小洛!

“你已经有能力破坏这个地方了。”那灰袍少年又叹了口气,“你不走,我也只能……”

少年的手臂自袍子之中伸出,随后那手掌忽然闪烁了一下……这之后,只见一柄尺长的奇特手斧显现。

小洛SIR此时不禁眨了眨眼睛,看着那巴掌大的小斧头,露出了一抹惊讶之色。

这少年并不高大,刨去袍子想来是相当瘦弱的类型……就连武器都这样的迷你。

可藏剑此时却平静不下来——自少年取出迷离手斧的瞬间,她手中合一的名剑,竟是颤动不已!

是……恐惧!

就在此时,少年一闪消失。

藏剑只感觉一股死亡气息串跑全身,浑身打了个激灵——几乎是本能,本能驱使着提剑挡去。

只听见一道破碎声想起。

那迷你的手斧已然劈在了藏剑手中的光剑之上——刹那只见,光剑碎裂,化作了九柄名剑,散落地上。

名剑们此时竟是哀鸣不已,遍布裂纹……几乎报废!

藏剑此时脑中一空,几乎丧失了思考似的……只见那迷你的斧头在破碎了光剑之后并未停下,径直地往她的身体劈下。

生死之间,一柄小小的木剑,却挡在了她的眼前……挡下了少年手中那可怕的手斧!

那是……她给小洛的,木剑!

“她和我还有一个承诺,能原谅她的失礼吗。”

小洛SIR的声音响起,小小木剑此时轻颤了一下,一股震荡之力瞬间将迷你斧头荡开,连带那少年也被震退了几分。

“你这是什么剑。”少年并不生气,反而是略带一丝疑惑地看着那木剑问道:“还是第一次有木头能够挡下我的斧头。”

只见小洛SIR此时无比郑重地道:“这是我与藏剑姑娘之间的承诺之剑,它代表着的是世上最纯粹的信任,所以是守信之剑。”

——西八……

藏剑有些遭不住了!

这木剑,只是她随手折的一个烂木头雕的,硬要说顶多就是有她的一道剑气而已,做个信物还好……守信之剑这样的名字,她听着都感觉脸红耳赤!

却见少年若有所思,他低头看着手中的迷离斧,叹了口气道:“看来,这世上还是有东西是你斩不断的。”

“这到底…什么斧头?”藏剑此时咬咬牙,她很想知道,是什么斧头,竟然能够将她的九剑直接破开。

少女此时极致的emo,也不知道布满了裂纹的名剑,要耗费多少时间来修复。

“有人叫它太初,也有人会喊它混沌。”少年此时摇摇头,随手将那迷你斧头收回,淡然道:“不过我习惯喊它【盘古斧】。”

“盘古…斧?”藏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失声道:“你是何人?!”

“我名,盘古。”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