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八十章 肥静瘦葵

第二百八十章 肥静瘦葵

天空倒悬,大地在上。

澹台平静正置身在一布满的荆棘的石柱之上,缠绕着她的是黑色的铁链,荆棘扎入了她的身体当中,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痛感。

她好几次昏死过去,却也好几次痛醒过来。

四周是一望无际的云台与雷霆……在这倒转过来的空间中, 她死死地盯着那活捉了自己的家伙。

“到底什么是【地书】,什么又是【天书】……”澹台虚弱地开声问道,“万事万物,总有一个源头。你说的体内拥有【地书】,但我的算力是来自家族的秘传……而你持有【天书】,你的【天书】又从何而来?”

黑雨盘坐地上,略显凌乱, 她的长发黑一边灰一边, 满脸倦容,显然受伤不轻。

【天书】圆盘缓缓地在她的身边旋转着,明灭不定。

此时,面对着澹台平静的问题,黑雨彷如未闻……她猛一把地将【天书】圆盘抓在手中,飞快地转动起来,如同着魔。

“你在做什么。”澹台平静目光一凝,“你在算什么,你在害怕…你害怕什么。”

黑雨头也不抬,却是一甩衣袖,那勒紧澹台的铁链瞬间收缩了起来,勒得荆棘刺入她的身体更深的地方。

她能坚持到现在,全因为体内含有一层厚厚的灵脂,到头来澹台平静也不知道应是悲伤还是喜欢。

“你果然在害怕,你甚至不敢回答我的问题。”澹台平静强忍着痛苦嘲弄道。

这次,黑雨没有继续折磨她,而是紧盯着她道:“这里是另外一个空间, 他们想要找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也不要试图激怒我。原本, 我并没有除掉你的想法,仅仅只是打算取走你体内的【地书】而已,不要逼我改变初衷。”

“伱为什么那么执着要得到【地书】?”澹台平静咬紧牙关道:“还有…还有【人书】?【人书】又在哪里?”

“你应该明白。”黑雨深深地看了澹台平静一眼。

她一闪而来,捏住了澹台的下巴,“你应该懂,当你知道越多的时候,当你对命运越发清晰的时候,当你确信不管你如何挣扎,都摆脱不了命运的时候。”

澹台平静痛苦地闷哼了一声,“三书合一,真…真的能改变,改变一个人命运?”

“我不知道。”黑雨一摇头,那捏着她下巴的手掌瞬间抓向了她的额头处,“但我很快就能知道了!”

又是那种仿佛被生生抽出骨髓般的可怕痛苦……这甚至严重地伤害到了澹台平静的神魂。

而与此同时,她的意识海中,那边奇异的金书再一次若隐若现……也伴随着她意识还有疯狂颤动。

只听见黑雨此时冷哼一声:“你不出来,那我就直接进去!”

黑雨瞬间闭上了双眼,意识却化作了一道黑光,直接没入了澹台平静的身体当中。

下一刻,黑雨就已经出现在了澹台平静的意识海深处之中……【天书】圆盘指引, 散发着璀璨金光的【地书】,此时正自澹台平静的意识海深处缓缓具显而出。

整个意识空间瞬间电闪雷鸣,摇动不已!

“【地书】!”

黑雨目光一凝,瞬间向那【地书】卷去,她伸手往前一抓,脸上不禁浮现一抹狂喜……就在此时,一抹寒光,却在黑雨的眼前一闪而过。

黑雨神色微变,那寒光飞闪之快,竟是超出了她的预感。

寒光以极其刁钻的角度,在黑雨的手掌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划痕,随后冲天而起。

黑雨大姐又惊又怒,看相那寒光处,只见一名双腿缠着缎带的少女,此时正坐在了一柄黑色大剑之上,悠然地往自己看来。

“这位大娘,随便进入别人的意识海,不好吧?”黑色大剑上的少女轻笑了声。

那笑容诡异而残忍……残忍又天真。

那是天真无邪的小孩正在虐杀一只小鸟时候,却一脸愉快的笑容。

黑雨大姐眉头一皱,【天书】圆盘缓缓转动,“你不是澹台平静,你是……你是姜葵?”

少女缓缓地抬起了手来,却是轻扣着指甲,淡然道:“想不起来有多久没有被人喊过这个名字了,这位大娘,你真是让我想起了一些不怎好的东西。”

黑雨大姐一声冷笑:“传说姜国公主,人美心善,是姜国的圣女,却没想到铸造了魔剑成为剑灵之后,竟是变得这般诡异。”

“打开心中的枷锁之后,你也是可以的。”少女眯起了眼睛,诡笑道:“哦,对不起,我忘记了,你心中本就没有枷锁……真是可怜啊,一個被创造出来之后,除了憎恨就什么都不会的大娘,想必这么多年了,都没有配到良人吧?孤独这么久,难怪,难怪。”

澹台是今生,姜葵是前世……前世与今生竟是没有融合?

是因为【地书】的关系?

黑雨此时一皱眉头,心知道想要拿走【地书】,唯有将碍事的魔剑剑灵击退后……于是,黑雨大姐直接冷哼了一声,一挥衣袖。

瞬间无尽的黑气凝聚,化作了上千魔兽,如潮水般想要将少女直接淹没。

却见那少女随后在坐下的黑色大剑之上轻轻一弹,意识的天地间只听见一道剑声轻吟……一抹剑光横跨意识天地,瞬间将上千魔兽直接暂灭。

黑雨顿时脸色一沉。

少女随意道:“这位大娘,你是不是忘记了,这是我的意识海啊?在外边可能你厉害,在这里就是我的地盘了。”

黑雨冷笑一声道:“我本无意取走澹台平静的性命,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先出去杀了你的转世之身!”

“进都进来了,不留下点什么就要走吗。”

只见少女嘴角上扬,意识的天地间,一柄柄黑色剑光浮现……一望无际的剑光,如同悬停的雨滴似的,充斥在黑雨的四面八方。

“凭你?”黑雨真的怒了,“澹台平静也好,姜国公主也好,魔剑剑灵也罢……当我诞生人世间,操控人间憎恨之时,你们都还没有出现!”

无尽的黑气散发,在那憎恶之力的扩散之下,意识天地间的剑光疯狂破碎……破碎后却再一次出现。

那少女淡然道:“我是魔……我那魔性的自尊心也很强呐。”

说罢,少女挥手,意识天地间无尽的剑光开始攻向了黑雨,短暂的瞬间,竟是让这位女娲所创造的五色使者,一时间难以招架!

少女冷漠地看着这一切,目光却忽然投向了意识天地的下方……目光穿透了重重的意识迷雾,最终透入了一个灰暗的空间之中。

在哪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胖嘟嘟的小女孩,此时正不停地吃着包子——小女孩的面前,托盘之上,摆放的是仿佛永远也吃不完的,垒成了小山似的包子山。

就在此时,一股可怕无比的憎恨之意,将整个意识空间也撼动了起来。

黑色大剑上的少女不禁回过神来,只见被万千剑光围攻的黑雨,不知何时脱去了黑袍……她一头长发微微散乱,俨然全部化作了灰白。

只见黑雨此时手掌轻托着【天书】圆盘,神色已经恢复了平静。

少女眉头轻蹙眉。

“魔剑剑灵,你太小看人间的憎恶了。”黑雨轻声说道:“我许久不曾,因为憎恨而疯狂。”

妒忌使人疯狂,痴恋使人疯狂,野心使人疯狂……憎恨也使人疯狂。

五色使者,这自女娲将人世间凡人的阴暗所抽取出来的,都是能使人类因为疯狂而导致灭亡的罪孽。

“魔剑?”黑雨大姐一声冷笑:“你能否斩断人类之恨?”

少女目光瞬间沉重,意识的天地间,只见一颗无比巨大的陨石,疯狂坠落……少女脸色惊变,一咬牙,反手将黑色大剑抽起,向天一剑劈出!

轰隆——!!!

可怕的风暴瞬间席卷整个意识天地。

……

二人几乎同一时间睁开了双眼……【澹台】猛然深呼吸了一口气,与此同时,黑雨也瞬间倒退了几步。

这里依然天空倒悬,大地在上。

只见【澹台】此时双臂一挣,那缠绕着的铁链瞬间崩断……她瞬间从荆棘石柱上跌落了下来,几乎瘫倒地上似的,目光疲倦。

黑雨大姐此时脸色突然一白,竟是吐出了一口鲜血,缓缓地吁着气。

“意识海是你的主场,你尚且无法对付我,现在出来了……以澹台平静本身的力量,你还能反抗几时?”黑雨大姐此时抹去了嘴角血迹。

却见【澹台】此时冷笑一声,“大娘,可别忘了,你随便闯入我家之前,本身就受了重伤的,现在的你,又有几成功力?”

“对付你够了!”

黑雨大姐一挥手,黑气幻化,这次竟是一条巨大黑龙。

【澹台】眉头一皱,抬手射出了一道魔剑剑光,却是渐渐只能掀翻黑龙的鳞片……她此时却再一次挥出第二道的魔剑剑光。

第二道的剑光,竟是射偏,一瞬间没入了倒悬的天空之上。

谷欤

黑雨冷笑一声,“已经累得失去准头了吗。”

只见【澹台】此时缓缓地叹了口气,竟是忽然举起了双手来,“好吧,我投降,我打不过。”

黑雨大姐怔了怔,但此时眉头却突然一皱,因为这空间此时竟是开始了轻轻的颤动了起来。

“你做了什么?!”

【澹台】诡笑了声道:“我说了,我打不过……既然我打不过,当然是喊家长了。”

“什……”

来不得等黑雨大姐反应过来,只见倒悬的天空之上,竟是有一道绚烂的剑光,硬生生地戳破了空间,瞬间斩落,将那巨大黑龙直接斩首。

“找到你了……”

倒悬的天空之上,一名少女缓缓踏入……藏剑!

此时黑雨大惊,那打偏的剑光,竟然是为了暴露此处的坐标?

眼看着藏剑一闪之后便出现在身近之处,黑雨大姐下意识地浑身忌惮不已…【天书】圆盘疯狂转动,却始终为由给她准确的回应。

“姐姐!”只见【澹台】此时眯起了双眼,甜腻无比地喊了一声,随后一指黑雨,委屈巴巴地道:“这个大娘要拿走你最爱的妹妹的命欸…我的命怎么能让她拿走呢?我的命是姐姐的你呀!”

“你是…姜葵?”藏剑只是简单地皱了皱眉头。

【澹台】此时笑吟吟地道:“不错,我是姜葵,你是飞蓬……姜国无敌的战神,说为了我哪怕将敌国屠尽也在所不惜的飞蓬大将军。姐姐,我还在等你。”

“别说了!”只见藏剑冷哼一声,怒气丛生。

暴怒的她反手就是一道名剑之光劈向了黑雨大姐!

这名剑之光比姜葵的魔剑剑气何止锋利十倍……黑雨大姐一瞬间难以招架,最终还是依靠【天书】圆盘才勉强地挡了下来!

黑雨大姐神色大骇,却心中更多的是郁闷。

分明是姜葵惹怒的你……你劈我作甚!

但藏剑一击被拦了下来,也不知道是因为面子挂不住,还是别的,此时直接双指迸出一道剑光,二话不说就直接朝黑雨砍来。

黑雨大惊失色,依靠着【天书】圆盘苦苦支撑,如同乱窜的小动物般……一身浓郁的憎恶之力,每每碰到名剑之光就会被削弱几分。

“这圆盘是什么东XZ剑眼看几剑下来也没能将人砍死,不禁皱起了眉头……虽然说她的名剑受损,此时的名剑之光威力大不如从前,但砍不死人就有些过分。

“姐姐加油!砍死她!等下我给你煮红豆汤,给你补衣服,帮你梳头,帮你化妆扮靓靓呀!我记得你喜欢的是桃红色的唇脂!”

“滚!”

藏剑反手一道剑气,直接在【澹台】的脚下划出了数十米长的剑痕来。

只见【澹台】此时吐了吐舌头,一脸怕怕似的缩了缩脚……此时【澹台】眨了眨眼睛,只见身边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名黑发的年轻人。

年轻人吃瓜似的,正有趣地看着藏剑狂砍黑雨的一幕。

“我知道你。”【澹台】…姜葵此时冷不丁说道:“你是我转世的良人对不对?”

闻言,年轻人…小洛SIR才转过了头来,打量。

“别看她现在是这模样,其实她很漂亮的。”姜葵说罢,便缓缓地旋转了一下……肥静瞬间瘦了下来。

现在是瘦静了!

“怎么样,喜欢这个样子吗?”姜葵轻笑了声,“你若是不喜欢,我还可以变成别的样子,你喜欢风情的,还是腼腆的,都可以。”

她越过了地上的剑痕,走到了小洛SIR的跟前,轻声道:“我比澹台好吧?”

“现在像了。”只见小洛SIR忽然轻笑了声。

姜葵稍感意外似的怔了怔,好奇问道:“像什么…像澹台?”

小洛SIR摇摇头,“像我的一个员工,她的名字叫尼禄。”

姜葵眨了眨眼睛道:“尼禄?好奇怪的名字哦!”

“说起来,我欠你一样东西。”小洛SIR想了想道:“你有什么是想要做的吗,我可以帮你……就算是补偿吧。”

“你欠我?”姜葵狐疑地歪了歪脑袋,“你欠了我什么?”

“我曾经……”小洛SIR幽幽地道:“拿走了一个你。”

……

……

……

……

次元虚空,深空禁区。

禁区的深处,谣传即将会有一个虚空神藏出世,虚空中的各路强大生命蜂拥而至。

此时,在一块漂浮的小型大陆之上,那些前来寻宝的强大生命,竟是开启了临时的交易市场——摆地摊。

各种吆喝的方式都有。

此时,在聚集市场不远的一颗岩石上,一个爆炸头花格子衬衣的老头正在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

“虚空神藏什么时候开启啊?我还能不能完成任务啊?大哲有没有好好地管理我的主神殿啊……他不会对我的那些仆人动手动脚吧?那些家伙一看就是血气方刚的……欸,这么久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主人会不会已经不耐烦了……”

他抓狂似的抓住那一头爆乱的头发,愤愤不平地看着身后坐在石头上的少女,“新人!你倒是给我想想办法!”

“哦…太阴子老伯,你刚说啥来着?”

“你这家伙……”老头张了张口,顿时气炸,要不是打不过……

只见女孩此时好像走神似的,抬头看着遥远的虚空,冷不丁道:“太阴子老伯,你说我们等会晚饭吃什么呀?”

“……”爆炸头老头顿时翻了翻白眼,“有本事你吃了我?”

“好咧!”女孩顿时左手掏出叉子,右手是勺子,交击摩擦,口水直流,“我不客气啦!”

“你TM的……”爆炸头顿时惊恐无比地转身就跑!

才刚刚转身,太阴子便一头撞向了什么……仿佛是铜墙铁壁似的,瞬间将他给弹摔在了地上。

“那个天杀的……”太阴子恨恨地抬起头来,瞬间禁口。

只见面前出现的忽然是一名踩着木屐,一手挠着胸,一手搁在了腰间佩戴上,口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的胡渣子男人。

永夜宫守门人——武藏!

“武…武藏大人!”太阴子顿时打了个激灵,“是您啊!”

“哟!你们好呀,两位新人。”武藏随手打了个招呼,看了看四周道:“咦,藏剑还没有来吗?”

太阴子怔了怔,尼禄则是好奇问道:“这位大叔,藏剑是谁哦?”

武藏此时一拍脑袋道:“哦,是我之前的守门人……我忘记了,你们之前没有见过的。算了,没到就没到吧,等等就好了。”

尼禄与太阴子对视了一眼。

太阴子迟疑着问道:“武藏大人,不知道您这次前来是为了何事?”

“在永夜宫呆久了有点闷,就出来透透气呗。”武藏耸耸肩,目光在那小型市场上一扫而过:“看看有没有谁是能打架的,顺便过来找一个家伙……对了,太阴子,我刚才好像听说你说什么…主人?你有主人吗?”

要遭——!

太阴子顿时感觉要遭!

“对哦,太阴子老伯,你有主人吗?”只见尼禄此时取出了阎魔刀磨刀霍霍地眯起了眼睛:“老伯,你该不会是从什么地方混进来的奸细吧?”

……卧槽?

TM的,这死丫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