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八十三章 直来直往恩怨分明飞蓬大元帅

第二百八十三章 直来直往恩怨分明飞蓬大元帅

“姐姐!”

她一把将她给用力抱紧,不管小洛SIR说的是什么。

她只在乎眼前的这一刻——她是【飞蓬】了,不再是【藏剑】。

“好,好…好。”刚刚人格重新整合过的少女在犹豫了片刻之后,才反手轻抱着姜葵,低声道:“我回来了。”

应是喜悦的重逢啊。

只是以【飞蓬】人格为主的少女此时目光却渐渐地凝重了起来……她迎上了那正安静地看着姐妹二人的某位的目光。

“姐?”

“小葵先别说话。”【飞蓬】此时一把将姜葵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才看向小洛SIR沉声道:“你让我们姐妹能再次相见,按理说,你对我们有恩,我哪怕喊你一声恩人也不足为过。”

小洛SIR只是摇了摇头,“不必。”

【飞蓬】又道:“确实不比,因为你同时也破坏了我的统合性, 颠倒主次, 这种做法, 无疑是抹掉了【我】已经走过的路……一切,需要重头再来。这……是大仇。”

小洛SIR想了想道:“藏剑…嗯,飞蓬姑娘是打算像我复仇吗。”

只见少女【飞蓬】此时缓缓地吁了口气道:“大恩与大仇……你我之间,恩怨两清了,也请你不要在染指小葵。从今之后,你我之间,只剩下一柄木剑了。”

她是【藏剑】,她也是【飞蓬】……传说的统一,也就意味着哪一个传说都能够成为原本的主人。

如今的【飞蓬】是姜葵熟悉的【飞蓬】,但同时也是最大限度拥有【藏剑】一切【飞蓬】……换了一个人格吗?

在小洛SIR看来,所以的传说统一,更像是在治愈着多重人格症状的患者。

【藏剑】或许不是真正的藏剑,而【飞蓬】也有可能才是真正的藏剑。

谁不会出来的,谁真的永远消失的,谁才是应该留下来的,谁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

所谓的大恩与大仇如果两清了, 那么她与小洛间,就只剩下当初的一个承诺:小洛SIR让湛卢剑的持有者来找她,而她则是会为他做一件事情——回到了最初。

……

真的回到了最初吗?

此时此刻,即使是【飞蓬】本身也无法肯定,她不过是以最极端的方式,快刀斩乱麻地将双方间牵涉太多的东西直接斩断。

姜国的第一剑圣,飞蓬大元帅,向来都是这种果断的性格。

她是【飞蓬】,同时她也依然还是【藏剑】……藏剑的志愿是打造出十大名剑,此时依然也是她会去做,也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这是统合所有的【她】的绝对的中枢,是一切的原点。

只见飞蓬此时略一沉吟,忽然挥手,九大名剑齐齐冲天而去,聚合,化作了一道名剑光柱,却是冷不丁地投落在了姜葵的身上。

“姐姐,你要做什么!”姜葵顿时大惊失色,以为只要姐姐回来了,一切就会变好的想法, 仿佛过于的简单…此时也正遭到了无情的嘲笑。

“小葵不要害怕。”飞蓬沉声说道:“等我帮你将魔剑的魔性暂时压制封印, 日后我会想办法,将魔性从你的灵魂中彻底拔除, 恢复你原来的模样。”

不送她去轮回了,也不斩断这一份缘分了……这是飞蓬,因为在【苍蓝】的飞蓬仅有的羁绊只有姜葵。

“我哪里不好了,我到底哪里不好了……为什么一定要拔除我,为什么!!!”

名剑光柱之中,姜葵疯了似的,狠狠地撞击着。

可她又怎能是飞蓬的对手?

就像是阳春碰白雪,魔性的萎靡与消融,让姜葵此时犹如遭受到火烤一般……她拼命地撞击着名剑之壁,头破血流。

“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你不是我姐姐,伱也不是!!你不是——!”

只见飞蓬眼中闪过一抹痛心之色,但大元帅的她向来心智坚韧,“小葵,这次换我等你回来。”

名剑之光,直接射向了姜葵的眉心,直抵她的意识海之中……那剑光将姜葵的意识直接封印在了意识海的深处。

与此同时,意识海深处之中,那虚无一片的最底层里……那胖嘟嘟的小女孩却若有所思地抬起了头来。

……

眼前的姜葵忽然只见停下了疯狂的挣扎……安静,跌倒。

飞蓬直接上前,将她扶着……她已经沉沉睡去。

“飞蓬姑娘,似乎也不怎么接受她。”

那是小洛SIR的声音。

只见飞蓬将她抱着,坐在地上,轻柔地梳理着她散乱的发丝,幽幽地道:“在魔剑的杀气里,我看见的不仅仅是敌国将士的鲜血……还有姜国子民的怨恨。小葵就像是深陷泥沼一样,无数的怨恨纠缠着她……从一开始想要打造飞蓬剑,我就已经错了。”

“飞蓬剑?”

飞蓬淡然道:“一直没想好打造出来的剑叫什么,就随便喊了,只是它最终也违背了我的意愿,成为了魔剑。我只是一个失败者,原本不应该成为藏剑。”

小洛SIR想了想道:“你打算等姜葵姑娘的事情结束之后,回到原来?”

飞蓬淡然地看了小洛SIR一眼,“再说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不过正好小葵此时睡着了,有些事情也比较方便说明。”

“何事。”

飞蓬站起身来,像是一杆停止的长枪立于天地似的,与藏剑时候的模样不同,她真的是一柄很锋利,一往无前,从不犹豫的绝世宝剑。

名剑们此时汇聚在飞蓬的身边,她随手抚摸着这些名剑,“你既然知道,我与这些名剑性命双修……你打算怎办?”

小洛SIR眨了眨眼,“将这一段……嗯,比较特殊的经历抹去如何,我保证不会触碰飞蓬姑娘的任何记忆。”

飞蓬走前一步,淡然道:“此等行径,非大丈夫所谓,做了就是做了,都不敢承认吗。”

小洛SIR道:“飞蓬姑娘想要如何。”

飞蓬再次走前一步,朗声道:“如若君能许飞蓬三书六礼,飞蓬愿侍你如君王,为你手中名剑,斩一切需斩之人,也让君能夜夜…高枕无休。”

小洛SIR愣是张了张口。

飞蓬主人格……好像是古代人来着?

“难怪飞蓬姑娘说姜葵姑娘清醒时有些话不方便说。”他摆了摆手道:“当时确实是我考虑不周……这样吧,我将木剑归还于你,如何。”

飞蓬一拱手道:“君是因为心有所属,因此才不能接受飞蓬吗。”

“我确实是心有所属啦…”

飞蓬点点头,“飞蓬明白了,木剑之事,君也不必归还。既然君心有所属,飞蓬自也不会继续纠缠,只是飞蓬也不会再许他人,从今往后,以剑为伴,一心登临剑道绝峰。”

说罢,这少女直接就将长发给盘了起来,挥手抓起了一把粉沙,以力量溶化聚合成为了一根晶莹的粉晶般的发簪,直接给插入盘发之中。

“你也不必如此……”小洛SIR不禁眨了眨眼睛,旋即莞尔一笑,“想来,飞蓬姑娘是把我当作是磨石了,可你就不怕万一我会答应。”

飞蓬淡然道:“如若君能答应,飞蓬若能伺奉在君之身侧,未必是一件坏事。”

小洛SIR不置与否,想了想道:“飞蓬姑娘眼下打算做什么。”

飞蓬直接道:“拯救姜葵的办法,非是一时半刻,如今我重临【苍蓝】,却也应该做些什么……当年,我率兵出征,却因为暗中黑影偷袭而惨死战场,此仇,需报。”

谷晁

小洛SIR怔了怔,那害死飞蓬的黑影,大概率是老高……高长恭了?

“飞蓬姑娘想起来当年之事了?”

飞蓬点点头道:“一下子成为了传说的中心,当年的零碎记忆也渐渐浮现,只是因为太多个【我】的存在,本应该对我来说是永世不忘的仇恨,却也淡化了许多。不过有仇必报,向来如此。”

“她要醒过来了。”小洛SIR忽然说道:“哦…是澹台小姐。”

只见飞蓬此时略一沉吟,也冷不丁道:“飞蓬可否向君讨要一物?”

小洛SIR看了看这少女那已经盘起的长发,想了想道:“你想要这本【天书】?”

“可否?”

……

……

一丝光刺着眼帘,漆黑的世界里有了一抹赤红……她一下子睁开了双眼。

粉色的沙漠,橙红的万里长空,浩瀚的景象让她突然安宁了下来。

“怎么会是…你?”澹台平静皱了皱眉,在这突然之间与小洛SIR见面,让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你好呀,澹台小姐。”

澹台平静愣了愣,感觉好像已经过去了经年般,思绪的茫然,让她一下子说不出什么话来,但很快她就不得不面对现实。

她第一次以【肥静】的姿态,出现在对方的视线之中。

姜葵已经被飞蓬暂时镇压下去了,瘦葵出不来了,肥静自然又变回了肥静……只是澹台平静并不清楚当中发生的事情——她只是隐约有些触感,但对一次却模糊不清。

“你都看见了?”澹台平静瞬间沉下了脸来。

小洛SIR好奇问道:“看见什么。”

澹台平静一咬牙道:“明知故问?”

小洛SIR忽然眨了眨眼睛道:“我认识一個医生,是开诊所的,里面有一个瘦身的疗程效果不错,用过的人都说好,我可以介绍给你呀,澹台小姐。”

“来吧。”澹台平静双手一拍大地,沉重的身体一些弹了起来,“决斗吧!”

只见澹台平静此时二话不说便一指点出,如同天外飞仙(肥)似的,化作一道绚烂(肥)之光袭来。

其实也是很飘逸(肥)的。

小洛SIR此时不躲也不闪,在那剑光临近之事,冷不丁就挥出了一块圆盘,将澹台平静的攻击给挡了下来。

“这是?!”

澹台平静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般——她被黑雨抓走之后的一幕幕瞬间清晰。

那【天书】圆盘此时挡下了澹台平静的一剑之后,却冷不丁地从小洛SIR的手中脱飞而出,一下子就贴到了澹台平静的手掌——黏住,甩都甩不开的那种。

澹台平静心中一惊。

小洛SIR此时却笑了笑道:“哎呀,看来此物与澹台小姐有缘,俗话说宝物有灵会自动择主…真是神奇。”

“你…好假!”澹台平静只感觉这事情充满了恶意似的,只是【天书】圆盘确实死死地粘着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黑雨呢……被你打跑了,还是被你打死了?所以,是你救了我?”

“怎么说呢。”小洛SIR想了想道,“用澹台小姐你能够理解的话来说……自然是因为澹台小姐你命不该绝了。另外那位黑雨女士,也没有死,算是被打跑了吧。”

——西八!

——死谜语人!!

澹台平静冷哼一声,好气啊……但只能深呼吸一口气,将不满与疑惑通通压下,【天书】圆盘确确实实在她手中,这事情就很吊诡了。

【天书】圆盘入手的一刻,她分明就感觉到了意识海中传来了一阵古怪的震动……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油然而生,她甚至有一种此时一切不管,将全部的心力都投入到研究【天书】圆盘之中的冲动。

澹台平静深呼吸了一口气,用大定力将这股冲动压下,正色道:“你可以先不给我解释,不过有个人,你总该管一管吧……林峰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小洛SIR却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偏向了一处。

浩瀚的荒凉之地,此时渐渐地暗淡了下去,光线由近而远地飞速消失在地平线的尽头……变得昏暗的沙漠之上,远远地能够看见一道巨大的身影,如同山脉似的盘亘在大地之上。

一条…大蛇。

入夜之后,一缕缕的华胥先民的游魂,开始如萤火般,点缀在了这片无尽的沙漠之上。

“或许,很快就能知道了。”小洛SIR轻声说道:对了,澹台小姐,你怕蛇吗。”

澹台平静冷笑了一声道:“蛇羹好吃。”

“咦,澹台小姐,你不节食啦。”

“去死!!”

……

她与黑夜之中,默默地注视着那两道远去的身影,她的身边是九柄忽明忽暗的长剑。

“这个【苍蓝】小世界,没想象中的简单……伏羲【王座】到底在这里布置了什么东西?”

略一沉吟,盘发的少女瞬间驾驭着名剑之光,消失在天际之中。

……

……

……

……

一处粉沙淹没的洞窟之中。

胡媚正双手贴在了黑雨的背后,持续地输送着力量,为黑雨治疗伤势……也不知经过了多久了,只见黑雨大姐的脸色终于舒缓了一丝。

胡媚此时才缓缓收功,“我不是【红潮】,治疗的事情不擅长,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的了,大姐。”

“为什么救我。”黑雨缓缓吁了口气问道。

“我不能让主人的回归有任何的闪失。”胡媚淡然说道:“你我都是能够依靠自己,不断增强力量的……你还是尽快恢复力量吧。”

黑雨大姐深深地看了胡媚一眼,“我的力量来源于憎恨,我憎恨女娲将我创造出来,因此才能一直维持力量……那么你呢,作为痴恋原欲的你,总不会是因为爱上的是主人吧?”

胡媚眼神有了变化。

黑雨大姐叹了口气道:“放弃这种妄想吧,伏羲…没你想象中的简单。”

“你知道些什么。”胡媚目光渐凝。

黑雨此时却神色一变,目光依然被洞窟深处的一抹微光所吸引了过去……那是,一块彩色的晶石。

“主人的元神,怎么会在这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