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八十五章 你们,有些像

第二百八十五章 你们,有些像

一个问题,就算真的要诞下最纯粹的华胥之子……先不管事男孩子还是女孩子,这生下来的到底是啥?

蛇的话没记错应该是蛋?

他想着自己捧着一枚【蛋】,脸上洋溢着一种幸福笑容的傻子模样,就好一怔的发愣——小林SIR此时突然有了一种想法:要不要自救?

“铃…铃儿,你…你赶着完成那…那什么使命吗?”

“你要先在就开始吗。”

“我…我想先冷…冷静一下?”

“我不会强迫你的。”铃儿点点头, “你会慢慢适应的,来。”

说着,便见铃儿直接拉着了小林SIR的手掌,似要带他去什么地方。

“这是要去做、做什么?”

“帮你熟悉一下华胥血脉的力量。”铃儿头也不回道:“你一直都很少修炼那副【娲皇观想图】吧?所以华胥血脉显现,你才不好控制,继续让血脉力量自然发展, 你就真的会变成蛇人,而不是华胥族啦!”

小林SIR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此时从冰面上看见自己的倒映, 上半身也确实越发地远离人类的模样……脑袋是真的越来越窄了。

“我要怎么做?”他飞快问道。

“修炼观想图呗。”铃儿飞快地道:“华胥的子民都拥有特殊的力量,但最开始华胥氏都不知道怎么使用它,直到女娲创造了【娲皇观想图】之后,他们才开始掌握与生俱来的力量。”

林峰下意识道:“可…可你怎么直到我有学…学习过观想图的事?”

在小林SIR的记忆中,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一个是偶像,一个是美雪队长,还有肥静,不久前他也告诉了她。

可在此之前,就连小林SIR自己都不知道,那一直存在于自己记忆中的观想法叫什么。

“每一个华胥的孩子,在成年之后都会觉醒观想之法,你不要奇怪。”铃儿随意道:“这是一种铭刻在血脉中的传承,就像是动物天生就会哺育自己的孩子一样,是无法抗拒的本能。”

小林SIR愣了愣,下意识想起……当初偶像让自己不放修炼一下的时候,是不是就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东西?

——真…这不愧是偶像?

铃儿此时将林峰带到了一个寒潭之中,四周的空气瞬间寒冷了许多……他甚至感觉到了一股僭入灵魂似的寒意,不禁打了個冷颤。

“你进去寒潭里面, 进行观想的修炼, 用以对抗寒气的入侵,这可以加速伱熟悉华胥的血脉力量。”

“铃儿,你也在这水池里面修炼过吗?”小林SIR好奇问道。

铃儿笑了笑道:“我之前一直都在里面泡着呢,直到你来。”

“这样啊……”小林SIR点点头,看了眼这水潭——水潭严格来说并不大,三四十平左右的样子。

不过这铃儿之前一直泡着……这岂不是妹纸的洗澡水?

“进去吧。”铃儿轻声说道。

小林SIR下意识地往前一栋,当化作了蛇尾的双腿触碰到了冰冷潭水的瞬间,一股彻骨的寒意瞬间直冲脑门,那一瞬间仿佛就连灵魂都会被冻结似的,但很快体内的血脉却爆发出了一股炽热之意,与之对抗。

他那寒冷之意顿时缓解了不少……小林SIR看了铃儿一眼,却见对方眼中那鼓励之意,不禁欲言又止。

——不是说,蛇是冷血系的动物?

——这华胥的血脉,为什么是炽热的……

他想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此时只能依靠铃儿的吩咐,进入寒潭之中……他有种感觉, 面前的这女孩, 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害自己, 甚至对铃儿, 小林SIR从一开始就有种极为熟悉的感觉。

他和她,似乎从很早之前,就已经认识……

“对了铃儿,你说的那把剑……”林峰忽然转过了身来,“那个家伙,为什么要把傩公剑吐出来给我,而且那家伙还很像……铃儿?”

他进寒潭之时,铃儿明明就站在了旁边,可能他回身的瞬间,眼前却已经空无一人。

就在此时,寒气以几何级数爆发,冰霜一点点地开始覆盖他的身体,小林SIR不得不连忙集中精神。

观想图,他早就已经不陌生了,此时在寒气的逼迫之下,似乎爆发出了潜能似的,一瞬间便进入了观想的状态。

而这一次的观想,这是一次他从未有过的体验……一切的意识,仿佛都进入了一个古老而苍凉的空间之中。

在这空间之中,宛如星河之间,无数星辰闪烁……他渐渐地迷失在了这璀璨的星空之下,痴痴地看着,浮浮沉沉之间,小林SIR看到了第一道星辰之间的连线。

一颗颗的星辰开始接合,一副浩瀚的星图,渐渐地在他的【眼】前浮现。

随着那星图的渐渐完整,他也足部沉浸其中,如同不闻不问地泡入了水池,回归到了生命原始的状态。

好像…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过它…她……

星图的娲皇像…像是……像是之前看见过的那尊恶神的…恶神的雕像。

……

冰窟的深处,铃儿脱去了身上的袍子,让身体与整个冰冷的世界融为了一体,每一处的肌肤仿佛都透着晶莹的光辉。

忽然,冰面请问地颤动,随后一级台面,冷不丁地在铃儿的面前浮现……随后又是第二级。

如此,一级一级的冰台堆叠,化作了一处高台。

铃儿手握住五色石,踏上了高台的台阶,七彩的光照射在了她的酮体之上,为她披上了一件宛如嫁衣般的服饰。

她已经踏上了这高台之上,她跪了下来,双手合十,低着头,默默地祈祷着……就这样等待。

“来得及吗……”

忽然,空气中仿佛有什么声音在颤动着……那是很特别的呼唤之声,仿佛存在着一股看不见的潮汐,轻柔地在空中荡漾着般。

“先民之祭?”只见铃儿此时目光微变,“怎会在这个时候……”

……

……

……

……

黑夜的荒凉世界中,一个极其夸张的漩涡,出现在了天际,无数大地上的游魂,都被这急速膨胀的漩涡所吸引。

大地上盘亘着的大蛇,此时发出了阵阵愤怒的吼声,它并不允许有谁来掠夺这些本应该是属于它的食物。

如同山脉般的大蛇猛然立与大地之上,朝着那巨大的漩涡,张开了血盆大口……可怕的吼声,几乎震动了整个沙漠。

“对不住了。”

就在此时,一道幽幽的声音在大蛇之前响起,只见那一袭白衣的妩媚女子,痴恋的使者凭光而来。

大蛇那硕大无比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白衣胡媚,舌信吞吐不定。

“我们要发动【先民之祭】,请您…不要阻止。”她是平静的,但又是充满了忌惮的,“王蛇大人,您也想结束这种无穷无尽的痛苦吧?”

鲜红色的舌信缓缓伸出,一点点地靠近到了胡媚的面前。

她不闪不避,目光坚定不移地死死盯着那硕大的竖瞳。

忽然,那大蛇将舌信吞回,随后蛇口猛然张开,朝着那夜空下的可怕漩涡猛然吐出了一道绿光。

在绿光的加持之下,那巨大的漩涡瞬间壮大了一倍有余。

胡媚此时躬身拜了一拜道:“多谢王蛇大人!”

“华胥之子也可能要出现了,你们…好自为之。”

她听到了一道苍老的声音在脑中响起,然而眼前的大蛇之影,却凭空消失在了这荒凉的大地之上。

“华胥之子……”胡媚此时脸色微变,似想到了什么,“难道是他们?可是他的血脉明明如此的稀薄……”

来不及胡媚细想了。

此时,那激增的漩涡之下,无穷无尽的华胥先民的游魂开始疯狂地灌入了【黄子】……维嘉的身上。

这种灌入的速度,显然已经超过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

瞬间,维嘉甚至无法维持着【黄子】的伪装……拖去了一切伪装的他,不由自主地被那漩涡也直接吸了进去。

只见此时维嘉那双眼透出了黄与蓝的两道强大神光……这两神光仿佛要彻底脱离维嘉的双眼似的。

见状,胡媚一咬牙,挥手射出了一道白光,却是将那即将要破体而出的黄蓝之光给镇压了回去。

“胡媚!你敢——!!!”一道愤怒的咆哮声响起。

“你不能这样对我…胡媚!我那么爱你……”另一道压抑至极的声音也几乎同一时间响起。

她却丝毫不管,脸色是一抹冷酷绝情之色。

夜空之下,胡媚化作一道白光,直接撞入了漩涡之中,一指点向了维嘉的眉心……刹那间,她与维嘉便消失不见。

连同那巨大的漩涡,也是凭空消失,不留一点的痕迹。

……

……

澹台平静此时目光多少有些阴沉。

那漩涡,那大蛇……都是如此庞大的异象,想要当做看不见,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说服自己。

只是大地上,原本到处都是华胥先民的游魂,此时却像是被灭绝似的,只能在极远的地方,才能够偶尔看见一只游魂,在惨兮兮地游荡着。

这一片…或许这整个大沙漠的游魂,都被吞噬的差不多。

“都消失了。”澹台平静眉头一皱,看向了小洛SIR,“你…不发表点什么吗。”

小洛SIR眨了眨眼睛道:“澹台小姐觉得,我应该发表什么,才能遂你愿。”

——死谜语人。

澹台平静沉吟道:“每逢大事必要妖,看着阵势,恐怕这破地方很快就会有大事发生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她手中暗扣着一枚古钱币,却还是舍不得就此使用——因为,在不久之前,她就已经用掉了一枚古钱币了。

“是啊。”小洛SIR冷不丁道:“如果不是亲手导向,未来的好与坏不到最后一刻也是不知道的……这样的不确定,就像是赌局的最后一把牌,让人感觉到刺激与紧张。”

“这是什么反派大boss式的发言?”肥静此时禁不住吐槽道。

“我是一名正义的火云总局执法者呀。”小洛SIR随意一笑。

——西八!

澹台平静翻白一番,烦躁地将手中的【寻人手杖】丢出——不料这次扔出之后,手杖竟是径直地插入了沙漠之中。

这是什么意思?

澹台平静眉头一皱,旋即心中一动,提气轻轻一跃而起,俯视着四周大地……当她飘逸地落下之后,便脸色一亮道:“这里是之前的那个洞窟!”

“洞窟?”

澹台平静飞快地道:“地下藏着冰窟的地方!我就是在这里被黑雨抓走的……当时好像有谁突然出手,将黑雨赶跑了。这地方应该是当时被破坏了之后才被掩埋,这种沙漠之地唯有这点不好,一天不到的时间就能改变地形!”

说着,也不等小洛SIR的反应,澹台平静便挥出了两道剑光……剑光纠缠,如同钻头似的,直接钻入了沙子之中。

不得不说,这位【苍蓝】人族大联盟的少年帝,剑道天赋是真的顶。

剑光钻头飞速地钻入了地面十来米之后,突然就像是打通可似的,一下子就没入了更深的地方。

“果然是这里!”澹台平静此时脸色一喜,“这么说来,我猜当时出手赶跑黑雨的人,应该是铃儿……你看着我作甚?”

小洛SIR随意一笑道:“澹台小姐是在担心林峰?”

澹台平静皱眉道:“你是他的同事,你都不担心他,我担心来做甚?只不过是你这个同事命格极为奇特,是不可多得的研究素材,死掉了可惜。”

小洛SIR不予置否道:“既然手杖指示的是这里,那我们就下去看看吧。”

说着,小洛ISR便直接跳入了澹台挖出来的地洞……肥静不禁皱了皱眉头,等待了片刻,见下面没什么动静传来,想来应是比较安全的,方才纵身一跃。

不料身体才刚刚钻入了地洞,就直接卡了,下下不去,上上不来……

——西八!!!!

我要减肥!!

……

……

砰——!

一道剑光狠狠地砸到了地面之上,随后地面又轻微地抖了抖,澹台平静满分落地,瞬间一股寒意入体,让她禁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神婆静此时却不禁皱眉,发现那小洛SIR并不在身边,她暗自一惊,随后打开了手机照明,却见小洛SIR此时就在不远处。

“你…你在做什么?”

只见小洛SIR此时随手掰断了一根冰枝,然后放入了口中吸允了一下,“之前听你说,这冰窟的冰相当的纯净,所以就忍不住想要尝试一下。”

“……”

小洛SIR此时又道:“用来做刨冰应该很不错的样子,有机会我做给你吃呀,澹台小姐。”

澹台平静目光刀人,恨恨地道:“现在想起来,从最开始遇见的时候,你好像就一直想要投喂我来着?说,你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你是不是早就看穿了我?!”

回想起来,进入遗迹之前,与这货相遇,这货二话不说就问她要不要吃路上买来的粢饭来着,哪怕是之后在遗迹中遭遇,他也是继续这种投喂的举动,简直像是故意为之!

小洛SIR张了张口,却忽然轻声道:“我有一个朋友,对食物比较执着。我有时碰见了就会忍不住给她一些吃的。”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小洛SIR目光柔柔道:“你们…有些像。”

澹台平静一愣,有些像……也是一个肥婆?

她冷哼一声,扔狗骨似的,将【寻人手杖】给直接扔了出去——她早就发现了,这玩意就算是不诚心,其实都可以指示……

手杖落地,指示了方向,澹台平静走去将手杖给捡了起来,淡然道:“这边!”

“澹台小姐,你真的不吃吗。”

也不知道这小洛SIR用了什么方法,明明应该是一根掰下来的冰枝,此时愣是弄成了老冰棍的模样。

好像还挺好吃的样子……

“你凑凯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