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九十一章 来过

第二百九十一章 来过

澹台平静知道自己命悬一线,稍有不慎,那无上锋利的傩公剑便会刺破自己的脑袋。

她是女人,所以知道一个女人疯起来能有多么的可怕。

“你与其问我做了什么……”澹台平静淡然道:“还不如问问你自己,做过了什么……起码,我这一顿操作之后, 让大家都能活下来。”

身后是安静的…但那种死亡缠绕的气息并没有减弱多少,傩公剑依然顶着澹台大仙的后脑勺。

“你是强弩之末,而林峰显然这会儿也不能打,你能指望他能开挂爆种多少次?”澹台平静再次沉声说道:“知道一个人为什么能够死里逃生吗?那是因为他在极大地消耗自身的福分……现在的林峰,福分几乎是负数,再这样透支下去, 他就算是马上死在这里,都还不上, 你真的要搞得他魂飞魄散吗?”

“他是傩公, 这天地间,他福缘的深厚,岂是凡人所能想象的?”

“那么那些家伙呢?”澹台平静猛然转过身来,“那些埋葬在冰窟深坑之中的一具具尸体呢?它们也是福缘深厚吗?它们难道就不是【傩公】了吗?”

“你怎么会知……”

澹台平静却是挥手打断了铃儿接下来的话,直接道:“起码现在不管如何,胡媚都不会…至少舍不得伤害林峰。不过,假若他不是真正的【傩公】,那就不好说了。”

傩公剑自然垂下,铃儿脸色更显苍白了些。

俗话说一鼓作气,再而歇……显然她此时就处于回落的状态, 而且还相当的糟糕。

澹台平静此时扔出了一个瓶子,“多少吃点吧, 虽然不知道这些回气的药对你有没有作用,总比没有的好。要对付胡媚,单凭我一个, 我宁愿跑路。”

“可你……”铃儿皱起眉头, 看了眼澹台手中那古怪的圆盘。

直觉告诉她,胡媚的突然诡变,正是因为这圆盘在暗中作怪……她有一种本能地对此忌惮的感觉。

“这玩意打不了人。”澹台平静淡然道:“在我手中,顶多就能用来挨打,而且弄不好我自己还会被反震而死。”

话虽如此,可这【天书】确实一件逆天的辅助神奇……它逆天到甚至可以改写一个人的人生轨迹。

尽管如此,可她在胡媚的人生轨迹上的随意一笔,也几乎要了她的老命——不过减肥的效果却意外地让澹台大仙欣喜若狂。

不过,短时间内,澹台大仙恐怕没有办法在进行类似的操作了……代价太大。

此时铃儿没有吞服澹台的伤药,而是随手给扔了回来,摇摇头道:“这东西对我来说没用。”

说着,便见铃儿将贴身佩戴的铃铛给取了出来,并且直接拧开,铃铛中似乎内藏着什么东西。

“这是……”澹台平静此时目光一怔,不禁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原来…是这样的?”

只听见铃儿叹了口气道:“这已经是最后的了。”

只见澹台大仙此时沉吟半响,便自储物道具之中取出了一個盒子,“这玩意我也有一些,都给你了吧。”

铃儿怔了怔。

澹台平静淡然道:“当你欠我一个人情, 你别想着死了就不用换……我是搞算命的, 你不还, 我就找伱的下辈子,下下辈子。”

“你其实不坏。”铃儿轻笑了声,“算命的,能找到他吗,傩公……不,林峰。”

“只能靠它了。”澹台平静吁了口气,随后一脸正经地取出来了一根白蚁咬过似乎的烂树枝来……

……

……

仿佛…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金碧辉煌的房间之中。

只是这次没有了众多婀娜多姿的侍女,但那容貌绝美,风姿绰约的皇后却在——胡媚。

小林SIR此时不敢动,一点都不敢动,纵使这仿佛占了天下所有妩媚九分的女人,此时正如同猫儿似的伏在自己的怀中。

按理说,作为一个血气方刚……一个单身SOLO了二十几年的人来说,多少会有些反应的,不过小林SIR这会儿能反应的是…尾巴?

尾巴末梢变硬了算不算?

都这种时候了,还能够胡思乱想,小林SIR忽然觉得,其实自己还是自己,并不是那如同天神似的傩公。

“傩公。”胡媚柔柔地呼唤道。

“是…是!”小林SIR瞬间冷汗涔涔,却只能虚与委蛇般,“我在!”

“你怎么了,为什么出了那么多虚汗?”

只见胡媚此时取出了手绢,却是为他轻柔地擦拭着脸庞,她的目光柔柔弱弱又深情……小林SIR对她的眼神,确认了,这是只有电视剧里女主角才会有的眼神。

“那…那啥,如果我不是你要找的傩公……”

“那我就杀了你,然后自杀。”胡媚瞬间冷面,杀机凌厉。

小林SIR顿时害怕限定,汗如蚂蚁似的爬落……这胡媚该不会是病那啥?

却见胡媚噗哧一笑,伸手弹了弹他的额头,“说的顽皮话呢,看把你吓的,你怎么会不是傩公呢……你不是傩公,傩婆大人也不会想要与你诞下华胥之子了。如果不是黑雨大姐打入一道仇恨之光,没准情缘火焰中的火种真的要诞生了呢。”

“我…我有许多事情都比较混、混乱。”小林SIR只好小声说道。

胡媚道:“不要害怕,你方才苏醒,记忆紊乱很是正常,慢些时候就会好起来的了……我终于等到你了,这一次我不会放手,千秋万代,我都要留在你的身边。”

——澹台大仙,你到底做了什么啊……

小林SIR灵机一动道:“万一维加先生找来了怎么办?”

“维加先生?”胡媚眉头一皱,旋即恍然道:“你说的是主人吗?不必担心,主人此时正在于强敌对战。虽然不清楚那神秘少女的来历,不过却能够与主人抗衡,真是天助我也!等下,我们将真祖留下的【异天机】取走,躲到主人找不到的时空里……那么,就再也没有人可以分开我们了。”

“【异天机】?”小林SIR怔了怔。

胡媚点点头道:“娲羲祖庙内藏真祖当年留下的至宝,是真正能改天换日,逆天改命的的神器,我等五色使者奉命镇守祖庙,除了要在混沌中寻找主人的元神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看护【异天机】……傩公,你真是沉睡太久了,都忘记了【异天机】了吗。”

“我…我头有点痛。”小林SIR此时一手捂住脑袋,露出一丝痛苦之色,打算蒙过去的——不过,胡媚口中的【异天机】,怕不就是维嘉先生心心念念的祖庙中的宝贝了。

他如此想着,却突然感觉一股柔软将自己包裹着。

倾入人心的香气,让他刹那间仿佛忘记了丝毫……只见胡媚将他搂入怀中,轻柔地揉捏着他的脑袋,轻声道:“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这会好点吗?”

小林SIR只感觉这轻柔的声音像是风,能够吹入心田的风。

他忽然明白到了马SIR的名言了。

——这种大场面,谁顶得住啊!

“好多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气,似是不舍,终究还是脱离了这种温柔的理想乡,“我们现在就去取走【异天机】吧……要走好久?”

“你忘了我的能力啦?”胡媚轻笑了声。

只见她缓缓一挥手,衣袖如云彩划过,然而小林SIR眼中那富丽堂皇的房间却过眼云烟似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昏暗中的一座古老大殿。

“我来内殿是最容易的。”胡媚此时依着小林SIR的身边,柔声道:“换做大姐几个过来,怕是要花费一番功夫。”

方便是方便,却连一点儿思考的时间都没有留给自己,小林SIR此时高兴也不是,不高兴也不是,只能见一步走一步。

“这…这还是在沙漠之中?”小林SIR忽然问道。

胡媚道:“混沌星空中,只有一片荒凉大地,那曾经是华胥与天魔的战场,随着主人陨落也一同流放到了混沌之中。这一片混沌星空,唯有这一片大地,能够进行建造了。”

他想起了曾经在路上看到过的那些裹着布条的无字木碑,还有夜里才能够看见的华胥先民的游魂,不禁心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悲痛之感……原来,这荒凉的大地曾经是战场。

就在此时,猛然一阵的地动山摇……那古老大殿更是震荡不已。

“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主人!”胡媚此时脸色一凝,“没想到那持剑的少女,竟然能将主人逼到这种份上,虽说主人失去了肉身,可世上能做到这份上的,寥寥无几……傩公,我们得赶快取走【异天机】才行,这片战场,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破碎了。”

“好…好!”小林SIR打了个激灵,下意识道:“主要进去就能把东西取走了吧……没有别的机关陷阱之类?”

胡媚神色凝重道:“我也从未打开过这座大殿开……不过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怎么说,你是傩公,也是华胥血脉!”

说着,胡媚便拉起了小林SIR,纵身飞向了古老大殿的巨门处。

然而就在此时,胡媚却像是撞到了什么无形之物似的,身子一下子给弹了开来……小林SIR用尽了目力看去,只见那空气之中,好像存在着一道水幕,此时因为撞击而抖动不停……像是果冻似的。

胡媚落地,却脸色阴沉,死死地盯着那无形的水幕,冷声道:“【红潮】…你是?你居然也进来了?”

古老大殿的正门处,只见一道水影扭动,一道红色的光影缓缓走出……没有容貌,最醒目的唯有那如同混沌似的脸上的两点眼睛似的亮光。

“你们都进来了,我一个留在外边不知道要做什么,索性就进来了。”那红色的光影缓缓说道:“胡媚姐姐,真祖说过,除非是真正的华胥之子,否则不能打开大殿,取出【异天机】。”

胡媚冷哼道:“华胥之子的诞生被黑雨大姐破坏了,没有华胥之子!傩公也是华胥血脉,他现在就是华胥之子!【红潮】,你让开,念在这些年的情分,我不与你动手!”

“真祖的命令高于一切。”【红潮】摇摇头。

“女娲才是我们的主人!”胡媚顿时冷笑。

【红潮】淡然道:“主人曾经说过,让我以后都必须要听从真祖的吩咐……真祖说了,只有华胥之子才能取走【异天机】。”

“对不住了,【红潮】。”胡媚杀机凛然,抬手一道空间切割的漩涡直接甩出。

只见在空间旋涡之中,【红潮】的身体瞬间被切割成为了成千上万份,竟是脆弱得不行……然而诡异的是,那些被割裂成了碎末的身躯落在地下,马上就又聚合了起来,再次恢复原来的模样。

胡媚身上白光一闪,竟是露出了九条白色长尾……她披着一件狐妖似的外衣,直接纵身前跳到。

但那名为【红潮】的使者,此时却直接炸开了身体,化作了一股笼罩了四周的水雾。

“胡媚姐姐,你知道的,我不擅长战斗,但是我很会匿藏。只要你碰不到我的真身,就算你拥有空间的能力,也送不走我……别打了吧。”

“我一定要拿走【异天机】!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与傩公离开!”

“胡媚姐姐,他真的是傩公大人吗?”

“就连傩婆也对他不离不弃,他不是,谁是!别废话!”

“那…那如果你看见的傩婆,其实也不是真正的傩婆大人呢?”

“休要乱我心神!”

“我明白了。”幽幽的一声叹息响起:“人只会相信眼前所见的,但纵使是作为五色使者的我们,其实也是一样。”

“鬼扯!”胡媚一声暴喝。

瞬间,以她为圆心,一个直径超过百米的恐怖空间旋涡开始形成……百米只是它的起点,这可怕的旋涡,竟还在疯狂地膨胀着。

这已显然不是常规的力量。

“居然,做到这种地步吗……”只听见【红潮】的声音幽幽响起:“爱恋,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在那疯狂膨胀的空间旋涡之中,【红潮】的声音渐渐消失…那笼罩着四周的水雾,仿佛已经被无数的空间利刃给切成了原子般。

此时,以胡媚作为中心点,小林SIR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数百米的大坑——一切都消失了,唯有胡媚凌空而立。

但她却瞬间坠落了下来。

小林SIR怔了怔,迟疑了半响,最终还是一咬牙,高高跃起,将胡媚给接住……这个风姿绰约的女人,此时却显得无比的疲惫。

“你…你还好吗?”

“快…快打开大殿。”胡媚却虚弱地道:“【红潮】是很难杀死的…只能趁它还没有恢复过来之前……傩公……快点。”

——这个女人,是真心真意地为了【自己】的啊……

小林SIR心中一颤,他承受不住这种毫无保留的目光,因为他知道这一切,都只是澹台大仙的某种骚操作而已。

——林峰你只是个万年单身狗,你不要当真!

——她真正爱的人不是你!

——你承担不起这样的情缘啊……

“好,我去帮你拿【异天机】。”小林SIR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你那么想要……”

一咬牙,小林SIR将胡媚给横抱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冲向了大殿正门处……他小心翼翼地将胡媚放在了旁边,随后双手灌注全身力气,便往那大门推了过去。

然而小林SIR却使尽了全身的气力,也无法推动巨门的丝毫——他都背顶着大门了,依然撼动不了!

气息一泄,小林SIR便粗喘着气滑坐了下来。

他看向了胡媚投来的目光,只感觉一阵的发麻,苦笑道:“感觉…会不会真的要真正的华胥之子才够资格?”

“怎会这样,你是傩公,你也是纯正的华胥之血,为什么不可以…为什么……”她失神地看着,旋即又勉强地打起了精神,“不要紧的,我再想想法,可能是因为你才苏醒过来而来……一定是因为这样,一定是的,你别灰心,我会想办法的。”

“我不是傩公。”小林SIR此时幽幽地道,“你想过没有,或许我只不过是【像】而已……你知道我吗?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的过往,不知道我的一切。”

“不,你就是!”胡媚疯了似的,“你若不说,傩婆为什么要找你!你若不说,傩公剑为什么会在你身上……你若不说,你怎能爆发出那种与主人抗衡片刻的力量!你敢说这些都是假的吗!”

林峰苦笑了声,“我只知道,你说你爱我……可是我甚至对你没有一点的记忆,哪怕我很想说服自己,就那样被动地接受这一切。可只要我一想到这样的情缘是那样的不真实的时候……你知道吗,我是多么希望此时此刻的自己只是一个渣男,那就什么都不用烦了。”

“你…你不喜欢我了?”胡媚颤声道。

“你说是,那就是吧。”小林SIR叹了口气,“不是我不喜欢,只是恐怕我没那个资格,去冒充别人什么的……或许,你应该清醒一下。”

“你不喜欢我了,你不喜欢我了……”胡媚双目失神,呢喃着笑了起来,“傩公不喜欢我了,不要我了……这样的世界,我也不要了,不爱了。”

大殿正门,一个两三米大的漩涡,悄然无息地出现。

生死关头,小林SIR张了张口,看着那胡媚那双无比漂亮的眼睛,他心中一颤……哪怕此时此刻只要自己说一句好听的?

“我…不是傩公。”

“毁灭吧。”胡媚双目空洞,那漩涡瞬间落下。

小林SIR避无可避,此时反而内心一片的平静……平静的就好像是站在了一无波的水潭之中。

他忽然【看见】水潭中的倒影。

倒影里,是那将傩公剑交给自己的……家伙。

——我不是你。

倒影瞬间破碎。

已然无力反抗的他,此时静待死亡……只有少许遗憾在心。

忽然,一道破空之声响起。

……

呼啸的破空声里,一道寒光射来,竟是将那坠落的漩涡直接打散……寒光最终钉在了大门之上,是一名古朴的匕首。

“傩公剑?!”林峰下意识地看向了那寒光来处,只见两道身影此时迅速踏空而来,他是又惊又喜,“大仙!还有…铃儿……”

……

骨瘦嶙峋的澹台大仙此时看起来,脸色依然没有多少的血色……她是真的快廋成了行走的骷髅似的。

只见澹台大仙此时撇了撇嘴,“你丫的真是不中用,老婆都给你了,还要不起来!这么好的身子都不馋吗?”

“你做的好事!”小林SIR愤愤不平地盯了一眼。

澹台大仙却不管他了,这边胡媚还没有解决了——不过铃儿却已经先一步动手,挥手刷出了一道彩色神光,直接将胡媚给禁锢了起来。

“傩婆!”胡媚悲愤交加,目光怨毒,“一定是你…一定是你洗去了傩公对我的情谊!是你!!”

“真吵。”铃儿轻哼了一声,直接封住了胡媚的嘴巴,随后也恨恨地盯了澹台大仙一眼,微怒道:“你做的好事!”

澹台大仙此时耸耸肩,不负责任道:“起码你俩现在不是好好的。”

小林SIR连忙道:“澹台小姐,你有办法离开这里吗?我刚才听胡媚说,这地方很快就要破碎了……好像是她那什么主人与强大交手的缘故!这都是什么神仙打架啊!”

“没准还真是神仙呢。”澹台大仙轻笑了声,“这里面有什么?”

“好…好像就是祖庙中的宝物。”小林SIR看了眼胡媚,又看了眼铃儿,才硬着头皮道:“澹台小姐,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故事你一定听过吧!咱还是快撤吧!”

“来都来了。”澹台平静冷哼一声,“看都不看一眼吗?”

说着,澹台平静二话不说就往那大门推去……只是不管她催动了多少力量,都无法撼动大门丝毫。

“这玩意,看来不能用蛮力。”澹台平静煞有介事地道。

“用巧力你也打不开。”铃儿却冷不丁说道。

“拆台?”大仙瞬间不满。

却见铃儿冷不丁伸手按在了大门之上,轻轻一推……那巨门竟是缓缓地打开了一丝缝隙来。

澹台平静不禁眨了眨眼睛道:“有点意思。”

小林SIR却脱口而出道:“铃儿,原来你才是华胥之子!”

“华胥之子还没有出生呢。”铃儿却幽幽地说道,一脸哀怨地看了小林SIR一眼,“所谓的华胥之子才能打开,不过是一个谎言而已……这门,认的只是华胥一族的灵魂而已。”

那被禁锢之中的胡媚似冷静了少许,但此时却依然死死地盯着铃儿不曾放松。

澹台大仙想了想道:“你…为何如此清楚?”

铃儿淡然道:“我清楚,是因为第一个进去过的人,就是我……【异天机】,我也用了。”

说着,铃儿将大门推得更开,随后径直地走入了其中。

她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却是说给小林SIR听,“你…不是想要知道真相吗,你真想要知道,那就跟我进来吧……但没准,我会吃了你哦。”

小林SIR不禁打了个寒颤……这个吃,它民主吗?

……

……

恍如流星两颗,坠落大地——在这荒凉的世界之中,砸出了巨大的沙暴。

东边名剑之光暗淡,少女一身衣裳犹如碎片,狼狈不堪。

西边处,【维加】身上数百道的剑痕,鲜血直冒,甚至还有几乎见骨的地方。

少女隔空千米,遥望着那西边的身影,再一次奋力地提起了【轩辕夏禹】……只是名剑此时仿佛正在哀鸣般,颤动不已,显然已是某种极限。

“如果没有用【星辰沙】重练一次,没准这次……”

少女沉吟不语,只见西边那可怕的家伙,此时正缓缓靠近

打这种旧时代的传说…哪怕是只剩下元神意志,都像是刷噩梦boss一样,少女不禁一阵的无力。

她知道女娲在虚空旧时代,一定也是顶级的强者……可新旧时代间的差距,难道真的如此之大?

伏羲【王座】玩的真是高端局啊……

“即使没有神位,也能与我战到这种程度,作为散仙,你足以自傲。”【维加】纵身而来,看得出也是疲惫不堪,但同时显然还有一战之力。

说罢,【维加】直接一拳轰出,已经不讲什么章法了,本能的野性似乎还是拳头最为的真实。

可就在拳头挥出了瞬间,那钢铁般的手臂,竟是寸寸破碎……这一拳挥出,【维加】的整条手臂,竟是直接湮灭消失。

“看来,你降临的这身体,也已经废了。”少女此时惨笑一声。

【维加】自那手臂湮灭之后,浑身竟是冒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痕,如同摔破了重新拼凑粘合的玻璃像般。

“杀你,足以!”

“希望你马上还能如此口吻。”少女忽然吁了口气,随后摊开手掌,掌心处一道黑色漩涡……漩涡之中,竟是有一股不详的气息在蔓延。

感受到了这股不详之气,【维加】神色微微一变!

瞬间,只见一恐怖的头颅,竟是自那漩涡之中冲出……随后是十几对怪异的爪子,疯狂地想要撕开漩涡!

“魔神?!”

“这玩意叫元魔。”少女淡然说道:“闲暇时杀多了也会腻,也会抓几只养养…用来清理垃圾挺好用的。我说过,进入虚空,对于本源之魂来说,就是纯属找死……这些家伙,可是饿了许久!”

嘶啦——!

一瞬间,数十…数百,如同洪流长河似的,成片成片的虚空元魔竟自少女的掌心之中脱困而出。

“这还有一头元祖元魔呢……”

面对这数以百计的虚空元魔……域外魔神,若是在平时,【他】毫无畏惧,可此时降临之身已经崩溃,与少女的一场大战,对于方才苏醒的意志来说,无意是巨大的消耗。

“该死…”

【维加】此时不进反退…急速后退。

【他】需要一个载体,一个能够承载【它】万物之母意志的强大载体!

少女此时只能看着那些发了狂的元魔疯狂地追击着对方而去……本源之魂对于元魔的吸引力,明显比自己作为虚空强者更大。

她此时一头栽在了沙子之中……其实早就已经是强弩之末。

“君…在的吧。”

少女冷不丁轻声说了一句。

只是空旷的沙漠里,却异常的安静。

少女淡然道:“我又不再让君娶我,君又何必躲我……我向君讨要了【天书】,却也对付了女娲,与君之交易,已然完成……不知君可否满意。”

沙漠里依然异常的安静,只是有一道微光洒落……少女只感觉疲倦之意渐去。

少女直接盘坐入定,入定之前忽然一声轻笑,“无法得到君的许诺,是飞蓬福薄。”

那微光突然就无了。

少女也不在意,自顾自地疗伤起来。

……

……

小林SIR进去了,义无反顾。

澹台大仙自然也不会错过。

两人几乎一前一后地踏入了大殿之内……只见大殿之中,成千上万的油灯一排排地点燃。

古老的大殿之中,尤为的空旷,唯有一处高台,高台上有一朵金色的莲花石像……一个篮球大小的四方盒子,正悬浮在莲花石像之上。

此时铃儿已经登上了高台,正默默地等待着二人…林峰的到来。

林峰下意识地看了澹台平静一样,竟是从大仙的眼中得到了一丝鼓舞之意,不禁精神抖擞了起来。

“老林,我没办法再改一次了,这妞你要是还处不好,你就原地自杀吧。”

这什么话……

小林SIR张了张口,却还是硬着头皮地登上的高台……他看向了铃儿,欲言又止。

只见铃儿此时忽然伸手将莲花石像上的四方盒子给取了出来,“其实,你们要找的【异天机】,早就没有了……这盒子,是空的。”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瞪大眼睛,“什么?”

铃儿缓缓地将四方盒子打开,“在我使用它的时候…最后一次,它就被……”

“等等,这不是有东西吗?”小林SIR下意识地伸手指了指四方盒子,“有东西啊?”

“一个…”澹台大仙此时也愕然道:“木鱼?这就是传说中颠倒阴阳,能让岁月重生的至宝?”

“怎么会……”但见铃儿此时看着那四方盒子中的木鱼,也是好一怔的发愣…好久,铃儿才吁了口气,苦笑似的道:“看来,那个人曾经来过这里……”

“谁?”澹台平静下意识问道。

铃儿咬牙切齿道:“一个该死的和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