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九十四章 【华胥】

第二百九十四章 【华胥】

【他】仍旧还在挣扎,那些已经咬住了【他】身体的魔神怪物,就如跗骨之蛆……它们想要蚕食【他】…它作为万物之母的灵魂。

同时,彩色的神光照射,除了那可怕的魔神怪物之外,【他】同样还面对着另外的危险……铃儿那不顾一切地燃尽华胥之血, 加上彩色世子以及傩公剑,对于已经与藏剑大战一轮,极大消耗的它来说,无疑可以让它雪上加霜。

得不到的就毁去!

“就算没有了你,我一样可以重塑华胥血脉!”【他】怒吼着道:“我已灭了王蛇,也不差你了!”

一股可怕的神力自【维加】身体那破碎了的手臂断口之中喷出,竟是化作了一条粗长数十米的黑色手臂!

尖锐的五指犹如利爪, 疯狂地发动爪击,散乱的气流夹杂着可怕的神力,轻松就再地上,墙上留下了一道道可怕的爪痕。

铃儿凭借着燃尽华胥之血的力量,丝毫不输地抵挡着。

彩色神光与那深黑色的神力,一时间竟是不相上下!

关键是,铃儿能支持多久,而作为万物之母载体的【维加】又能支持多久。

……

面对这可怕的战局,小林SIR迫切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般,苦无帮手的机会……小小的四阶修为,根本无法靠近那神光与神力纠缠出来的无形气息屏障。

“大仙,有没有法子?”

“有。”澹台大仙二话不说地点了点头:“办法多得是,比如说找来一个比它更强大的人,直接将它打趴。”

“……这算什么办法!”小林SIR顿时苦笑不得…不应该啊,澹台大仙之前也不是这么调皮的啊?

“这怎么不算是办法?这世上没有解决不了事情的办法,关键是你是否能够做到而已。”澹台平静淡然道。

“求人不如求己。”林峰叹了口气。

“你求自己也没用。”澹台平静淡然道:“你不是不接受这一切吗,不能接受自己作为华胥血脉。”

“华胥血脉……”林峰怔了怔, 旋即灵光一闪, “大仙, 我明白了,多谢提醒!”

说吧,林峰便直接盘坐了下来,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将心神缓缓沉下……自从被【红潮】吸了一通之后,他整个人心思都活跃了不少。

人在迷惘的时候,很容易陷入思维的死胡同……人只有在轻松的时候,灵感,思绪才会超常发挥,所谓的灵光一闪,往往都是在自然而然的无意中。

既然他真的是华胥的血脉,既然华胥的血脉能够带来强大的力量……为什么要抗拒强大的力量。

但他不知道应该如何才能够唤醒体内的华胥血脉……与这一切有关的,同样也是他所熟悉的,唯有那一份与生俱来的观想之法。

他太熟悉这一份观想之术了。

恍惚间,林峰似乎已经听不见古老大殿中的动静,他的思绪来到了一片混沌的星空之中,星辰在这里连结,巨大的星图渐渐浮现。

散发着光辉,犹如太阳。

小林SIR感觉自己就好像是漂流在星空中的一颗小小的石子, 渐渐地被那星图所吸引……是如此的浩瀚, 是如此地让人安心,仿佛……母亲的怀抱。

不知不觉间,他的思绪已经彻底融入到了绚烂得如同太阳般的星图之中。

一个净白的空间之中,一道身影,缓缓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身影就像是几道简单的笔划所勾勒而成般……从白纸之中走来。

“我的孩子,你终于来了……”

小林SIR怔怔出神,一股蕴藏在了灵魂深处的皈依感,让他忍不住向那声影靠近。

仿佛是本能,亦或是某种传承,让人自然而然地领悟。

“你是…傩婆?”

“我不是,我只是在血脉中的印记……是华胥的印记。它传承在每一个华胥血脉的灵魂之中。而你,也从傩婆那里,获得了这一份印记。”

“华胥远古的记忆……”他呢喃着什么,心中似有无数道的声音响起,在低声地诉说着一个個的故事。

华胥先民的故事。

从天地开辟的伊始……生生不息。

他的灵魂在不知不觉间,开始了某种不可思的蜕变,仿佛与混沌中星图的光辉融为了一体,在也无分彼此。

“你谨记的话。”那光辉中的身影轻声说道:“万物之母,存在于每一个华胥氏的灵魂之中,它不应该仅仅只是一个个体,它硬是一份意志,一种生生不息的意志,它足够的博爱,所以它可以爱护万物,它同时也是一种信仰,贯穿无尽的岁月。”

“我…我不懂。”

“任何华胥的血脉,都可以成为【女娲】,傩婆可以,铃儿可以,外面那个充满了怨恨的【她】可以,甚至你也一样可以。”

“我?”他大惊。

“【女娲】,它从来都不是某一个的名字,它只是一种象征,或是一个概念。唯有成为概念中的【女娲】,才有资格达到临界,找到通往【原初】的道路。”

“我也可以是…【女娲】?”林峰如同听见的最不可思议的话。

“只是有可能而已…事实上,相对于你,外边的那家伙,要比你更加的接近,而且是无数倍。”

小林SIR顿时打了个激灵,“我进来,不是为了听这些的,我是为了找到唤醒华胥血脉的办法,不然我们全部人都要寄了!”

“现在的伱,还不够资格拥有华胥的力量,即使这次灵魂的蜕变…也只是你的起点而已。”

小林SIR颓然。

“不过,倒是有另外一股力量,或许可以帮助你。”

他希望重燃。

只见一枚土黄色的珠子,此时竟是神异地出现在了这虚幻的精神世界之中…缓缓地落在了他的手中——是那枚从天上砸下来的珠子。

“我不知道这股力量是怎么形成的,但它蕴含了一些连我也看不清的东西,一种能类比规则的强大力量……虽然似乎是有时效性,不过它或许会让你的未来,多了一份选择。”

当珠子落入手中的瞬间,林峰感觉到了眼前的身影竟是渐渐地淡化了去,与此同时一股发斥的力量,竟是将他推出了星图。

“这本不是你应该进来这里的时候……希望下次再看见的时候,你已经更靠近【女娲】了……”

“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小林SIR最后大喊道:“起码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既然是华胥的印记,你可称我为【华胥】。”那声音最后响起:“去吧……”

……

……

“等等,我还有问题!”

他惊叫,却也已经惊醒过来……在这古老的大殿之中,铃儿身上的神光并未减弱多少,时间似乎也没有过去多久。

“你找到传承了?”

只见一双内陷的眼珠子,此时正死死地盯着自己……习惯了肥静的小林SIR显然还不是很习惯瘦静的存在,不由得狠抽了一口气。

“大、大仙,你怎么知道我看到传承了……”小林SIR惊疑不定,这澹台大仙难道还会读心术不成?

只见澹台大仙耸耸肩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妖族自古以来都有血脉传承,强大的妖兽甚至能够将自身的力量,技能,知识都烙印在血脉之中,供给后代……尽管你一般是人一般是妖,但四舍五入一下也没差。”

“这话说得……”小林SIR苦笑了声,“我没有获得传承,好像不够资格…不过,这东西……”

他下意识低头,发现那枚土黄色的珠子,不知何时已经在他的手中——从精神到现实,似乎无处不在。

“这是啥?”澹台大仙好奇问道——这玩意她当初也有研究过,不知是什么材质,但又没有任何的反应。

“星珠……”小林SIR此时恍惚之间,脱口而出道:“上古五星使者的…力量。”

“……吓?”澹台大仙不禁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捧起了【天书】圆盘。

改写是不可能在进行改写的,再改自己都得寄了……不过查阅勉强也还能做到——关键是,【天书】上没有任何关于【五星使者】的记载啊?

“这东西…这能用?”小林SIR一脸狐疑地握了握手中的珠子,却见那暗哑的珠子,忽然散发出一股柔和的黄色光辉。

光辉不怎么的强盛,但却给人一种厚重之感……厚着,厚德载物。

在这股光辉的映照之下,澹台大仙那快油尽灯枯似的身体,似乎也恢复了一些生机……眼看着就似乎精神了不少,但身子还是一样的干巴巴。

“噢噢噢噢!我感觉到了!”只见小林SIR此时浑身被一股金黄色的气流缠绕着,“有一股好强大的力量,从我的身体开始涌出来了!”

澹台平静则是见鬼似的上下地打量了一眼林峰,“什么鬼…七阶,八阶……八阶半?”

“我…我顶不住了!!!!”却见林峰此时干吼了一声,双腿一弹,人便如火箭半冲天冲天而起,大地瞬间被踩得碎裂。

……

【维加】那黑色神力所化的手臂,比任何的魔物都要可怕。

铃儿却心知华胥之血的燃烧,每过一刻就会消耗一点,当鲜血不再燃烧,亦是生命的终结之时。

——他们两个在做什么……该死的澹台平静,不是答应了要好好照顾他的吗,为什么还不走!

她不敢声张,生怕【维加】会注意到。

然而自己因此而分心了……黑色神力的手臂,突然之间分化成为了两条,她挡下了一条,却见身后另外一条狠狠地撕向自己的身体!

铃儿脸色一凝,下意识地祭处彩色石头挡去。

然而就在此时,一股金黄色的光辉如流星般冲撞而来,竟是硬生生地将第二条的黑色神力手臂给撞开——用头!

“林…”

“哦哇哦哇哇……”

只见那金黄光辉爆发的林峰,此时仿佛控制不了身体似的,撞开了神力手臂之后,硬是去势不减,直接地撞向此时深陷元魔【肉瘤】之中的【维加】。

嘭——!!!

神力手臂瞬间收回,手掌溶开,化作了一面巨大的黑色盾牌!

瞬间的碰撞,如同旱天惊雷般的震响……那被卡在了墙壁裂缝之中的【肉瘤】,硬是别狠狠地撞了出去,而小林SIR此时也一头反撞,撞入了大殿的地板之中,拖处了一条数十米的深沟。

林峰摔着脑袋,眼冒金星地爬了起来,却感觉体内的力量依然源源不断地涌出。

“我要打十个!!!!”他咆哮着宣泄着体内庞大无比的精力,双腿一弹,便自那大殿墙壁裂缝之中冲出:“啊哇哇哇哇!!火云执法拳第一式,夜龙!!阿达阿达阿达阿达!!!”

……

“这不是华胥的力量……好奇怪,我竟然从未见过。”

是…【红潮】的声音,此时就在小洛SIR的身边响起,可它去而不见踪影,不知道匿藏在了什么地方。

却见小洛SIR此时随意一笑道:“你觉得这种力量如何,还可以吧。”

毕竟是他编出来的五星勇者故事里的力量。

【红潮】沉默,【红潮】缓缓道:“胡来……”

小洛SIR不禁眨了眨眼睛,他觉得自己写的五星勇者的剧本还可以撒……大概是还没有纳入【苍蓝】正史剧本的缘故吧。

“你觉得哪里不好?”小洛SIR顿时虚心问道。

【红潮】淡然道:“他还控制不住这股力量,充其量只能算是有了蛮力,横冲直撞是对付不了主人的……哪怕它此时真的很虚弱。”

“你不打算出手帮一下你的主人吗。”小洛SIR好奇问道。

“主人没有吩咐。”

你这不是还匿藏着嘛……

小洛SIR看破也不说穿,只是冷不丁地摊开了手掌来……与此同时,那古老大殿之中,一个四方形的盒子则是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了。

即便有些许的动静,对于此时全副心神都在想着如同对付【维加】的澹台与铃儿眼中,都不会注意到。

四方盒子在小洛SIR的手掌缓缓打开,他从里面取出了那个破旧的木鱼,手指随后地敲了一下。

“这是什么。”【红潮】问道。

只听见小洛SIR微微一笑道:“一位有趣大师的小玩意罢了。”

“哦。”

小洛SIR又道:“你见过【异天机】吗。”

“没有,真祖说了,只有华胥之子才能取走【异天机】。”

“那你知道【异天机】是从何而来?”小洛SIR一边看着小林SIR暴揍着【维加】先生,一边问道。

【红潮】想了想道:“我只听真祖说过,是他在混沌中无意中得到的一件神物……为此,他还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很大的代价吗……”小洛SIR若有所思,点点头:“既是能穿梭时空的道具,倒也合理。”

“你好像也知道【异天机】?”

“我啊?”小洛SIR随意一笑道:“我算是见过它的…一部分吧。”

“主人要反击了。”【红潮】淡然说道。

小洛SIR淡然道:“但想要对付它的,除开林峰几个之外,也还有别的。”

……

只见一柄漆黑的飞剑,此时刺破了岩层……那飞剑带着一道道散乱的黑色雷霆,狠狠地将一条黑色神力手臂直接斩断!

飞剑瞬间插入了地中,随后化作了一抹黑光。

有人,自从黑光中走出,是……黑雨!

“女娲,没想到吧……你的魂印效果随着你的衰弱,早就已经无法控制我了!”

#########

PS:照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