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百一十六章 风勇者,你来啦!

第三百一十六章 风勇者,你来啦!

林中,镜面浮现,一道身影缓缓坠出,这是殷郊。

不一会儿,黑白双剑自远处飞来,旋即如同最忠心的护卫般, 守护在他的身边。

“赵无眠…这可恶的女人!”

“哥,我已经说过了,与这女人谋划,无疑是与虎谋皮。这女人仗着自己是天尊门徒,根本就没有将婚约放在眼中。”

声音是从那镜面中传来的……镜子里面的一道模糊的身影。

只见殷郊此时轻哼了一声,“赵无眠大费周章地带来一个空间神通能力者, 应该不会是单纯地为了修炼……论修炼环境来说,【赵氏】集团的那个遗迹,是整个联盟最高的。”

“哥, 你看。”

镜中人影缓缓挥了挥手。

旋即,殷郊的面前便浮现出了另一面的镜子……而镜子上所映照的画面,赫然是此时后羿部落的河谷,只见一名身披灰羽的少年此时悬空而立。

殷郊顿时皱起了眉头,沉吟着道:“方才我攻击石室之时,赵无眠鲜有的露出的急怒之色,想来就是这少年在石室内功行紧要光头,看着状况……应该出了什么差错。”

那镜中的模糊声音忽然诡笑道:“看来哥你打算娶这个女人入门,会变得更加困难了。”

殷郊不以为然,说到女人,此时反而想起了澹台平静……他神色瞬间沉了下来,早前澹台平静对他的批言,让他心有顾忌。

方才确实危险,若非拥有特殊能力弟弟殷洪在暗中接应,面对那可怕而诡异的空间神通,他没准已经跪了。

“殷洪,给我看看后羿部目前的情况, 我要掌握最详细的资料!”殷郊此时一边吞服着疗伤丹药, 一边吩咐着说道。

瞬间,只见一块块的镜面开始浮现……忽然,殷郊目光一凝,注视着其中的一面镜子,“这是……”

只见远方,正有一支规模不少的人马,迅速前行。

“九黎部!”殷郊此时心中一惊,“他们这是打算夜袭后羿部落吗……不,两大巫决战在即,这应该是……等等,他们怎么会九黎当中?”

殷郊不可思议地通过镜子的能力,在九黎的大部队之中,竟是看见了两道熟悉的身影!

【杏坛】的秋娘,还有岳怀仙!

“他们不仅仅在九黎的队伍当中,而且看起来……”那镜子中的模糊影子低声道:“他们还能指挥九黎巫族……有一种,诡异的感觉。”

只可惜,镜子只是倒影,倒影是无法带来声音的, 因此殷郊此时并不清楚他们在讲些什么。

“小不忍则乱大谋。”殷郊此时沉吟着道:“百忍可成金……哼,姑且就观望这一战吧。”

他手头上还有大把的丹药,还有殷洪那诡异的能力辅助,只要能抓住一个绝佳的时机……

……

……

“那应该就是后羿部了…这怎么回事,难道后羿与蚩尤这么快就已经打上了?”

前方风云变幻,雷光不断,声势浩瀚,即便隔着老远也能够感受到那阵阵的萧杀之意,恍如两位绝世大帝开战。

“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啊……小五?”

“不,来得正是时候。”只听见【第二小五】此时眯着眼道:“巫族时代强者的可怕,你我都已经感受清楚了,正常情况之下,面对这种级别的巫族强者,我们只有送死的份……唯有他们自己乱起来了,我们才能寻找到机会。”

“什么机会?”柳白不禁皱了皱眉头。

【第二小五】道:“堂堂统领后土部的大巫后羿的老巢,怎么着也会道纹吧?就算是没有道纹,难道还拿不出来三五千的道韵?”

只要是三个疑似能开启祖灵殿的地方,目前就只剩下后羿部这里了……当然,这真正的原因,他并不打算告诉柳白。

道纹与道韵,就已经是很足够的理由…尤其是道纹。

【归神墟】的夸父部里也能找到两块道纹,而【初生之谷】里更是内藏了惊天之秘……没有理堂堂大巫的老巢里,一块也没有!

柳白沉吟着,他印象中的第二小五没有那么进取的热情,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进击的小五?

“不知道辉夜,冰凝现在如何。”柳白叹了口气,“还有平静学姐……但愿他们都平安吧。”

“放心,澹台平静这个女人,一定活得好好的。”【第二小五】此时淡然说道。

那时候在【初生之谷】,虽然被女娲的意志附体了,但他的精神种子一直紧缩着,对外界也有一个模糊的认知,知道澹台平静也在那场可怕的灾难之中活了下来。

“小五,你这是飘了还是咋地,都敢直呼平静学姐那个女人了?”柳白一脸古怪地看来。

【第二小五】什么话也没说,一身强悍的六阶修为放出,淡然道:“柳白,我已经先走一步了……少年帝的天地,终究还是太小。”

柳白不禁皱了皱眉头,沉吟着道:“你说的不错。”

死活赖在五阶,深挖潜力,费时费力,未必比早早进入更高的境界来的划算……停留在五阶,即使再怎么挖掘自身,难道还挖得过姬发那个死变态?

“或许我也应该……”柳白若有所思。

少年帝,每一个早早就抵达了五阶的巅峰,甚至还是故意地压制着修为……在柳白原来的计划当中,他应该是在走完了无敌之路的试练之后,就会着手突破的事情。

福灵心至,当他脑中诞生了这种念头的瞬间,体内的修为就已经开始蠢蠢欲动……柳白索性直接原地盘坐了下来。

【第二小五】惊讶道:“柳白,你怎么选这种时候?”

“水到渠成而已。”柳白淡然道:“不用管我……你先去吧,我马上会追上去的。”

【第二小五】略一沉吟,旋即在四周布下玄功警示,顺水人情而已,他乐于送出。

“你小心些,你不来,我就不行动。”

柳白点点头,总感觉这话说得像是放屁一样……这货不仅仅进取了,还特么变得虚伪了。

……

……

……

……

后羿部里,此时汇聚了各方部落首领。

他们每一个,自身实力都不亚于九黎之主蚩尤的兄弟……虽说蚩尤的兄弟之间也有强弱之分,但是人家兄弟多啊,八十好几的兄弟,人多势众,群殴总能打得过。

不过此时被围殴的,反而是自己……纵然此时黎贪不是很想的起来自己那些兄弟的事情,可他总感觉他打架的时候不应该是这样的。

应该是身后站着大队人马,为自己摇旗呐喊才对。

“蚩尤!你竟敢破坏与后羿的约定,甚至掠走巫妃……你这个卑鄙的家伙!快些放开巫妃!”

含怒说话的是一位身长五丈的巨人,手提着的石棒子更加的庞大!

作为镇守【归神墟】夸父部的首领,巨人实力之强,绝对是后土部中的前几,虽然还不是大巫之躯,但天生巨人,力大无穷,战力彪悍。

巨人也是众多后土部首领当中,给黎贪压力最多的一个……只是此时的黎贪,确实一个巫术也没用,甚至连一尊神煞也没有呼唤出来,紧紧只是以体魄应付着十几名的部落首领。

即便如此,黎贪也是占据上风的那个。

他与巨人角力,甚至露出了颇为享受之色。

“说卑鄙也比不上后羿!嫦娥本来就是我的女人!”黎贪此时狂笑着,一拳将巨人掀翻,“胆小的家伙,至今都不敢出来见我!以为单凭你们这些烂鱼臭虾就能挡住我了吗?”

其实这里十几个的首领心中也相当的郁闷……大巫后羿确实此时还不见踪影。

当然,他们是不会认为后羿会逃走,毕竟那是连妖族天庭天帝之子也能干掉九个的男人,是顶着妖族天庭报复,守护后土部数百年的英雄——后羿,怎会害怕!

一定是出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故。

首领们此时更多的是担忧,因为失去了后羿的后土部,真的无法想象未来该如何走向。

“让后羿滚出来见我!”黎贪此时一拳一个大朋友,后巫族时代巫族中最靓的仔并非只是说说,“否则我今日便杀得你们后羿部血流成河!”

不远处,嫦娥神色苍白……她浑身都被黎贪的巫力所禁锢着,动弹不得,只能强迫着作为观众。

她清除地听到了众人的对话——尤其是巨人的一番话,更是让她知道了这掠夺了自己的狂野男子的真正身份。

蚩尤,九黎之主!

可堂堂九黎之主,怎会走出虏劫对手妻子的事情!他甚至还自称是吴刚,是自己应该深爱的男人!

“后羿,你此时究竟在哪。”嫦娥喃喃自语,“你不要我了吗…”

不过短短的失神之间,后土部中十几名的首领,除却夸父部巨人首领之外,竟都已经被打倒在地上!

而此时,黎贪更是一手摁住了巨人的石棒子,正狠狠地将巨人压在了地上……坚固的石头,被踩得直接碎裂!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觉,竟是让黎贪心脏猛然一跳……他瞬间放开了对巨人的压制,旋即直接跳回到了嫦娥的身边,一手提起了嫦娥,便高高跃起!

只见一个灰色的光球,冷不丁地自远处射来……那灰色光球落地的瞬间,竟是直接膨胀了百倍,化作了一个巨大的光球,将山头直接吞噬!

不过呼吸之间,一个浑然天成的圆坑便已出现。

众人大惊失色,只见那阴云雷光之中,有一少年,此时正一步跨越一度空间……三步之后,那背生灰羽的少年,便已经出现在战场之上。

少年目光空洞而冷漠……冷漠的就像是先天神灵。

“我族中,竟然有如此强者?”夸父巨人此时不禁惊呼,“不…这似乎不是后土部的血脉!”

“帝族!”另一名重伤的首领惊道:“这是消失的帝族……他是祖巫帝江的后裔!”

“我记得了!后羿曾经说过,此时正有几名帝族在后羿部中做客……难道便是此子?”

“不管如何……你们谁来扶扶我?”

“……”

……

“帝江血脉?”

黎贪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为何,当听见帝江血脉的瞬间,他只感觉脑袋突然刺痛了一下,似乎即将要记起一些什么事情。

可他无法抓住,只感觉越是迫切想要知道,那刺痛之感便越发的厉害……潜藏在血脉中的暴戾之气,此时猛然爆发。

黎贪将嫦娥直接扔到了地上,双手生出雷霆,身后自然而然地出现了三尊的神煞虚影……在神煞的加持之下,黎贪只感觉一股庞大的力量汹涌而出。

他此时只想要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至于身后的虚影到底是怎么出现的——根本不管!

“看看你有多厉害!”

黎贪狂笑着,一拳轰出!

只见天上少年此时依然毫无表情,等到那可怕的拳头临近的瞬间,方才往旁边稍微移动……这移动就是消失,消失之后重现,已经不是简单的速度可以跟上,黎贪可怕的一拳,竟然落空。

只是他身经百战,战斗的本能甚至超越了直觉,在少年移动的瞬间,身体便已经做出了反应……又一拳,直接轰在了少年闪现的位置!

面对着迎面而来的拳头,少年瞳孔在此时放大了些,旋即身前便已出现了一处扭曲的空间!

然而三尊神煞加持之下的拳头何等的可怕……这一拳竟是硬生生地将空间打得塌陷,犹如打破了镜子般,最终直接轰在了少年的胸膛之上!

少年身体瞬间长空倒退百米!

他双手交错着护在身前,只是那手臂上的衣物确实已经直接破碎,手臂更是直接黑了一块!

俗话说,大力出奇迹!

黎贪此时正在诠释这大力的真意!

少年仿佛被这一拳轰得有些变化,他的目光不再那么的空乏,稍微露出了一丝灵性……只见那身后的灰色光羽,此时瞬间张开,成百上千的灰色光带开始群魔乱舞!

光带拥有者空间抹除的熟悉,寻常之物碰到即可消失。

此时黎贪被光带缠绕,却并未消失,但似乎并不好受……那被身体被缠绕的地方,竟是被空间之力一寸寸地割裂起来!

只见黎贪一咬牙,低声怒吼,犹如魔牛般,身体鼓胀,双臂猛然撑开,便将身上缠绕的光带崩断。

他变得鲜血淋漓,他也变得更加的狂暴……而天空之上,此时又多出现了一尊神煞的虚影!

战斗仿佛才刚刚开始!

……

“这少年到底是何人?竟然能与开启了四尊神煞的蚩尤战斗这种地步?”不远处,天妃应龙颇有些目瞪口呆的模样,“不愧是帝族的血脉……”

后土部的小辈都能够认得出来这是帝江血脉,她作为天妃…作为【龙凤】小时代的祖龙,又怎会看不出来?

“天妃,你说这少年能赢吗?”一旁的宋教习冷不丁问道。

小洛SIR突然玩起了失踪,宋教习这会儿能够问的人就只有变大了之后,看起来稍稍靠谱一些的天妃应龙了。

“恐怕,还差点意思。”天妃应龙摇摇头:“如果是开启了六尊神煞的蚩尤,就连我这个人界分身,也不得不避其锋芒……关键是,我也不好直接对蚩尤出手。”

“也就是说,这个少年会…死?”

“这倒不至于。”天妃应龙沉吟道:“帝江拥有两大能力,空间与速度,不管是那一个,都能够保这少年不死……以他目前表现出来的力量看来,至少在这人界当中,应该是没人能追的上他的。”

宋教习不禁意外地张了张口。

她记得这个少年——这是跟随在赵无眠身边进入遗迹的少年,当初远远地看他一眼的时候,这少年好像还会不好意思地低头…红脸?

“对了,天勇者,真的没说去哪吗?”天妃扭头狐疑地问了一句。

宋教习面无表情道:“死了。”

空勇者好像生气的模样哦……天妃应龙不禁眨了眨眼,旋即应龙脸色微微一变,“不好,我答应了后羿,至少要保嫦娥安全!”

说着,天妃应龙便直接往那可怕的战场中心掠去。

……

……

——你怎知道,此时事情是往坏处发展。

不管发展怀不虎,反正赵大小姐这会儿差点要笑出声来,看着那猛得一批的阿飞,这一波兼职是血赚啊!

她甚至可以不要祖灵殿中的东西,只要能够将阿飞顺利地带出遗迹……她就等于手头上多了一个能够与大巫级硬杠的打手。

赵无眠下意识地瞄了一眼旁边的小洛SIR,不看还好,一看就傻了眼似的……只见小洛SIR此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取出来了一个打气泵。

他正在给什么东西着泵气……像是沙发之类玩意。

“你…在做什么?”

“做准备呀。”小洛SIR随意一笑道:“阿飞快没电了。”

“啥?”赵无眠不禁怔了怔,旋即猛然看向了战场。

只听见天地间响起了一道可怕的巨响,随后便见一道身影如流星坠落似的,直射她所在的地方而来!

是……阿飞!

于是,吊诡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小洛SIR此时刚刚好泵完了气,那充气沙发刚刚好完成,然后阿飞便刚刚好地坠落……一切都显得刚刚好。

充气沙发此时还很有弹性地晃动了几下,竟是将那可怕的冲力直接消去……这就过分。

赵无眠顿时打了个激灵,这才反应过来,阿飞是变猛了,神通异能二次觉醒,帝族血脉返祖,若是能再进一步,甚至就能达到十二祖巫娃的血脉高度……这能不猛吗?

可她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阿飞本身修为太低,根本就无法维持神通释放多久——阿飞,缺蓝!

充气沙发此时摇晃了两下,然后将阿飞给弹到了地上……只见少年目光昏眩,像是被打蒙了似的,他一些子吐出了一口血来,呕着血道:“小姐?我好痛……”

“没、没关系!我这有蓝药!”赵无眠一挥手,瞬间几十个瓶子下雨似的下在了阿飞的面前。

但此时,【鬼面】大刘去猛然往前一扑,带着赵无眠滚到了一旁。

只见黎贪此时坠落,岩石地瞬间碎裂……他缓缓地站起身来,扭了扭脖子,咧着牙道:“继续啊,小家伙!”

赵无眠此时瞬间冷汗涔涔……至于【鬼面】大刘更是身体轻微的颤抖——来源于四尊神煞加持的黎贪的可怕压力!

“你是谁?”

却见黎贪此时皱了皱眉头,目光从仿佛一下子就失去了威胁的少年身上转移到了另外一人的身上——小洛SIR。

“风勇者,你来啦。”只听见小洛SIR此时轻笑了声道:“我等你好久了。”

只见黎贪愕然地张了张口,随后便见他眉头一皱,那可怕的气势仿佛烟消云散似的……就连四尊神煞虚影也渐渐消失。

风…风勇者?

什么鬼哦?

赵无眠不禁瞪大了双眼,这…这是演的哪一出?

“你怎么知道我是风勇者的?”黎贪冷不丁皱眉问道。

——你TM还真的跟着演上了?

赵无眠刚那会儿想笑,这会儿想要骂娘……哦,娘不能骂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