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百二十五章 天勇者,你还记得血海之畔的乌摩吗?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天勇者,你还记得血海之畔的乌摩吗?

“……你的意思是,我就是传说中的大地勇者的转世?”小林SIR用着一种十分旁观者的口吻缓缓说道:“而我在娲羲祖庙之中最后用来爆锤维加先生的那股力量,就是大地勇者的力量,那日天上砸中我的,其实就是蕴含大地勇者力量的东西?”

“是蕴含大地勇者命格的星珠。”澹台大仙不是旁观者的口吻,而是一副没好气的口吻。

“恭喜少主, 原来是星珠勇者的转世之身。”【红潮】却一副津津有味的口吻。

可小林SIR听到的可不是恭喜,而是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

此时,小林SIR与澹台平静相互对视着,对过了眼神之后,两人方才异口同声道:“为什么会这样?”

“你才是大仙啊?”小林SIR旋即补上了一刀。

澹台平静沉默不语,又瘦成了皮包骨的她,此时看起来脸色尤为难看……终于,大仙在沉默中爆发,“去后羿部吧。”

林峰愕然道:“你之前不是一直很抗拒……”

澹台平静冷笑道:“我现在就要看去去,到底是什么鬼玩意。”

大仙心理拎得清,这身边跟着五色使者【红潮】这种大佬,至少安全是有所保障的——看【红潮】出手抵挡魔王【波旬】的态度,它至少看来是不会让林峰白白送死。

“告诉你偶像,我们这就过去了,让他准备好迎接我们吧。”澹台平静轻笑了声道:“欢迎仪式就不用了,简单点,随便来十万八万的道韵就可以了。”

“手机…没信号了。”小林SIR苦笑了声:“老早之前就没信号了。”

……

……

红雾,在后羿部河谷之前,忽然形如月牙般的张开,似要将整片的河谷收拢。

他们不知道那红雾之中的到底是什么,但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听见了树木的悲鸣,这座庞大的森林宝库,正在死去。”柳白的话十分的诗意。

“柳白,你能不能探查到红雾之中的东西?”【第二小五】沉声问道。

柳白摇了摇头,“我的神念虽说可以依附在一切植物之上,可一旦树木死去了, 我就没办法寄托了……小五, 看情况这红雾是针对后羿部来的,这还不会是九黎族的巫术,像是黑巫法中的血巫术?”

“九黎与后羿部必有一战。”【第二小五】沉吟道:“如果双方真的火拼起来,对我们来说没准是一件好事,越乱,机会就越多……后羿部里,肯定有不少好东西。”

小五真的变得好上进啊……明明已经是超级富二代,【南天门】未来掌舵人了,还这样的拼命,活该他能够跻身少年帝前十,除了姬发那个变态之外,谁也不能指着他说是辣鸡?

“好,这一路上也受了不少鸟气。”柳白此时也被激励了起来,“临走之前,索性抢它一笔大的……等等,我好像看见冰凝了!”

【第二小五】顿时目光一凝。

只见柳白此时双指点在了自己的额头之上,闭着眼睛, 沉吟着道:“果然不错, 真得是冰凝……奇怪, 冰凝怎么会与李煜在一起?还有个女孩子,好像是……想起来了,这是牛大广的女儿?这组合倒是新鲜。”

“【红孩】小姐也在?”【第二小五】却脸色微微一变。

“【红孩】小姐?”柳白诧异道:“你倒是记得她的名字。”

【第二小五】不动声色道:“你忘记我家是做什么的吗,我想要火云市的资料,什么没有。”

“这倒也是。”柳白点点头。

此时【第二小五】被转过去,眺望着远方的红雾变化,实质是为了不让柳白看见自己的神情……方才差点就暴露出了马脚。

没想到自己听到与牛大广有关的事情,情绪居然还是会有所波动……看来这些年来在牛大广收下打工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某些事情都仿佛形成了本能。

“柳白,既然发现了冰凝,我们去与她汇合吧。”【第二小五】忽然说道,“既然李煜也在,也好有个照应,他实力不错。”

“你飘了啊?”柳白轻笑了声,“六阶的感觉真的那么好?”

【第二小五】淡然道:“你现在,不也已经是了吗。”

柳白也突破超阶,迈入了六阶的修境……没有惊天动地的突破声势,一切仿佛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当他睁开了双眼,修为就已经突破了,并且很快便追上了先走一步的【第二小五】。

“很久没见冰凝了。”柳白淡然一笑道:“去给她一个惊喜吧。”

……

……

……

……

后羿部。

红雾的靠近,让大战即将爆发的天妃应龙与黎贪下意识地停下了手来……那六尊的神煞渐渐隐退。

“这究竟是何物,为何我如此的心绪不灵。”

天妃应龙目光凝聚,双眸泛起神光,仿佛想要就此看穿那诡异红雾的虚实……只是她目光透入红雾之中,看见的竟是一望无际的汹涌大海……血色的大海!

那血海的深处,仿佛有一双诡异的目光,此时正与她的视线纠缠!

刹那间,天妃应龙的神念收回,竟是已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天勇者。”

天妃应龙二话不说就落在小洛SIR所在的那山头之上——下来的时候还随手将嫦娥给抄在了身边。

落地,嫦娥直接跌坐在地上,只见她惊恐万分地看着自己哆嗦的双手…那老树皮似的双手。

“不要看我!”

她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惊叫着,形如疯妪,竟是夺路便跑。天妃应龙见状,抬手一道神光打出,直接将嫦娥打晕了过去。

其后,黎贪也出现在了这山头之上。

天妃应龙淡然道:“蚩尤,你我这一战,暂且放下,我有更重要的事情。”

说着,不理会黎贪的反应,天妃应龙神色凝重地看着小洛SIR:“天勇者,我神念侵入红雾之中,看见的一巨大血海,血海中还隐藏着一道可怕的目光,莫非便是……”

小洛SIR吁了口气,郑重其事地道:“血海不枯,修罗不灭,红月出,五星现……天妃所看不错,那便是无上血魔了。”

天妃应龙脸色微变,“我与那目光接触的瞬间,仿佛看见了众生孽念…太可怕了,那滔天的杀意与暴戾之气,难怪能给三界带来浩劫……只是,红月并未出现?”

“当红月出现,便是血魔自血海中重凝真身之时。”小洛SIR想了想道:“此时的血魔,尚未冲破桎梏,徒有其形。”

天妃应龙想也不想道:“既然如此,我便返回天庭,天帝出兵,集天庭与巫族之力,乘血魔还未降落,将之击溃!等它真身凝聚,一切就太迟了!”

小洛SIR顿时眨了眨眼睛。

这种趁着勇者还在新手村…哦,是魔王还在新手村的时候就消灭了它的想法是很好啦,可要真的天庭出兵的话……五星勇者大战无上血魔的剧本就废了?

宋教习此时冷不丁问道:“你回去天庭要多久?”

天妃应龙想也不想道:“三十三重天,以我的速度,最快一天即可来回!”

宋教习道:“看红雾的扩散速度,只怕不用半天,后羿部就会被吞噬进去。”

天妃应龙想了想道,“那我争取大半日来回。”

——你是铁了心要去搬救兵的对吧……

“你们一定要等我回来!”

天妃应龙比想象之中还要行动派,神化一道神光,便直接投入了天空,不料此时,红雾之中,猛然射出一道红色雷光,在半空中直接狙击了天妃应龙。

那红色雷霆到来时,只见天妃应龙张口一道惊天动地的咆哮,直接将那红色雷光震散!

天妃应龙,手执龙枪遥指红雾,“藏头露尾的家伙,出来!”

只见红雾之中,此时缓缓地飞出了一道人影……来人脚踏红色雷光,与长空中踏出了多多的雷莲。

“你是……黎文?”天妃应龙不禁皱了皱眉头。

九黎中,只有一人佩戴傩面,那就是九黎中的祭祀巫师,相当好让……只是在应龙的印象之中,九黎黎文不过是半只脚踏入大巫之境,根本无法给她此时此刻这种沉重的压力!

“你不是黎文。”天妃应龙无比笃定。

“醒来这些时候,总算是碰到了一个像样的强者了。”只见【黎文】一声轻笑,“这个时代真是太弱了,你还有些像样。”

“你究竟…是谁!”

“本尊奶【冥河】教主座下四魔王之一,湿婆。”长空之上,【黎文】负手而立,阵阵诡秘的气息开始侵染这片天地,“教主将要凝聚真身,尔等还是化作养料吧。”

天妃应龙一声冷笑,手中龙枪一抖,爆发滔天战意,“正好试试所谓血魔的底细……四魔王之一?相比你已经是血魔座下做最强战力了吧?让我来会会你!”

说罢,天妃应龙与龙枪瞬间合一。

此时,【湿婆】并未轻视,待得那龙枪刺来的瞬间,双手飞快地在胸前结出一法印,瞬间这天地间浮现出了上前的血色曼陀罗,将小片的天地笼罩其中,宛如一个万华镜的世界。

瑰丽,诡异!

只见天妃应龙陷入了万华镜般的曼陀罗之中,一下子就没有了声息……但【湿婆】也不曾有所举动,似在维持着这巨大的【世界】!

就在此时,【湿婆】的身后,猛然一阵劲风袭来!

黎文……蚩尤!

他不知道何时出手,此时竟是一圈自背后轰向了空中的【湿婆】!

可此时,却见【湿婆】的脑后,忽然出现了一奇特的面相,随后那面相张口一吐,便是吐出了一道黑光。

黎贪心中一惊,那黑光与拳头碰撞,天地瞬间巨响……黎贪略微震退数米。

“好家伙,有点力气。”只见黎贪不怒反笑,双臂瞬间鼓动,直接唤起了两尊的神煞虚影的加持,再次攻向了【湿婆】!

但这次【湿婆】却散去了脑后的面相,不闻不顾。

黎贪不禁目光一凝,只见他与【湿婆】只见,横穿了一道身影……那人生六臂,面相俊美,却有着比【湿婆】更为可怕的诡异气息!

嘭——!!!

来者紧紧只是伸出手掌,便已经将黎贪的拳头给握住,但九黎之主天性凶残,岂能就此被挡下,又两尊神煞虚影浮现,拳头硬生生地轰开了对方的手掌,结实地轰在了对方的胸膛之上。

结实的一击重锤,锤得对方胸膛都彻底凹了进去……它的嘴角溢出了一抹血迹,但溢出的鲜血却瞬间诡异地倒流了回去。

随后那人身后四臂同时伸出,便直接将黎贪的手臂抓住。

“你打我一拳,也该我回你一拳了。”

砰——!

这一拳下去,直接将黎贪轰向了大地,撞破了山头,最终黎贪整个人都埋在了泥土之中!

“【波旬】,你太大意了。”【湿婆】此时头也不回道:“这个时代虽然没落,但是强者不弱……我竟有些困不住。”

这六臂之人,赫然是四魔王之一的【波旬】!

别看【湿婆】此时模样轻松,可却一点也大意不得……只因为那曼陀罗之中,此时正在遭受着可怕的破坏,一柄龙枪,瞬息间就刺出千次,每一次都险些让曼陀罗崩溃。

“吸收了这俩,血海会进一步壮大,我们只会更强。”【波旬】却不以为意,淡然道:“你好歹还有一具身体,我如今还不过是血身而已,我也不怕,你怕什么!”

忽然一阵地动山摇…摇动,让后羿部河谷河水疯狂地波动了起来。

天地间引来了狂风暴雨,风云变化之间,之间六尊巨大无比的虚影,此时直接耸立在大地之上。

一道身影,自大地之中破土而出,缓缓飞入天空……黎贪!

此时,黎贪的强壮无比的身躯,反而消瘦了一圈……只见他脖子一扭,发出了咔咔的声音……猛然,黎贪露出了一抹冷笑,“看不起谁呢?”

【波旬】眉头一皱。

下一秒,黎贪隔空一拳震出,刹那间【波旬】的身体便如烂泥般扭曲了起来,随后炸开,化作了一团血雾!

只是很快,这血雾便迅速地收拢回来,再一次凝聚化形,只见【波旬】目光瞬间阴沉了些,“你还算不错,正好用你来祭旗。”

“谁杀谁,还不一定。”黎贪一声冷笑,六尊神煞加持,后巫族时代最闪亮的BOY,此时满命状态,就差一把满精武器,就能单通血海深渊了(大雾)!

……

“我说小洛,这蚩尤,还有必要做风勇者吗。”

宋教习此时横来了目光,脸上是一副古怪之色。

这蚩尤,本身就是人界战力的天花板了好不好!

Emmmm……

只听见小洛SIR眨了眨眼睛,“这叫锦上添花。”

宋教习顿时冷笑道:“那我算什么?雪中送炭?”

“宋小姐不必妄自菲薄。”小洛SIR正色道:“在我看来,你也是很出色的。我相信,很少有人能在你这个年纪,作出那么多的成就。”

宋教习不禁翻了翻白眼,这家伙说话一直好听的?

“宋樱。”此时,赵无眠忽然沉声道:“你是不是应该给我坦白一下,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好好的,突然就出现了血海魔王,无上血魔,而且看情况……还是那么的不好应付,根本不是她能力范围之内。

“别说话,继续吃药。”宋教习头也不回,“我现在没空理你这蠢货。”

赵无眠顿时脸色一顿,怎么一觉醒来,这世界就对自己这么不友好了,尤其是这宋樱……虽说这女人一直以来都是臭脸迎人,可本小姐好歹也是你的金主妈妈好不好!

“我减你的研究经费啊!”

宋教习二话不说便挥指一弹,只见一枚小小的毒球瞬间撞在了赵无眠的脸颊之上,炸开的毒珠散发出了一股浅薄的紫色气体,被赵无眠吸入。

“你对我做了什…什……么……”

赵大小姐话没有说完,便已经倒地不起。

【鬼面】大刘下意识地她扶住,却是紧张地看着宋教习。

“只是让她睡一觉而已。”宋教习淡然道:“这蠢货次次都要减我的经费,早就想搞她,现在安静了。”

【鬼面】大刘顿时沉吟不语,好一会儿,他才缓缓说道:“巫妃嫦娥,不见了。”

宋教习略一诧异,却是嫦娥被应龙打晕之后,就没有再管了……可此时,那衰老的嫦娥,分明已经不见了踪影。

“咦,我的星珠怎么突然之间……”思量间,宋教习却将星珠取出,只见【空】之星珠此时微微发亮,像是自发,“奇怪?”

这像是某种警示一样。

与此同时,只见小洛SIR冷不丁地走到了她的身边,脚下,一个八卦光阵迅速张开,瞬间将宋教习,【鬼面】以及赵无眠都覆盖了进去。

只听见砰砰的几声,数根血色的长矛激射而来,却是被那八卦光阵直接弹开……而此时,天上却是飞来了十来个阿修罗魔族族人。

这是几个的阿修罗魔族之中,却有一个,给宋教习一种更为诡异的感觉……那仿佛某种窥视的目光。

一道阴冷无比的气息缓缓弥漫,那十几名阿修罗魔族降落,此时却形如傀儡似的,异口同声张口说道:“我嗅到了熟悉的味道……原来是你们,星珠勇者。”

“四魔王?”小洛SIR忽然对着这群阿修罗魔族说道。

十几个阿修罗魔族再次异口同声道:“这股气息……我想起来了,这是【天之勇者】的的气息!实在是太好了……天勇者,当年你在无尽血海之中,引诱天妃乌摩叛变教主,才得到了教主的弱点所在,身为勇者,却也是卑鄙无耻之辈……天勇者,你与我等魔族,又有何不同?”

小洛SIR此时眨了眨眼睛,却见宋教习忽然投来了询问的目光。

那十几个阿修罗魔族再次齐声冷笑道:“天勇者,你忘记了那为你而死,灵魂被镇压在血海深处,每日都在遭受噬心之苦的可怜乌摩了吗?”

小洛SIR沉默。

宋教习不禁靠近了些,皱了皱眉头,低声道:“所以说,你是…渣男?”

小洛SIR摇摇头,“可能是有些我不是很清楚的支线吧?”

框架是他写的没错啦……可里面怎么填,都是自然演化的啊?

道理宋教习懂的,可支线是什么鬼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