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七章 自己消失的画

第二十七章 自己消失的画

乱糟糟的他在街头的小巷之中仓惶逃窜着,因为有两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正在他的背后追赶。

他的脸上是着急迫切的神色,但与之成反比的却是他的速度,他不得不一边扶着自己的右腿来摆正自己走路的方向。

而他的右腿大腿是上,则是缠了一块灰白色的布条——当然,已经在冒着鲜血。

像是红色的墨水在水中化开一般,鲜红与暗红,时间不一流出的血在布条上竟然化成了层次鲜明的图案。

他走不快,因此他不得不借助复杂的城市街道来摆脱对方的追赶。逐渐地,他想,恐怕就连自己也已经迷失了方向。

“对不起。”

好像是撞到了什么人,他也没有来得及细看,冲冲地看了一眼之后,就马上冲忙地走入了另外一条的巷子之中。

他却不知道,自己在撞到人之后,从身上的衣服之中掉出来了什么东西:一管颜料。

……

无需要洛邱动手,当他的目光好奇地落在地上这东西的时候,女仆小姐已经先一步地捡了起来,并且送到了他的面前。

洛邱还没有来得及细看的时候,就从刚刚的巷子之中快步地走出来了两个西装男子。

嗯,很贴身,笔直的西装,一眼看起,大概像是精英人士的模样。

看着这里仅有两人,其中一个看到了洛老板手上拿着的这管颜料,直接便用着英语问道:“两位,有没有看到一个男人走过,他的腿受了伤,应该很好认的。”

东方面孔……男子直接切换了最大几率能够沟通的语种了。

洛老板顿时就毫无压力地伸出了手指,指了指刚那冲忙离开的男人走入的巷子位置的……反方向。

问话的男人看了一眼,随后点了点头,快步地走入了这条巷子里面。

而他后面的同伴这时候则是从西装内袋之中掏出了钱包,塞了两张钞票到了洛老板的手上,飞快地说了句谢谢之后,也跟着追了上去。

“……我这是赚钱了?”洛邱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家的女仆。

优夜点点头,微笑道:“对啊,主人赚钱了。”

洛邱莞尔般地摇了摇头,却更为有兴趣地看着手上的这管颜料……它已经使用过,尾端的位置已经卷到了中段的位置。

柠檬黄。

……

……

正咀嚼着口香糖的薇拉,刚刚已经在这家被盗窃的美术馆绕了一圈——因为受到了盗窃的关系,美术馆今天暂时闭馆,而是四周也设置了警戒线。

“入口都有警卫守着……维卡,你看到美术馆里的情况吗?”薇拉按了按自己的耳朵——小小地塞在这里的东西,便是她和正在一辆房车之中工作的维卡联系的东西了。

与此同时,正停泊在美术馆另一边的房车上,维卡正对着两个屏幕,咬着一块土司,双手高速在键盘上敲打着,似是忙不过来道:“尊敬的薇拉女王殿下,你以为我现在只是在破解一个只会浏览******网/页的高中生的电脑吗?”

“那我先进去看看。”薇拉吹了个口哨道。

维卡也顾不上这会儿因为惊讶而从嘴巴上掉下来的土司,连忙反对道:“里面的情况还不知道,那些警察应该还么有走的,你这样会直接被当作是……好吧,你是我见过最任性的女王!”

通信暂时关掉了,维卡只能够叹了口气,不得不更加卖力地进行着手头上的工作。

对于薇拉来说,她有很多的方法能够混进去这家美术馆之中,但显然她选择了最能够畅通无阻的方式。

作为一名魔术师,从一个悄悄地跑出来抽烟的员工的身上获得他的ID卡,并不是什么艰难的事情。

当然——在这之前,帅气的魔术师小姐已经换过了一套衣服,并且带上了一副看起来十分笨拙的黑框眼镜,甚至是发型。

就这样,帅气的魔术师便在守门的警察的目光之下,光明正大地刷卡走了进去。

失窃的地方显然还留着一名看守的警察,不过已经看不到类似话事的人——大概是在什么地方盘问着口供之类。

薇拉从容地走过,但是双眼却像是猎鹰般,仅仅的瞬间,已经被名画失窃的地方完全地记入了脑中——甚至这里的每一处的布局。

她已经开始在脑海之中,开始描绘这家美术馆的结构图。

忽然一名年轻的男子这时候朝着她走来……并且直接喊住,“你等一下。”

穿着的风衣在行走的时候,隐约露出了抢袋的一角。薇拉一愣,后脚跟略微地后退了一些,但却迎上了这男人的目光,“有什么事情吗?”

男子却道:“洗手间在什么地方……噢,我肚子似乎有点不舒服。”

“那边。”薇拉随手指了指。

“谢谢!”男子连忙点了点头,“我叫做叶尔戈……对了,你不带眼镜要好看一些。”

薇拉眯了眯眼睛,看着叶尔戈冲忙地摸向那个她也不知道有没有洗手间的地方,正打算就这样离开的时候,却听见了脚步声。

她躲在了柱子之后,只见一名顶着大肚子的中年男人,神色有些冲忙地走过,频频回头……唯恐有人发现他似的。

薇拉目光一转,便悄然地跟了上去。

“……嗯,我刚刚已经和警察录过口供了……嗯,一切正常……尽快,尽快。”

但她只能够听到这样单方面的应答,留了个心眼的她悄悄地把这男人的模样用手机拍了下来。

这才潜出了这家美术馆——她在街边把外套和眼镜脱下,随手仍在了垃圾桶之后,便回到了房车之中。

维卡这时候才松了口气,但带着责怪般的口吻道:“我应该是不希望看到你这样轻松回来的,因为我更加愿意你吃些苦头。”

薇拉从冰箱取了一瓶啤酒撬开,走到了维卡的身边,伸手撑着桌子,飞快地道:“这画……是自己消失的。”

“你是说有魔术师把它变走了是吗?”维卡翻着白眼道。

薇拉打开手机道:“帮我查一下,这个家伙是什么人,什么身份……另外,下次买道具的时候,能不能买些好看点的眼镜?”

维卡……维卡眨了眨眼,一脸懵逼。

……

……

紧张地探出头来,他正小心翼翼地回望着自己走过的路——仅仅只能够看见三两个的行人。

似乎是没追上来了。

他这才大口地吁了口气,身体沿着墙壁滑着做了下来。剧烈的运动让他的唇色显得略浅一些,以及干枯,而腿上的上也让他的脸部肌肉不得不扭在一起。

“喝点水吗?”

这时候,一直矿泉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位显得十分糟糕的男人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看见的是一男一女……其中一个,似乎是他刚刚撞过的那个年轻人。

“你、你们是谁?”带着一丝迟疑,也有着惊慌,男人双手贴在了墙壁上,尽力地开始撑起自己的身体。

“这是你刚才掉下的。”洛邱摊开了手掌,那管柠檬黄的颜料就在这手上。

这男人一愣,飞快地从洛邱的手上把颜料抓了回来,塞入了自己的衣服之中——他似乎略微放松了一些,看着那瓶矿泉水,下意识地咽了口吐吐沫。

于是他连忙地把水平拧开,飞快地灌了好几口之后,才胡乱地擦了擦嘴巴,露出了不解的模样,“有人在追我……他们没有向你问路?”

他清楚地记得追赶之间,自己和对方的距离,因此自己撞到了人之后,接下来对方肯定也会碰到这对男女的。

“嗯,我可能做了一个小小的恶作剧。”

男子一愣,迟疑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洛老板轻声道:“先生忘记了吗?我们之间见过的。”

“之前?”男子露出了愕然的表情。

洛老板道:“几天前,在美术馆的时候。先生不是告诉过我,关于《无名的女郎》的事情了吗?”

这就是那日在美术馆碰见的那位疯子。

¥¥¥¥¥¥¥

PS1:今天看了看书页,发现点击反正都是这样半死不活的样子了……那就让推荐票多一些吧!

PS2:对,没错,这就是订阅的处/女求……求订阅啦=。=(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