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八章 很多很多的钱

第二十八章 很多很多的钱

“你不吃吗?”

看着这个家伙仅仅只是点了一杯清水喝的情况,尤里停下了手上的刀叉,抬头问道。

他有着很浓密的胡须,加上一直在狼吞虎咽,所以原本就很糟糕的卖相此时自然多了一份油腻腻的质感。

洛邱摇了摇头,并且伸手指了指自己下巴的位置。尤里一怔,伸手在那如卷发般的胡子上一抓,抓到了一根苗条。

但他并不嫌弃,直接把面条仿佛了口中——这之后,他有继续一通的猛吃起来。

许久之后,尤里才心满意足般地打了个饱嗝,并不介意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家幽静的餐厅,“为什么要帮我?甚至还请我吃饭?紧紧是因为我们之前见过一面,并且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洛邱喝了口水后道:“那天,尤里先生说,他爱着这个女人。嗯……关于那幅画中的女人,世界上都没有定论,我好奇尤里先生为什么是用断定一样的口吻说出来的。”

尤里一愣。

他想了很多很多的可能性——在这场狂吃之中,并非只有自己的嘴巴在运动而已。但他没想到,居然是因为这样的一个要求。

尤里用餐巾胡乱地擦了擦自己的嘴巴,然后才喝了一口餐前的伏特加酒,接着身子靠在了桌子上,拉近了他和洛邱之间的距离。

尤里伸出两手指,指着自己的双眼,一脸认真地道:“如果我说,我这双眼睛,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你信不信?”

他的眼睛睁得很开,棕色的眼珠子旁边布满了不少的血丝。

“为什么不相信?”洛邱随意地道:“如果相信的话,那尤里先生不就是一位鉴赏的大师了吗?认识一个鉴画的大师,是值高兴的事情。至于……”

洛邱摇摇头道:“……就算是被骗了,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

尤里微微地张了张口,忽然笑了起来——是那种觉得很有趣,很不可思议般的吃吃而笑。

“大师,大师。”尤里嘲弄般地重复着,“对,没错,我是大师——不过不是一个鉴画的大师,而是一个作画的大师,哈哈!”

洛邱又喝了一口水道:“尤里先生有过作品吗?”

尤里自斟自饮,一杯又一杯,目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有些低垂,似是不清醒了,“作品?当然,很多很多……满大街的都是……厕所里用来擦屁股的都是……”

“尤里先生听过浅尝即止吗?”洛邱说着,向服务员要了一杯温水,最后送到了尤里的面前。

但显然对于已经快要喝光了的这瓶伏特加更感兴趣的尤里对此无动于衷,“能喝酒的时候为什么不喝?走出了这家餐厅,反正我们也不会成为朋友。你只是好奇,好奇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才会和我在这里,请我吃饭……大概是想要知道我的故事,不是吗?”

洛邱道:“确实有这样的想法……嗯,最近的兴趣都在这方面。”

尤里不屑地冷笑了一声,打量了对方一眼,又看了旁边那漂亮的女人一眼,嘀咕道:“反正像你这样的有钱人,最爱的不就是坐在温暖的地方然后听着寒冷的故事,在壁炉前感受凛冬的冷意,好感叹一番,满足偶尔到来的怜悯心吗……”

并没有打算解释什么的洛邱忽然道:“尤里先生,需要休息吗?这里楼上应该可以住人。”

尤里这时候完全就像是个醉汉一眼,他手掌撑着自己的脑袋,看着旁边不远处的侍应,忽然招了招手。

那侍应一愣,便带着微笑走了过来,礼貌道:“先生,有什么吩咐吗?”

尤里忽然道:“你会跳舞吗?脱光了衣服在这里跳舞。”

这男侍应一愣,但还是很礼貌地道:“先生,我想你可能喝醉了……你有什么需要吗?”

尤里此时却摇头晃脑地笑了笑,脑袋一摆就朝着洛邱的方向看着过来,他朝着洛老板打了几下响指,忽然道:“你身上有多少钞票?”

洛邱实在是太好奇这流浪汉般的男人到底打算做什么,所以向女仆小姐眼神示意了一些。

什么话也没有说的女仆小姐轻巧地从手袋之中取出了一叠崭新的大面额卢布,放在了尤里的面前。

尤里吹了一个口哨,拎起来这像砖头厚的钞票,手指一刮而过。他这才扶着桌子站了起来,盯着这个侍应,“衣服脱了,在这里跳个舞,这些钱就都是你的。”

看着那塞在了自己手上的一叠钞票,这位侍应的表情顿时僵硬了起来。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哈哈……行了行了,你走开吧!”

尤里大笑着,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拧着玻璃杯,看着这个低着头飞快地收拾地上衣服的适应。

真的就在餐厅里面,脱光了仅仅只剩下一双袜子,一条内裤以及领结的侍应冲冲忙忙地抓起衣服之后,就马上跑开。

尤里这时候才重新坐了下来:“看到没有?有钱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就像是你刚刚说让我入住这家酒店的时候,这个侍应分明是看不起我的……但是,你看见他刚刚做了什么了吗?只要有钱,不管是我的,还是你的,他就可以脱了衣服跳舞了。”

他接着打了一个酒嗝,“刚刚的那一叠钞票,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一年也赚不到,可是你眉头也不眨就拿了去来,我塞给这侍应你也没有反应——仅仅是因为你想要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让人放下尊严的东西,对你来说仅仅只是看戏使用的道具而已。”

洛老板淡然地喝了第三口清水,“尤里先生想说什么吗?”

“你既然那么喜欢看有趣的事情,为什么不送我很多很多的钱?”

“正如尤里先生说的一样,钱对我确实没有什么意义。”洛邱点着头道:“所以用它充当一种工具的说法也算是合适……只是,刚才我是因为好奇所以才给你了钱,你也却是让我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不过这种只是小事情……”

看着尤里,洛邱淡然道:“可尤里先生觉得,我给你一笔庞大的财富,你又能够给我看到什么?”

尤里大笑道:“对哦,能看到什么?”

他似乎在苦思冥想起来,又一次的摇头晃脑,“嗯……嗯!嗯?哦……我想想……对了,你应该能够看到我享受舒适的人生,不再为生活所累,看着我出入高级的场所,看到我身边美女如云,看着我过着普通人做梦一样的生活……”

又打了个酒嗝,尤里几乎快要睡着了一般:“这样够不够……”

“但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洛邱摇了摇头。

“哦……是吗……”尤里脑袋向后仰着,双腿自然地伸开,以一种极为不雅的姿势就这样坐着。

“不过你可以从我这里买到大量的财富。”

“买?”

“没错。有人为了钱,可以铤而走险,从事高危的工作,甚至因此染上了疾病,透支了健康和生命……也有人为了钱可以放弃尊严,也有人为了钱可以亲人反目。尤里先生不觉得,这些人获得了大量财富的同时,也是在卖掉自己重要的东西吗?或者在透支自己的生命。”

尤里指着洛邱,傻笑般地道:“你是说,我可以卖掉这些东西给你是吗?那还真是好啊……好……”

噗——!

但话没有说完,尤里便一头栽到了在餐桌上,呼呼地大睡了过去。

对他来说,刚刚所有的说话,仿佛只是酒后的荒唐话,兴许等他清醒过来之后,就会忘记了吧。

呼——!(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