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七章 装了逼就走,真是刺激啊!

第二十七章 装了逼就走,真是刺激啊!

“妖道!是你!!”

苏厚德呆立当场,嘴唇微颤,脸色发白,从白玉牌之中冒出青烟而成型的并不是朝思暮想的三娘,反而是当年的仇人之一,心中不知道到底是悲亦或是怒。

即使是羊泰子此时也露出了惊诧的神情,喃喃自语道:“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师门流传下来的秘录,难道是假的?这并不是真正的《高上玉皇心印妙经》?”

“不!玉牌之中确实含有《高上玉皇心印妙经》!只不过,一切并不你们所知道!”那青烟之中形如厉鬼般的老者忽然冷笑一声,“鱼三娘!当年你害我受这五百年的封闭之苦!我太阴子曾发誓,若我冲破这囚笼,定当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你是……太阴子?师门当初曾经逐出的叛徒?”羊泰子这会儿脸色更为的别扭。

“叛徒?哈哈哈哈!可笑!”叫做太阴子的这位顿时疯狂地大笑道:“可笑可笑!当年,如果部室鱼三娘这个贱婢陷害于我,我怎会被师尊逐出门墙!那个早该千刀万剐的妖女!“

听到这里,苏厚德顿时就听不下去了,怒道:“妖道!不许你侮辱三娘!当年你害我二人分离数百年,如今竟然还要诋毁她……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兴许是当初太过与恐惧,即使用尽勇气说出这番说话出来,苏厚德此时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

太阴子却冷笑道:“蠢货!你当那妖女真的爱你至极?我不拍告诉你!那贱婢擅长心计!她假意与你情投意合,其实只不过是把你当作是红尘练心的鼎炉!你爱得她越深,她珍惜得你越厚,当你俩无法集合生离死别时候所面临的巨大悲伤,才是她的真正目的!”

“胡说!你胡说!”

“胡说?哈哈哈哈!”太阴子悲怆地笑道:“你看看我的这幅模样!五百年前,我不忿那妖女的陷害之仇,当她离开山上走进皇宫的时候,便一直跟随!她怎么让你倾心,怎么用你二人之间的‘真情’来修炼她的太上忘情道心,我全部都看的清清楚楚!只有你,懵然不知,真的以为自己碰见了毕生挚爱?你真的以为她爱着你,愿意委身于你?花前月下?告诉你吧!那不过是最低级的幻术!你只不过是做了一场浮生白梦而已!蠢货!蠢货!”

“你知不知道,在你被皇帝下令斩首的那一刻,鱼三年成功了!她亲眼看着你身首分离,落下了至情至哀的泪水!就在那一刻,她的太上忘情直接小圆满!功力大增,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宪宗皇帝让我收拾鱼三娘,我不敌,最终被她打出三魂七魄,封入这双白玉牌之中!而她则是假扮成为我的模样,领着白玉牌交托给宪宗皇帝,然后假死逃遁,从此逍遥世外!哼,所有人都在她的算计之中!只有你这个蠢货,五百年来死心不息,化作冤魂不愿散去!你说你是不是蠢货!?”

“你骗我!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苏厚德发疯似地朝着那青烟之中的太阴子冲来,挥拳舞臂,可却怎么也打不着这根本没有身体的一道青烟,直至最终筋疲力尽,倒在地上,沙哑着声音神情痴迷,不断地重复道:“你骗我……你骗我……你们骗我……三娘对我是真心!真心的啊!!”

“我骗你?蠢货!如果我骗了你,那为何被困在这玉牌当中的并非鱼三年,而是我?”太阴子冷笑一声道:“你好好回想一下,每当你二人交合的时候,是否都有一股倦意?意识变得迷糊?时间男女交合,本应该是动情激昂之时!你并没有喝酒,也没有什么病痛,怎么可能每次都迷迷糊糊?!这事情本来动动脑子便清楚明白,只是你陷得太深,不愿意细想而已!如今五百年冤魂不散,岂不是自己愚昧无知所至?”

“你骗我!!!!”

苏厚德猛然站起身来,这次倒不是发疯地冲来,而是发疯般地……冲出了货舱。

洛邱皱眉看了优夜一眼,优夜伸手弹指,一道微光顿时射入了苏厚德的背后,他便直接昏倒了在地上。

然后……这他娘的又变得尴尬起来了。

还是看看现场的环境吧。

一个从白玉牌之中冒出来的百年老鬼,一个五百年前冤魂不散的家伙,还有这件事情背后的那个修道门派。怎么看都是人家一家子的事情,跟他洛邱没有五毛钱的关系。

不……有关联的大概就是,一块白玉牌是属于俱乐部的,另外一快名义上也是属于洛邱的(拍卖会已经拍下)。所以两块玉牌都算是他的。

“嗯……鱼三年可以说是古代心机婊的代表了。”洛邱想了一会儿,还是打破了沉默。

但显然这样打破沉默局面的说话,只是让场面变得更加尴尬而已。

那太阴子此时忽然发疯似地狂怒道:“小子!把你手上的白玉牌拍碎裂!我三魂曾落入那蝶妖手上,我知道你的事情!这里不是你的地盘!不然老道我让你不得好死!”

“吓鬼啊你?”洛邱淡然道:“要不是我让你出来,你以为你可以离开玉牌的封印?我还损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

摇摇头,那白玉牌微光顿时收敛,青烟像是被什么吸入了玉牌之中一般,分开成为了两道,最终那太阴子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哀嚎,便已经消失不见。

如今,就只剩下还算是清醒的羊泰子与他的徒弟,以及洛邱两个了。

洛邱忽然挥手,一道黑色火焰在手掌之中凝聚,凝聚成为了一张没有任何金印的黑卡。

黑卡随后射出,插在了羊泰子脚跟前的水泥地板之中。

只听得洛邱木然道:“这两块玉牌也算是我的。你要是想取回,就拿等价的东西来换!”

洛邱的说话才完毕,羊泰子就感觉到一股绝强的精神力扫过,震得他意识顿时抽离。几乎没有任何的反应,羊泰子便已经昏倒了在地上。

“主人,这个苏厚德要怎么处置?”优夜问道。

洛邱淡然道:“我和他本无仇无怨,有什么好处置的?只不过是一个可怜人。”

优夜道:“主人不打算和他做交易吗?他的灵魂在尘世浮沉五百年,也是极好的货色。”

洛邱有着自己行事的标准,此时摇摇头道:“如果他真的有需要,自然会找到我们……不是吗?而且……”

“而且?”

洛邱笑了笑道:“装了逼就走,真是刺激啊。”

优夜便不再出声,二人离开了货船,朝着机场赶去。

不久之后,羊泰子悠然转醒了过来,看着身边只剩下一张黑色的卡牌,下意识地抽出拿在了手中,默然不语。

他的徒儿醒来之后见此,不禁好奇问道:“师尊,这是什么东西?”

羊泰子脸上并不太肯定一般,迟疑着道:“恐怕……是一个流传了很久很久的传说。难道……传说是真的?”

……

……

“主人,按照你的吩咐,已经白玉牌以匿名的方式发了快递,同城的话,应该明天就能够送回到那个姓董的女人手上了。”

走进机场的时候,优夜办完事回到了洛邱的身边,打着报告,然后才不解地问道:“主人,优夜想不明白,白玉牌已经找到了,为什么还要送回去?”

洛邱一边看着机场杂志一边说道:“如果不送回去,后面怎么收场?我可不想人家因为找不到玉牌三天两头地上门道歉。反正姓董的女人已经承诺过找到了之后会亲自送过来。”

他把杂志又翻了一夜,“那就等她送过来,然后一了百了,省得麻烦。再说这玉牌的秘密也已经知道了,也不差一天两天。”

优夜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些什么。

洛邱却忽然微笑道:“是不是觉得我顾忌太多?作为俱乐部的老板,居然会让这世俗的东西所规限着,也太掉身价了?”

“优夜不敢。”

洛邱摇摇头道:“没有什么不敢的。你将会陪伴我很漫长的时间,如果有话也不敢说的话,也就太无趣了。”

优夜只好道:“主人确实无须被世俗的条条框框所规限着。”

洛邱道:“我也是这样想的……但不是现在。没错,我现在是俱乐部的老板,但前后不过一周的事情,但在这之前,我已经做了二十年的正常人。我所受到的教育,我已经成形的观念,社会普遍的道德目前还很牢固。显然,这一周的时间并不足够冲垮我的从前。”

洛邱顿了顿道:“所以,至少在彻底习惯之前,我不会一天到晚都呆在俱乐部,更加不会像前面那位老板一样,可以听一天的八音盒,世上已经在没有什么可以打动的了他。明白了吗?我还生活在这个社会的事实?”

优夜有些茫然地点点头。

洛邱笑了笑道:“或许你能够记得起来自己成为人偶之前到底是谁,会明白的。”

这次优夜却无比肯定地摇摇头:“没有那个必要,优夜存在的意义就是服务俱乐部,听从俱乐部主人的吩咐,这就足够。”

洛邱不愿意讲太多——讲了太多自己也会厌烦的想法。

所以他直接把手上的杂志一合,放回原处,站起身来道:“登机还有些时间,去买点什么好回去能够堵住任紫玲的嘴巴吧?不然可能要啰嗦一晚上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