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三章 假面舞会

第三十三章 假面舞会

但是才刚刚走进去维克多警长办公室的年轻探员,却碰见这位警长正在收拾台面上的东西,似乎是正打算外出的模样。

“叶尔戈吗,正好,跟我出去一趟。”维克多直接说道:“去见一个人。”

“这个时候?”叶尔戈一愣,也直接问道:“见什么人。”

“到了你就知道……等会记得不要大惊小怪就行。”

……

可话虽然是这样说,但真的能大惊小怪吗……叶尔戈不禁微微地想到——在猜出了眼前这个家伙的身份之后。

没有永远的黑也没有永远的白,暴力机关才是真正站在灰色的人——这是叶尔戈从学堂毕业的时候,他的教官教导他的最后一件事情。

而现在的维克多警长,也正在亲身地为他真正地验证这句话的正确性格。

勃鲁波夫……这个远离在政坛之外,却在政坛拥有着一定影响力,本身是以一些不见得光的生意起家的家伙——这是一个在未来十年的时间内,很有可能能够成为寡头,但是异常低调的人。

听他和维克多警长的交谈,他们之间似乎是老相识,而且还是那种交情匪浅的关系。正在暗自想到维克多警长这些年来到底有没有和这个勃鲁波夫有过多交往的叶尔戈,此时听到了二人的谈话。

“拍卖会?”

“嗯。”快要五十岁,但身材却保持的十分好的勃鲁波夫点点头道:“据我所知,不少的收藏家都收到了这份邀请函……嗯,你值得我说的收藏家具体值的是那一批人。”

维克多很直接地拧起眉头,目光仅仅地盯着眼前的这个家伙,声音稍微沉了一些:“你也打算参加吗?”

勃鲁波夫摇摇头道:“我虽然也偏好收藏,对于这幅画……我想只要是名画收藏家,没有一个能够抗拒得了的了。只可惜啊,如果这是能够摆得上台面的拍卖会,说什么我也会去一趟的。现在可不行。”

维克多点了点头。他十分清楚这个家伙有着未来的计划和野心——在那种远大的目标之下,这个有着苛刻一样自律的家伙,要放弃一些个人的兴趣实在是太简单不过。

“邀请函是身份的识别。”勃鲁波夫淡然地道:“所以我仅仅只能够告诉你这件事情,而不能把邀请函给你……至于你能不能进去,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我明白。”维克多点点头。

虽然这个家伙有着想要彻底洗白的想法,但显然他也不愿意让自己去得罪一部分也受到邀请的人。

“你们从后门出去吧,小心点。”勃鲁波夫笑了笑道:“我约了几个官员吃饭,他们应该快要到来了。”

当维克多带着叶尔戈很干脆地离开之后,勃鲁波夫的秘书才走过来道:“先生……你告诉维克多警长这些,没有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勃鲁波夫淡然道:“打击罪恶,不是良好市民应该要做的事情吗?难道,明天整个莫斯科,都会知道维克多来了我家……在刚刚在场只有四个人的情况下?”

“不……不会。”

他知道,这是老板的话外之意了。

“F&C就算盗窃的技术天下第一好了……”勃鲁波夫此时却眯着眼道:“可这个家伙有什么本事,可以给这么多人发出这种邀请函?”

他呵呵地笑了起来,走向了门口,准备去迎接即将到来的官员,自言自语般道:“希望维克多能够给我一个惊喜吧。”

……

……

像是帝王般的生活……并没有享受过这种生活的尤里,发现就算自己穷尽脑中的想象,最终也只能够想到这样的形容词。

或许他对这种奢华的生活实在是太过缺乏知识的原因,他能够做到的仅仅只是把自己想象得出来的荒唐,但充满了纸醉金迷的生活一一实现。

“尤里先生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这个庄园养了不少的工人,在管家埃德加的管理下,大多数都是年轻漂亮的佣人——年轻漂亮的她们当然有着灰姑娘一样的幻想,幻想着有一天能够让迪卡比家的继承者看上的一天。

哪怕只是风流一日也好啊。

被问着的,正在擦拭着客厅玻璃窗的另一位女佣这时候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道:“我刚刚经过尤里先生房间的时候,听到叫/床的声音了,然后瞄了一眼。妮娜和薇薇安衣服都脱光了……”

“尤里先生从来都不会看我们一眼的吧?”

“天知道……”擦窗的女佣想了一会,“我反正是没有见过尤里先生这样的……嗯,放纵。或许他是受了什么刺激。知道吗?他让人用红酒倒满了浴缸,洗了一个红酒澡。”

忽然传来了轻咳的声音。

两女佣一看,是埃德加先生,连忙停止了交谈,各自好好地工作起来。

埃德加看了一眼,这才目无表情地转身离开——不久之后,他来到了这个庄园主人的房间,敲了敲门。

当房间的门打开的时候,埃德加看见的仅仅只是一个穿着短裤的尤里。

他拿着酒杯,脸上有着酒醉后的酡红色。埃德加侧了侧身子,发现在大床上,两个他所熟悉的女佣正盖着被子,探头出来。

尤里这时候像是醉汉一样,倚在门口的位置道:“埃德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要不要陪我喝两杯?”

“先生,可以到书房吗?有些事情要给你过目的。”

尤里并不在意地道:“噢……埃德加,生活已经够累了,为什么不及时行乐呢?有什么事情,等晚上……哦,明天再说吧。”

“先生,有一封邀请函是给你的。”埃德加靠近了一些,在尤里的耳边小声说道:“是《无名的女郎》的拍卖。”

尤里脸色微变,似乎是发呆了一会儿。他下意识地把酒杯往自己的嘴巴伸去,喝了一口之后,才看着这个酒杯……一把塞到了埃德加的手上。

“你们在这里等我。”尤里回头看着自己的房间,朝着两漂亮的女人说道。

说着,尤里便直接走出了房间。

埃德加摇了摇头,飞快地走进了房间,捡起了一些地上的衣服,却看着那床上的两女佣道:“回去岗位工作,马上离开这个房间。”

他这才快步地跟着拿着衣服,跟着离开。

……

……

拍卖会当晚。

但对外,这仅仅只是一个舞会……假面舞会——对于酒店的工作人员来说,不管这个舞会到底真正的主题是什么,都么有关系,他们只要尽量地做好自己的每一分工作就行。

因为来到酒店停车场的豪车,实在是太多——这个国际性的大城市自然藏着大量不为人知的富人。

可是单独仅仅只是停车场里面的跑车,似乎就能够组成一次超跑车友会了吧?

这还没有算那些难得一见的房车——讲道理,这对于酒店的工作人员来说,简直有些不可思议,因为这家酒店本身也才勉强达到了四星级而已。

“那个应该是……谬福斯。能来这种场合,并且还是瘸子的人不多,看身材,大概就是他了。”

只是简单地打了一个黑色眼罩,一套不怎么合身西装的维卡,在薇拉的身边喋喋不休地分析着。

今日的打扮是吊带黑色长裙,配上身上旋扭黑玫瑰装饰,黑色天鹅毛半面罩的薇拉颇有些不耐烦地稍微拎起了裙摆,加快了自己的步速。

而此时,一辆全金色的华贵房车却缓缓地行驶了进来。

车停下来的时候,只见一名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开门走了出来,没有女伴,身边只是跟着一个老人——当然,也带着了简单的面饰。

男人仰着头看了这家酒店一眼,然后拉了拉自己的西装衣襟,直接从薇拉与维卡的身边走过。

“这家伙身上居然带着家徽……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过这种家徽啊?”维卡若有所思地道。

“是迪卡皮家族。”薇拉缓缓地道:“一支流落在外边的古老贵族。”

“就是后来靠做军火走私才恢复过来的……”

“进去吧。”薇拉打断了维卡的说话,“我想先看看会场的环境。”

……

酒店楼层上,安娜看着停车场的位置,泛起了一丝微笑——这里并不是叶菲姆的产业,单纯只是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然后为接了一个大订单的高兴的小老板的酒店而已。

在妆台前画上了大红色的唇膏,安娜微微地磨动着自己的嘴唇,然后轻轻地把旁边放着的金色Colombina面罩带起。

出了房间。

……

“先生,小姐,到了。”

司机看着后视镜说道——只不过是车行配车司机的他,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去探索客人的事情。

不过开车开进来这个停车场,看到这里不少的豪车之后,司机也不得不有一些想法……这两个人,大概是那种打肿脸脸充胖子的家伙吧?

这部车的租金是以小时计算的。

“谢谢。”

却听见后座里面,那个带着奇异小丑面具的男子礼貌地说了一句——只见他首先打开了车门走出,然后转过身来,给自己的女伴伸手。

把人从后座扶着出来。

穿着天蓝色晚礼服的女人,下车之后,把手挽在了男子弯曲的手臂上,似乎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就这样走进去了这家酒店之中。

……

宴会厅内,维克多警长和叶尔戈探员正手托着托盘,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宾客走进……年轻的探员其实已经站了半天了。

他觉得腿有点儿酸。(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