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七章 咬手指的薇拉

第三十七章 咬手指的薇拉

真正《无名的女郎》的拍卖?

当尤里说出这句说话的时候,对于这些应邀而来的收藏家们的震撼,并不亚于他刚刚在台上泼酒的举动,甚至犹有过之。

至于才发生的枪斗?

大概对于这些人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还有第二幅《无名的女郎》?难道刚才你毁掉的那副,真的是假画?”

既然这个疯子已经自爆了身份,而且还是一副老神自在的模样,自然很容易让人相信他的说话。

他只是多喝了一些酒而已,并不是食用了大/麻神志不清,不至于用整个家族的名誉在这里开玩笑。

“怎么回事?画是F&C弄到手的,这个拍卖会也是它发起的……可是画却是架的,并且在你的手上?噢,我有点混乱!”

“各位的目的只是需要那副画而已,至于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各位真的在意吗?”尤里却淡定自若地反问了着,并且借着说道:“至于画……两天后,你们自然能够看见。至于地点,等会我的管家先生会告诉你们。”

如疯子般地搞乱了这个拍卖会之后,尤里这时候用着异常不标准的绅士做派在众人的面前欠着身,“那么,告辞了各位……”

他转身朝着门口走去,才一步,却又突然转过身来,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对了,我已经吩咐过我的人,针对的只是这次拍卖会的主办方。你们看,我的人不少受伤了,至于各位的人马似乎还是好好的。所以我想,各位应该不会为难我的吧?”

说着,不理会现场众多宾客的脸色,尤里朝着几名白衣西装的手下摆了摆头。其中一人直接在安娜的脖子后敲打了一下,把人弄晕了过后。这才带着人,跟着尤里离开。

“实在是抱歉,打扰了各位的兴致。两天后,我们一定会好好招待各位。”管家埃德加先生做着打完场的工作。

虽然语气甚至举动都让人无可挑剔——但却是在绝强的姿态下说出来的说话。

“至于地点是……”

埃德加飞快地说了一个地址,并且微笑道:“不管如何,迪卡比家还是很愿意和各位交一个朋友。”

就在这时候,三名的白西服手下却用枪指着两个穿着侍应衣服的人,带到了埃德加的身边,“这两个家伙一直躲在外墙清洁用的升降吊机上……”

他走到了埃德加的身边,低着头小声道:“是警察。”

埃德加的目光微不可察地缩了一缩,目光在叶尔戈和维克多的身上一扫而过——他发现这两个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警察这时候显得十分的镇定。

大概是知道多余的举动和多余说话,自会让他们自身陷入更加危险的状况之中。

“先带走,不要声张。”

埃德加淡然说着,他依然保持着从容的风度……这位管家老爷子比这里的人似乎都更加有作为大BOSS般的气度,他看了一眼众人,以最为标准的礼仪欠身,“那么,我也先行一步了,各位。”

……

“不像话!哼!!”

迪卡比家的人彻底离开之后,宴会一角之中,一名大胖子猛地拍了拍身边的桌子,“迪卡比家!不就是一群只会卖武器的莽夫,有什么了不起的!哼!”

虽然是这样说着,但这个大胖子似乎没有打算继续在这里谈论下去,一挥手,就带着自己的人先离开了这个宴会厅。

看着这个大胖子离开,其余的宾客也像是默认了一样,也都没有说话,一声不吭地接着退出这个地方——开玩笑,这里都枪战过后了,自然是不能留在现场,越走离开麻烦就越小。

安娜方,也就是叶菲姆方的人此时不敢乱动——安娜被带走之后,另一个人就马上在叶菲姆的吩咐下,接替了现场掌控的工作。

叶菲姆无意去继续得罪这些明显已经不高兴的宾客,自然不打算拦着。

似乎无人去注意到那一张十分安静的桌子……他们或许注意到了,只是下意识地并没有认为有什么不妥。

“拍卖真的《无名的女郎》。”洛邱这时候看着窗外,子弹早就已经让不少的玻璃墙绽放出来了一朵朵破裂的窗花。

这次洛邱没有选择做些什么,但不选择做些什么的同时,尤里作为新的客人,将会走向何种的结局,似乎都是一个未知数。

就这样呆着了一会儿,洛邱忽然伸手在桌子上轻轻地敲了敲,然后淡然道:“还不打算出来吗?我们要走了。”

只见这张桌子的桌布一下子翻开,从桌底之下爬出来了一道身影。

与不久之前看见的时候稍微不一样,这位小姐已经撕破了自己的长裙——长裙变成了******,依然地有种更加适合的感觉。

薇拉先是看了一眼现场,她发现整个宴会厅已经空无一人——除了这桌子位置的两人……嗯,算上她,是三个人才对。

她一下子坐在了桌子上,双手后撑着,上半身也向后微微地仰着,“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呢?”

“其实我就敲一敲看看。”

可不曾想到,俱乐部的老板这会儿却冷不丁地说了这样的一句。

洛邱比划着手势道:“没看过电影吗?留到最后的人不一定是留到最后的人,敲一敲,诈一诈,还是会有新的人冒出来。”

薇拉不由得好笑道:“你是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当看电影一样了吗?”

洛邱轻声道:“我认为比电影好看多了。”

“你是什么人?”

薇拉一低头,坐在桌子上的她自然比坐在凳子上的洛邱和优夜要高出一些,“为什么尤里刚才只是坐在你这里,和你说话?”

“这位小姐,不觉得靠的太近是不礼貌的行为吗?”优夜此时不咸不淡地提醒了一句。

薇拉耸耸肩,让自己坐直了起来。

“薇拉小姐,今天就到这里吧。”

洛邱这时候站起身来,“我只是一个做生意的商人,薇拉小姐如果想要和我做生意的话,我们随时都会欢迎的。”

她惊异与对方直接就能够喊出她的名字。

她心中暗自地猜测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的同时,却不动声色地问道:“是吗?我连你是做什么生意也不知道,更加不知道你有没有地址之类的地方,这样的欢迎是不是太没有诚意了一些呢?”

“有需要的话,薇拉小姐会找到我的。”洛邱轻声道:“只要你在心中想到了我,我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薇拉的目光在泛动着,似乎有趣,也似乎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她对这个男人没有兴趣,只是对他的话很是感到兴趣。

神秘的气息,似乎无时无刻都在这个人的身上散发着——这对于有着近乎病态一样探索本能的她来说,无异于是一种致命般的吸引。

她忽然想要好好地破坏一下这种气氛。

她的天性就是这样,并不喜欢一直处于被动的情况下。于是她从桌子上下来,走到了这个神秘的家伙面前,在他的耳边轻声道:“是吗?即使我在我的房间,你也会出现吗?”

“是的,哪怕薇拉小姐就在你自己的房间,只要你需要我……我们,都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洛邱没有打算动。

但有些事情,他并不愿意就在这里很仔细地说明……但也有些事情,他去很感兴趣想要说明,“因为,在薇拉小姐的身上,有着让我着迷的美丽。”

“谢谢夸奖。”

薇拉淡然地拉开了二人之间的距离。

她本能地厌恶着美丽这样的词语,出现在她的身上。

……

宴会厅的门又一次打开的同时,维卡才从躲着的地方冒了出来,急急忙忙地跑到了薇拉的身边,好奇问道:“刚刚那对男女是什么人?”

“怪人。”

而且是知道我身份的怪人——这句话,薇拉没有说出来。

那一份交谈时候一直持续到了现在的从容才消失不见。

维卡很少能够看见薇拉露出这种极力掩盖着自己不安的神情——毫无疑问,薇拉有着一双比例堪称完美的长腿,并且因为已经撕开了裙摆的原因,就更加的显得触目,但对于维卡来说,这点触目远远及不上她脸上表情的变化。

我的天……除了家里面的那些老顽固之外,居然还有人能够让这位大小姐感觉到头痛,我是不是出现了错觉……之类的想法开始在维卡的脑中冒出。

“虽然失败了一次,但是我刚才应该再尝试一次,在这个家伙身上装上追踪器的……”薇拉轻轻地咬着自己的手指甲,自言自语般地说道。

殊不知这样的举动更是让维卡有了一种突兀的感觉。

大概是什么样的感觉?

大概是……夭寿啦!!!

“你在看什么?”薇拉此时忽然看着维卡,皱了皱眉头。

维卡连忙摇了摇头,然后道:“等你的吩咐啊,你才是给我薪水的老板。”

薇拉白了一眼……接着,她忽然伸手摸入了自己的胸口之中——从低胸的晚礼服之中,薇拉掏出来了一块小小的化妆镜子。

折叠的镜盒打开之后,出现的并不是镜面,而是更加像是屏幕一样的东西。薇拉轻笑了一声,把它塞到了维卡的手上,“盯着它,看看到底停在什么地方。”

“这是……”

“刚那个迪卡比家老板的位置。”薇拉淡然道:“我偷偷地装在了他的鞋底。”(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