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四章 化身魔鬼

第四十四章 化身魔鬼

“两亿五千万!!”

“疯子!哪有这样拍的!”

“你难道不知道,就算是目前为止,世界上最高价成交的,也只是毕加索的那一幅能达到1亿多点吗?而且还只是美元!”

这可是比世界上最贵的那次拍卖,直接高出了两倍多的价位——部分人根本接受不了这个价格。

至于少部分的则是保持着沉默,仿佛在犹豫之中。

当埃德加即将叫喊着第三次的时候,忽然有人咬着牙,颇为坚决地道:“两亿五千一百万欧元!”

“两亿六千万欧元。”

叶菲姆用着自己也难以想象的平静口吻,缓缓地说出这个几乎要越过他底线的数字——他为什么需要掏出这笔庞大的财富?原本他应该是入账的才对!可是如今,却成为了不得不埋单的那个!

更为重要的是,他明明知道这幅画是假的!而更加糟糕的是……真的那幅,早就在他手上了。

“算你狠!但愿你是真的用来收藏的!这个价格你不可能卖得出去!不要忘记这东西是见不得白光的!”那人冷哼了一声,

但是只想要速战速决的叶菲姆,压根不打算和对方嚼口舌些什么,而是站起身来——埃德加已经叫完了最后的一句:两亿六千万欧元,第三次……成交!

听到成交两个字,叶菲姆心痛之余,却意外地感觉到了松了口气般。

“这位先生,我们这里的规矩是先给钱,然后取货。”埃德加缓缓地道:“当然,请您一定要放心,毕竟是在这么多来宾的面前,我们迪卡比家是不会做出黑吃黑这种有损声誉的事情。”

“但愿。”叶菲姆冷哼了一声,“不开支票,直接电子银行转账吧。”

说着,他从衣服内袋之中逃出来了一根网络钥匙。

两亿六千万欧元买一幅明知道的假货,他感觉到自己一定是疯了!

……

“已经过账过来了。”

埃德加这时候把走到了尤里的身边,轻声说了两句。

只见尤里此时点了点头,直接把这幅画给提了起来,走到了叶菲姆的面前,把它交到了叶菲姆的手中,“拿好了,要是掉了的话,可就没有真正的第二幅了。”

“不用你提醒我!”叶菲姆冷哼一声。

可就在此时,尤里忽然伸手,动作极快地把叶菲姆脸上的蝙蝠面具给摘掉。

“你要做什么!”叶菲姆一惊,连忙后退。

尤里却只是眯着眼,不咸不淡地道:“没什么,只是想要让各位来宾认识一下,到底是谁最后获得了这幅传世之宝,好一同祝贺一番而已。恭喜你。”

说着,尤里伸出了手来。

“你……”

叶菲姆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因为他分明听到了一些议论的声音:宾客们的议论声!

“咦,这不是叶菲姆吗?那个来自拉斯帕德斯卡亚矿区的暴发户……”

显然,在这众多的来宾之中,已经有人认出来了他的模样。

叶菲姆知道,恐怕过不了今天,整个莫斯科的地下世界,都会知道《无名的女郎》就在他的手上。

但他并不打算就在这里发难,他目无表情地抓向了尤里的手掌,但却异常的用力,并且压低了声音,像是逼急的野兽般:“画我也已经买下来了,你还要耍什么把戏?”

“把戏?”尤里摇了摇头,笑声道:“没有什么把戏,我只是单纯地想要让叶菲姆先生您得到这幅画而已……而不是那什么随随便便冒充就能成为的F&C。”

“你有种。”

叶菲姆皮笑肉不笑人,然后一提这画,转身看着自己的手下,咬着牙道:“我们走!”

单间叶菲姆带着人,直接推开了这房间的大门——其余的宾客尽管感觉到了一种怪异的气氛,但如果这是叶菲姆这个拉斯帕德斯卡亚矿区的暴发户,和迪卡比家这种走私军火的疯子之间的问题,就没有多少人愿意插手。

“各位,我让人准备了一些美食和美酒,虽然画被买走了,但是……”尤里微微一笑道:“也让我们把几天前的那个舞会,完成了吧。”

……

但事实上,并没有很多人打算留下来……留下来的,可能只是打算和迪卡比家认识一下。毕竟多一个朋友,远比多一个陌生人要好些。

社会,明的,暗的,都是讲求人脉的啊。

“两亿六千万欧元,啧啧。”看过了拍卖会完整过程的薇拉,此时整理着自己的裙摆,不咸不淡道:“这样一个天价的价钱,难怪你们不愿意让这个拍卖会发生什么意义。”

如果明知道会达成这个价格的话,就算换做了她,她也不会让拍卖会发生什么意外……她对金钱并没有特别强烈的**,但她也承认,金钱是个好东西,没有人会嫌弃它的少。

那些口头上说当资金达到了一定程度之后,金钱就不再是金钱,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够吃够穿不就行了……这样说话的人,也不过是在糊弄老百姓。

让这些人去贫民区吃吃苦头试试?从奢华打入简陋,他们会把自己的说话全部吞回去。

“薇拉小姐要打算留下来参加接下来的宴会吗。”洛老板却问而不答,甚至直接跳过了这样的一个话题。

“不了,我可不喜欢和装神弄鬼的家伙一同呆着。”薇拉淡然地道:“现在我也没有破坏你们的拍卖会,我离开不就好了?”

话是这样说,而她也是这样做——说完之后就直接拉着维卡离开。

可知道她感觉到自己彻底离开这个人的视线之前,薇拉都有一种心惊胆跳般的感觉,仿佛在她背后所注视着的,是一条会吞噬人的蟒蛇一般。

不知不觉,她已经浑身湿透。

终于,在走上了驾驶而来的轿车之中后,薇拉猛然间捂住了自己的心脏,大口地喘着气,像是哮喘发作一般。

“薇拉你……”维卡顿时变得一脸的着急,连忙地从副驾驶坐的收纳箱之中翻出一个小瓶子——倒出来了一些小药丸片子。

“不能吃太多……”薇拉却推开了维卡的手,极力地忍受着身体内出现的,让她难受无比的东西,“我今天只是费脑子了一些……休息一下就好。赶快离开……趁还没有天黑之前……今晚的月亮会很圆……”

……

……

庄园地下室……困着维克多和叶尔戈二人的地下室之中。

叶尔戈正努力地思考着,应该怎么才能够让自己从这种糟糕的环境之中脱身而出——就在此时,地下室的门再一次被打开。

但这次,开门的人并不是送食物来的……而且不止一个。

他们直接走到了维克多的身边,解开了他,但同时也一同按住了他。

维克多皱着眉头,沉声道:“你们打算带我去什么地方。还有,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们这是在公然地挑战我们莫斯科的警察!”

可他们就像是哑巴一样,一句话也不打算回应维克多,只是粗暴地把他压着离开这个地方。

于是,维克多便被一路地带到了这个庄园现时主人的面前,并且被用力地按坐在了一张长桌子的一头。

另一头坐着的,正在切割着碟子这牛排的人,赫然就是尤里。

“放松点,警察先生。”尤里咬下了一小块的牛肉,喝了口酒,才笑了笑道:“我没有打算伤害你。”

“是吗?拘谨警察超过四十八小时,你这是在犯法。”维克多冷笑一声。

尽管他目前的情况比较糟糕,但却被人带来这里——这里是餐桌,那就代表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或许是能够通过谈判解决的事情。

他不得不让自己硬气一些,才能够更好地把握着接下来的对话。

“犯法?”尤里摇了摇头,他合着自己的双手,一脸虔诚般地道:“维克多先生误会了,我想我将会是一个良好的市民。至于为什么?自然是因为,接下来,我将会为了提供找回《无名的女郎》的线索。”

“什么?”维克多皱了皱眉头……他突然猜不透这个家伙到底有些什么打算。

尤里此时忽然拍了拍手掌。

他身边一直站着的管家埃德加动作轻盈地转身离开,把客厅的投影仪打开。

“看吧,这里面有些有趣的事情。”尤里笑了笑道。

维克多耐着性子,看着那投影仪上开始播放的东西,首先,他听到了一把带着愤怒的声音。

“什么?你要我把这幅画给拍下来?”

“那个贱人……果然出卖了我!”

场景忽然一换,在一个众多人都带着假面的房间之中,依然还是那个带着蝙蝠面具的男人。

他的声音。

“……两亿五千万欧元。谁要高出这个价格的画,就拿去吧!”

直到当最后一幕,这个带着蝙蝠面具的男人的面具被揭开,终于露出了真面目的一刻,都无比的清晰。

“这是……叶菲姆?”维克多不由得拧紧了眉头。

他之所以认得出来叶菲姆,并不是仅仅因为他是一名富商,更加重要的是……他的身份,还是一名政客。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把这些给你,你帮我把叶菲姆弄得身败名裂,同时你也可以寻回失窃的传世之画,大功劳一件。”

维克多冷笑道:“你是想借我的手,帮你铲除叶菲姆?你觉得我应该和你同流合污?我帮你,也不过是抓了一个混蛋,然后让另外一个混蛋冒出头而已!”

“那样的话,我恐怕维克多先生你,甚至你的搭档就很难走出这个庄园了……”尤里略微可惜地道:“哦,对了,维克多先生,你有家人吗?父母之类,妻儿之类?”

嘭——!!

维克多双手怒拍在桌子之上,猛然地站了起来,但马上就被身后的两名男子给粗暴地按了下来。

他不由得咬牙切齿地道:“你是一个杂碎!!!”

“不……”尤里摇了摇头,幽幽地道:“我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了而化作魔鬼的人而已……”(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