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六章 那么,再见

第四十六章 那么,再见

终于这根毛茸茸的尾巴,最终还是从薇拉的身上消失不见——这仿佛就是最后的标志。

她的身上,除了头发以及眉毛之外,已经没有多余的毛发,整体变得异常的光滑。

薇拉就这样蜷缩在冰冷的地板上,地板其实已经被她的汗水所打湿着。

洛邱此时打量着这个房间,无论是墙壁上,还是地板上,其实都残留了许许多多纵横交错的裂痕,部分甚至密集如同渔网一般。

“这就是狼人吗。”

第一次亲眼看见这种东西的洛邱异常感到兴趣,就像是他第一次碰到妖怪这种东西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带着一副好学的表情。

还在庄园的时候,洛邱就感觉到了一些奇怪——那就是薇拉翻窗出去,碰到那些庄园养着的狼犬的时候。

这些狼犬尽管确实是围着了薇拉——但它们由始至终都没有吠过一声,而是呲着牙,如临大敌般地绷紧着各自的身体。

至于薇拉后来和他妥协,与其说是害怕,倒不如说是‘这样比较好’的感觉。

至于拍卖会完结之后,她虽然平静……不过洛老板最近看人看多了,也就看到了这位帅气的魔术师小姐眼中藏着的一抹着急。

还有唇上的一抹白。

……

女仆小姐抱胸想了一下,“薇拉?托克塔霍诺夫……俄罗斯用得上这个姓氏的人虽然不少,但是看着这位薇拉小姐刚刚的变化,想来就只有一家了。”

优夜看着洛邱,轻声道:“主人,这位薇拉小姐,我想应该就是俄罗斯最大的黑手/党,托克塔霍诺夫家的公主了。”

洛邱在房间来来回走动着……绕着地上的薇拉走了一圈,这才抬起头来,“狼人家族?”

“算是很古老的一支了吧。不过显存的狼人已经极少。基本上都流落在世界各地。像是这位薇拉小姐的家族,已经是绝无仅有的了。”优夜轻声道:“托克塔霍诺夫家属于古老的突厥语系民族的后代,比较古老的时候崇尚过狼的图腾。”

虽然作为女仆只有三百年的历史,但洛邱总感觉优夜像是一本活着的字典。

觉得女仆小姐身上又多了一个不错属性的洛邱,这会儿心情也算是不错,点点头道:“刚刚门外的那家伙说,她需要吃点药,或许会好点。狼人的变身可以通过药物控制吗?”

优夜想了想道:“不,成年的纯血狼人,即使是在月圆的情况下,都可以自主地控制自己的变身。尽管在月圆的时候,他们的脾气会变得十分暴躁,甚至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情就控制不了,但至少也能够勉强维持着。”

优夜也看着地上的薇拉,淡然道:“但是她看起来太痛苦了,我想恐怕是血统上出现了一些问题……而所谓的药应该是帮助她压制月夜异变的。不过,恐怕这东西的副作用不小,所以她才宁愿痛苦一些,自己挺过去,也不愿意多吃吧。不过……”

优夜沉吟了一会,伸出手指在薇拉的额头上轻轻地碰了碰,才缓缓地道:“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这幅身体,快要到了极限,大概再过不久,就要崩溃了吧。”

洛邱明白地点了点头,然后挥了挥手,让地上蜷缩着的薇拉浮了起来,缓缓地落入了床上,也顺手地把被子拉上。

这副恢复了原来模样的酮体,就这样盖住。洛邱再次伸了伸手,那因为薇拉发狂时候打砸而摔倒了墙角上的空调遥控则是飞到了他的手上。

空天打开,调到了自动模式之后,洛邱才看着优夜,笑了笑道:“晚上,有什么地方是比较适合散步的?”

“河边可以吗?”

洛邱从善如流地笑了笑。

临走之前,洛老板在薇拉的枕边轻轻放下了一张黑色的卡牌。

……

……

诚如安娜曾经对尤里说的一样,叶菲姆正在自己的‘堡垒’之中摔着杯子。

很多很多的杯子,一地的玻璃碎片。

房间电梯的大门此时忽然打开,手下看着那地上的剥离碎,紧张万分地走到了耶夫i恶魔的身边,“老板,安娜小姐回来了。”

“安娜?”叶菲姆一回头,叉着腰的他此时看起来并不平易近人,“是吗……让她上来吧。”

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安娜先是往常一样打量着电梯门的左右。她发现这里并没有像是往常一样,有着左右两人给她做扫描。

但她还是走了进去……满地的玻璃碎惊动了她。

看着拿着一个酒杯站在了玻璃幕墙前,一声不吭的叶菲姆,安娜皱了皱眉头:“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居然还回来?”叶菲姆此时淡然地道:“你的胆量真不小。”

安娜此时不满地道:“我是因为被迪卡比家的人抓走了,好不容易才找了个机会逃出来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拍卖会出事了,是怪我了?”

“逃出来?”叶菲姆冷笑了一声,“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安娜淡然道:“叶菲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发现了一些事情!那天,我在站台居然没有杀掉尤里,而且他甚至还莫名其妙地成为了迪卡比家的人!他那天在酒店毁掉了画,后来自己再卖掉一幅新画的……你知不知道,到底卖了多少?”

“卖了多少?”叶菲姆转动着眼睛,好奇般地问道。

安娜吁了口气,揉着眉头,“两亿六千万欧元!居然有这样的蠢蛋,用两亿六千万欧元买一幅假画。我真得不得不承认尤里确实是造假的天才。叶菲姆,我们现在应该好好想想应该怎么把损失挽救回来。我知道你很生气,但现在并不是生气的时候。”

叶菲姆点了点头,“这点我承认……对了,我让你看点东西。你跟我过来。”

安娜一愣,也就跟着叶菲姆走向了房间屏风的背后,走到了一个画架的面前。这次,叶菲姆自己把架子上的白布给掀开。

“《无名的女郎》?”安娜皱了皱眉头,“你怎么把真的给取出来了,你有什么打算吗?”

“不,这也是假的。”叶菲姆看着安娜,缓缓地道。

“怎么可能!假的那一幅,不是应该在酒店就已经被毁掉……”但安娜马上就停住了自己的说话,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但似乎已经变得太迟。

因为叶菲姆这个瞬间,猛然间发难,一手抓起了安娜的头发,用力地扯动她的身体,把她拉到了墙边,伸手掐着她的脖子。

他看着安娜一脸惊恐的神情,脸贴了上来,冷笑着道:“怎么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呢?因为,你口中那个用了两亿六千万欧元买假货的人,就是我了!!!”

安娜痛苦地抓紧叶菲姆的手臂——但这个男人虽然提醒肥胖,却有着恐怖的体力。

这庞大的身体压着她的身体在墙上,就几乎让她无法动弹——至于脖子已经被掐住,她只能够感觉到呼吸困难,说话不能!

只见叶菲姆此时脸色狰狞地看着安娜,张开嘴巴,像是要生吞了她一般,“我不知道尤里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变成迪卡比家的人,我现在也不想知道!我也更加不想知道你这个贱人到底还有什么打算,所以才敢回来我这里。不过,我可以很老实地告诉你,你死定了!你竟然敢出卖我!!而且还和那个尤里从我这里抢走了两亿六千万!!甚至让我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安娜痛苦地拍打着墙壁,越来越少的氧气正在她的身体之中哀求着,她感觉到了视线开始缓缓地变得暗淡起来……而脖子里面的喉骨,仿佛随时都会被捏碎一般。

她回想着离开庄园之前,和尤里谈话的那一幕。

他没有告诉她,买画的人就是叶菲姆。

他甚至和她说了一句:那么,再见。

原来是……这个再见。

……

“老板?有什么事情吗?”

叶菲姆此时安静地坐着,喝了一口酒,但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伸手指了指墙角的位置——那里,安娜已经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身体甚至已经变冷。

“老板,知道了,我会处理好她的。”手下点了点头。

忽然,一通电话打了过。

“老板,楼下来了一辆警车,说是要见你的……”(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