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七章 窒息

第四十七章 窒息

叶菲姆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并且还是在当天之内发生——T他突然有一种像是陷入了某张为他而编织出来的大网的感觉。

从在庄园,被揭开了他身份的时候,他就有这样的一种不安的感觉。

而此刻,当手下手楼下来了一辆警车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加是瞬间达到了峰值。

“有说是什么事情吗?”

“没说。”手下飞快地道:“他只是出示了证件,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见你的。不过,我看他的模样,挺着急的样子。”

叶菲姆沉吟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道:“让他在楼下等我。我换件衣服就下来。”

“明白。”

手下点了点头,他要做的事情很多,不仅仅要稍微招呼一下楼下的警长,并且还要好好地打扫一番这个房间,清理一些并不属于这里的东西。

……

“哈哈哈,不好意思,我正在洗澡。因为我习惯过了十点之后就会按时入睡。让你久等了。”

换过了一身衣服的叶菲姆,此时从楼上下来。他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警长。手下说已经验证过对方的证件,那就自然是身份没有问题。

“你好,叶菲姆先生。我是维克多,深夜打扰了。”维克多点了点头,忽然靠近到叶菲姆的面前。

可叶菲姆身边的保镖这会儿却伸手一拦,淡然道:“维克多先生,有话慢慢说。”

被拦着的维克多平静地道:“叶菲姆先生,我能和你单独谈一谈吗……我想你不会拒绝我的。”

“是吗?”叶菲姆淡然地道:“我如果和你们的老大说,说他手下有个乱来的家伙,半夜来到我家骚扰我,我想他也不会拒绝我的投诉的。”

维克多却笑了笑,压低了声音道:“听说叶菲姆先生,今天买了一样不得了的东西,对吗?”

霎时间,叶菲姆眯起了眼睛,沉默了会儿,才摆了摆手道:“你们先出去,我和这位维克多先生有些事情,要好好谈一下。”

看着手下已经离开,房间仅有他和维克多二人,叶菲姆才缓缓地坐了下来,平静道:“刚维克多警长说了什么吗?我似乎没有听仔细。”

维克多此时露出了一道笑容,再次来到了叶菲姆的面前。只是他取出手机,放在了桌子上——就在叶菲姆的面前。

“我想,叶菲姆先生对于这段片子的内容,一定会相当的感兴趣。”

“哦,是吗?”叶菲姆随意地拎起了手机——播放。

他的脸色,却随着影片的播放,而不断地变得难看起来——甚至,他并没有真正地把这影片完整地看完,就停了下来。

他放下了手机,抬着头看着持手站着的维克多,手指在扶手上缓缓地敲击着。

良久。

叶菲姆才忽然开口道:“你想要什么?”

维克多缓缓地道:“这是我手下一个伙计送来的。我估计他是希望立功……毕竟,这影片很明确地指出,美术馆失窃的画就是叶菲姆先生您买回来的……今天发生的事情,所有我们有理由相信,画现在还在叶菲姆先生您的手上。不过,我把它截在了我这里,目前除了我之外,暂时还没有人知道。”

叶菲姆淡然道:“你把它一路地上交上去,不是很好吗?这是天大的功劳,不是吗?”

维克多耸了耸肩道:“不知道叶菲姆先生,有没有了解过,一个在编的探员,比如说像我这样的,一年的薪水是多少?而我现在这个位置,要是再拔高一级的话,又能够拿到多少的年薪?署长的呢?又是多少?”

叶菲姆不缓不急道:“你知不知道,我和你们的署长已经认识有段时间了。”

维克多笑了笑道:“像叶菲姆先生您这样的大商人,自然认识很多人。不过,早前因为一名黑/帮老大的视频被上传到了VK的原因,牵涉了不少的东西。我想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莫斯科的大部分人,都会暂时划分清楚……叶菲姆先生,知道我从业多少年了吗?二十三年。我甚至获得过总统先生亲自授予的涅瓦王亚历山大勋章。”

维克多自信道:“我相信我的话还是有些作用,而就算是我们的老大,也不一定能够马上让我打包零碎离开现在这个位置。”

叶菲姆淡然道:“有自信的确实是一件好事情。另外,你一个人来找我,这份勇气也完全值得我敬佩……不错不错,我喜欢和有胆色的人合作。这段影片我买下了,开个你喜欢的价格。”

维克多却道:“叶菲姆先生觉得,单纯只是买下这段影片,就可以没事了吗?”

“你想说什么?”

维克多道:“我可不相信,我手下那么的一个才刚刚毕业没多久的新人,能够弄到这段影片。叶菲姆先生,最近是否得罪了什么人?”

叶菲姆手掌在扶手上轻轻一拍,便站起了身来,“维克多先生,感谢你为我带来这个消息。不过我是一个生意人,我喜欢直白一点的交谈方式。”

维克多淡然道:“我们的署长先生并不干净,他随时都可能下台。我想叶菲姆先生应该会需要一个更加稳定,也更加年轻一些的伙伴。”

“这才是你的目的?”叶菲姆眯着眼道。

“我是获得过涅瓦王亚历山大勋章的人,却一直只能够呆在小小的办公室之中,叶菲姆先生不觉得太可惜了吗?”维克多靠近到叶菲姆的身边,低声道:“有人想要对付叶菲姆先生,我想叶菲姆先生也需要更多的帮手,不是吗?”

“我凭什么就要相信你?”叶菲姆冷笑了一声。

维克多耸耸肩:“时间可以给我证明。我们的老大最近的环境并不好,或许用不了多久……总之,知道这段影片只会到我的手上。不过,我想把它流出来的人见我们这边没有什么风声的话,可能会做些什么。这是我的名片,叶菲姆先生要是有需要的话,可以联系我。”

看着维克多收回了电话,朝着门外走去,叶菲姆在他快要开门的一瞬间,忽然道:“等下。”

“还有事吗?”

叶菲姆从衣服中取出了支票本,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撕下了一张没有金额的支票,“写一个你认为好看的数字,我也不能让你感觉是白来一趟。”

维克多伸手把这张支票夹着,扬了扬手道:“那么,我期待叶菲姆先生你的电话了。”

……

“老板,刚刚那个臭警察,说了什么?”

早几年就已经成为了心腹的手下回来,看着静思之中的叶菲姆问道。

叶菲姆简单地说了一遍,心腹手下便皱了皱眉头道:“老板,看来这次迪卡比家是故意地想要对付你?只是他们没想到,到了维克多这里就卡住了……这家伙,也是个有野心的人。钱和权,看来他都想要。”

叶菲姆却忽然道:“你觉得这个维克多没问题?”

心腹手下想了想道:“但他也没有理由拿着这么重要的证据直接来找你,这是严重违反部队记录的问题。如果他觉得,这是一个能够让他飞黄腾达的机会,我想他可能会冒险。在我看来,能够拿到涅瓦王亚历山大勋章的人,却还屈居在一个小小的探长办公室,确实有些可惜。”

叶菲姆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东西清理干净了?”

“垃圾装好了,也用垃圾车运走了。”心腹手下看了看手腕上表的时间,淡然道:“应该快要烧掉了。”

叶菲姆点了点,才缓缓地道:“给我订未来一个星期的去意大利的机票,我要所有的时段。”

……

……

“九点零五分,安娜小姐进入了大楼。”

“九点十九分,维克多也来到了叶菲姆的大楼。”

“九点三十一分,有人把一个黑色的大袋扔上了垃圾车上。”

“九点五十分,维克多离开了大楼。”

“十一点四十分,安娜小姐还没有出现……老板,我想这辆垃圾车上的那个大袋子,应该就是……”

尤里摆了摆手,让坐在司机旁边的男人停止了说话。他只是打开了车的车窗,离远地看着一辆垃圾车停靠在了路边。

两名穿着垃圾回收工服的男人搬动了一个黑色的大袋子下来,趁着夜里无人,便洒上了汽油,原地焚烧起来。

他看着火焰一下子覆盖了整个的袋子……看着灰烬,最终才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最后说了一句:“开车。”

这辆黑色的房车离开了公路,停泊的垃圾运装车也悄悄地开走。然后,大风把停留的灰烬吹散。

或许等到明天,就不留痕迹。

……

……

声音。

“……后来修建了一条运河,将莫斯科河和伏尔加河连接上,让这里可以通往一共五个不同的海域,河运因此变得更为的发达。”

“五个啊?”

“是啊,主人。分别是,黑海,白海,里海,波罗的海,以及亚速海。”

“啊。”感概似乎地叹了口气,笑着般温柔道:“我啊,看来已经不需要搜索引擎这种东西了……”

她听到了声音。

男人的声音,和女人的声音,像是在闲谈一样。

于是她睁开了眼睛,但是眼前一片的黑暗和闷热,她似乎被困在一个狭窄的空间之中。

她挣扎了几下,终于找到了离开这个狭窄地方的出口——一道拉链。

她扯开了拉链,从黑色的大袋子之中挣脱而出,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河边,莫斯科的晚灯闪烁,点缀河水宛如星河,一对男女正指着河岸,轻声交谈着什么。

她记得,她最后似乎看到过这二人的身影。

——窒息之时。

她似乎,也听到这男人的声音。

——客人,您有什么需要的吗?

她,安娜。(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