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九章 舞池和黑魂

第二十九章 舞池和黑魂

PS1:感谢书友‘只为心中的渴望’的打赏,还有默默投票的你们。今天天气很好呢,当然我是这边~笑。

¥¥¥¥¥¥以下正文¥¥¥¥¥¥

“奇迹!真的是奇迹……不!这已经是神迹了!”

听着主诊医生一边地给钟老太爷检查着,一边呼叫不停的激动说辞,钟家人也纷纷落下了心头大石。

至于知道了自己的情况,又知道自己从死门关之中走回来的钟老太爷,也不禁与相伴了数十年的好兄弟汹涌着老泪纵横。

“医生,我爷爷确定没有事情是吗?你最好检查清楚,万一有什么错漏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你。”大哥钟落云目光凌厉地盯着因为过于激动而忘乎所以的主诊医生。

“啊,大少爷!你说得对!”主诊医生连忙说道:“虽然这里头所有的仪器都显示钟老太爷目前的状况良好,不过最好还是做一份更为详细的检查。”

钟落云点点头道:“马上安排!”

主诊医生只好有一阵的忙乎。至于作为副手的另外一位一声此时则是好奇地看着钟家的二少爷道:“二少爷,请问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才让的老太爷情况逆转?这可是医学上的奇迹啊!如果真的有什么方法能够治疗这种绝症的话,实在是,实在是人类医学历史上的革命性突破!”

不料钟落尘却淡然道:“听着,医好了老太爷的人是你们,也只能够是你们。今天的事情,在场的所有人不管是谁,都不能够透露出去。”

“这……”

众人惊讶地看着冷静的钟落尘。他的母亲与大哥钟落云同时皱了皱眉头,正当钟落云打算开口说话的时候,钟家的老太爷忽然发话道:“你们都出去吧,落尘留下来,老罗你也留下来,我有些话要问问。”

“爷爷?”

“父亲?”

钟家老太爷脸色却突然一沉,管理者这个大家族数十年的魄力直让所有人都收住了口。无须再说些什么,众人都只能够默默地离开套房。

等人都离开,只留下钟落尘与老罗之外,钟老太爷次次才开口说道:“我还有点自知之明,也不是没有常识的人。脑子里头的问题发现了也不是一天两天,我这个老家伙还有多长的命我自己心中有数。落尘,你老实告诉我,你做了什么。”

“爷爷,你能够痊愈就好。”钟落尘轻声道:“别的,不重要。”

“怎么,连我也说不得吗?”钟家老太爷皱着眉头,看着老罗:“他不说,你说。”

老罗叹了口气,知道瞒不过,只好苦笑道:“老爷,对不住了。我不想你死,所以我把夫人的玉锁给了二少爷,让他找了张夫人。”

钟老太爷神色微变,晚年写书画画的休养功夫一下子就破了功,挥手便怒拍在了老罗的脸上,气着说道:“糊涂!糊涂!老罗你怎么会这样的糊涂!你难道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那根本不是什么神山圣地,那是森落地狱一样的地方!!”

老罗低着头,不敢说话。老人心中也没有多少委屈,跟随在老太爷身边数十年,二人间的感情早就超越了一般人的血脉亲情。

老罗又叹了口气道:“老爷,钟家不能没有你。是我让二少爷去的,你要怪责,就怪责我吧。”

钟老太爷苦笑道:“事到如今我责怪你有什么用?反倒是落尘……”

他转而看着钟落尘,深呼吸一口气道:“孙啊,你老实告诉我,在那个地方,你到底用了什么来换我的命?”

钟落尘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钟老太爷摇摇头道:“那个地方虽然神秘,但如果无人知道的话,你怎么可能找到?你罗爷爷告诉你的,也是我告诉他的。”

钟落尘只好把如何从古月斋拿来的黑卡,以及在俱乐部的经过,事无大小,全部说出。

看着钟落尘几乎没有半点感情地说着这一切,种老太爷不禁悲怆道:“用你一生的幸福,换我这个本应该死去的老家伙五年的命……傻孩子,你认为值得吗?”

钟落尘淡然道:“值得。爷爷难道不知道,你一旦倒下了,钟家马上就会四分五裂吗?我们钟家插手的地方太多,本应该担当这些的父亲早年变成了这幅模样,而重新培养起来的第三代,不管是大哥,我,还是小妹都未成气候。”

他叹了口气道:“如今不是从前,社会也不是从前的社会,我们这些从那个年代发展起来的家族,难道还能够像二三十年前那样可以暗中操控一切?”

他摇摇头道:“不能了!甚至对于当下的人民来说,我们更加像是毒瘤一样……爷爷,如果你不在,单凭我们兄妹三,还有已经这副模样的父亲,如何支撑得了钟家?你一倒下,只会人人自危,外戚想着怎么瓜分钟家的财富……俗话说树倒猢狲散,您就是钟家目前唯一的参天树,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就这样轻易倒下。”

“五年……五年。”钟老太爷喃喃自语,悲哀地看着钟落尘,老人落泪,哀声道:“孩子,苦了你啊!”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钟落尘摇头道。

钟老太爷沉默半响道:“我想要一个人静一静,你们都出去吧。”

……

……

俱乐部,负三层。

“献祭成功,本次获得献祭获得寿命一百二十七天九个小时四十三分钟七秒。”

洛邱愣是张了张口,那九个小时之后的分秒是什么鬼啊?祭台你是故意在刷存在感的吧?

话虽如此,祭献过后洛邱是懒得吐槽,直接回到了俱乐部的大堂。

感觉自己一下子又‘长命’了许多的俱乐部新扛把子心情看起来还算不错,便学着优夜的模样自己走到了吧台上开始调剂同款的鸡尾酒起来。

当然,只是因为感觉到新鲜才这样做。至于成品到底是会发光的料理还是暗黑料理……有什么关系?反正喝的最终也只是他自己,优夜本身只是个人偶,根本无法进食啦。

想着忘了从冰箱之中取出冰块,洛邱就惊奇地看见冰箱的柜门直接打开,那些在冰格子的冰块便直接脱落出来,有序不乱地飞到了他的面前,然后一颗颗地落在调酒壶之中。

洛邱一愣。

优夜带着微笑道:“恭喜主人,能力又加强了呢。”

洛邱好奇地伸出手指,指着调酒壶当中的一颗冰颗,发现冰颗直接浮动起来。随着他手指的转动,冰颗也开始在空气之中做着无穷大符号的转动。

玩心心起的洛邱十根手指同时放在了吧台上,看着优夜便挑了挑眉头,手指开始在吧台之上轻轻敲打起来。

一颗接着一颗的冰颗从调酒壶之中飞出,然后一颗颗地排列在空气之中,在俱乐部的大堂之中围城了一圈的圆。

洛邱伸出手指划了一道波浪的曲线,围成了圆圈的冰颗此时便此起彼伏地上下升降着。

是一个永不停歇的波浪。

他的手指随着指向了角落里透的松木黑胶唱机,一张黑胶碟飞出,落入了唱机之中。伴随着唱机响起的电吉声,洛邱踩着牌子轻轻地点着头,从吧台之中走出。

唱着的是Rod-Stewart的《Sailing》。

洛邱抓起了优夜的手掌,把自己身上的律动传递到了女仆人偶的身上,拉着优夜便开始在俱乐部之中轻轻地摆动起来。

座椅,台凳,开始自动地往墙边靠去,空出的地方化作了舞池般。

远航的怀旧音响起,洛邱继续伸出手指,逐一地指过了几个陈列柜之中摆放着的摆设。

洋娃娃,老旧的怀表,帽子与酒杯……

还有散发着绯红光色的眼珠子球……

更多的冰块也从冰箱这种飞出,它们再次组合,变成了冰晶透明的谱频,在空中随旋律而跳动。

数个洋娃娃同时落在木地板之上,围绕在洛邱还有优夜之间。

唱针转动到了一半,洛邱才挑了挑眼眉,微笑道:“是不是比什么也不做,只是坐着要有趣多了?”

优夜主动拉起了洛邱另外的一只手,引导着这位新主人规范着他那种惨不忍睹的舞步。

优夜开着玩笑道:“嗯……只不过,等会收拾的话,大概是很庞大的工程。”

洛邱好笑地看着这位人偶小姐也有不冰冷的时候,也不说话,就让说话在音乐和旋律之中化作情绪。

然后松木门内的铃铛忽然一响。

冰颗顿时四散在了地上,如同弹珠一般,那些跳着舞的装饰品也戈然而止,好好的舞台就像是被狂风扫乱了一样。

洛邱看着这脏脏乱乱,发出了‘喔噢’的一声,看着如同风一阵般地撞开了木门,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一件浮动着的黑色长袍,然后,衣帽之内没有脸容的一团黑烟。

“黑魂使者,见过新主人。”

¥¥¥¥¥¥¥¥¥¥¥¥¥

PS2:所以知道为什么开头是PS1没有?因为PS2在这里嘛。如同天气不好的那边,不妨听听这首Rod-Stewart的《Sailing》,生活会变得明朗很多的。

PS3:没错,还有PS3……没错,我就是求票的PS3!!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