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三章 会员服务

第五十三章 会员服务

车上,带着黑色头套的其中一名男人,用铁钳把叶菲姆双手上的手铐粗暴地剪开。

叶菲姆却劈头就骂道:“你们就这样保证顾客的安全吗?你们知不知道,刚刚只要撞偏一点,就会把我撞死?”

“你死了吗?”正在开车的另外一名男人不咸不淡地道。

叶菲姆冷哼道:“这就是你们米迦勒会所的服务态度吗?每一年,我都支付几个亿的会费,就买来这种服务吗?告诉我你们的名字!我绝对会向孙先生投诉你们!”

“首先。”那开车的男子也不转过头来,淡然地道:“你没有提前告诉我们你有危险。再来,当我们来到的时候,你已经在警车上,我们也没有兴趣冲进去警署救你出来。最后,我的名字是天罪,旁边的那个叫天败……欢迎投诉。”

叶菲姆冷哼一声。

他只是想要发泄一下不满——因为他真的极度的愤怒,一夜之间成为阶下囚,甚至被心腹手下出卖。

他被警察带走之前,警察已经撬开了他的保险室……里头藏着的东西,足够让他有几十种的理由,没有办法再呆在这个国家之中。

“我们现在要去什么地方?”冷静下来之后,叶菲姆连忙问道。

“送你到河边。你现在的情况,登机恐怕很困难。从水路走吧。”天罪淡然道:“放心,你是会所的会员,不会亏你付出的会费。我们会把你安全送走。嗯……根据你从前提填写过的资料,你希望碰到危险的时候第一送去的地方是……意大利。”

叶菲姆捏紧了拳头,这晚上的事情太过迅速,就这里离开的话,他将会损失接近一半的财富!

“等下,我不能就这样走!”叶菲姆咬了咬牙道:“至少有一个家伙,在我离开之前,我不希望他能够好过!”

“叶菲姆先生,我们并不建议你节外生枝。”旁边的天败此时淡然说道:“尤其是这种在你需要逃离的时候,因为愤怒而冒出来的报复念头,那是蠢材和莽夫才会做的事情。”

叶菲姆却冷笑道:“什么米迦勒会所?当初我入会的时候,你们说得多么好听!现在,一点事情也办不到吗……电话给我,我要请自和你们的头儿谈谈!”

天罪看了天败一样,耸了耸肩——天败也就随手地给了叶菲姆一部手机。

“天败吗?有什么事情?”

“我是叶菲姆!”

“哦……原来是叶菲姆先生。”电话那头带着轻快的笑意道:“这样看来,天罪和天败已经成功把你带出来了。叶菲姆先生,你放心,我们会根据你的要求,把你安全送去……嗯,对了,意大利。”

“不!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个要求!”叶菲姆冷哼一声,他看着车厢内的天罪和天败二人,冷言冷语道:“只不过,你的手下看起来,服务态度并不好!”

“呵呵……是这样的,叶菲姆先生。天罪和天败只是负责‘运送’的事情。如果是别的超出他们‘运送’职责的要求,我要在这里说一声抱歉,他们是不会答应的。”

“我不管这些!离开之前,我要你们帮我干掉一个家伙!我不喜欢去到意大利之后还要慢慢地和自己的仇人博弈!我喜欢速战速决!”叶菲姆沉声道:“我不管这两个家伙到底负责的是什么,但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金钱买不到的东西!帮我除掉我的对头,多少钱我都给!”

电话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响起了这位‘孙先生’的声音,“叶菲姆先生,请把电话交给天败吧。”

电话很快就交到了天败的手上。

天败此时平静地倾听着。

“听着,上头要求过我们这段时间尽量收敛……不过,叶菲姆既然这样愤怒,愿意让我们宰的话,我们也没有理由拒绝我们尊敬的‘会员’的要求……记住,动作利索点,毕竟莫斯科还是东正的地盘,不要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天败点了点头,淡然地道:“我明白了。”

他把电话关闭,这才看着叶菲姆,缓缓地道:“那么,叶菲姆先生,请报出你仇家的地址。我想最好能够在天亮之前,让你能够上船。”

叶菲姆这才冷哼了一声,眯着眼,缓缓地说出了一个地址。

……

……

呼……隆隆。

那是平息下去的引擎的声音。最终停下的道奇战斧此时也关闭了车头的大灯,车上的薇拉脱下了头盔,甩了甩头发,才走了下来。

听到声音之后,屋内的维卡连忙走了出来。他张开了自己的双手,露出了一脸高兴的模样,“尊敬的F&C,恭喜你有完成了一次成功的作业!”

“画呢?”薇拉淡然一笑,“希望我拆开画框的时候,没有把它弄坏。”

“哦,一定没有!”维卡笑了笑道:“我已经看过了,一点破坏都没有!或者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完整的!”

薇拉不想和维卡在这里胡扯,钥匙抛到了维卡的手上,便走入了屋子之中。

画筒就随意地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薇拉从沙发的背后直接翻过,坐落在沙发上,这才打开了画筒,拎着里面藏着的《无名的女郎》。

她缓缓一笑,辛苦了一天之后欣赏一下自己的战利品,也是一种很好的慰劳自己的方法。

已经把道奇战斧推入了车库之中的维卡此时走了进来,吹着口哨道:“怎样,手拿着国宝的感觉如何?”

不料薇拉此时却骤起了眉头,冷不丁地道:“糟糕极了!”

“糟糕?”维卡一愣。

却见薇拉此时直接把手上的画撕开两半,淡然道:“这画是假的。”

维卡连忙把被撕裂的画纸捡了起来,不可置信道:“这是假的?可这明明是你从叶菲姆那里……可我去取回来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异样啊?”

薇拉叹了口气道:“你看看那这画纸的右下边缘吧。”

维卡下意识地翻开了画纸,看着薇拉所说的地方。顿时,维卡张了张口,表情甚为精彩,只因为这地方分明印有了一行十分清晰的文字。

Made-in-china

“这……怎么回事?”

维卡抓住自己的头发,百思不解道:“等会,我想想。这幅画是叶菲姆拍回来的,然后你从他那里拿了过来,然后这是赝品……也就是说,在庄园的拍卖会上,这就是赝品……不对不对。庄园里面拍卖的时候,那么多的收藏家,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是假货?”

薇拉也靠着沙发,皱着眉头道:“那时候,叶菲姆正在和一个警察商量着用这画来陷害庄园的主人……嗯,他不可能用这样明显的假货。但是……”

“他取出来的是真画的话……可你带回来的是赝品?”维卡感觉智商有些不够用,茫然道:“所以说……真正的《无名的女郎》,到底在什么地方?”

“也许有一个人会知道……”薇拉忽然道。

薇拉看着维卡,维卡也看着薇拉,两人几乎异口同声道:“庄园的主人!”

叮咚。

这会儿,维卡放置在客厅的笔记本忽然响了起来。维卡下意识地打开一看……一看之下,便低呼道:“叶菲姆被劫走了……从警车上!”

……

……

听埃德加说,这是很难得的一种酒。

但尤里并没有尝出来,这和他喝惯了的那种劣质的伏特加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成为了迪卡比家的继承人又如何?

金钱堆山,美女呼唤便来又如何……在这样的身份之下,他依然还是尤里,并不是真正的受过了无数教育,懂得享受这些……懂得享受这种名贵的酒,品出它独特韵味之处的那位真正的迪卡比家的继承人。

刚刚埃德加说,警察已经正式地叶菲姆拘捕了。

基于早就存在的迪卡比家和勃鲁波夫之间的合作,叶菲姆这次是没有办法翻身。

似乎对于叶菲姆这样的大鳄来说,让他失去一切,只能够在监狱之中度过一生,要远远地比让他直截了当地离开这个世界要痛苦万分。

应该可以好好地庆祝一下了吧?

尤里如此想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这样名贵的,美味的酒,似乎没有味道一般。

“真难喝。”

他摇了摇头,自嘲一笑……他甚至连应该自嘲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这可笑的人生吗?

这真实又虚幻的财富吗?

还是这短暂的生命?

复仇……复仇几乎已经成功,可是,似乎没有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是的,没有那种他本以为自己能够狂喜,能够大笑出声的感觉。

尤里下意识地抓起了旁边的画笔,然后随意地混合着颜料。他站在了画板之前许久许久,却始终没有画下第一笔。

他忽然发现……他不知道自己应该画一些什么东西出来。

终于,尤里猛然地挥手,画笔带着颜料在画纸之上,重重地划出了一道直线——就像是要把这画纸劈开一样的一笔。

他把画笔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啊——!!!!!”

他开始摔破眼前的画板。

他跪在了地上,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脑袋抵在了地板上,“啊!!啊!!!!啊!!!!啊——!!!”

他在哭。

……

忽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是埃德加的声音:“先生,你还好吗?”

沉默了一会之后,尤里才隔着门问道。

“先生,我不得不告诉你,刚刚有消息说,叶菲姆似乎被什么人救走了。”

埃德加的声音有些快,“虽然我觉得,这个时候叶菲姆最正确的选择应该是尽快逃离。但也未必不存在他会怒火中烧前来报复……嗯,我们还不救走他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历,有多大的本事。”

可就在这个时候,庄园忽然响起了一道响亮的枪声……(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