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四章 老板并不推荐的事

第五十四章 老板并不推荐的事

自从维克多先生离开之后,叶尔戈发现自己的待遇似乎好上了不少。

尽管他依然还是被用铁链锁在了墙上,但之上这铁链的长度足够让他能够够得着地下室里面放置的桌子。

哦,对了,他还能够拿到放在桌子上的食物。

除了还是被禁锢着……嗯,至少有吃有喝,已经很好了啊!

叶尔戈不得不这样安慰着自己。他不断地询问过看守他的人,维克多先生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是不是受到了加害之类,但都得不到答案。

叶尔戈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很乐观的人啊!可是,再怎么乐观,再怎么的自我安慰,他俨然是越发地感到不安。

尤其是刚刚的那一瞬间,外边响了一道枪声,看守他的人连忙跑了出去之后,这种不安就几乎具化了一样。

因为,从第一声的枪声想起了之后,接二连三的枪声也随之响起。

像是有什么人,在外边火拼一样!

“有人吗?放我出去!外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叶尔戈不由得大声地叫嚷道。

砰砰——砰砰!

“有人吗?”

叶尔戈用力地拉扯着锁着自己的锁链——只是它钉在了墙壁上,十分的牢固。

叶尔戈脸上露出了犹豫不决的神色……终于,他像是下定决心了一样。只见他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双手同时抓起一段锁链,便开始用力地拉扯起来。

他用力地咬着自己的牙齿……他的手臂猛然见鼓胀了起来。

他的牙齿忽然变得尖锐了一些,双眼的瞳孔发生了一丝变化,耳朵也似乎被什么拉扯着一般,变得尖长一些,而手指上的指甲,也变得尖锐……像是爪。

“啊!”

叶尔戈低声咆哮了一声,锁链应声而断!

他身上的异状这会儿也消失不见。叶尔戈飞快地做了几次的深呼吸,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率之后,才走到了地下室的门口位置,打开,探头出去看了一番,这才溜了出去。

其实他是在庆幸着:总算等到没有人的时候了。

……

……

“为什么叶菲姆还能够让人救走?!”

责问般的语气。

洛邱看着确实是在责问着自己的安娜,不答反问道:“为什么叶菲姆就不能够让人救走?”

安娜看着那现场混乱的场景——那辆SUV离开之后,那些个警察依然不敢从躲着的车辆位置走出。

她咬了咬牙道:“你们不就是为了对付叶菲姆吗?你就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救走了吗?”

“安娜小姐。”洛邱正色道:“我想您是否有什么地方误会了?我们并没有说过要对付叶菲姆。之前没有……之后,如果没有什么理由的话,也不会有。”

“可尤里想要的复仇!”

“我们已经给了他复仇的力量。”洛邱摇摇头道:“至于能够成功,并不在我们的协议之中。”

安娜恨恨地看了一眼,却移开了视线。

她知道这个人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想要些什么,都是个人的意愿,而对方也会实现这个意愿。

给了……但却不能够获得想要的结果。

明明努力过,却最终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仿佛就像是命运的抓弄一样。

安娜咬了咬牙,忽然道:“尤里已经一无所有了……我不能让他牺牲的一切最终得到这样一个结果……你告诉我,叶菲姆到底能不能走掉!”

洛邱沉默了片刻后,忽然问道:“安娜小姐,您的意思,是想要窥视未来,对吗?”

“什么意思?”安娜皱起了眉头。

洛邱道:“安娜小姐想要知道的是叶菲姆到底能否逃掉。那么我想,您真正的意思恐怕是指叶菲姆到底能否安全地度过这次的危机,逍遥法外……对吗?请原谅我的啰嗦,因为我需要确认清楚客人的需求。”

安娜直接点了点头。

安娜哪有时间和洛邱在这里讨论未来不未来的事情,她着急地道:“我不管未来还是不未来,我只是想要知道结果!”

“抱歉。”洛邱缓缓地摇了摇头:“并不是我们不卖你……而是,恐怕安娜小姐您无法支付这部分的代价。即使,倾尽您灵魂所有的交易量。而且,我也不得告诉你的是,即使窥视了未来,未来也有可能因为窥视者的行动而产生变数。所以关于窥视未来的商品,我想恐怕是性价比最低的东西……我本人并不推荐。”

不说安娜……便是洛邱他自己,也有过突发奇想,诞生过购买未来情报想法的时候。

只是……那是他这位老板目前也远远支付不起的代价。

何况一个普通人。

“别说了!说到底,这不过是你不愿意出手的借口!说什么什么都可以卖,不过是骗人的东西!”

安娜并不知道这番话里面含有的真正恐怖之处,更加不知道关于窥视未来的话题,背后到底牵涉了怎样的东西。

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一个为了报仇而放弃了很多东西的普通女孩。她只当作这是对方不愿意帮忙的借口。

从一开始,她就把这个诡异的俱乐部老板定义为了是像魔鬼一样的家伙,想要的不过是获得人类的一切。

魔鬼……不劳而获,用最少的代价获取最大的利益,简直是最正常不过。

“如果安娜小姐打从心底是这样认为的话,我们也不算辩驳。客人着急的心情,我们并非不能理解。”洛邱摇了摇头,不愿多说这个问题,而是轻声道:“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叶菲姆现在想去的地方是哪里。嗯,放心,这部分并不收费,你可以当作是赠品。”

“去哪?”安娜连忙问道。

“庄园。”

……

……

枪声,惨叫声,络绎不绝。

庄园的楼内,几名穿着白衣西装的迪卡比家手下,簇拥着尤里和管家埃德加,脚步飞快地跑下楼梯。

其中一人不停地倾听者对讲机传来的情况。

“该死!只是一个人,你们居然让人突破进入屋内!你们的体力已经被这里的女人榨干了吗?!!”

“这俩家户简直不是人!敏捷得就像是猎犬一样!而且枪法还其准!我们的人,几乎都是一枪毙命!”

“尽量拖住!在我们把少爷送走之前,你们就算是死,都要给我把人拖住!”

“啊——!”

咔——!!

对讲机猛地想起了刺耳的电流声,已经失去了对头联系的声音!

“艾克!艾克!回应!艾克!”

男人脸色难看地看着自己手上的对讲机,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快走吧。”埃德加此时沉着地说了一句:“不要让牺牲白费。”

但老管家也是有些担忧——这个庄园尽管不像是迪卡比家在摩洛哥经营的大本营一样,但至少这里的保镖并不少。

只是一个闯进来的入侵者,根本用不着护送主子离开的程度——埃德加之前是这样想的。

但是,短短的时间内,入侵者就如入无人之境般,一路杀入,不断地突破着庄园的防线,这就不由得埃德加优先考虑尤里的安全问题了。

“先生,你怎么还没有把防弹衣穿上?”埃德加此时看了一眼尤里。

从书房把尤里拉出来之后,他就发觉尤里一直都没有处于状态一样。老管家甚至从他的读出了一些怪异的情绪。

那就是尤里这会儿并不害怕……甚至说,似乎并不在状态。

好像这样的危险临近,对他来说,都只是无所谓的事情一样。

只听见尤里缓缓地道:“不用了,反正逃不逃,对我来说,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我只想知道,到底是谁闯进来而已。”

嘭——!

门,瞬间被踢开。(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