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五章 前方野生狼人

第五十五章 前方野生狼人

把手上的伯奈利M1扛在肩上,破门而入的男子看着那正从楼梯上赶下来的尤里一行人。

“看来是终于找到正主了。”天败冷笑了一声:“这个庄园可真大。”

说着的瞬间,天败猛然见偏移了自己的身体,电光刹那之间,一个子弹从他的面前擦过,打在了他身后的门板上。

天败一瞬间挥下手上的伯奈利M1,也不看位置,极快地扣动了一下扳机。只见一道人影在他开枪的瞬间,整个身体到被打成了马蜂窝般,鲜血淋漓。

伯奈利M1……霰弹枪的威力,太过恐怖。

“感觉带少爷离开,埃德加先生!”

迪卡比家的保镖头头此时飞快地说了一句,便连同几名的同伴,疯狂地朝着这个男人——天败,以火力压制起来!

“死吧!”一名迪卡比家的保镖,此时直接咬开了手榴弹的保险栓,朝着天败用力地扔了过去。

只见天败的目光一凝,非但没有后退,反而是把手上的伯奈利M1当作是棒球棍一般,精准地击打在了这颗飞来的手榴弹之上。

一下命中——手榴弹倒飞回来!

嘭——!!

爆炸的威力,直接把一条楼梯炸毁!

在爆炸的瞬间,管家先生眼明手快地把尤里扑到了在地上。只是爆炸的气流以及巨响,也冲击他一阵的昏眩。

尤里从地上爬起身来,摇了摇头,依然眼冒金星般。耳鸣让他感觉到眼前的一切仿佛都在摇晃着……却还能够清楚地看见,那些保镖一个个都倒下,变成了血肉模糊的尸体。

他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埃德加,这个老人推了他一把的同时,也为他挡住了气流的冲击,此时却是一动不动,也不知生死。

“你是什么人?”尤里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

害怕吗?他自己也不知道……但显然最为人类的本能,还是让他的声音变得紧张起来。

但天败显然没有兴趣多说什么,手上的伯奈利M1举起,直接瞄准了尤里。

尤里只能够慌乱地后退着,最终却是推到了墙壁上,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后路,不禁冷汗直冒。

“等下!”

就在这个时候,一把本不属于这里的声音猛然之间响起。

朝着那声音看起,看见的只是一道体型庞大的身影,从那被天败破开的门,缓缓地走了进来。

尤里瞬间看清楚了这人的模样,瞪大了双眼,咬着牙道:“叶菲姆!”

初见尤里的瞬间,叶菲姆显示皱了皱眉头,然后看了看四周,才冷哼一声道:“果然是你!我就知道,一定是安娜那臭婊/子在骗我!她根本没有杀你!哼!我更加没有想到,你这个穷酸的流浪汉,到底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居然能够成为迪卡比家的人!不过……”

叶菲姆冷笑了一声:“不管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你的命我要了……现在就要!”

尤里一愣。

但却灵机一动。

“等下!我不是迪卡比家的继承人!”他飞快地道:“我只是那个家伙的替身!是他想要对付你!”

“替身?”叶菲姆皱了皱眉头:“那真正的继承人在什么地方?”

数着的同时,叶菲姆从天败的手上接过了一把手枪,一脸残忍:“你如果敢说不知道,那你就去死吧!我会送你去见你的老相好!”

“等下!”尤里吞了口口水,飞快地道:“我可以带你去找他!我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但你要放过我!真的!要不然,他马上就能够逃出这个地方!”

叶菲姆顿时眯起了眼睛。

但他身边的天败此时却忽然道:“叶菲姆先生,我不想浪费时间。你要干掉的人万一离开了,我们可不会继续帮你找人。天亮之前,你必须要离开莫斯科。”

“尤里,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叶菲姆眯着眼笑道:“不然在我离开之前,恐怕就只能够让你来承受我的愤怒了。”

尤里深呼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天败却是摆了摆手道:“你走前面,不要耍什么把戏。”

尤里只能够转过身去……但他知道,他的背后,那把伯奈利M1霰弹枪,很明显正抵住了他的背后。

“跟、跟我来吧。”

……

……

叶尔戈很容易地就在道上看见了一个倒在了地上的家伙。

这恐怕就是庄园本身的人!

他看着这个男人额头上的血洞,下意识地想到了一个名词:一枪毙命!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叶尔戈拧紧着自己的眉头,但却很快地伸手在这个男人的身体翻开。

于是,叶尔戈宝宝就轻易地在路上捡到了装备:手枪。

他不知道这个庄园的情况,只能够尽量让自己多一点自保的手段,“维克多……维克多先生!”

他想起被带走之后就一直没有了消息的维克多,担心他可能还被困在这个庄园的什么地方,便咬了咬牙,沿着路上的尸体,一路地追踪了上去!

猛然间,叶尔戈听到了一声巨响……这种爆炸的声音,恐怕是大威力的武器,兴许是手榴弹之类。

“这个家族是疯子吗?安检是怎么做事情的,居然让人带着这么危险的东西过关吗?”

心中吐槽得飞去的叶尔戈朝着那爆炸声的位置赶去,却不想,在路上便碰到了让他感觉有点儿心惊的一幕!

那是一个男人,带着黑色的头套,此时正一手捏着一名穿着白色西服的男人的脖子,就那么轻松地举起了对方的身体。

与此同时,这个带着黑色头套的男人,更是把手上的自动步枪对准了白色西服男人的胸膛,就这样突突了起来。

白色西服的迪卡比家保镖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之后,身体就被随意地仍在了地上。

这黑色头套的家伙却缓缓地转过脸来,看着走廊上一脸慌张的叶尔戈,扭了扭脖子上的骨,淡然道:“还有漏掉的吗?正好,不用我找。”

叶尔戈连忙双手举起手上的手枪,指着了对方,沉声喝道:“放下武器!我是第三警署的探员!现在命令你,放下武器!!”

“探员?”天罪疑惑了一声,但却摇了摇头:“不管是什么,该清理的还是要清理。”

他缓缓地朝着叶尔戈走去,步履从容,淡然道:“你的手在抖,你说你是探员,你开枪打过人没有?”

“停下!放下武器!我要开枪了!啊!!”年轻的探员,此时咬着牙,猛然地扣动了机板。

砰砰砰——!

三枪,子弹射在了天罪面前的地板上,扬起来了好一阵的尘埃,但压根没有伤害得了天罪半分。

“果然是个菜鸟……”天罪摇了摇头,身体却猛然之间前冲,动作极快!

天罪轻松地一拳打在了叶尔戈的腹部上,重击让叶尔戈一下子痛苦地蹲下了身体。天罪冷哼一声,抓起了叶尔戈的头发,手上的自动步枪瞬间朝着叶尔戈的额头指过去。

不料与此同时,叶尔戈却双手抓住了自动步枪的枪膛,用力地不让它指来。

“嗯?”

从叶尔戈身上,天罪感受到了一股颇为庞大的力气……枪口是指不了这个家伙了,但对于天罪来说,杀人并非一定需要使用子弹!

他冷哼了一声,一个膝盖再次顶在了叶尔戈的腹部上,一个瞬间就转过了身体,绕到了叶尔戈的背后,以手上的步枪勒紧了叶尔戈的脖子!

勒着的同时,他还一边地向后倒退,拖着叶尔戈的身体,在地板上滑动起来。

叶尔戈只能够痛苦地胡乱踢着自己的双腿,却始终无法掰开脖子上的枪管,一种喉咙快要断掉的恐惧,让他的瞳孔飞快地扩张起来。

终于,来自死亡的威胁,让他抛开了一些顾忌,不在挣扎,而是直接抓紧了天罪绕在自己身前的双手。

叶尔戈猛然见咆哮了一声!

他身上的衣服也在这瞬间直接裂开!

他把这个带着黑色头痛的家伙,狠狠地反摔在了自己的面前!

“呀啊!!!”

叶尔戈甚至朝着对方的背后,重重地补上了一击恐怖的拳头……他甚至能够感受到打碎对方背后骨头的感觉!

看着这家伙最终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的模样,叶尔戈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下子瘫倒了在地上。

在走廊的灯光之下,之间叶尔戈的脸上,手臂上,从裂开的衣服所暴露出来的背后以及胸膛位置,都开始冒出一层细密的绒毛。

叶尔戈仰着头,好好地平复一下自己,只感觉一种兽性正在身体之中疯狂地蔓延,让他痛苦无比。

他抓紧了自己的双臂,发出了极其痛苦的叫声……他并没有注意到,那倒在地上的天罪,此时身体却诡异地动弹了一下。

爬了起来!

天罪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并且虚弱,“居然是一个狼种?怪不得有这样大的力气……不过看来你似乎不是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

叶尔戈抬起头来,朝着这家伙如野兽般地张开了自己的嘴巴,尖锐的犬齿露出,就显示一头受伤的饿狼般。

却见天罪忽然之间从衣襟内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铁盒子,打开……取出了一根带着注射器的小小针筒出来,缓缓道:“既然是狼种,也就没有办法了。可以的话,我也不想用这种东西,毕竟……”

天罪直接把针筒插入自己的脖子之中……注射!

针筒之中,浅蓝色的液体一下子注入了天罪的身体之中!仅仅只是瞬间,天罪的双眼就突然之间反转了起来,脸上更加是炸裂般地凸了大量的血管!

他似乎也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也发出了低沉的咆哮声——他身上的肌肉,一下子就可膨胀起来!

“但不管怎样,这种力量带来的感觉,还是很美妙啊……”

天罪的身体,像是庞大了一圈似的!

他突然之间跳起,一下子就落到了叶尔戈的面前,一拳朝着叶尔戈的脑袋砸去!

嘭——!!

……

那是一道从走廊倒飞而出的身影,然后接着又是另外一道身影从走廊之中冲出,两者很快就缠绕在了一块!

嗯,看来这种药,是米迦勒会所成员的标配啊?

看着这两道非人类般的身体缠打的模样,洛老板不禁有趣想到。

但有趣归有趣,甚至也感兴趣这米迦勒会所的药人和这位野生狼人探员之间的决斗也好,俱乐部的老板,还是很直接地深入了这庄园的内部。

其实洛邱只是觉得……这两家伙这种打法,大概一时半会也打不完。

而跟进在洛邱以及优夜身后的安娜,匆匆一瞥之后,也来不及惊恐眼前这一幕,快步地跟着上去。

她起初只是不愿意就这样死去,让一切的努力白费。

可是当她以旁观者的角度,一点一点地刨开这一切的时候,她知道有些事情……是她所需要做的。

“尤里,我绝对不会让你……”(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