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八章 Scar

第五十八章 Scar

警署。

男人低着头坐在了羁留室的简陋床板上,这几天对于他来说,简直像是噩梦一样,他堂堂一个迪卡比家的继承人,居然会被抓到了这里,传出去之后,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忽然,羁留室的门打了开来。男人看着走进来的警察,这几天叫喊的次数他自己都记不清楚,这会儿只是默默地看着对方,颇有点懒得理会的心态。

“你可以走了。”警察淡然地说道。

男人一愣,霍然从床板上站了起来,惊喜地道:“我可以走了?是不是有人来接我了?”

“接你?有什么人会来接你这种人?”警察耸耸肩道:“只不过真的那个小偷抓到了而已。好了,别废话了,赶紧点走!别占这里,浪费我们的地方。”

男人顿时怒道:“你们抓错了人,居然还敢!”

但他却不得不马上停住了说话,只因为这警察大力地用警棍在门上敲了一敲:“你要是愿意继续呆着的话,我也很乐意再次关上这扇门。”

“等下!我、我现在就走。”

这个警署,我记住了!

男人低着头,快步地走下了这个警署大门的楼梯。他感觉自己简直是倒霉透顶了,不仅仅身上的钱包证件手机等等全部都不见了,还莫名其妙地坐了这么长时间的牢狱!

“埃德加到底在做什么!我失踪了这么长的时间,也不知道找找?哼!”

他找来了一辆计程车,坐了上去,极为不爽地说了一个地址。

……

……

对于薇拉来说,多管闲事似乎是从祖上传下来的基因一样。她甚至很清楚地记得,小时候,家里的人都是这样评价她的祖母:这个该死的,多管闲事的老太婆!

这次,她似乎觉得,自己是不是要为多管闲事买单……这情况实在是糟糕透顶了。

这个看起来像是才布置不久的画室之中,如今已经像是被台风过境一样。两个有着超越常人体能的家伙在这里搏斗,之间还夹着这她这位多管闲事的人呢……薇拉觉得,这个庄园的主人应该不会问她收取损失费的吧。

嘭——!

该死的!

她双手交叉保护在自己的面前,险之又险地挡住了这个‘巨人’的拳头,只是庞大的冲击力,马上就把她朝着墙壁倒飞过去!

要不是体内留着的是家里那种肮脏的血,身体组织和普通人有不少的差别,这一拳头下来,这双手骨大概早就断裂——但如今也是直接失去了知觉般,从手腕到肩膀的位置,基本上已经麻木。

啪!哒!

她的身体直接压倒在了放置在墙壁位置的一个柜子之上,直接把柜子砸了一个稀巴烂——这似乎是用来放置作画工具的地方。

折断的画笔,别挤爆的颜料,和瓶子之类的东西顿时散落一地。一种粘粘糊糊的感觉甚至让薇拉感觉到极为的难受。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碎裂在地上的一块玻璃上自己的倒影……原来脸上因为这一下,已经沾上了白色浓稠的颜料。

鼻子上一滩,左边的脸颊上一滩,额头上也有一初,甚至在右眼上也有一坨……对了,嘴角的边缘也……

“!!”

但现在可不是她去计较或者处理这些东西的时候,想想应该怎么处理掉这个‘巨人’以及这个‘狼种’才是更为重要的事情。

“我就不应该多管闲事。”薇拉猛然地站起身来,极为不满地对自己说了一句……然后,她眼睛的瞳孔开始飞快地缠身之中奇妙的变化。

瞳孔像是被打碎了然后再次重新聚合一般,变成了奇妙的,带着独特美感的伞状结构,至于脸颊上,则是冒出了细小的银色绒毛。

她的耳朵稍微拉长了一些,可是头发却一下子爆长到了及腰的位置。

“你也是狼种吗!!”天败的声音充满了一种粗狂的,像是被灼烧了声带般的味道,以及暴怒。

这种变化并非他能够控制得住,强大的身体能力需要损失他不少的东西才能够换来。一股暴戾的杀意,早就在他的心中破牢而出。

他需要把眼前一切活着的东西都撕裂,才能够平息身体之中那股源源不断的冲动。

此时。

就在薇拉产生了变化的瞬间,已然失去了理智的叶尔戈却忽然之间停了下来。他像是面对更加危险的敌人般,整个身体躬起,四肢用力地抓紧了地板,呲着牙,如临大敌般……或者说,本能地有了一丝的害怕。

“十秒。”薇拉的声音忽然变得尖锐了一些,当她的目光骤然之间凝缩的瞬间,她便像是子弹般,一跃之间,已经笔直地朝着天败冲撞而来。

天败也大吼了一声,已经扑捉到了对方运动规矩的他,意图十分的明显——那就是一拳下去,什么也砸破!

这个拳头,如今确实拥有破墙的力量!

可是,就在这瞬间,一切动作像是放慢了一般!薇拉非但没有后退,反而是极快地伸手抓住了天败那庞大的手腕,然后身体就在半空之中飞快地一扭,她的双腿同时张开——张开之后,也瞬间收紧了起来!

左小腿与右大腿化作了修长的钳子,直接扣住了天败的脖子!

她低声一喝,竟是直接把天败扳倒了在地上,至于天败的脑袋,更加是重重地直接砸在了地板之上!

即使是如次恐怖的撞击,也没能够让天败直接头破脑裂,却也已经眼冒金星!

但薇拉显然还没有罢手,她这会儿更加凶残地收紧自己的双腿,同时把抓住了天败的手臂,猛然用力地反方向推去!

咔嚓——!

关节,因此而彻底扭曲!

天败开始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难以维持起来——他这种状态,尽管将痛觉降到了几乎没有的程度,可依然需要氧气来维持自身。

普通人,没有办法将他逼到这种程度……但薇拉,明显并不在普通人的范畴。

绞杀!

巴西柔术之中威力更大的招式!

而时间……九秒!

松开了双腿,从地上站了起来,薇拉低声咆哮了一下,抬腿就把天败踢翻了过来,看到他完全翻白的双眼之后,才转而看着叶尔戈。

他依然采取着那种绷紧了身体的防守姿势。薇拉一步步地朝着叶尔戈走去,她身上的异变也越加的明显起来。

叶尔戈本能地后退着,直到退无可退的瞬间,体内潜藏的凶性,让他终于在咆哮一声之下,霍然朝着薇拉出手!

“你根本不知道这份力量应该怎么使用!”薇拉的声音变得更为的尖锐。

双手抱合,轻松地躲开了叶尔戈的冲撞,转到了他的背后,抱着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叶尔戈的背后,直接把他捶打在了地上!

薇拉冷哼了一声,身体一跪,直接跪压在了叶尔戈的背后,然后伸手扳起了他的脑袋,将他彻底地压制起来!

“维卡!出来!出来!”

从一开始躲着,一边躲着一边追着来到这里的维卡,此时从画室的窗口位置,探出了头来。他看见薇拉的一幕,顿时大惊失色,却也手忙脚乱地翻动着自己的口袋,终于找到了一个瓶子,便连忙地抛了出去!

薇拉伸手接过了拼字,直接咬开,取出了一些小药丸,塞入了叶尔戈的口中,最后用劲地捂住了他的嘴巴。

叶尔戈依然还在拼命地挣扎着。

“听着,愤怒不会成为你的力量,自会让你自取灭亡!我不知道你身上的血到底是怎么得来的,但是既然你身上留着这种肮脏的东西,那你就要学会控制它!你是人!不是野兽!”

“呜……啊!!吼——!”

直到叶尔戈渐渐不动了,身上的异变也缓缓地开始褪去,最后闭上了双眼,薇拉才松开了他,自个儿地坐在了地上。

猛然间,她的脸上露出一种痛苦之色,嘴唇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她飞快地把手上剩下的药丸放入口中。

不久之后,她才恢复了原装,但似乎也透支掉了所有的力气般,瘫倒了在地上。

维卡见状,连忙地爬过了窗口,走了进来,飞快地道:“我刚一路上看见了,死了很多的人……没见到活的!这……这家伙是在怎么回事?”

他的目光,一下子转到了天败的身上。只见此时他的身体开始变得干瘪起来——干瘪也是相对于他之前那种庞大的体形,如今只不过是恢复到了正常的大笑。

只是,他的全身皮肤,都变成了诡异的灰色,甚至从嘴巴之中,流出一些黑色的物质……恐怕是血?

“我也不知道,不过……”薇拉皱了皱眉头,虚弱地道:“我好想见过类似的东西。”

“啊?”

“大概两年前,有几个神秘的家伙来到家里,父亲接待了他们。似乎是在谈什么生意……”薇拉摇了摇头:“没过多久,我就无意中发现,家里开始秘密处理一些尸体,模样……”

她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地道:“差不多。”

“这……”维卡皱了皱眉头,飞快地道:“先不管这些,我先带你离开这里……要还有类似的家伙,我指定对付不了。”

薇拉点了点头,她也知道分轻重,“等下,把这家伙也带上,我有些事情要问问他。”

薇拉指着叶尔戈道。

“大小姐!你觉得我扶着你,还有能力抬起这个家伙吗?”维卡苦瓜着脸道:“你已经帮他到这份上了,剩下的就看他自己的运气了吧!如果,他是这个庄园的人,指定死不了的!”

“好吧……”薇拉只好点点头。

……

“是因为是古老的血统流传下来的,所以力量会大些吗?”

混乱的画室内,迎来了一身干净的洛老板和女仆小姐。蹲在了地上,洛邱翻开了叶尔戈的身体,一边打量着问道。

“狼种的族群里面,有‘代’的这种说法。”优夜说着自己知道的东西:“比方说,最开始的是初代,然后以初代感染的第一代,第一代感染的是第二代。上代对下代之间天生会带有压迫感。嗯……类似的血族,模式也是差不多。”

洛邱又走到了天败的尸体面前,伸出手指把地上黑色的血沾了一些在手指上,揉捻着,忽然道:“对了,上次你说,这东西含有血族的血液以及狼人脑髓的成分,对吗?”

“是的。”

洛邱点了点头,联想到薇拉刚刚说的一些话,似乎可以成立一个假设。

他笑了笑,站起了身来,“轮到我们清场了。我们应该感谢一下薇拉小姐,因为她让我们剩下了一些功夫呢。”

洛邱还是第一次碰见这么多的尸体……或者说,站在一个死了很多人的地方。

从前的话,即使不会一下子吓到,大概也会变得紧张起来。

而如今……这些,却恍如道具摆设般,那心中的泉水,没有半点波澜。

洛老板不由得有趣并且自嘲般地想到:看来,是连习惯这个过程,都给免去了。

“嗯。”优夜微微一笑。

但是在清场前,女仆小姐则是取出了手帕,细心地给洛老板擦拭干净了手指上的黑血。

……

这时候,一辆计程车,缓缓地来到了庄园的门口。

男子一脸不爽地关掉了车门,朝着那司机道:“你在这里等会,马上就有人来给你付钱!”(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