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章 生意上门

第三章 生意上门

洛邱习惯性地观察起自己的第一个客人。

带着一点儿风尘仆仆之色,眼睛虽然尽量保持着不斜视这点基本的礼貌,但还能够感觉出来不安,穿着黑色的西装但是没有系领带,领口的扣子也没有系上。

另外西装有些皱褶的模样,脸上出现了隐约看见的胡渣,眼内充斥了一些血丝显然是因为没有休息好的关系。

总体来说,这位客人给洛邱的感觉就是:一个晚上没有睡好或者索性没有睡过,处于相当困恼之中的状态。

另外听口音是本地人。

嗯……暂时能够知道的大概只有这些,洛邱心中暗暗地点了点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们来看看现场的环境情况吧。

进来了客人,手头上拿着的是俱乐部的凭证这点,明显表示了他多少知道‘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的情况。

然后作为新任老板的洛邱在一言不发的沉默打量之后,还是一言不发地保持着沉默……他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应该要……招呼客人?可是应该怎么招呼来着?学着之前的那个老板一样,帅气地登场?问题是人家进来的时候他已经坐着……又或者介绍这里的东西,说一些别人没有听过的东西来提高自己的逼格?可他除了那双‘绯红之月’是有点儿认知的之外,别的东西就只能呵呵了啊。

所以说,要跟这个年级比自己大了一圈不止的人谈论‘绯红之月’其实是一双眼招子的话题?

这就他娘的尴尬了啊。

根本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可人家还在等着,惴惴不安的模样看着洛邱,让他越发的别扭起来。

“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酝酿了半天,洛邱最终还是首先打破了沉默。

“你是……”中年人疑惑地道。

“这位是俱乐部的老板。客人,您请坐。”优夜忽然说道。

虽然只是一个人偶,但无论从那个方面都是无可挑剔的人偶,甚至会懂得给自己的主人排忧解难。这一刻,洛邱甚至觉得前任老板留下最没有用的是那本枯燥的手册,而最有用的分明就是优夜这个能干的女仆。

可惜只是人偶呢,只是人偶呢,是人偶呢。

优夜领着局促不安的中年人走到了会客区坐下……其实只是靠近橱窗位置的一张圆桌而已。

等客人坐下之后,优夜才走到了洛邱的身边,轻声地说道:“主人只要倾听客人的需求,然后评估是否值得进行买卖即可。要是觉得对方提供的交易金不足的话,拒绝也没有关系。”

算是提醒之类,好贴心的一女仆人偶。

洛邱点了点头,他会像普通人一样紧张,但并不会过多地表露出来。大概是性格使然,洛邱平静地走到了中年人的面前坐了下来。

“你……真的是这家俱乐部的老板?”中年人上下打量着洛邱。

“很奇怪吗?”洛邱反问道。

中年人连忙摇摇头,好像是生怕会惹起不快一样,解释道:“不不不……只是,只是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洛邱好奇心一直很强,当下就问道:“那你想象之中的到底是什么模样?”

中年人道:“我从祖辈那里听过这家俱乐部的传说。就算是告诉我的爷爷也不知道这家俱乐部存在的时间。”

说道这里,中年人有打量着洛邱道:“根据我爷爷说,他一辈子一共在这里买过三次的东西。每一次见到的老板模样都没有改变过……但似乎不是一个后生。”

“我们来谈谈这位先生需要些什么吧。”洛邱淡淡地说道。

他希望给对方留下一些神秘的感觉……其实没有感觉这样做是否能够对接下来的交易有什么帮助,单纯只是因为觉得之前的老板也是给自己这样神秘的感觉,似乎应该要学上一学。

听到这里,中年人急急忙忙地把手上抓紧的黑色卡牌放在了桌子之上。

他应该是很重视这张卡牌,因为从进店到现在,一直都是双手握着的模样,“这,这个!我,我想要买回我的工厂!”

于是中年人开始说起自己的故事。

中年人叫做金子富,家里几代经营了一家大型机床生产的工厂,在本市还是是有名气的人——当然,对于并不怎么关心商业圈的洛邱来说,他确实自己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最近金子富的工厂出现了危机,那就是工厂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变得不再属于他,而是变成了他女婿的所有物。

原来在最近的几年,他的女婿会偶尔地让他签下一些文件,当时因为信任,没有过多留意,当反应过来的时候,工厂已经易手,更重要的是就连他的财产,也变成了女婿所有。

他的女儿早几年死于车祸,但是女婿一直都没有再娶,每天都兢兢业业地在工厂上班,并且又当爹有当妈地带着仅仅只有一岁的孩子。

正因为这样,才让金子福对女婿越来越信任,也正因为这样,让他不知不觉间失去了自己的全部。

“子谦他……不,那个畜生,竟然打算拆了工厂,打算用工厂的地皮与开发商合作兴建大型的豪宅区!工人只能够得到一笔很少的遣散费!多少个家庭啊!他们有些在我的工厂付出了半辈子……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

看着桌子上的卡牌,完全的黑色,一个其中一面有刻着一个金色的印记。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印记的模样,跟这里负三层的那个祭台的轮廓有七分的相似。

可是……是想用这张卡牌当作交易金的意思?

对着张卡牌一点儿概念都没有的洛邱还是觉得这又开始尴尬起来了……

“先生的要求我们已经知道了。”

优夜这会儿捧着精致的茶杯还有茶壶走了出来,放下托盘之后伸手把卡牌拿起,微笑道:“只剩下一道纹章,完成这次交易之后它将会消失。根据规矩,您将享有交易金九折的优惠……确定要进行交易吗?确定的话,请说出先生您认为合适的交易金。当然,交易金是否合适,最终还需要我们的老板来判断。”

优夜好棒!

“我…我知道规矩。”金子福深呼吸一口气道;“我爷爷临终之前,告诉过我规矩的。”

说到这里,金子福顿时沉默了下来,洛邱看的很清楚,他是下定了决心要来这个地方,但并没有下定决心想要彻底完成这单交易。

“用我……剩下寿命的一半。”最终,从金子福的口中说出来了让洛邱颇为惊讶的话。

粗略地读过了那本所谓的老板手册,但对于俱乐部的运作,洛邱还是没有半点的概念。一切都十分的新奇……然后从接触那个祭坛开始,就感觉是诡秘起来。

寿命?

他强迫自己充当一个观众,想要看完优夜是怎么应付中年人,看看这个荒诞而有现实的场景。

“我明白了。”优夜这时候点点头:“对于人类来说,寿命是最为宝贵的交易金之一。请稍等片刻,另外请闭上您的双眼,客人。”

只见优夜此时突然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点在了金子福的额头之上。

不久之后,优夜收回了自己的手臂,并且重新带上……其实一直都有带着的黑色手套。

“先生,根据您的身体状况估计,初步估算您剩下的寿命是三十七年。寿命的一半即为十八年零六个月。”

“十八年……”金子福严重闪过一抹恐惧的神情,但却咬咬牙道:“十八年就十八年,我不能够让跟着我的员工都跟着我受苦,他们还有一家老少,如果没有了这家厂的话……我决定了,用我的十八年零六个月,换回来我的工厂!”

“对不起,这位先生。交易是否完成,还需要老板来裁定您付出的交易金是否合适。”

“这……这……”

看着金子福又开始惴惴不安地看着自己,洛邱神TM的又开始觉得尴尬了……

评定,怎么评定?

“或许我们的老板还需要一点时间来考虑。”优夜微笑道:“这位客人,您可以先回去。有消息的话,您手中的卡牌会给您指示……那么,欢迎光临‘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优夜果然好棒……

……

……

PS:求收藏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