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九章 掩盖

第五十九章 掩盖

可计程车的这位老司机显然不相信这样的说辞,他摇开了车窗,看着这个男人怀疑地道:“先生,万一你进去之后就不出来的话,那我怎么办?你看起来也不像是能住在这里的人。”

老司机可以在警署门口被截下来的,实在不能不怀疑!

“你说什么?我是这里的主人!哼!”男人皱着眉头,冷哼了一声:“你等着。”

说罢,他直接走到了大门前的柱子旁边,按动这里的门铃——要不是身上什么东西都不见了,他也用不着坐着计程车回来。

来路上,他问这个司机借了电话,可却无法打通埃德加的电话,让他不由得有种不安。

门铃长响了一会儿,可却毫无动静。那计程车的司机已经下了车,朝着这男人走来,“先生,我想你在按多久,都不会有反应的……不过,免费的计程车不是这么好坐的,你可知道?”

“你想做什么?”男人冷哼了一声。

兴许是因为他一直都处于高位的原因,这样的一喝之下,那计程车的司机脸色顿时一变,瞬间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男人觉得是自己的气势压倒对方了,不由得冷笑了一声。不料就在这时候,这位计程车的司机却二话不说,就转身冲忙地跑回了自己的车中,直接倒车,掉头就开足了马力,冲一般地原路离开。

男人一愣……他可不觉得自己能够把人吓到这个份上。男人下意识地转过身来,只见那大门的铁闸上,此时一名穿着白色西服,但身上染满了血迹的家伙,正趴在了这里。

他的手臂穿过了铁闸,刚好支撑住了他的身体……但他的脑袋却垂了下来,身体一动不动。

看到这模样,男人顿时也吓了一跳。他忽然明白,这司机为什么走得那么的慌张。

男人仗着胆子走到了闸门的面前,把这人的脑袋扶起,很快就认出来这人的名字——庄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的事情!男人用力一推,发现闸门并没有锁上,不由得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便从这尸体的手上拿过了一把手枪,吞了口口水之后,缓缓地摸着进入庄园之中。

一路上,男人看见不少的尸体——而这些尸体,竟全部都是他手下的尸体!

庄园里面这豪华的别墅,此时显得安静无比。

推开了大门,并没有看见人影,男人不由得大声地叫喊道:“埃德加!埃德加!你在吗?埃德加!你在吗?”

彭隆——!

像是撞到了什么的声音,男人猛然间转过身去,手枪麻利地指着自己的前方,历声道:“谁!”

“啊……少爷!”却见一名男人扶着自己的手臂,倚在了角落的位置,缓缓地站了起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噢!我总算看见一个活的了。”男人脸色一喜,连忙走了上来,扶着这个家伙,“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他的说话还没有说完,就传来了他极为熟悉的,他的老管家的声音!

“先生!原来你在这里!”

只见埃德加匆忙地从楼道上快步走了下来。他身上的衣服显得十分的凌乱,唯有发型似乎没有乱……“还好你也没有事情!我醒来之后在书房发现了叶菲姆还有他的人的尸体,先生,是你干掉的吧!”

“我?”男人一愣,露出了极其疑惑的神情,脑内简直如同缠满了蛛丝般,理不清前后,“埃德加,你听我说,我这几天……”

“噢!先生,我想现在不是说这些的事情。”老管家正色道:“我已经通知了勃鲁波夫,告诉他这里发生的事情。听着,勃鲁波夫先生的意思是,只会给我们半个小时的时间,让我们好好地清理干净这里。”

“勃鲁波夫?”男人更加是摸不着脑袋:“等下,我这次来莫斯科的确是为了见勃鲁波夫寻求合作没错,可我什么时候见过他了?”

“噢!我可怜的先生,您不是在第一次拍卖会之前,就和勃鲁波夫交谈过一次,并且定下了除掉叶菲姆的计划了吗?”老管家此时皱了皱眉头:“难道,是因为刚刚的手榴弹爆炸的时候造成的冲击,让你记忆混乱了?”

男人一愣……直觉告诉他,这里发生了一些他办法解释的,并且十分诡异的事情。他本能地想要弄清楚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打算开口说话。

可就在此时,他却忽然有了一种昏眩的感觉。

这种昏眩感,让他眼中忽然闪过了许多的画面——像是电影一般,并且是那种120帧的画面。

男人于是陷入了昏迷之中。

“先生!先生!先生!!”

……

感觉脸上有些疼痛,叶尔戈悠悠地转醒过来,睁开眼的瞬间,他甚至看到了一张熟悉得不能够再熟悉的脸孔。

“维克多先生!”叶尔戈高兴的连忙地抓做了维克多的手臂:“太好了!你没事!我一直在找你!他们到底把你关什么地方去了!”

维克多一愣,下意识地想到:看来庄园的人,一直没有告诉过叶尔戈自己的动向,而是仅仅只把他一直关着。

“冷静一下。”维克多拍了拍叶尔戈的肩膀,“我的事情等会再说,比起这个,你能不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噢!我也不知底,似乎这里遭受到了攻击,我就趁着混乱逃了出来。本来打算找你的!”叶尔戈一边回想,一边说道:“维克多先生,这里藏有太多的火器,而且还火拼死了很多人!我想我们应该尽快着急人马……”

“叶尔戈!”不料维克多此时略微大声地叫了一句:“你说的那些事情,等会再说。我只需你告诉我,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维克多伸手一指。

叶尔戈不由得目光转去,只见在这个混乱无比的房间之中,有着一具倒在地上的尸体。

灰色干尸般的全身,并且口中还流出黑色的血液,他脸上更加是血管呈现,显得无比的恐怖!

这是那个……那个杀人的家伙!

叶尔戈终于清楚地记起了,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这家伙似乎给身上打了什么东西之后,就变得极为的恐怖。叶尔戈不确定这男人打入身体的到底是什么,但显然不是什么好家伙!

可是……这家伙怎么死了?

叶尔戈不由得暗自心惊。他知道自己一定是因为过于危险的原因,而本能地进入一种自己一直不愿意让人知道的状态之中。

一旦进入那种状态,他都会失去理智,自己做过什么都回想不起来……该不会,是自己失去理智的时候,用那种恐怖的力量把这个家伙干掉的?

叶尔戈看着这个家伙身上一些明显是被东西爪出来的痕迹……似乎,或许,只能够得出这种结论了。

想想他失去理智的时候,都会造成一些恐怖破坏的经历,叶尔戈就很难否定这个结论。

“这家伙,是你干掉的?”维克多皱着眉头问道。

叶尔戈犹豫了一下,“我想……或许是吧,我记不太清楚了。先生,你知道,我后来昏过去了,有点想不起来。”

“幸苦你了。”维克多点点头,却忽然道:“不过,关于这具尸体的事情,你暂时不要和别人说,报告里面也不要提及。这尸体,我会找人处理掉的……总之,对于这具尸体,你要先保密。”

见维克多一脸郑重的模样,叶尔戈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选择点了点头。

他爬起身来,“对了,维克多先生,他们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维克多笑了笑,他看着这个年轻的家伙,知道他是真的关心自己,不由得温和了些道:“没事了,事情都解决了。”

“解、解决了?”

……

当叶尔戈走出这个房间的时候才发现,这庄园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很多的警察……但是,似乎并没有像他记忆之中那样,这里有很多很多的尸体。

只有那么四具的尸体,摆在了这别墅的大厅。

这里面仅仅只有一具尸体,是这个庄园的人……而且身份还只是一名园丁。至于另外三个,则是叶菲姆,以及较早时间,劫走叶菲姆的两名歹徒。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尔戈宝宝,一脸白人懵逼……

……

……

“你好点了吗?”

维卡把薇拉扶到了远离庄园的一片小树林,在这里找到了一条小溪,便把她放到了旁边休息起来——其实他是真的累趴,对于武器是键盘和代码的斗士来说,这种体力劳动简直要命。

“还行。”

薇拉点了点头,恢复了一点力气。

维卡松了一口气似地,一下子坐在了草地上,“刚刚我好像听到警笛的声音,估计是警察来了。还好我们走得快,要不然还真是麻烦极了!”

“幸苦你了,会给你加薪水的。”薇拉笑了笑,伸出了拳头。

维卡也伸出拳头,就这样轻轻地敲在了薇拉的拳头上,二人相视一笑。

“对了,帮我弄点水来,我要擦擦脸,刚脸上弄了很多的颜料在脸上。”薇拉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

虽然知道,这位大小姐兼出薪水给自己的老板实质上是一个很爱美的人,可是维卡这会儿还是忍不住口道:“我的大小姐,你脸色什么时候有颜料了,最多只是沾了点灰尘而已。”

“没有?”薇拉一愣。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显然还有那种颜料依附在这里的不适还有粗糙的感觉,“我脸色真的没有颜料吗?我说的是白色的颜料!”

“没有啊!”

薇拉皱了皱眉头,然后很快就舒展了开来,忽然眯着眼,开心地道:“哈,我想我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把戏,从美术馆把《无名的女郎》无声无息地偷出来的了。”

“啊?你还在想这个啊?”

维卡……维卡翻了翻白眼。(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