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三章 这就是你成为富婆的原因吗?

第六十三章 这就是你成为富婆的原因吗?

听着这声音,勃鲁波夫忽然一愣。

这声音和他印象之中的那位俱乐部店主的声音完全不同……似乎,这是年轻了许多的声音。

“勃鲁波夫先生,眼前的这一位,是我们的新主人。”

只有女仆小姐此时在轻声地解答着勃鲁波夫的疑惑。

勃鲁波夫不由得动了动嘴唇……这个俱乐部给他的惊讶,似乎从他当初遇见的瞬间开始,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这时。

洛邱从陈列架上拿下来了一瓶香茅粉,看着上面的标签,也没有转过身来,“勃鲁波夫先生说,已经好多次经过本店曾经的这个地址……是有什么事情吗?”

勃鲁波夫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这位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样,半点衰老也不曾出现的女仆小姐,忽然道:“没什么,我只是偶尔会突然想起,和从前的那位店主聊聊天。”

“咨询吗?”洛邱又道。

“差不多。”

勃鲁波夫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讽刺还是真情实意:“贵店唯有在咨询这方面,是让我感觉最优惠的地方。”

“我和前任的老板虽然不是同一个人。”洛邱把手上的瓶子放回了原来的地方,又取下来了另外一个瓶,“不过,工作的内容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勃鲁波夫先生,完全可以不用拘谨。”

勃鲁波夫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忽然道:“我想知道,假如你需要做一件事情,它是彻底违背了你的初衷,但却又是你达到目标之前必不可少的一步……要是你的话,你会选择绕路而走,还是不得不走这一步?”

洛邱淡然道:“为什么需要假设是我?勃鲁波夫先生,觉得假设在我的身上,会有参考的价值吗?”

勃鲁波夫一愣。

他忽然觉得自己确实问了一个相当愚蠢的问题——他和这个俱乐部做个交易,得到了一笔庞大的资金,因此对于俱乐部的诡秘手段一直都敬畏在心。

拥有者神秘力量的俱乐部,它的老板想要做一件事情……大概是不需要烦恼什么。

“没。”勃鲁波夫摇了摇头,忽然自嘲地道:“没有价值……我确实问了一个相当愚蠢的问题。”

“你……你觉得,我可以改变得了这个国家吗?”

猛然间,洛邱又听到了勃鲁波夫的问题。

洛邱却似是没有听见一样,又放下了手上的瓶子,接着又取下了第三个瓶子开始看着人家标签上的东西。

勃鲁波夫此时也没有在意一般,而是带着一丝疑惑,仿佛只是在自言自语:“当年,我得到了那笔资金之后,靠做着各种的投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确实拥有了远超当初的,更为庞大的财富。可是……也已经过去了二十年的时间。”

勃鲁波夫苦笑道:“单独只是积累资本,就用掉了我的半生,可是对于我来说,却还远远不足够……我还必须继续地往上爬去。那是一个至今还看不到终点的地方。”

“我有时候甚至在想,我到底能否成功……我到底能否完成想要完成的事情。”依然还是勃鲁波夫的声音,他吁了口气:“我不知道,我到底能够继续走下去。”

他终于停下了自己的说话,却久久没有得到来自这位俱乐部的新老板的回应。

这个新老板似乎在挑选了第三瓶的香料之后,总算是找到了合符心意的东西,放到了女仆小姐提起来的一个购物篮子之中。

然后……然后走到了另外的一个陈列柜之上。

勃鲁波夫一愣,他感觉到了一种无视。这让他突然之间有种烦躁的感觉。只是这种感觉却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开始平息下来。

甚至,这种平息快得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感觉好点了吗。”洛邱拧开了一瓶的香姜粉,低头嗅了嗅之后,忽然问道。

勃鲁波夫动了动嘴唇,他沉思了一会儿,便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洛邱此时才轻声道:“我之前看过一本书,忘记是谁写的了。上面提到,如果作为被咨询者,不想给予太多掺合自己观点的建议的时候,那么,对于咨询者来说,只要倾听就足够了。”

把手上的香姜粉也放到了优夜提着的篮子上,忽然又道:“勃鲁波夫先生当初既然选择以毕生的爱情作为交还的交易金,足以看见你确实是很需要那笔资金……需要用它来做一些你想要做的事情。所以我想,到底要不要走这一步,自己应该知道的。毕竟当初,你就已经下定了决心。所以,是否还需要为这一步烦劳些什么吗?”

“不。”勃鲁波夫轻轻地摇了摇头,放佛一下子释然了般:“确实不需要,也没有必要……我想我确实,仅仅只是想要一个倾听者。感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话。”

“没什么。”洛邱淡然道:“毕竟这也算是一种售后服务。”

“有机会的话,我还会再来。”勃鲁波夫深呼吸了一口气,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相当的严肃起来,朝着洛邱的背影点了点头。

之后,勃鲁波夫又走到了优夜的面前,微笑着道:“优夜小姐,你还是像从前一样的美丽。为了表示我的敬意……嗯,我在圣彼得堡的拉多加湖的湖畔有一栋小别墅,不介意的话,欢迎你随时到哪里去度假。它是属于你的了。那么……告辞。”

勃鲁波夫仿佛轻松了一些,就这样脚步从容地离开了这家小店。

“勃鲁波夫从前是一个军人,参加过当初的车/臣战争……似乎他原本的故乡就在这场战争之中毁于一旦,家里人都死光了。”

优夜忽然说道。

“个人意志无法撼动国家意志……一个灵魂也不足够直接改变一个国家的道路。”洛邱耸了耸肩,“看来是很难继续和这位勃鲁波夫先生再次做交易了。不过……”

洛邱目光怔怔地落在了女仆小姐的身上。

忽然想起来这位女仆小姐从前曾经说过的一句说话:嗯,偶尔会碰到一些热情的客人,送出的一些小礼物。

所以,这就是你为什么会是一个成为富婆……大概还是超级富婆的原因了啊?

一栋湖畔别墅的……小礼物呢。

“主人?”女仆小姐这会儿可猜不出洛老板的心思。

洛邱却笑了笑,拍了拍她提着的购物篮子道:“我就要这些吧,你要什么自己挑咯。”

他接着打了个响指。

响指响起的瞬间,四周也就恢复了正常,外边依然还是车水马龙。

结账的时候,洛邱忽然道:“我们下一站去圣彼得堡吧?湖畔的别墅,度假的话,应该挺不错的。原本计划回去的时间,还有一点,别浪费了。”

“好的,我等会马上安排路程。”

……

……

“老板,你回来了。”

看见勃鲁波夫从街上走了回来,秘书不由得顿时松了口气。他还真的是挺担心这位老板会有什么麻烦,毕竟老板可是公司的灵魂。

这个企业,拥有难以想象的前途。

勃鲁波夫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便上了车子。坐下来之后,他便直接说道:“回去公司,接下来我们要忙活很长的时间了。对了,你上次说的那些幕僚的名单,给我看吧。”

“另外,关于修改航运的方案,也开始做了吧。任命虽然没有正式下来,但是我需要提前做好所有的准备……嗯,晚上帮我约市长先生,看他有没有空,吃顿饭。”

秘书一愣,连忙点了点头……总感觉只是独自走了一趟之后,自己的老板就忽然间充满了干劲似的。

这简直是打算把日程彻底排满,把一天当作两天来用的吧?

“知道了,老板!”

……

机场。

叶尔戈拎着一个行李袋,身上还挂着一个大大的背包,颇为狼狈地在人群之中跑动着,总算是成功地完成了登机手续,并且在乘务员的引导之下,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总算是坐下来了。

叶尔戈略微地松了口气,同时也带着一点儿的紧张和兴奋。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踏足另外一个更为紧张和刺激的人生。

但也不得不让他担心的事情——那就是他那个奇怪的‘病’的事情。

从少年时代开始发现自己一旦过于愤怒的时候,都会出现的那种变异开始,叶尔戈就尽量不让自己暴露出来。

天知道被人看见了,会有什么后果……造成社会不安的狼人吗?他偶尔会想,这世界上到底还有没有自己的同类,也会想要是真的碰见了,自己应该怎么办。

成为警察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可以通过强大的警察系统,看到许多普通人没有办法看到的资料。

但显然,即使成为了探员之后,他这几年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但愿在法国那边的那个国际组织里面,自己能够接触到一些更为隐秘的事情。

比如说……庄园发生的诡异的一幕?

“不过,不知道那位叶刑警,去了什么地方?”叶尔戈自言自地道。

“我想,那位叶刑警就在你的旁边。”

忽然座位的旁边传来了声音,说着不怎么流利,甚至很别扭的俄罗斯官方语言。

“是吗?就在我的旁边吗!”叶尔戈点了点头,“就在我的旁边啊……叶、叶先生!你、你怎么也在这里?”

却见旁边作为的叶言放下了手上的报纸,伸出了手来,三十几岁的大叔露出了一道迷人的微笑,“你好,我是叶言,可以提前一下告诉你的就是,接下来,我将会成为你的搭档。”

“搭、搭档???”

维克多先生……您的这位朋友的眼神,好恐怖啊!!

……

“薇拉!薇拉!好了没有?要上车出发去机场了!”

房间的门外,传来了维卡的声音。

“马上。”

穿上一身帅气的西装,正对着镜子打算把自己的头发梳成了李奥纳多的模样(年轻版)的薇拉随口地应道。

她不曾注意的是,那张原本曾经被她随手当作是飞牌一样地飞出,撞到了墙壁上,掉落在墙角边缘的黑色卡牌,忽然之间飘起,一下子就飞入了她的行李箱之中。

她终于梳理好了头发,然后打上了行李箱,拖着出门。

¥¥¥¥¥¥¥¥¥

PS:第三更会在……点左右,望天=。=(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