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二章 震颤

第三十二章 震颤

江楚看着突然冒出的黑卡怔怔出神,仿佛有着一个漩涡,把他拖入其中。

他就这样诡异地盯着这张黑卡十几分钟的时间,一动不动,仿佛是听见了这段时间,经常会平白无故地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一道声音般。

“江医生,院长请你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就在此时,值班姑娘的声音响起,江楚一愣后梦抬头,发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湿润了一些。他恍惚道:“哦……我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说着,江楚连忙地把文件合上,但犹豫了片刻之后,最终把那张黑色的卡牌放入了白大褂的口袋之中。

几分钟之后,江楚来到了院长的办公室。

上个月刚刚过了六十三岁生日的院长看起来比一般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还要健康得多。院长看见自己所看重的江楚到来,马上就露出了微笑:“江楚,我就知道这个时间你肯等在的。”

“院长,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江楚坐了下来。

院长道:“是这样的,这件事情还必须你帮忙才行。”

江楚正色道:“院长,你直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院长叹了口气道:“我有个老同学,他的孙女脑袋发现了一个初期的肿瘤。他找到了我……嗯,这几天我详细地检查过病人的情况。然后我把你推荐了给他。”

见江楚还是十分的镇定,院长心中满意,但神情严肃了一些:“她还不到五岁,脑部的神经线还十分脆弱。老实说,医院这么多的医生,除了你操刀之外,别的我都不放心。“

江楚忽然说道:“院长,我上周给您提了请假条……”

院长好声好气地道:“我知道这几年你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你的请假我本来已经批下来了……只不过我这老同学跟我几十年的交情。休假的事情你可以暂时缓一缓,等手术完成了,我放你一个月的大假都没有问题。”

江楚道:“但是院长,孩子动刀的难度不小……要是有个万一的话……是不是应该让经验更加丰富的黄医生来操刀更好?”

院长略微不悦道:“这次需要在脑前叶动刀,相信我,附近再也在不到比你在这个领域更加优秀的人才了。江楚,你没有必要太过谦虚,我不是那种论资排辈的人。比起资历,我更加看重的是个人的医德还有技术。这次的手术你好好做,要是能够完成得漂漂亮亮的话,我准备提你做我的副手。”

江楚惊讶地看着院长。

院长语重心长道:“我操劳了好些年了,也该是时候休息休息。江楚,我看重你的为人,以及你的能力。相信我,在磨砺几年,这家医院肯定需要你来担大旗。”

院长走到了江楚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道:“你有这个能力,所以不要妄自菲薄。再说,我的那个老同学也已经点头认可由你来操刀,如果你打退堂鼓的话,会有些麻烦。”

江楚听到了一些别的说话,皱着眉头问道,只好打出交情牌道:“老师,你就坦白告诉我,那人是谁吧。”

“是卫生局里的老人,虽然退下来了,但是说话还是很有分量。”院长笑了笑道:“给点信心自己,也不要太有压力。这个手术虽然有难度,但对你来说完全不成问题。不要让我失望了。”

江楚只好道:“我想先看一看病人的资料。”

“没问题,我等会就给你传过去。”

院长说完,便开始去巡查。至于江楚,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之后,便愁眉苦脸地对着桌子发起呆来。

他忽然看着自己的双手,好一会的时间,忽然把笔筒里头的一柄小刀取出,当作是手术刀一样地握着。

但才刚刚握上,他的手腕便开始作出了轻微的颤抖。江楚猛然之间挥手,把小刀仍在了地上,随后痛苦地捂着脸庞。

双手震颤,经过初步的自我诊断之后,江楚不得不理智近乎崩溃般地明白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帕金森症。

不只是什么时候双手会颤抖,如果是发生在手术当中,那么……

原本他请了长假,就是为了到国外的一位医生友人那边,商讨一下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他自身的问题。

但院长作为他的恩师显然对这次手术寄予了厚望,他更加知道这次手术对他今后事业的意义。

然而……

“真是讽刺啊……主刀医生失去了双手。”江楚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

……

……

这两天俱乐部无事,但洛邱还是收到了张罄蕊的联系,说拍卖行那边已经找回了失物,并且已经亲自送了过来。

因为不知道洛邱的住处,所以只好通过电话联系。

洛邱也不太愿意暴露自己住的地方——虽然有心要查的话,在这个信息年代也不是什么艰难的事情,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在古月斋见面。

原本以为送玉牌过来的人会是那位肥胖的经理,没想到居然会是拍卖行的主人亲自送来。

这位叫做董名华的女士。

“那位小姐没来?”

看见只有洛邱一人,张罄蕊略带好奇地问道。

洛邱道:“她忙。”

董名华笑了笑道:“总算只是虚惊一场。说来你们可能不相信,这玉牌隔天被匿名送回来了,也不知道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话是说给洛邱听的,因为张罄蕊听着并没有半点惊讶的表情——显然已经早一步知道。

但更加早一步知道的洛邱这会儿只好故作惊讶道:“那还真是离奇。”

董明华不知为何放低姿态道:“洛先生,真的很抱歉这次让你虚惊一场。可以的话,我想请你还有那天的那位小姐吃一顿饭。”

洛邱是不想打交道就不打交道星人,此时直截了当道:“不用客气了。董女士,玉牌既然已经回到我的手上,我就不会再追究什么。”

董明华皮笑肉不笑道:“那样的话,这一餐我更加要请的了。”

洛邱只好道:“我今天也忙。”

这样不给自己面子的人,董明华还是第一次碰见,心想这家伙到底是个愣头青还是真的有那么的忙碌。但她已经两次开口,再继续开口的话面子就要挂不去了,于是只好点点头道;“那真是遗憾了。不过洛先生如果下次再来我的拍卖行,一定要记得通知我,好让我叫人招呼。”

洛邱也点点头道:“这个到可以。”

张罄蕊看着就傻眼,虽然知道洛邱是很古怪的人,可这样不通情达理,以后走上社会少不了会吃些苦头。

不过另一方面,却又有些欣赏洛邱的这种性格,不会趋炎附势,其实也是个自在人。现在社会浮躁,年轻人有这种品德十分难得的了。

“嗯……张小姐,我拍卖行还有些事情,马上就要赶回去了。”董明华道:“今天没有见到张老夫人实在是遗憾,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拜访的。”

张罄蕊也说了两句客套的说话,便送了董明华出门。

这会儿回头看见洛邱还站在这里,不禁有些惊奇。以她看来,洛邱这个家伙兴许应该在刚才就一身不吭地走掉了才对。

“嗯……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你的。”洛邱直接开口道。

“就连拜托人也是这幅嘴脸啊?”张罄蕊无奈地笑了笑道:“知不知道你刚刚才得罪了一个在这边古董圈子里头很有影响力的人?现在又用这种理所当然一样的口吻,不怕连我也得罪光了呀?”

洛邱愣了愣,想了会儿道:“我一直有借上课借笔记给你抄……”

张罄蕊……张罄蕊叹了口气道:“说吧,是什么事情?”

不过才说完,张罄蕊皱了皱眉头,嗔怒道:“居然会用这种事情挟恩图报,小气!”

“但我真的借了好多次上课笔记给你抄啊……”

“……”

¥¥¥¥¥¥¥¥¥¥¥¥¥¥

PS:有一种更新,叫做半夜求票更新。肚子好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