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九章 谁也不比谁可怜

第七十九章 谁也不比谁可怜

女孩在狭小的房间之中,来回地走动着。

房间真的很小,因此女22孩只能够走了三步,就不得不转过头来,朝着这个‘房间’的另一边走去。

如此反复着。

“她、她这个样子多长时间了?”

隔着门上观察用的小玻璃窗,歌莉娅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转过了头来,不忍心继续看着这一幕。

“好几个星期了。艾丽的情况似乎越来越严重了,所以我不得不给她申请这种房间。”

歌莉娅的脸色还有些苍白,因为她才出院没多久的时间——腹部上中的一刀,让她躺了好久的医院。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歌莉娅悲痛地伏在博莱翰的肩膀上,轻声地抽噎着。

博莱翰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似乎还残留了一些刺痛的手臂——这里之前也被用力地划了一刀口子,医生说上了筋骨,虽然接驳回来,但想要像从前那样灵活,似乎不太可能,“我都说了,你不应该来的。”

歌莉娅只是轻身地抽噎着。

医生倒是见过太多这样的情况,此时相当平静地道:“病人应该是长期处于压力的状态下。我了解过,她的家境似乎并不好。另外,从这段时间的谈话看来,我发现艾丽小姐有很严重的妒忌心理,但同时也有相当程度的顺从心理。她一直都处于自我说服服从和反抗的矛盾之中。”

医生摇摇头道:“你们应该明白的吧,绷紧了的神经,一旦超过了极限,会发生什么情况。”

“都是我不好……我一直都没有注意到。”歌莉娅自责着,怔怔地看着房间里面的艾丽:“有一次她问我,要是有一天她伤害了我,我会怎样……那时候,我要是注意到了的话……”

医生却叹了口气道:“每个人心中都有些不希望别人知道的东西,歌莉娅小姐,如果这件事情成为你的内疚的话,恐怕对你自己也不好。艾丽小姐的问题并不是一两天形成的。”

“医生,艾丽……艾丽她,还能恢复过来吗?”莱恩沉重地看着医生问道。

“我回答不了你。”医生摇摇头道:“药物和心理治疗虽然能够让病人的病情得到控制。但到底会不会好转,毕竟还要是看她自己。”

医生淡然指了指自己的心脏,“在我看来,病人并不是精神上有什么问题,而只是这里住着一个自己放不下的自己。”

他们三人若有所思地同时看着那房间之中的身影。

歌莉娅看着怔怔出神,“我第一次碰到艾丽的时候,是我刚刚搬到她家旁边的第一天。我还记得,那天她穿着是连衣裙,一个人坐在屋外看书。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她就很安静,这些年好像一直都没有改变过。”

博莱翰从后按着歌莉娅的双肩,给予安慰。

歌莉娅神情复杂地笑了笑:“一开始,她不愿意和我做朋友的。每当我隔着木栏喊她的时候,她总会直接地跑回屋子里面。有一天……”

歌莉娅回忆着:“有一天,她忽然走到了木栏,第一次地主动叫我,问我是不是真的打算和她交朋友。如果是的话,她就会把一半的曲奇分享给我。结果,我没有管住自己的嘴巴。”

博莱翰知道,这不是歌莉娅在责怪自己的说话,这只是她在回忆着小时候的那些值得回味的东西。

“隔天,我从家里拿了一些糖果出来,也分了她一半。我们小时候就是这样,没想过要计较什么,有了什么东西,都希望分享给对方。”歌莉娅轻声道:“就这样,十几年了,我们也长大了,已经不像从前了吗。”

看着房间里面的艾丽,歌莉娅轻声问道:“博莱翰,你说,她会在想些什么?”

莱恩想了会儿,并不确定地道:“或许……是一个她所希望的世界?”

“会有我们吗?”

“大概……”

房间之中的艾丽忽然不动了,只是抬头看着那个通往外边的小铁窗,不知道看什么想什么。

……

……

玛姬太太正在无力地哀求着,她动不了了,被那样地扫得飞出,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她只能够看着这个恐怖的东西,把手伸向自己的女儿,悲痛地,难以呼吸般地摇着自己的脑袋。

她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不是吓呆了——这个怪东西的身体,完全挡住了她女儿的模样。

当她的手掌落到了莉娜的脸上的时候,莉娜本能地后退了一步,但她很快就被对方的手按住了肩膀。

莉娜抬起头来,看着那裂开的眼睛,看着那裂开的嘴巴,认不出来这个是曾经给她把故事的结尾讲完的那位大姐姐。

小女孩紧张兮兮地问道:“你是怪物先生吗?可为什么是女的?”

已经变成了怪物的她,忽然低着头,睁得更开一些的眼睛,几乎要靠近到了莉娜的额头。

“你是要吃了莉娜吗?”小女孩惊呆了,抱紧了自己的枕头,快要哭出来似的:“你是要吃了莉娜的心脏吗?”

她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声音,从喉咙里。

嘶啊——!

“莉娜快跑!快!”

后面,玛姬太太惊恐地大叫起来。

她开始双手同时捧着了莉娜的脸颊,一下子长大了自己的嘴巴——这里咬过两个警察的身体,沾染过马克恩的鲜血,变得血红的一片。

莉娜一下子闭起了眼睛,耸拉着脑袋,“可以不吃了莉娜的心脏吗?莉娜可以把心脏分给你一半,莉娜不想没有了心脏,莉娜不想爸爸妈妈看不见莉娜了。分一半给你可以吗,可以吗?”

紧闭着的眼睛缓缓地松开,莉娜发现这个怪物先生……怪物姐姐好像没有吃她了。

但是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对方那双恐怖的眼睛却还是看着她,莉娜一下子又吓了一跳,但这次没有害怕得再次闭着眼睛。

小女孩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只是天真地以为,这是从故事里面走出来的那个怪物先生,是那个把心给了故事之中小女孩,变成了没有心的那位怪物先生。

为什么会变成姐姐一样呢?

莉娜不懂这些。

“妈妈说,怪物先生虽然很丑,但是很善良。怪物先生会摘很多很多好吃的果子给那个小女孩吃。你想不起来吗?”小莉娜把自己的枕头报得更紧了一些,“不过,莉娜只能够分给你一半了……再多一些也行,不过,不过不能够全部拿走啊!不然莉娜没有了心,会不知道走到什么地方去的。好吗?”

好吗?

她忽然之间,把手下的莉娜一把推开,然后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看着旁边镜子上自己的模样。

忽然不动了。

莉娜惊异不定地打量着,却见这个奇怪的怪物姐姐忽然动了,从她的身边走过,就这样,一步一步地走着离开。

走下楼梯去了。

“莉娜!莉娜!”

玛姬太太此时从地上爬着过来,好一会儿终于爬到了自己女儿的身边,激动地把她搂着了起来。

她哆嗦着双手,摸着自己女儿的脸庞,捧着她的脸不停地观看着,“莉娜!你有没有事情!有弄伤什么地方了吗?别怕,别怕,妈妈在这里,妈妈在这。”

“莉娜没事。”莉娜拍了拍妈妈的头,然后道:“妈妈,那个怪物先生还会回来吗?我刚刚看到怪物先生哭了,好可怜。”

玛姬太太下意识地回望了一眼。

马克恩依然还躺在角落,血泊之上的他,大概永远也不会动了吧。

可怜?

谁比谁更可怜一些?玛姬太太忽然想道:谁也不比谁可怜。

……

……

下了楼,来到了这个小别墅的客厅之中,她下意识地朝着客厅外的露台走去,双眼一直看着这个黑漆漆的湖面。

“坐吗?”

露台处,洛邱指着自己旁边的椅子,轻轻说道。(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