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九章 ‘名侦探’洛邱

第十九章 ‘名侦探’洛邱

任紫玲和马厚德又一次在补习班的天台上接头。

交换着情报。

马厚德并没有选择说法证老秦发现的奇怪的地方,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下沈美缓打晕了顾峰之后就失联的事情。

“不是说那男人在外边包小三嘛,而且还有虐打她儿子的习惯,换了我没有捅刀子就好了!”任紫玲不以为意道:“大概是不愿意在见这家伙吧。”

“也只能往这方面想了。”马厚德耸耸肩道:“不过人报了案,我们也只能走程序,派人找找了……总感觉警力通常都浪费在这种家庭事里面。”

任紫玲不由得调笑道:“怎么,难道你还想天天有大案子吗?老马,行啊!原来你还有雄心壮志嘛!”

“去去去!就这案子就够我头疼的了。”

马厚德唉声叹气道:“我可是在领导面前硬着头皮说的立案,现在过了好些天,什么头绪也没有……想想都麻烦。再拿不出什么实质的证据,就得销案了。”

“我可没有找到那个传闻中的‘老师’到底是什么人。”

任紫玲也无奈地道:“这传闻好像突然之间出现的,源头在哪里,居然没有人知道。更加没有人知道这位神奇的老师到底是那个。信息对我太不公平了,这补习班的老师这么多,根本锁定不了谁……哎呀,太晚了,我得赶公交回去了。”

“你的车呢?”

任紫玲随口道:“前几天好像出了点问题,我送去检修了。”

“那我送你回去吧。”马厚德想了想道:“反正也有好一段时间没见过小洛邱了,顺便看看他吧。”

“我看行。”

……

于是没有准备的洛老板就被马SIR好好地来了个用力的拥抱。

“坐吧,我给你沏茶。”洛邱笑了笑,便招呼起人来。

马厚德一下子就坐了下来,感叹道:“哎呀,还是见见熟人,过过家门,聊聊天比较舒服啊。”

洛邱家客厅用的是暖色的灯光,有种让人十分舒服的感觉,马厚德感觉自己一下子就好像轻松了下来似的。

“马叔叔最近压力很大吗。”

“怎么说?”马厚德坐正了起来,好奇问道。

洛邱随口道:“正常人如果没有压力的话,不会露出你这种表情,也不会感叹的。”

马厚德笑了笑,“还是老样子啊,观察入微,跟你爸一个样!”

“嗯!”任紫玲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抱着一个抱枕坐在了沙发的边缘上,“老马,唯独这一点我挺你!这小子的眼睛贼一精!你不知道,这家伙只看我一眼,就知道我吃过什么东西!”

“因为你吃的都是重口味的东西而已。”洛邱淡然道。

任紫玲翻了白眼,作势欲打。

马厚德开怀大笑起来。

就这样说着笑,三个人,细言轻语话家常,挺好。

马厚德吁了口气,忽然心中一动,便看着洛邱道:“洛邱,问你个事情。”

“听着。”

马厚德想了会儿道:“我最近碰到了一件案子,想要听听不同人的意见,活跃活跃自己的思路。你小子的话有时候挺管用的,没准能提醒一些我忽略的事情。”

任紫玲捧着洛老板特意冲给她的一杯热可可,小口地抿着和听着,她知道马厚德说的案子指的是什么。

“……就是这样了。”马厚德吁了口气道:“目前,我们还不知道这个所谓的‘老师’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锁定这个人才对。”

洛邱想了一会儿,忽然问道:“那么这前后的五个学生,都是在不同的班吗?”

“嗯,不同的班。”

洛邱又道:“有这些班的课程表吗?”

马厚德连忙从公文包上拎出了一份课程表——已经在这个补习班展开了几天调查的他,手上自然有这些资料。

“那些死掉的学生的资料也有吗?”洛邱又问道。

马厚德迟疑了一会,还是点了点头,不过这次取出来的是一个U盘。

就这样,洛邱一边看着笔记本提取出来的死者的一些个人资料,一边看着手上的补习班的课程表,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表情。

却见他又开始取出了笔,在课程表上不断地勾选着,然后在笔记本上另外了建一个Excel的表格,不断地填入了一些东西。

马厚德和任紫玲俩一下子看的满头雾水。

“你家洛邱在干啥?”马SIR低着头问道。

“鬼知道啊……老实说,我有时候也不知道他在想啥。”任紫玲摇摇头,小声说道。

“好了,你们过来吧。”洛邱忽然抬起头来。

见状,马厚德和任紫玲连忙走到了洛邱的身后。洛邱这会儿移动了一下笔记本的屏幕,指着上面做好的表格,“我把这五个学生的课程都单独列了出来。看见这标注的不同颜色的格子没有?”

任紫玲点点头,手指指着其中一个格子,那是第一个死者的课程,“数学老师,英语老师……咦,这里的语文老师和第二个,第四个死者的不一样?”

马厚德也看了看道:“嗯……这个政治课的老师只教过第三个死者……可是这有什么关联吗?”

洛邱正色道:“还没有发现吗?这里不存在一个老师,曾经同时接触过这五个学生。最多的一个,也不过是同时教过两个学生而已。”

“因为学生报读的课程不一样!”任紫玲恍然过来道。

洛邱点点头道:“不错。既然马叔叔得到的线索是这几个死者都和传闻中的‘老师’有关系的话,可以假设这个‘老师’是同一个人。问题是不是变得明显了?”

“哦……你提醒我了。”

马厚德点头道:“我们假设这个什么的老师和这些自杀的学生都有关系的话,那么这个老师最起码需要都了解这些学生才对。不过根据我这几天的观察,我发现这些老师任课完了之后基本上就下班了……死者都是不同的班,上课的时间也不一样,甚至没有碰面。”

洛邱淡然道:“你也可以假设这位神秘的老师为了把恐慌限制在最小的程度上,所以才分开不同的班选择不同的班……那至少,这个老师需要都了解这些学生,对吗?”

同一个班,接二连三地有学生跳楼了,这事情能说不诡异?

“嗯……可是假如没有一个老师同时接触五个班的学生的话……”马厚德一愣,好像一下子就又走进了死胡同:“这个老师还是谁?”

马厚德又摇了摇头:“可是,我们还是无法确定,即使有这样一个老师好了,对方和这些连续的自杀有关啊。”

“传闻是什么?”洛邱忽然问道。

“神秘的老师能够让人的成绩突飞猛进……”马厚德说着,灵光一闪,连忙开始看着这些自杀的学生的资料起来,“果然,他们的成绩都起来了……加入了补习班之后!”

“结果还是老师啊?”任紫玲无奈地道:“可是这不是已经证明了,没有一个老师能同时接触这五个学生吗?”

“死胡同!”马厚德叹了口气道。

洛邱却冷不丁道:“这么大的一个补习班,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能够得到所有学生的资料了吗?就算在学校,学生对称呼那些不参与教学的职工,一般也都是老师,不是吗?”

“对对对!”马厚德连忙点头道:“就算授课的老师只是管理自己的辅导班好了,但是能看见所有********的人,还是有得。比如说经营者,管理资料的人!”

他下意识地看着任紫玲,脱口而出道:“我说嫂子啊,我们调查的方向没准一开始就错了!”

“嗯……或许不是任课的这些老师。”任紫玲点了点头:“不过这样一来,能锁定的范围就大大缩小了!补习班能接触全部********的人,就几个而已!”

“帮大忙了!”马厚德哈哈地笑了笑,大力地拍了洛邱的后背一下,“我手下的人多是多了,可是每一个想过这样用表格去归纳的!不愧是我洛大哥的儿子啊!”

洛邱……洛邱觉得就算他老爸还在,也不一定会用这种Excel的表格。

他老爸属于老一辈的警察,经验丰富,但事实上对于这些较为现代的东西,老实说并不在行吧?

马厚德这会儿连忙就收拾着资料东西,忙着说道:“思路打开了!我得赶紧行动!今天就到这里吧!有空我会再来的!洛邱!!好小子!真是帮大忙了!可惜我没有生个女娃,不然一定让她嫁给你啊!”

“……”

洛老板摇了摇头。

任紫玲送了马厚德出门后,方才轻手轻脚地走回了客厅,看了一眼正在低头收拾茶具的洛邱,便吐了吐舌头,更为轻手轻脚地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站住。”

不料,洛邱的声音冷不丁地飘了过来。

任紫玲冷汗涔涔道:“哎呀,东西放着就行了,我等会儿收拾!”

“我不说这个,也不指望你会做家务。”洛邱淡然道:“刚刚马叔叔看着你说……我们?”

“有吗?你一定是听错了……好吧,我也有份就是啦……”

任大副主编终究敌不过那贼精的眼睛,败下阵来,打算坦白从宽。

……

“……我就上上课,然后都是打听一些事情而已啦。”任紫玲做得挺直挺值,她发誓,就算是当年还是好学生的时候,也没有坐得这么的挺直过。

“去洗澡吧,早点睡觉。”洛邱忽然道。

任紫玲一愣道:“你……不生气吗?”

洛邱淡然道:“我生气会有用吗?没那个心情……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用在意我。一直压抑着自己,对你不好。”

无法活出来一个想要的自己……就会有了想要的东西了吧。

任紫玲简直惊呆了!本想着会挨一顿骂的,没想到反而得到支持了,她简直以为自己听错!

足足愣住了好一会儿之后,任大副主编像是打了个激灵似的,顿时走到了洛邱的背后,双手就攀上了他的肩膀,殷勤无比地揉捏起来,“你真是太懂事,太可爱了!来,妈妈奖你的!刚刚动了那么多的脑子,一定累了吧?柔柔脑袋?”

“……你还是继续压抑吧。”

任紫玲于是咬着牙,手指捏起成角,就在洛邱的脑袋上用力地钻动起来。

……

……

晚上,四周的写字楼都已经漆黑,当然也包括了这一层。

补习班所在的楼层也一样没有开灯,但却有微弱的光线透出——那是电脑屏幕的光。

有人坐在了电脑的面前,眯起了眼睛,露出了冷漠的微笑。(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