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章 我叫祝梨,不过叫我梨子就行

第二十章 我叫祝梨,不过叫我梨子就行

“马SIR,这是你要的补习班员工的资料。”

虽然说整个办公室里面的兔崽子们没有一个想到做那种麻烦到了极致但确实很有用处的表格,但要这些人去调查一个人的背景,还是很有速度的。

年轻的小警官看着马大警官,看着这位笑眯眯的眼神,总有种颇为微妙的感觉啊?

“马SIR?”

“哦……我在听。”马厚德干咳了两声,“说来听听。”

“算上补习班的法人,也就是它的投资者,这家补习班一共有十七名的员工,其余的都是以反聘的形式请回来的退休教师。”

“说说这些员工……还有这个老板。”

“老板叫戴有才,四十七岁,之前曾经在教育部门任职,前几年辞职后就开始做生意,似乎还做得挺好,今年又新投资了一个补习班。”年轻的小警官朗声道:“不过除了偶尔的会议他会出现之外,平时都不怎么到补习班。基本的业务都是交给他的私人助理徐肇在搭理。哦,这个助理也就是补习班的经理。”

从经理到会计到采购,甚至连前台的接待员,这些资料都十分详细地呈现在马厚德的面前。

根据任职职能的不同,马厚德很快就锁定了几个值得重点调的对象。

他一边飞快地在本子上全圈起来几个人的名字,一边说道:“学生自杀是这一个多月才发生的事情,这补习班暑假之前就已经营业了快两个月了,之前并没有出问题。”

他把画出来的名字摆了出来,并且吩咐道:“这几个家伙都是暑假之后才人入职的,帮我好好地看着……看着他们有没有悄悄地接触补习班的学生。另外,这个老板戴有才和助理徐肇你也看紧些。”

“知道了!”

年轻的小警官挺直了身应道。

“对了,沈美缓找到了吗?”马厚德忽然问道。

“没有,刚早上的时候我们打电话问过了顾峰,他说沈美缓还是没有回来,也联系不上。”

“已经三天了。”马厚德点点头,“超过四十八小时了……你叫些兄弟到有可能的地方找找吧。”

“好!”

过了一会儿。

发现这位手下还没有离开,马厚德不由得皱着眉头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于是年轻的小警官这才敢开口道:“马SIR,今天还要不要继续给您做作业?”

马SIR……马厚德一愣,瞬间咆哮道:“还不滚出去工作!!”

“是是是……”

……

……

戴有才今年四十七岁了,严格来说,他还在壮年这个范畴内——只不过恐怕已经是壮年的末班车。

可即使这样,还是有野心的啊。

只不过,早就过了四十的他,即便再如何,也没有办法继续在单位部门之上往上爬去!

离职之前,他只是一个办公室的小小主人。但就算这样,也几乎用掉了他十多年的时间。

但是在单位部门之中,没有根基的人始终是没有根基的人。他也并不是那种年纪轻轻就能够一路高歌,跻身到更高地位的幸运儿。

既然这条路看不到更好的方向,那就索性选择别的路走吧。

才过了几年,他的收入已经是从前难以想象的倍数——只要能够打破一些常规,当机遇到来的时候,能够快狠准地抓住的话。

司机停在了补习班所在的这栋大厦的楼下,戴有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子,然后走了出来,抬头看了一眼。

在这寸金尺土的地方,能够租下整整一层,谁说他戴有才不行呢?甚至,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就在这大楼的对面,另外一栋的大楼之中,也有着他的物业。

“戴先生,您来了!”

补习班的前台处,憋见了老板的到来之后,两名接待员连忙站起了身来。戴有才点了点头,淡然道:“徐肇在吗?”

“徐经理就在办公室。”接待员小姐连忙道:“戴先生,我给您通知他吧。”

“不用了,我过去就行了。”戴有才挥了挥手。

他临走之前,忽然朝着另外一名的接待员看了过去,同时伸出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胸口。那接待员一愣,下意识第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佩戴在胸前的胸牌歪了。

“下次注意了。”

“我知道了!戴先生,对不起,不会有下次的。”

就这样,戴有才背着手,一个人走进去了办公的地方。刚刚被抓到了小错误的接待员才吁了口气,有些后怕地道:“赵姐,这些惨了,大老板对我的印象肯定不好了。”

“小刘,大老板人不错的,别乱想。”被叫着赵姐的接待员小姐微微一笑道:“这点小事,他一会儿就忘了。”

“希望吧。”小刘摇摇头,然后瞄了一眼戴有才离开的地方,这才说道:“不过呀,大老板的眼神真吓人!”

“好了,不聊了,有人来了。”赵姐指了指门前。

一个穿着休闲装的少女这会儿正在门前张望起来。

个子有点小巧,是那种小巧玲珑模样的女孩,这会儿还在吃着零食。女孩在门前看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推门进来,走到了前台问。

“这位小姐,请问有事情吗?”赵姐露出了职业的微笑。

女孩这才哦了一声,道:“嗯,这里报名上课,有规定时间吗?我想报几个班这样子。”

“我们上班时间都可以报名。”赵姐一边取出了资料表,一边说道:“小姐,你可以先填了这份资料。”

女孩动作很快,一会儿就已经填完,交到了赵姐的手上。赵姐看了一眼,又看了看这女孩一眼,然后笑了笑道:“祝梨小姐对吗?”

“嗯,没错。”女孩笑了笑道:“不过叫我梨子就行。”

“好的。”赵姐轻声道:“这表格没问题了,下次你带着学费还有你的学生证件过来,就可以办理手续了。”

“哦。”

梨子点了点头,把袋子里面刚刚在街上买的最后一颗章鱼小丸子吞进了口中,这才离开。

……

戴有才刚打算敲门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就打了开来,一个他并没有什么印象的女人这时候从里面走出。

模样似乎有些慌乱,低着头,飞快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快步离开。

戴有才这才皱着眉头走入了这办公室之中。

办公室里面,大约三十四五岁左右的年级,一身西装革履的徐肇这会儿连忙站起了身来,“老板,你来了!”

戴有才却忽然轻声冷哼,“我让你来这里是为了帮我打理生意,而不是让你在这里玩女人。”

“老板……我,我只是在讨论些事情。”

“行了。”戴有才又冷哼了一声:“你的德性我还不知道?要不是看你老爸当年提携过我,我才懒得拉你一把!”

徐肇唯唯诺诺,不敢说些什么。

戴有才坐了下来,徐肇连忙接了杯水过来。他是不敢坐下的了,所以眼睁睁地站在了戴有才的旁边,“老板,怎么今天突然过来了?今天有会议吗?”

“你这经理怎么当的?有没有会议要开,你不知道的吗?”戴有才板着脸瞪了他一眼。

徐肇尴尬地低着头。

戴有才吁了口气摇着头,这才道:“今天我约了几个老师吃饭,所以过来坐坐,顺便也看一看这里的情况。然后就是提醒你一下,那几个学生的事情。我有个老同学和警察局的领导熟。他们吃饭的时候,聊起了这件事情,说已经立案了,这会儿在调查。”

徐肇愕然道:“不是都说是自杀的吗?还要立案调查?”

戴有才冷哼道:“死的都是我们补习班的人,你难道不知道吗?”

徐肇惊恐道:“可……可这……老板,会不会有什么人想要整你?毕竟我们……”

戴有才狠狠地瞪了徐肇一眼,这才止住了他的话。(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