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一章 怔忡

第二十一章 怔忡

河滨公园的绿道长凳上,沈美缓正在给她的儿子讲着什么……讲着一些从前的事情。

很久之前,吃过晚饭之后,她会带着儿子来到这里散步,看着这个城市的夜景。

当然,那段时间顾峰也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

尽管她已经不愿意再想起这个男人的事情,但讽刺的是,那段日子现在想来,反而是这个重组过后的家庭最为开心的日子。

但风儿实在有些出乎意料的喧嚣。沈美缓那顶为了不让人认出她来所以带上的太阳帽子一下子就被风给掀翻,一下子吹远了。

“你在这等我一下。”沈美缓站起身来说道。

只见这位坐在长凳上,腰板挺直的大男孩点了点头——他依然不说话,但开始有了一些反映。

他能够明白自己说话的意思,这是好事情,不是吗?

就在沈美缓才走开的下一刻,长凳上已经坐着了一个人……一个仿佛没有人注意他的存在般的人。

坐着了俱乐部的老板。

“你现在会想什么?”俱乐部的老板仿佛自言自语般,同时也看着前方的河景。

但显然,坐在这里的大男孩不会回应任何人的说话。但俱乐部的老板也没有追问下去。

洛邱试图想要从这个大男孩视线所在的地方,去感受他心中的想法。尽管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眼下的这个大男孩距离一个真正的人还有很远很远的距离。

他从高楼坠落,到送到了停尸间,已经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

即使实现了沈美缓的要求,以她能支付的内容看来,也最多只能够让他恢复生体的反应,或许会有很微弱的意识残留。

“甚至,会有一点执念吗……会恨她吗?”

洛邱收回了目光,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皮好像微微地跳动了一些……不知道是否就是他的答案。

洛邱却点点头,同时站起了身来,他需要离开了。

沈美缓捡完了帽子已经归来了,而他只不过是过来看看这个本应该已死的人。

沈美缓没能够看见甚至发现她儿子的身边曾经来过什么人,快步回来的她看了看天色,便直接把儿子给拉了起来,准备离开。

洛邱默默地看着这母子的背影远离,背着手的他忽然朝着另外一个角落看去——那里同样存在着一道视线,也默默地看着这对母子的背影。

带着口罩与帽子,还有一副墨镜。你看不清楚他长的是什么样子,你知道的,仅仅只是他开始行动了……悄悄地跟在沈美缓的背后。

他同样也是低着头,形迹可疑,而他……又在想些什么呢?

知道这个形迹可疑的人也离开可,俱乐部的老板也才转身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可有人知道他曾经出现过在这里?

答案是:没有。

……

……

梨子把铅笔夹在了鼻子和上唇之间,很好地平衡着铅笔,努力地不让它掉下来——作为她在这种无聊的课堂上唯一能够打发时间的玩儿。

不然的话,她觉得她一定会趴在桌子上睡着过去。不然,呆在这里,怎么会比来一顿丰盛的美食来得吸引呢?

事实上,要不是任姐给的任务,梨子还真没有想过,自己还会有坐在教室里面上课的一天——上一次上课的时间,应该是昭和31年了吧?

“已经过去60年了啊?”

梨子感叹着时间果然真的是过得飞快。

不过,虽然在这种课堂上听课是很沉闷的事情,但这件事情的背后,她其实也挺感兴趣的。

任姐的计划很简单,或者她和马厚德商量过后的计划很简单。

虽然锁定了这个神秘老师的范围,但如果对方一直不行动的话,也终究是一个急死人的局面——当然,马厚德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弃对这几个被锁定的人的调查,但另一方面,他也打算主动引蛇出洞。

从五个已死者看来,都是在校的高中生——对于他和任紫玲一同混进来的成人辅导班来说,恐怕很难会引起这个‘老师’的兴趣。

但是引蛇出洞也需要诱饵啊。

于是长着一张娃娃年,怎么看也不像是身份证上写着的已经二十三岁年纪的梨子,就让任紫玲感觉大有可为。

至于这件事情会不会有危险?

任紫玲思前想后,并且结合从马厚德那里得到的消息,她推测补习班的这个神秘的老师并不会直接见面学生的,而是通过手机进行联系,不然不会出现没有学生知道这个‘神秘’老师的真面目的情况。

所以,一旦有奇怪的短信送到梨子的手机上的话,就会第一时间通知警方,然后就是警方在背后和这个神秘的‘老师’之间的‘互动’了。

当然为了尽可能地保护梨子的安全,这里还安排了两名便衣在对梨子进行保护。

“其实不用保护也行的啦。”

梨子默默地想到……她可不认为,普通人类能够对她做些什么事情。当然,她也不打算拒绝就是。

“果然,当初感觉跟着任姐会碰到很多有趣的事情的想法真没错。”

梨子倒是开始有些期待起来,这个神秘的老师到底会是什么人了……会很好吃吗?

只不过,综合了五个死者的背景和情况,进行了资料伪造之后来到这里的梨子已经度过了三天的时间,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动静啊。

“好无聊啊……”梨子托着腮,打了个哈欠,她已经逃到了洗手间里面,关了门,偷偷地啃起零食来啦。

好像又有两个女生这会儿也走进来了这里。梨子也没有在意,只是无聊地听着这两个女生讨论的话题……衣服,手袋之类的话题。

她发现,这里的学生,似乎都是零花钱很多的主啊……女生用的都是名牌的包包,有些还带着很不错的首饰,而男生在下课的时候,也会讨论一些高消费的东西。

“四千五啊……有点小贵。买不起,这个月快要吃土了!”

“要不,再去找徐老师看看?”

话题似乎突然之间有些不对劲的样子……梨子敏感地感觉到了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的地方——那个徐老师,应该值得就是这家补习班的那个爱乱搞男女关系的徐肇徐经理了吧?

整个补习班里面,就他一个姓徐的。

不过买不起……钱不够……找徐肇?

某种金钱交易的行为的学名一瞬间就在梨子的脑海之中浮现起来。

“该不会连学生也不放过吧?”

梨子暗自鄙夷了一下,回想起来这三天偶尔见过这个西装隔离的家伙从走廊经过时候的模样……十足的衣冠禽兽的模样。

不过这俩女生能用‘再’这个字眼,想来接触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吧?

自甘堕落的人。

梨子摇了摇头,一下子失去了继续倾听的兴趣,可那刚开始喊穷的女生却忽然说道:“这……你不怕吗?”

“你说……跳楼的那几个人的事情?”另一个女生的声音一下子压低了些。

“对啊……他们不都也有份的吗。你说……”

“应该不会吧……”

“反正我不想做了。想想,总感觉有点后悔……”

她们似乎还打算说些什么,但一下子停下了话题——这个时候,又有人走进来上厕所了。梨子听到了脚步声和关门声,可已经听不见这两个女生的声音。

梨子皱了皱眉头,飞快地把零食一把塞入了嘴中,然后掏出了电话,“喂喂,任姐,这边好像有点情况。我跟你说啊,刚才……”

……

黑水又拎着一大袋子的东西回到了旅馆之中——旅馆的老板大叔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这个瘦弱的女人拎着这么多东西了。

而且还是显得这样的轻松。

一般情况,黑水都不会停留的。只是今天她却有些反常地走到了前台。大叔一下子就有些受宠若惊起来。

可黑水却淡然问道:“三楼的那对母子退房了吗?”

“哦,是啊,今天刚刚退的房间……怎么,黑水小姐,你有事情找那个太太吗?”大叔尽一起可能地想要搭讪。

却见黑水仅仅点了点头,便朝着楼上走去……难怪她感觉这里的尸气,一下子变淡了许多。

看来,沈美缓是不打算找她的吧?

黑水打开了房间的门,小妖崽之中嘴巴最馋的猪猡子一下子就朝着她……的袋子扑来。黑水莞尔一笑,开始给这些孩子们分发着食物。

看着这些孩子天真的模样,黑水忽然想到,如果有一天,这些孩子哪怕只是其中一个也从她的身边离开,她是否也会象是沈美缓那样。

惚恍之间,黑水猛地打了个激灵……她跟随过沈美缓一些时间,可以确定这个女人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普通人不可能有那种能力将死人变成这副模样的……至于尸体的炼制,一般都是湘西那边的家伙的强项,但以他们流传到现在,只剩下的皮毛技术看来,想要弄出来这样的奇异的状态也没有什么可能。

“该不会……”

她下意识地方想起来了那个行走在世间的神秘的铺子,想起那个仅仅只有一面之缘的老板。

如果是那个号称什么都能够买到的地方……那么沈美缓的儿子的事情,也就不再奇怪了!

“黑水姐姐,你不吃吗?”

小兔妖玲玲这会儿走到了黑水的身边,睁着圆滚滚并且红彤彤的眼睛问道:“你再想什么吗?”

黑水低着头,抚摸着玲玲的脑袋,轻声道:“我在想,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们受到一点伤害……不会让你们离开的。”

更加不会去找那个地方……那个老板的。(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