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四章 ‘朗朗乾坤’

第二十四章 ‘朗朗乾坤’

一夜的暴雨让这个城市的气温下降了不少。

伴随着这场暴雨,似乎又是一个新的台风的到来。

虽说这个城市在靠近海的地方,而沿海地区出现台风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但这个夏天刮台风的次数是不是有点多?

环比一下去年的话,似乎还真的是多了些,全国各地都有不少洪涝灾害的传闻。

都是全球自然环境变差的原因,应该让谁来为对自然的破坏买单……这种事情,自然不是小市民关心的事情。

只关心生计就好,只关心因为昨夜暴雨的原因,让不少街道的下水道都堵塞,以至于今天一早出行变得困难,所以考虑应该选择改道什么路线就好。

但并没有因为道路堵塞的原因,局子里面在马厚德手下的刑侦科室的警员门就因此而有谁是上班迟到的——他们从昨天就没有离开过。

加班加点。

一晚的时间,科室的人全部出动,为的就是把徐肇的所有背景都从暗处掀出——至于原因,自然是因为马SIR从任大副主编那里得到的一些线索。

“徐肇,根据他每月的税收情况看来,属于高收入群体。年收入应该在一百万左右。”盯着一双红眼睛的年轻小警官正在马SIR的面前汇报着:“但我们了解到,这个人好饮,好玩,也好女色。每个月至少要出入丽色天堂五次,以及另外一些娱乐场所……初步估计,他每月的消费起码在十万元以上。另外他除了现在居住的房子之外,还有两套在供的商贷房,每月的需要偿还的贷款是四万六千七八。上个月,他还新买了一台奔驰车,总价80万元……”

“好了好了,这家伙经济肯定是有问题的,但经济上的问题也不到我们管……”马厚德摇摇头:“不过看他这种消费和收入的差距,可以肯定这家伙肯定有别的灰色收入……”

只是这个家伙是补习班的经理……这么一个补习班按理说做不了什么可以赚‘外快’的事情吧?

“对了,另外我们还查到了,徐肇用他的名义在极豪国际里面租住了一个复式的别墅,听里面的保安说,经常可以看到不少的车辆停放在这个单位的旁边。不过这段时间好像停止了。那间单位快有一周的时间没有亮过灯了。”

顿了顿,小警官推断道:“我们怀疑徐肇会在这租住的地方做点什么。只是最近突然停止了……时间上似乎和我们开始调查补习班的事情差不多,马SIR,你说会不会我们走漏了风声?”

马厚德皱了皱眉头:“你觉得科室的人会走漏风声吗?”

年轻的小警官摇了摇头,马厚德敲着桌子好一会儿,“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壁。补习班的背后金主是戴有才,这家伙和不少有头有脸的人都熟悉。”

马厚德已经没有把下面的说话说下去……比如说,他对上的那位领导就是一个喜欢在饭桌上喝多了两杯就满嘴跑火车的家伙。

“极豪国际的那个单位一定有猫腻,你让两个兄弟全天候伺候它吧。”马厚德沉声说道。

办案需要有耐性,任何一点着急都要不得……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就只能够以比对方更佳的耐性,等待对方自己露出马脚了。

可马SIR却怎么也想不到……他需要等待的时间,竟然没有多少!

当这位报馆完毕,准备按照马厚德的吩咐去选派人手的小警官开门出去的时候,一名在局子大堂值班的警员却走到来了这个科室。

“马SIR,外边来了一个男人。他自己介绍说叫做徐肇,他说要来自首!”

……

在审问市的玻璃面前,马厚德上上下下地看着玻璃另一边的房间之中坐着的徐肇。

这家伙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翘着二郎腿,摇头晃脑的样子……到也不像是磕了药的模样,而像是一个正在听曲的老头儿的模样。

事实上,通过审问室的设备,还真的可以听到这个家伙这会儿还真的是在哼着小调。

“Ich-Will。”

“你说啥?”马厚德好奇地看向身边的年轻小警官。

他指着里面坐着的徐肇,耸耸肩道:“Ich-Will,这个家伙哼的歌的名字,一支工业重金属乐队的歌。”

马厚德一愣,他才不管是工业还是农业。马SIR摇了摇头,直接走入了房间之中,用力地把手上的笔记本拍在了桌子上,然后在徐肇的对面做了下来。

“徐肇是吗?听说你要自首?”马厚德沉声道:“你自什么首?”

“哦,马警官你好!”只见徐肇这会儿一下子坐的挺值起来,清了清嗓子道:“是这样的,老道我……”

“老道?”

“哦,你听错了,我是想说,‘来到’这里,我肯定是因为犯了事了啊。”

马厚德没有什么表情,白了这个家伙一眼,掀开了本子抓起了笔来,低头就准备记录下来:“说吧,你犯了什么事情?”

“行贿,有组织地进行***活动以及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

“行贿……还有啥?”马SIR以为自己听错,愕然第抬起头来。

“有组织地进行***活动以及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徐肇’正色道:“警官,听清楚了吗?”

“听……听是听清楚了。”

马厚德感觉到真他娘的不可思议啊……这家伙脑子没问题?

“徐肇是吧?这儿不是玩儿的地方,你知不知道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记录下来,成为证供?”

“警官,我明白的!完全明白!”

‘徐肇’点了点头:“我发誓,我接下来说的事情,都是我做过的事情。警官,我有罪,我遭受不气良心的谴责,我要把我做过的坏事全部说出来,将那些藏在黑暗处的罪恶曝光,还给这世间一个朗朗乾坤,让这太平盛世……”

“停停停!”马厚德摆了摆手:“说书啊你?耍警官是吗?”

“不敢不敢,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耍您啊!”‘徐肇’连忙摆着手道。

马厚德瞪了这家伙好一会儿,才吁了口气道:“说吧,一五一十。”

“是是是。”‘徐肇’这才松了口气似地,娓娓道来:“首先,我们通过物色补习班的学生,用金钱和成绩去诱惑他们。只要学生愿意了,那么我们就不愁没有客人。警官你不知道,学生,尤其是女学生这一块,一直都是供不应求啊!”

听着徐肇说着怎么去哄骗那些来到补习班的学生去去进行***活动的,马厚德就感到不可思议……这会儿的学生都长成什么样子。

“停一下,你说用金钱和物质这我没得说,可是成绩是怎么回事?”马厚德皱了皱眉头道。

徐肇嘿嘿地笑了声:“因为我们的客人,有一些就是市里面那些学校的领导,要从他们手上弄一些题目出来,还不简单吗。这又有钱赚,又能够有好成绩回去应付家长,也不过是付出一点点的东西而已,他们当然愿意啊!”

“哼!说得好听。”马厚德怒道:“那些学生还没有长大,心智也没有完全成熟!你这家伙……”

“警官!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是人,我是禽兽!我这不是来自首了,还不行吗?”

马厚德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无处撒气……他办案这么多年,还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合作’的家伙。

马SIR深呼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淡然道:“说了这么多,也只是你说说而已,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做过了这些东西?”

‘徐肇’连忙从衣服里面掏出了钥匙:“警官,这是我家的钥匙,在我房间的衣柜里面放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你要的证据里面都有。哦,对了,开机密码是两个七三个八三个五!”

马厚德半信不疑地抓起了钥匙,想了一会后站起身来道:“你在这里等着,我们马上去查明!”

说罢,马大警官推门而出。

还真是太他娘的合作啊……见鬼!

……

……

小半天过去了。

当马厚德又一次走进来这审问室的时候,一脸都沉了下来。他再一次第坐在了徐肇的面前。

这徐肇劈头就问道:“啊SIR,怎么样!查清楚了吗?”

马厚德冷笑一声,“清楚!再清楚不过了。按照你说的,我们确实从你家里面搜出了那台笔记本电脑,还发现了大量的照片,这么多受害者……你行啊,玩幼女还喜欢拍下来,真不怕死吗?”

“哎,别在意那些细节!”徐肇紧张地问道:“警官,我这次是不是会身败名裂了?”

“身败名裂?”马厚德冷笑着道:“那都算轻!现在证据确凿!不用问了!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徐肇’长长地吁了口气,一脸轻松道:“那我就放心了!”

说着,徐肇忽然低下了头,一头磕在了桌子上,就不动了。

马厚德一愣,连忙把人扯了起来,却见这家伙只不过是睡了过去……(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