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五章 未央

第二十五章 未央

“走掉了?”

局子附近的咖啡馆,任紫玲颇为大声地看着马SIR,有点惊讶。

马厚德无奈地道:“我们当天就到戴有才的家中,但他人已经不在了。他的老婆孩子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说他冲冲忙忙就出了门。我们怀疑他是提前听到了风声,所以第一时间就逃了。”

任紫玲皱了皱眉头,“那这个徐肇都招了吗?关于这次学生自杀的事情?”

马厚德摇摇头道:“没有。他只是交代了补习班做过的龌蹉事情,后来就晕过去了,醒来的时候……”

“醒来的时候?”

马厚德点了点头,凝重道:“醒来的时候,这家伙好像忘记了自己做过什么似的,表示得很惊讶,甚至还说我们在冤枉他。直到我们把从他家中找出来的东西还有审问的录像给他看了,这家伙才一脸见鬼的模样,怎么都不相信录像里面的就是他自己。”

“自首了,自首后晕倒,醒来后忘记……这么诡异?”任紫玲张了张口,这种事情还真的能够发生?

要不是她和马厚德这么多年的关系,她都以为自己是在读一本扯淡的小说。

“先不说徐肇的反常,反正他现在在羁留室,是逃不掉的,他家里搜出来的东西至少能然给他坐一辈子牢。”马厚德皱着眉头道:“关键是,他和这几个跳楼的学生的关系应该不大。因为我们查过徐肇的行程,正好有两个学生事发的时候,他在外地出差。”

“老马,你说会不会是这家伙用手头上的东西去要挟这些学生,让他们承受不住压力,怕别人知道,所以才扛不住?”

“那也不可能连续五个吧?”

“说的也是……”任紫玲点了点,又摇摇头:“不过,真没想到,一开始只是打算查查学生的事情,现在居然揪出来戴有才和徐肇,你算是意外地立了大功啦!请吃饭啊!”

马厚德唉声叹气道:“想也不要想,我现在脑袋快要爆炸!你不知道,这背后向戴有才购买这种服务的人都是些什么人。这可不是单纯的组织***那么简单,背后还有更多的交易……我怀疑,戴有才也不过是别人的一个棋子,这背后还有什么人在控制这一切。恐怕……还有更大的利益瓜葛。”

任紫玲低声问道:“购买服务的都有些什么人?”

马厚德看了一眼任紫玲,目无表情地道:“案情我还可以告诉你,反正我知道你不会乱写。但是关于这方面,我真的不能给你透漏,这是上面下的死命令。不然……你以为戴有才为什么能跑得这么快?”

“好吧。”任紫玲点了点头。

马厚德既然也要守口如瓶的话,只能说这背后牵涉的东西太多。任大副主编也懂得进退需有度的道理。

她叹了口气道:“但如果自杀的事情不干系戴有才和徐肇的话……还会是谁?对了,证实了这五个孩子,都是被徐肇他们诱惑了去干这事情的吗?”

“除了最后的那个顾家杰之外,前面的四个都是。”马厚德看了看时间道:“我不和你说了,我得赶时间。这会儿要去把这家补习班先给封了……这次真的上次抄家一样,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新的发现吧。”

任紫玲耸了耸肩,“你去吧,我买单就行。希望你能有好消息,能尽快还这些孩子一个公道。”

马厚德苦笑道:“也不知道这些孩子的父母,知道自己的孩子做出这种事情,会是什么感受。”

任紫玲沉默不语。

这不是一个让人愿意仔细详谈下去的话题。

……

……

铁窗下,徐肇依然惊恐,瞪着布满了血丝的双眼,也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他这几天几乎没有睡过觉。

他抓破了头也没能够想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警察局,还说出了那些说话出来!

他只是记得前一天晚上,自己喝酒了之后回到家就睡着了过去,直到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发现了自己就在审问室。

他为什么会自首的?

那些证据,明明只是他为了防备戴有才所以故意留下来的……万一那一天戴有才和他翻脸了,他也有对付戴有才的资本。

至于另外那些未成年女孩的照片……他承认,这是他的爱好之一。他不是不知道这些东西一旦曝光,等着他会是什么。但这与其说是爱好,倒不如说是心魔一样。

但是……

“不应该啊……不应该啊……”

徐肇这几天蹲在羁留室,一直问着自己这个问题……良心发现,受不了这种煎熬所以才来自首?

那审问的视频里面自己所说过的话,简直就是放屁一样!

真的是良心发现的话,他现在就不会显得这样的痛苦和惊恐——今后,他都要在监狱之中度过?

下半辈子?

徐肇呆呆地看着铁窗外,感觉好像发梦一样……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回来自首。

“为什么?”

徐肇一下一下地用自己的脑袋磕着羁留室的墙壁,一直重复着这句话:怎么会这样。

……

“他这辈子完了。”

在俱乐部的大堂里面,靠近到橱柜的洽谈座子处,丁东生冷笑着说了这么一句话,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不看了吗?”洛老板这时候问了一句。

“没必要了。”丁东生淡然道。

他的旁边,一片光幕上,赫然就是羁留室里面关于徐肇的一切。洛邱听罢,简单地挥了挥手,那光幕便消失不见。

洛邱这时候淡然道:“从他家里搜出的证据足够让他做一辈子的牢。客人您要求他身败名裂,算是完成了。而徐肇一生玩乐,是标准的败家子,要他在监狱里面过完下半生,对于他来说比死还要难受……这种痛不欲生,客人您满意了吗?”

丁东生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只是再一次把那个装着青铜片的盒子甩在了桌子上,站起了身来:“这东西是你们的了。”

洛邱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盒子,并没有动它,只是轻声道:“感谢您的光顾。”

“不用说的这么好听。”丁东生冷声道:“你们和这个徐肇也没有什么分别,也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都愿意做而已。”

“我们打开门做生意的,自然不会否认这一点。”洛邱淡然应道。

“你承认就好。”丁东生冷笑道:“承认了,那就说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蓉蓉的死和徐肇根本没有关系。”

“首先。”洛邱抬起头来,缓缓说道:“这里的一切都是有偿服务,我们并没有义务向客人透露那些他们所不知道的事情。”

“其次。我之前已经告诉过客人您,警察已经在调查徐肇的事情。”

洛邱顿了顿,看着丁东生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摇了摇头,轻声道:“最后,徐肇到底和乔蓉蓉的死有没有直接的关系,对于客人您来说,真的是那么的重要吗?”

“你说什么?”丁东生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双手按在了桌子上,死死地盯着了对方。

“不是笑得很开心吗?刚才……”洛邱轻声道:“看着徐肇痛苦的那瞬间,客人您不是笑得很开心吗?这个时候的你,是不是有回想过你给我说过的那些回忆?哪怕一件?”

“我……”丁东生一下子后退了几步,带着一丝惊恐看着这个安静地坐在了这里的俱乐部老板,略微慌张起来,“……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他后退着自己的身体,一直退到了俱乐部的门口位置,便头也不回,推门而出。

……

女仆小姐这时候把因为被推开而摇摆不定的门稳住。

她看向了自己的主人,轻声道:“多么廉价而丑陋的灵魂。”

“我们去买菜的时候,也不会总是碰到最好的食材,不是吗?”

洛邱随口说了一句,这才打开了盒子,把里面放着的青铜片给取出,缓缓道:“虽然是这样说,不过这东西,倒也值得。”(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