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六章 独自

第二十六章 独自

太阴子静静地站在俱乐部的大堂内,看着他未来几百年的主人兼俱乐部的老板正在把玩着新收回来的青铜片,很是机智地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只见洛邱摆弄了差不多有十分钟之后,才停下了手来。

“太阴子,你这次做得不错,虽然粗暴了些,不过效率挺高。”

太阴子连忙谦虚起来……他这是自从成为了黑魂之后,第一次收到了来自老板这样正面的赞赏。

他高兴啊。

感觉在这个俱乐部里面,他几乎快要没有呆着的地方,甚至连秦初雨这个贱婢的地位都好像比他要高一些似的。

那种被承认的感觉,让太阴子不禁回想起来了五百多年前初入山门,在众多的师兄姐弟之中被师尊表扬过的日子。

见鬼了……老道我不算被困着的五百年,当年怎说也是修道六十余载的人,咋滴还有这种虚荣心呢?

快多夸夸我啊!

“主人!经过这段时间的痛定思痛,老道我已经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从现在开始,老道我一定会更加卖力,为铺子的事业鞠躬尽瘁,不会辜负主人对我的信任和期待!”

“哦……好。”洛邱瞄了这个老鬼一眼。

怎么说呢。

一开始好像也没有什么期待的啊……只不过是为了研究一下黑魂转化的过程,然后身边正好有作为适合材料的你而已啊。

“嗯,我期待你的表现。”洛老板点了点头。

太阴子深呼吸一口气,却朝着女仆小姐深深一拜,恭敬道:“多谢优夜小姐这段时间以来的教导,太阴子一定会铭记于心!”

优夜倒也是有些惊讶似的,微微张了张口,但很快就化作了一抹微笑,仅仅只是点了点头。

“主人,老道我现在就马上出去寻找合适的金主!下次一定会让您满意!”

“去吧。”洛邱挥了挥手。

太阴子化作了一道黑风旋出了俱乐部的大堂,却见此时的秦初雨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不咸不淡道:“天生反骨,难成大事。”

说罢,这位整天就知道打坐的女修士,便又再次闭上了眼睛。

她的话洛邱倒是听见,不过并没有多大在意……太阴子到底有没有反骨,对于俱乐部来说,根本无关重要。

他反或不反,也都在这里,在洛邱的眼皮底下。

“晚上不用给我做吃的了。”洛邱把青铜片交到了优夜的手上,让她先送去负一层暂时先放着,然后说道:“晚上我得招呼一下客人。”

……

……

当然不是指俱乐部的客人,而是那个只有两个人的家的客人。

客人是梨子。

任紫玲说,要请梨子吃一顿家常饭。

这一顿饭是任紫玲为了答谢梨子这次帮忙才请的。

饭桌上,任紫玲举起了红酒杯,“为了这次捣破了这个补习班背后龌蹉的事情,铲除了社会一颗毒瘤,干杯~!”

这女人的这种笑容,洛邱有很长的时间没有见过了。

印象之中,好像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

那时候,她总是会这样的高兴,每当他的父亲抓到了一个犯人,或者打击了什么罪恶的时候。

“嗯,确实。”梨子频频点头,口里面塞满了刚刚煎好的龙俐鱼柳,说话却半点不显得含糊:“不过好可惜的是,我们最后还是没查出来学生堕楼的事情。”

任紫玲也颇为可惜道:“对啊,补习班估计是不会重开了。这个背后神秘的老师我想还会缩起来。”

“马警官不是还在调查吗?天网恢恢,如果真有人做了什么坏事情,一定逃不掉的。”梨子安慰道。

“说的也是。”任紫玲收拾了一下心情:“今天要高兴,不说这个。我们来说一件高兴的事情吧!小子,你还记不记得吕依云?”

“吕家村的小姑娘吗?”洛邱一愣。

“对啊!”任紫玲笑了笑道:“今天,那小姑娘给我发了邮件,她说下周就要来我们这里上学了!”

“是吗。”洛邱点点头,笑了笑道:“挺好。”

“对啊,希望能够开始一段新的人生吧!”任紫玲摇了摇手上的红酒杯道:“刚好她的学校就是你学校!我答应下来啦,等她来了,要好好地给她接风。对了,人家好歹也算是你师妹了,向导的事情我想你不会拒绝吧?”

洛邱……洛老板早就自动退学了。

他只是一直没有说出来而已——当然,他也不打算就这样暴露自己退学的事情。洛邱点了点头,随口就答应了下来……想来那位小姑娘,也不会多说什么的。

“你怎么答应得怎么快?”任紫玲却一愣:“我还以为你会嫌麻烦,直接拒绝掉,所以还准备了很多要说的话啊?”

“嗯……我拒绝。”

“……靠!!作死啊,给点面子行不行,有客人在,还要不要处的啦!!”

“吃菜吧。”洛邱懒得理会似的,夹了菜到任紫玲的碟子上。

“谢谢!”任紫玲挑了挑眉头,一脸得意。

这就是家人了吗?

梨子看着这两人的对话,有些她一直无法感受到的东西,似乎从一开始就在这张饭桌上开始蔓延开来。

让她本能地有些不知所措。

“梨子,怎么停手了,你平时不是最爱吃的?怎么,不合胃口?”任紫玲这会儿看了过后,疑惑问道。

梨子连忙摆了摆手道:“不是啊!任姐,你家的洛邱做的菜真的是没话说的了,这么多年了,我也就碰过几个能有这种味道的……我只是,舍不得一下子吃完。”

“味道?”任紫玲一愣道:“什么样的味道?”

梨子捧起了手上的饭碗,露出了一丝怀缅般的目光,轻声道:“吃了能够让人变得暖起来的味道。”

“这……”任紫玲怔了怔,吃上了一口,咀嚼了好一会儿才道:“是因为放了辣椒吧?”

梨子却不知怎地,笑出了声来。

“神经兮兮的。”任紫玲摇摇头,随口道:“喜欢就多吃点啊,平常也可以多点上来吃饭没问题。反正你一个人呆在这个城市,也没有什么亲人,不用客气,尽管把我这当你家就好啦!”

梨子轻轻地点了点头。

但她知道,她并不会常来。

“梨子家乡是什么地方?”洛邱这时候忽然问道。

梨子想了一会儿,轻声道:“是一个很冷,常下雪的地方。”

任紫玲愕然道:“梨子,我记得你简历上不是写着出生在海南吗?”

“那只是户籍。”梨子摇了摇头,眨了眨眼睛道:“但并不是我长大的地方……有机会的话,我会告诉你们的。”

“什么地方呀?这么神秘?”

梨子轻声道:“神秘点不好吗?带有一点神秘,也许你们才会记住我。”

“什么跟什么呀?说得你好像忽然就会消失一样。”任紫玲摇了摇头道:“好了,不说就不说了,吃饭吧!”

梨子道了一声好。

……

……

一顿晚饭吃了好长的时间。

离开的时候,梨子谢绝了任紫玲说要送她回去的要求,一个人下了楼……她很多时候习惯独自一个人。

独自一个人吃饭,独自一个人睡觉,独自一个人呆在那间租住下来的小房间之中,也可以独自一个人呆在,没事的时候半个月不出门……但也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太长的时间。

最后转身眺望了一下任紫玲家所在的楼层,看着那点仿佛能够向最近因为下雨而显得有些清冷的夜空带来一点暖意的灯光,梨子自己和自己说:“要不……再留一会儿吧?”

她忽然一笑,从袋子之中抽出了一根香橙味的棒棒糖,含入了嘴巴之中,张开了双手,独自走在了街道的白线上。

哼着没有人知道来历的小调。

她忽然单着脚跳了几步,像是正在玩着跳飞机游戏的孩子。

她想,应该没有多少人还记得她了。

她还是自己一个。

她是梨子,在这世间度过了一百九十七个春秋的梨子。(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