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章 心中的魔鬼(2)

第三十章 心中的魔鬼(2)

“前往云南大理的班车即将开启,请已经购票的客人到13号站台,请确保好随身物品的携带,请……”

赵茹提起了行旅箱的拉杆,从候车厅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习惯地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正准备向站台走去。只是她很快就停下了自己的步伐,目无表情地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出。

人群之中,她看到了一位几个小时之前才见过的人。当然,这个人的身边还有另外好几个人。

这些人的目光,显然和普通的路人的目光不一样。因此,赵茹很轻松地就能够推断这几个人和她认识的一位是同一路人……都是警员。

赵茹目无表情地朝着反方向的厕所区走去,步调不紧不缓,显得从容……大概越是异常就越会引起这些猎鹰一样的家伙的注意吧。

走进去了女厕,不久之后,赵茹才再次走出来,看着那些已经远去的背影,赵茹微微一笑。

她看了一眼手上拿着的火车票,没有半点留恋地把它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上,显然是不打算上车。

可是当她转身的瞬间,那有着圆滚滚肚子的警官,赫然就在她的面前。

“赵茹小姐,赶着去什么地方吗?我中午的时候怎么没听你提过?”

“马警官,你们警察连私人活动也是会管的吗?”赵茹淡然地说了一句。但她略微地后视一下,发现背后已经有人在靠近着她。

她依然从容道:“马警官,不知道你来到这里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只是有些事情,想要像你请教一下,想请你跟我们回去聊聊天。”

“马警官,我要赶着上火车,恐怕不行。”赵茹摇摇头道:“再说,我知道,就算是警官,也不可以随便就把人带走的吧?”

马厚德耸耸肩,对于这些措辞,他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应付,而对方压根对他无可奈何,他喝了一口路上买来的可乐,淡然道:“我们怀疑你这行李箱藏甚至你身上带有危险的物品,能不能让我们检查一下?”

“警官,无凭无据,你凭什么这样说?”赵茹皱了皱眉头。

马厚德淡然道:“所以我才说怀疑啊,你让我们检查一下不就好了?放心,我们还有女同志。女同志来搜,你总没有意见了吧?”

“赵小姐,请跟我们合作。”一名穿着便服的女人靠近了上来,她手上提着了证件,表面了自己的身份,“这就是女厕,我想应该很方便的。”

赵茹目光飞快地扫视了这里身边的人,除了马厚德和这个女便衣之外,显然四周也有着另外的几个人。

她点了点头,微笑道:“那好吧,不过最好快点。”

当赵茹转身朝着女厕走去,而女便衣跟上的瞬间,只见赵茹猛然间转过了身来,她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了一支喷雾。

喷雾飞快地朝着这女警员的脸部喷了一下,赵茹甚至顺势把人推向了马厚德,然后匆忙地从想外逃脱而去。

不料她才没有跑开几步,整个人忽然踉跄了一下,竟是摔倒在了地上,

原来她的脚跟被什么东西给砸了一下……一个可乐罐!

看到赵茹到在了地上,几人连忙上前,把她摁住。马厚德这才扶着眼皮受伤的女警远走了过来,“我飞罐子的技术还不赖吧?跟我一个好兄弟学的……赵茹小姐,你现在无辜袭击警员,麻烦请你跟我们回去一趟,老实交代!”

赵茹挣扎了两下,发现挣脱不了,便眯起了眼睛,没有说话。

一路上也没有说话,就这样被两个警员扣住了双手,一路离开了火车站,显得异常的安静。

这里的旅客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很快人们就忘记了这里曾经上演过一场警察抓人的戏码……本来这种事情在火车站就常见。

人们习以为常,谁愿意多看一眼?

但人群之中,两道身影就这样停了下来,一男一女……他们并不是旅人,只是拥有着漫长生命的人。

女人缓缓地蹲了下来,把地上的一根小小的项链给捡了起来,看了一眼之后,便交到了男人的手上。

这是刚刚赵茹倒地被警员抓住的时候,挣扎时所拉扯掉下来的东西。

她说:“主人,应该就是这项链上的吊坠,让马先生的精神出现了异常了。”

“嗯,有点熟悉的感觉,我之前是不是见过?”

“主人还记得刘昂家的那颗黑钻吗?这吊坠上含有的能量虽然要弱很多,但应该是同一种来源。”

刘昂,刘子星。

他点了点头,当然是因为想起了那个大宅,那三代人的故事。

洛邱随手地把吊坠放回到了女仆小姐的掌心上,离去之前说:“这有点意思,抽空去问一问赵茹,吊坠是怎么得来的吧。”

……

……

审问室的镜子前面,马厚德已经看着这个赵茹有好长一段的时间……包括他身边的警员们,也有着相同的时间。

正常点的犯人一般都会表现得不安。

即使他们再怎么掩饰也好,都会从一些细微的小动作中,反应出来他们的不安和焦虑。但是在这个女人身上,显然没有。

从一开始,她就这样坐着,闭起来了眼睛,一动不动,像是蜡像一般。但是让观察着她的众人显得有些难受起来。

“我去会一会这个女人。”马厚德深呼吸了一口气,推门走入了镜子另一边的房间之中。

“赵茹小姐,知道我们在你的行李箱发现了什么东西吗?”马厚德劈头就说了一句。

却见赵茹这会儿也没有睁开眼睛,眼皮甚至动一下都没有过,仿佛没有听见般。

马厚德的声音略高了一些:“我们在你的笔记本电脑上发现了大量的照片……你知道我说的照片指的是什么吧?”

赵茹依然没有反应。

马厚德冷哼了一声道:“另外,在你的手机上,还存有了一些照片!时间不用我说了吧?都是最近那些跳楼自杀的学生死亡现场的照片。行啊,赵茹小姐,你可比我们还要快到现场啊,还拍得这么清晰!”

“马警官,你到底想要说什么?”赵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马厚德忽然用力地一拍桌子,宛如雷神般厉色道:“说,你是怎么害死逼得这些学生自杀的!你是不是用你手头上的照片,却要挟过他们!”

“证据呢?”

“证据?”马厚德大声道:“你笔记本存的那些照片,除了已死的之外,另外还有其他学生做非法勾当的内容,你敢说这些不是你偷拍出来的?还有,你为什么会去现场?我们查过你附近街道的监控,你平时都不出门,为什么恰好在这几天晚上出门?”

赵茹忽然笑了笑,淡然道:“好吧,难得马警官你们已经查了这么多,而且还这么快就找到我,我对你们警察的办事能力真的十分佩服。”

她吁了口气,接着淡然道:“我承认,我确实有跟这些学生接触过,也确实有过威胁他们。只不过,我只是问他们要一些钱财而已,他们为什么会自杀,我根本不知道。这样说吧,是他们做了这种败坏家门的事情,又害怕被别人知道,自己又承受不住压力……现在的学生,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

“你还敢说不是你逼死他们的?”马厚德怒道:“那你为什么会在他们死亡之前,来到他们的家楼下!”

“刚好那是交易的时间而已。”

“每次都这么碰巧吗?你要挟一个,就有一个自杀?”

“我偷偷跟踪他们,拍下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为了钱。既然第一个没弄到手,当然要接着第二个。”赵茹耸耸肩道:“我只能说,我比较倒霉,碰一个,死一个。警官,你们不是证实了他们都是自己跳楼的吗?你可以说我勒索,但请不要说我杀人。”

这就是众人所最头痛的事情……明明知道是赵茹在背后搞鬼的,但却找不到实质的证据证明这些学生自杀是她逼迫的。

真相是她说的一样,这些学生因为担心害怕而去自杀的话……总之,法庭上的判决一直都需要确切的证据!

“五条人命!这是活生生的五条人命!你就这样一点负担也没有吗?你是冷血的吗?说得这么轻巧!”

“马警官。”赵茹此时淡然道:“为什么是五条人命?你们是想要冤假错案吗?”

“陈有利!周铭瑄!乔蓉蓉!李豪!顾家杰!”马厚德又拍着桌子怒道:“这五个孩子,难道不都是因为你的要挟才自杀的吗!”

“警官,你说的前面四个,我承认是有勒索过,但我重申一次,他们的死和我无关。另外,你所说的最后一个,更加和我没有关系。我也没有勒索过这个人。”

“你还敢说没关系?顾家杰难道不也是补习班的学生?”

赵茹冷笑道:“你们不是查过我的东西吗?有没有找到过这个学生的资料?再说,我既然承认了勒索了,自然不会含糊。你说的最后这个学生,为什么死了,我并不知情。”

“你……”马厚德深呼吸了一口气:“你继续坐着吧!我们一定会把你的口撬开!”

……

“马SIR,复查过了,赵茹的笔记本上的资料,对比了在徐肇家里搜出来的之后,确实没有找到顾家杰的资料,他应该没有参与补习班的那种勾当。而在赵茹的手机上也没有那种现场死亡的照片。而且……”

马厚德一愣:“而且什么?”

“顾家杰出事的那晚上,监控没有拍到赵茹离开过……”

马厚德皱了皱眉头:“这……难道说孩子真的是自己自杀的?”(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