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三章 面对面见到活生生的死者是什么体验

第三十三章 面对面见到活生生的死者是什么体验

记忆浮现,声音响起。

‘就算把人复活,也不一定是您所认识的儿子’。

‘……可你要知道,你儿子的身上充满了尸气,这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时间长了,你身体会出问题的。’

浴室的镜子面前,沈美缓已经洗了一次又一次的脸,洗手盆上的水已经缓缓溢出,但她却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渐渐失神。

她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照过镜子了……镜子里面的那个脸色苍白,仿佛衰老了好几年的人,是她自己吗?

没有血色而显得苍白的嘴唇,无神的双眼,暗黄的脸色……这就像是一个病人般。

“不会的,我只是太累了……是的,我只是太累了。”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把水龙头拧紧,然后飞快地把洗手盆上的水,一次又一次地再浇在自己的脸上。

离开浴室的时候,她对自己说:我不累。

很快,就到发车的时间,到了离开这个地方的时间,到了重新开始的时间……怎么会累了?怎么能让自己累了呢?

不会的。

但开始腐烂的情况似乎出现之后,就越发的严重起来。

“没事的,儿子。你只是生病了,没事的,不怕啊,妈妈在这里。”

他还是会动的,他能够睁开眼睛的,他眼睛仿佛想要说什么的……他是活的。

活的!

沈美缓轻轻地捧起了他的脸,柔声道:“没事,妈妈去买点粉底回来。没事的,病好了就没事的了,在那之前……也……也没事的。”

是的,没事的……会好起来的。

她出了门,他忽然站了起来,很慢的动作,经过了浴室的门,他扭了扭头,看着露出来的镜子一角上的自己的模样。

就这样站着。

……

……

“马SIR,找沈美缓的事情,让下面的人去做不就好了,找人这种事情,不用劳烦你吧?”

街上,刚刚问过了一个路人之后,年轻的小警官看着马厚德道。

抽着烟的马SIR挨在了车门上,松着脖子道:“主要是我有些事情想不通。赵茹说顾家杰的死跟她完全没有关系,可是他为什么会是第五个自杀者?想不通啊……”

当然还有在顾家杰房间找到的那颗药丸,以及老秦说过的话,这些都是让马厚德百思不解其解的事情。

他吁了口气道:“反正赵茹那边现在就这样僵着,索性出来透透气。劳资办公室对面会议室坐着的就是那个王悦川,看得我浑身难受!”

所以这才是你跑出来找人的理由么……

“怎么,你有意见?”马厚德瞪了一眼。

“没……啊,我去问问那家小卖部的老板。”年轻的他急忙忙地跑过了对面马路,走进去了那家小卖部之中。

他们根据银行提供的消费记录,发现沈美缓最后一次消费就在这附近——昨天。

所以她在这一带的可能性非常高。马厚德抬头看了看这地方的环境……像这种城中村,用来出租的公寓实在太多,道路也相当的复杂,要找个人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可就在这时候,年轻的小警官飞快地跑了回来,眉飞色舞道:“马SIR,有发现!”

“说来听听。”

“我给这老板看了照片,据他说,应该是见过这个女人。”年轻的小警官顿了顿道:“他说,见过两次这女人都是晚上才出门,在外边买了东西之后就回来。这老板是住着城中村几十年了,对陌生人特别敏感。”

“知道她住什么地方吗?”

“这老板只是指了指朝这边走去的,具体不知道。不过,好像这几天都是差不多这个时间就外出的。”

“我们分头一家家去问问吧,这样快点!或许还能直接碰见!”马厚德顿时来了精神。

……

“太太,还要点别的吗?要不试一试这唇膏?最新款的,颜色很好看……”

“不用了,结帐吧。”

沈美缓简单地说道,然后刷了卡,提起了一小袋子的化妆品这就急忙忙地离开了这家化妆品店。

店员看了一眼,总感觉这为太太似乎十分紧张似的,像是在躲着什么人……不过,关她什么事情呢?

反正只是别人的事情。

……

出门后的沈美缓看了看时间,考虑这这个点超市剩下的大概就只剩下一些卖剩下的蔬菜肉类。

去打包个外卖吧,今天就随便吃点。

这样想着,她就在回去的路上一家快餐店停了下来——菜食就摆在了店铺的面前,隔着了玻璃,老板就在里面砍着鸡腿,只是看了一眼,便道:“要点什么,两肉一菜十二块,送例汤。”

并不是什么标准的国语……老板像是广东人。

也没有什么是她儿子喜欢吃的东西,沈美缓不禁有些犹豫起来……只是这时候她脸色忽然只见有些异样。

眼前的这块玻璃——现在是晚上。

眼前的这块玻璃上,倒影上……她的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人走过?

沈美缓一下子转过了身去,狭窄的城中村的巷子对面,几条巷子都是昏暗一片,老旧的街灯甚至还有一闪一闪的那么一盏就在旁边。

沈美缓下意识地抓紧了自己的袋子,低着头就道:“我不要了。”

她飞快地离开,但也隐约能够听到那老板的低骂声:“运吉嘅!”

她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也没有打算去想,只是打算尽快回到自己住下来的地方,甚至,转入了一个巷子之后,她更是直接地跑了起来。

但人少的街道上,跑动的显然不仅仅只有她一个!

另一道身影,这时候也开始快步走了起来……以至于开始跑动起来。

带着帽子,带着口罩,他显然是在寻找着什么,目光不停地在这小巷之中移动着。但寻找无果之后,他不得不选择离开。

看来是真的被发现了……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吗?他暗自地问着自己……他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之色,正自思考着自己要做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这样的一把声音。

就在他的背后。

“我是不是见过你?”

他猛然转过身来,只见一个有着小胡子、大肚子的中年男人就站在了自己的背后……马厚德。

“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你?”

马厚德走进上来了一步——并不是作为警员对于可疑人物的感觉——尽管这个家伙又是帽子又是口罩确实相当的可疑。

但是他和手下分头找人之后,就无疑之中发现了沈美缓的踪迹。马SIR并没有打算马上就上前喊着这位失踪的太太。直觉告诉他,这位太太好像很紧张,似乎是在躲着什么一样。

他在路上就一直跟着,直到沈美缓在小食店停下……他发现了这个可疑男子的身影。

马SIR知觉自己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可以的家伙……可在什么地方,却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没……没见过。”只听见这可以的家伙飞快地说了一句之后,就低着头,打算从马厚德的旁边离开。

“等下。”马SIR一转身,伸手搭在了这个可以家伙的肩膀上。

相当瘦弱的一个家伙,以成年人的角度看来,实在太弱。

不料这可以的男子肩膀被搭着的瞬间,却猛然地甩开,翻身推了马厚德一把,连忙就跑开。

“妈蛋!想从劳资手下走掉?没门!”

马SIR啥也不说,直接脱了鞋子,飞甩而出!玩的了狙击枪,甩得了可乐罐的马厚德马大警官显然飞鞋子也十分的在行,鞋子直接命中对方的脚后跟,让他一下子身子不稳,还没有跑出几步就摔倒在了地上!

马SIR快步地走到了对方的身边,一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臂,反在了他的背后,把人提了起来,“别动!警察!我现在怀疑你形迹可疑!说,名字,身份证!”

马SIR把人压在了墙壁上,厉色问道。

只是这家伙像是死不说话一样,只是不停地挣扎着,一副惊恐害怕的模样!

马厚德把人转过了身来,但也同时用力地压着对方,伸手就朝着这可疑的家伙脸上的口罩抓去。

“别!”

只听见这可疑的家伙惊叫了一声,但却显然无法阻止这口罩从他的脸上被摘下。

“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你是……”

马厚德的神情顿时僵住,一下子陷入了思考缓慢的状态之下,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的他只是骤然间感觉到了脚趾传来了剧痛!

他没有穿鞋子的那只脚,被狠狠地踩了一下!

十指痛归心,想来脚趾也差不多。

混乱只见,他甚至还被这个家伙一把推到了在地上!

“站住!别跑!!别跑……痛死我了!”马SIR连忙爬起了身来,只是脚痛得他一蹬一蹬,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这家伙从自己的面前逃入了另一道小巷子之中。

……

“马SIR!马SIR,你怎么坐在这里……你的脚怎么了?”

年轻的小警员一路询问过来,这时候终于看见了坐在了街上人家店铺门前阶梯上的马厚德,不禁惊讶地走了过来。

只见马厚德低着头,一边揉着自己的脚,一边不知道再想些什么……反正眉头是拧得紧一紧的。

“马SIR?马SIR?”

马厚德这会儿茫然般地抬起头来,下意识道:“你……你觉得死人会复活吗?”

“啥?”

“你知道我刚刚看到谁了没有?”

“谁?”

“顾家杰,活生生的……顾家杰!”(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