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五章 实力演出

第四十五章 实力演出

林峰看了看时间,这样弄了弄,半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他才从医生的办公室走了出来,就连忙往特殊病房赶了过去,一推开门,林峰就直接道:“快一点,我去外边买点什么吃的吧。你要吃什……”

他的说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了空无一人的病床。林峰想也没想,就跑到了病床前,只见用来铐着赵茹的手铐,已经断掉,只剩下一半还挂在了病床的护栏上。

边上,他的同事女警这时候更加是怎样也叫不醒来,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昏迷了过去。

林峰大惊,顿时满头冷汗,只能打电话回去求助。

“不好了,马SIR,赵茹不见了!”

“什么?哎呀……”只听见马厚德既惊且怒,然后是一道痛哼的声音,像是磕到了身体的什么地方,“人怎么会不见的?”

“我暂时还不清楚,我和医生却办理手续,才出去了一会。这边是让小可看着的,可是我回来之后,小可就怎么都弄不醒了。用来锁着赵茹的手铐,也像是被什么东西锯开了,切口很整齐……我想,恐怕是有人把她劫走了。”

“前后多久?”

“十来分钟吧……不超过十三分钟!”

“知道了。”马厚德连忙道:“小可弄不醒先让她呆在医院,你马上到去看看医院的监控,看看有什么发现……十三分钟,她已经走不远的!”

“明白!”

警察局里面,把电话一关的马SIR也顾不上刚刚磕到的膝盖,连忙吩咐着手底下的人去干活。

“所有的汽车站,火车站,机场什么的,还有那些野鸡的车主,统统都给我通知起来!”马厚德大力地拍着手掌:“都给我滚出去干活!!快快快!”

几乎是赶一般地把人都赶出了科室。

此时,把会议室当作了是自己临时办公室的王悦川闻声开门走了出来,看到这个科室的人风风火火的样子,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随意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家伙要是乖乖地躲在会议室看文件的话,马SIR或许还不打算马上找他麻烦,可这家伙愣是自己走出来了,不禁大怒道:“王同志,知道你做了什么好事吗?赵茹在医院被人劫走了!”

王悦川脸色顿时一沉,直接从会议室之中走了出来,沉着脸道:“为什么能让人把她带走,你的人没看好?”

马厚德冷哼道:“我相信我的手下做事情!现在我一个手下就昏迷不醒躺在了医院!而你,却没有告诉我,你和赵茹到底说了什么!为什么她会被人劫走!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才对!本来,到底是谁弄到这个女人昏迷,需要被送去就医的?王!同!志!”

面对着马厚德的质问,王悦川却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想着什么。须臾,他直接走回了会议室,穿上了衣服之后方才走了出来,“赵茹送去的医院在什么地方,带我过去。”

“你想做什么?你以为她还会躲在医院等你去抓她吗?”

“不。”王悦川却正色道:“马警官,你想知道什么,就带我过去。我不是找赵茹,而是找那个家伙是否有出现过的踪迹。”

“那个家伙?”马厚德一愣,皱着眉头道:“哪个家伙?”

“一个人渣。”

马厚德不知道王悦川口中的人渣到底指的是什么人,但他却清楚地感觉到,这会儿的王悦川像是一只恶犬。

……

……

因为是开放日的原因,监狱中今天并没有工作,一些犯人尽管没有人来探访,却也能够得到相对‘自由’的活动时间。

但冯桂春显然选择了在这个时间呆在自己的床上睡觉。

大概是睡觉吧?这种阴雨绵绵的天气……看了一眼牢房内昏暗的环境,周晓坤不禁这样想到。他没有去吵着冯桂春,他知道这会儿老冯一个人静一静是比较稳妥的做法。

周晓坤的床位就在隔着冯桂春两个床位的左边,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他不久之后也徐徐睡去。

牢房这会儿人不多,冯桂春忽然掀开了被子,看了一眼周晓坤的位置,这才轻轻地把自己的枕头拿起,然后掀开了被单——这里压着的是老冯一直珍藏着的照片。

好多年了,每当晚上睡觉的时候,他都要看上一眼,才好睡去。

好多年了,他的视力也已经慢慢变差。

老冯戴起来了眼睛,挪动着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背挪到了窗口地下,铁窗透射进来的光,才能让他在这昏暗的牢房之中,看清楚这张照片。

它再简单不过了,不过就是一张父亲抱着女儿照的照片,背景也不过是家中。

但是好多年了,老冯也一直没有厌倦。

老冯伸手轻轻地摸着照片上小女孩的脸,一遍又一遍,最后,他轻轻地抱着这张照片,靠在了床头上,自言自语道:“我知道你不愿意见我的……我不怪你……”

他闭上了眼睛,感觉真的累了。

迷迷糊糊之中,老冯忽然听到了一把声音,很轻很轻,好像就在他的耳边……有什么人正在说话。

他说:你就放弃不见你的女儿了吗?

那是自己内心的声音吗?老冯不知道……他只是下意识想到:我不想拖累她,她不见我是对的……

那声音继续说:可是,很有可能当完成了婚礼之后,就会离开这个地方,从此再也不回来,你连最后见她的机会都没有。

老冯悲苦想到:没关系……我只要知道她快乐就行。

那声音又耐着性子般说道:你不见见你的女儿,你怎么知道她过得快不快乐,你难道不担心那个男人到底对她好不好吗?你难道不想看看你女儿到底现在长什么样子了吗?你难道,不想再牵一牵她的手了吗?

我想……可是我……她不会来见我的……我拖累了她,我拖累了她。

来吧……来吧……只要你愿意的话……来吧,来吧……我们可以实现你的愿望……来吧,来吧……只要你希望,只要你愿意付出点什么,你的愿望就能实现……来吧……

那声音,就这样在老冯的耳边萦绕着。

那是太阴子捏着自己的嗓子发出来的声音。

但看着老冯此时反应渐渐平和,太阴子一下子张了张口。

你妹啊!老道我这样卖力实力出演,你丫的居然没反应??

只见冯桂春……老冯,沉沉睡去。(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