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八章 嫁衣

第四十八章 嫁衣

“美美,我今天……”

“小漫,我今天有点事情,要早点走。”

“可是,我们不是约好了……”

“我妈妈来、来接我了。再见吧……”

“哦……好吧。”

还是小时候,还是冯夏漫的她双手挂在了书包的肩带上,低着头。她和自己说:有父母来接送放学的人真好。

如果是一个月之前的话,这会儿,大概已经有个人站在了学校门口前面等着自己了吧?

虽然是很粗糙的手,但也是很大的手,总能够把自己的小手紧紧地握住。

冯夏漫从人群之中走过,她需要快步走过。可是不管她走得多块,一些声音中能够传入她的耳中。

“明天,不要和她说话了知道啊?”一接送放学的父母这样说。

“她要是和你玩的话,你记得说没空,知道吗?要是她不依不饶的话,你就告诉老师!”另一个接送放学的父母,也这样和自己的孩子说话。

还有……类似的说话,更难听的话。

“不要和杀人犯的孩子玩,你是好孩子,那是坏孩子。”

是的,总有这样的,难听的说。

她只能用力地掩住自己的耳朵,飞快地跑过转角的地方……逃离这一切。

……

“夏漫,夏漫?夏漫?”

“啊?怎么啦?”

陶夏漫一怔,下意识地看着自己的未婚夫,同时也是作为她在洛杉矶的大学同学。相识,相交,相恋,不知不觉便走到了如今,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

“什么怎么啦?设计师在问你话呢。”未婚夫周子豪笑了笑道:“人家问你,设计的这款礼服的效果怎样。”

“哦……不好意思,我刚有点走神了。”陶夏漫歉然地看着与之洽谈的设计师。

三十来岁,有了自己的家庭,在业内也有一点小名气的设计师给了一个理解的笑容,“没没关系,婚前的女孩子是挺容易精神恍惚的。我好几年前出嫁的时候,也是一样紧张,经常走神。这个时候啊,周先生一定要好好地哄哄您未来的太太才行啊。”

周子豪憨厚地笑了笑,看着自己的未婚妻,一脸幸福与满足。

设计师接着说道:“陶小姐,根据您的要求,我这边出了三份的礼装的效果图,您感觉如何?”

陶夏漫这才又看着手头上的设计图,她才想起来,自己就是看着这其中的第二份的设计图,才忽然走神的。

“嗯……我想再考虑一下。”陶夏漫犹豫了一会,忽然说道。

设计师一愣,只好道:“陶小姐是不喜欢这种糅合西式概念的中式传统嫁衣吗?”

“不、不会……”陶夏漫连忙摆着手道:“确实是很漂亮,只不过,我还是想要考虑一下。”

“这样……”设计师笑了笑:“确实也是,毕竟是一辈子的事情,当然需要考虑清楚。这样吧,陶小姐,我这会回去再改改,您看怎样?”

“麻烦您了。”陶夏漫点了点头。

周子豪很快就牵着陶夏漫的手走出了这家店子,朝着停车的地方走去。他这时候忽然轻声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看你精神不是很好。”

陶夏漫摇摇头道:“可能是因为刚回来,有点不适合这边的时间吧。”

“嗯,那就多休息。”周子豪也没有多想……他昨晚确实也没有睡好。

尽管回来已经有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

一边打给陶夏漫打开车门,周子豪一边说道:“不过啊,我还以为你会喜欢这种传统礼服的。”

“怎么这样说啊?”陶夏漫好奇地问道。

周子豪笑了笑道:“还记得去年的圣诞节吗?那天不是走过一家服装店,我看你盯着那里面一件旗袍,就走不动的样子。这个设计师是我一个师兄介绍给我的,我就跟她说了一下先用中式的试一试。本来打算给你一个惊喜的,没想到惹你不高兴了。”

陶夏漫有点小感动,拍了拍周子豪的手道:“我没有不高兴。我是喜欢中式没错,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女孩子这一辈子,是很难碰到一件自己真正喜欢的凤褂裙中式嫁衣。”陶夏漫摇摇头道:“我不想将就……”

“嗯……有道理。”周子豪缓缓地点了点头,“这样吧,反正还有点时间,这个不行,我们再找找别的吧?对了,伯父伯母什么时候回来?”

“下周吧。”

车子缓缓地离开。

老人也不敢声张,直到车子彻底离开之后,才选择走了出来。老人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的时候。

那种见到夏漫的喜悦和无法相认的克制,却也同时让他倍觉煎熬。

不过老冯最后看了一眼这家礼服店,对于他来说,终究还是好的。

因为女儿快要出嫁了。

对于一个父亲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

……

老冯很快就带上了帽子和口罩,离开了这个地方。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离开那扇高墙的。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了这大街上。

他身上的也不是囚衣,而是一套简单的休闲服,口袋里面也有了一些钱。不多,几百块的样子。

然后,便亲眼地看到女孩被男孩从车子上牵了出来,走入了这家礼服店……看到女孩的瞬间,老冯就知道,这就是他的女儿没错。

那是与生俱来的感觉,错不了。

老冯甚至还从衣服的口袋之中,找到了一张写着某个地址的字条:陶夏漫的地址。

他曾从当年那家福利机构的员工之中得知,当初收养了他女儿的那口人家姓的就是陶。

老冯只感觉碰到了天下间最诡秘的事情……但即使这只是一场梦幻,他也心甘情愿就这样陷在这里头。

不愿意醒来。

或许,他应该珍惜这点时间,去陶夏漫的住址躲着,更多地看看这个长大成人的女儿。

但老冯惆怅了好久之后,还是决定先回去他的家看看。

那栋老房子。

……

……

晚上,和陶夏漫聊完了电话之后,周子豪才静了下来。

他爱这个女孩,更甚自己的一切。

他想尽办法,想要给她最好的东西。

尽管,这是一场在这里举办的婚宴,主要还是为了应对男女家双方在这边的亲朋好友,而婚后,他们还是会在国外定居。

周子豪有点睡不着,一来是因为倒时差的问题吧?二来恐怕是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

周子豪开始在知乎上浏览一下,这个城市里面有没有介绍礼服的帖子。

大半个小时了,他却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

周子豪也就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自己贴出来了一个问题:在哪里能够找到经验丰富,手艺很好的中式旗袍师傅呢?

当然只是试一试,他也没有想过马上就能够得到答案。

周子豪自己也发笑了一下,也就关了床头的灯,打算好好地休息一下……没想到,忽然有了信息的提示。

他的帖子居然被回复了。周子豪连忙打开灯一看。

名为LQ的一个ID,写下了这样的话:听说十几年前有一个手艺很好的裁缝,专门帮人订做旗袍之类的服饰,就住在季华路二巷33号,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你可以去看看。

“十几年前?”周子豪一愣,想了想,还是爬起了身来,在便签上写下来了这样的一个地址。

……

次日醒来的时候,周子豪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昨晚睡得似乎还不错,今个儿感觉精神饱满的。

他看了一眼自己写在了床头柜上的便签,想了一会儿,便打了个电话——给自己未婚妻的电话。

“喂,夏漫,今天我约了几个老同学吃顿饭,下午就陪不了你了。”周子豪歉然道:“是昨晚才聊起的,我看太晚了,所以就没有吵你。”

“哦,没关系。你好久没有回来了,见见老同学也应该。我这边还要赶一份报告,今天其实也没空出门了。你路上小心点啊,尤其是开车,这边的车道和洛杉矶不一样。”

周子零又聊了两句,便整理好了自己,开车出了门。

车载导航上显示的目标是:季华路二巷33号(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