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四章 拾荒

第五十四章 拾荒

“就这里?露宿者?”

马SIR当然不会一个人这么猛地就和任紫玲一块过来抓人。毕竟又不是身处在异地,而是在自己的地盘。

所以当年轻的小警官林峰还没有来得及按照原本的计划行动的时候,他就被马SIR给抓了过去,一起行动。

车上,任紫玲从后座处爬到了驾驶座前两人的中间,点点头道:“附近这一代的露宿者流浪汉,都是靠捡废品为生的。我有个认识的家伙,就在这边开的废品站。听他们说,这里最近来了个奇奇怪怪的女人。看到里面黑色的那一块没有?就是那位置,我就远远看了眼。”

马厚德一愣,愕然道:“没想到啊……我去过赵茹的家,这女人特爱干净,像是有洁癖一样,居然会躲在这种地方。”

谁说马SIR说的不是呢?

这是十分脏乱的巷子。长长的巷子仿佛看不见尽头一样,它的一侧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纸皮箱子,铁网,生活用品和装满了垃圾的袋子。

一般的女人,尤其是年轻一点的女人,看着这种地方都会下意识躲远。

“林峰,你到巷子的那边,我们前后堵她!”马厚德这会儿连忙说道。

任大副主编这会儿却同时按住了这两位正打算行动的警官,“唉,等一下。人在里面暂时不会跑的,但是有些事情先说清楚啊!”

“……姑奶奶,任大姑奶奶,你不会又像插一脚吧?”马SIR顿时感觉要遭。

不料任紫玲此时白了一眼,然后瞪着眼睛道:“说什么呢你!我现在很爱惜自己的好不好?抓人这么危险的事情当然是你们做啊,我从今以后没什么特别情况,只提供消息!我要说的是,这次的报料费多少,你丫的是不是想要赖账?”

马厚德愣了愣道:“哎?姑奶奶,你又不用养小白脸,这一年到头线人费我也没少给你啊?我就不明白,为啥你就这么执着这些线人费?”

“我靠!我不用供楼啊?不用供车啊?我儿子还在上大学啊,他的学费不是钱啊?吃喝拉撒都不用钱的啦?”任紫玲理所当然道:“最近那小子还谈了女朋友,不用零花钱啊?我家这小子现在都自己去做家教挣外快了,肯定是钱不够用啊!这么懂事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不给他挣多一些啊?不然他以后怎么娶老婆啊?你知不知道现在的物价贵得飞起啊!”

“行啦行啦,不会少你的。”马厚德连忙稳住了任紫玲,他知道这个女人一发飙就肯定没完没了。

但马SIR心里头也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当年洛大哥才刚出事没多久,她就找了一群人,都是洛大哥从前的兄弟,签下了一份监管的保证书。

那是让他们监管洛大哥死后所有财产,让他的儿子能够在大学毕业之后全部继承的保证书。

明明那是能够让她好过很多的一笔资产……一群的兄弟也感觉让她享有一部分是理所应当。

这些年来,这个女人从来没有花过那些财产一分。

就是这种倔强的性子。

但如果没有这种倔强的性子,这么一个小女人,怎能就在这个庞大的城市里面,一个人打拼着?

这些年。

回头让老刘增加一点线人经费吧?

马SIR默默地想着的同时,回头看了一眼,任紫玲还真是乖乖地躲在了车子上没有下来。

说起来,最近闯红灯的罚单是不是……都没有看到来着?

马SIR摇了摇头,抛开了这些思绪,然后飞快地摆了摆手,让林峰绕到了巷子的另一头,准备包抄里面的逃犯。

……

到底那天的手铐是怎么断掉的呢?

赵茹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当然,当初还在特殊病房之中,醒过来的那个瞬间,她并没有细想。

她只是看到了一个女警似乎昏迷了过去……就坐在了病房的椅子上。

门没有锁上,门外没有别人……她甚至能够轻松地离开医院。

但直到现在,她也没能够想明白,到底是什么人帮了她。不过似乎也没有关系,重要的是,她重新得到了自由。

独自一个人躲在了这个用纸皮箱搭建起来的‘屋子’之中。在这个仅仅只能够容纳一人躺下的空间里面,已经没有更多多余的东西。

她抱着自己的膝盖,靠在了墙壁上,但是没有埋着自己的头,只是默默地看着巷子对面的墙壁。

手指就像是无意识一样,摆弄着胸前的吊坠。

像是在等待般。

忽然,赵茹偏了偏脑袋,像是在倾听着什么般……她听到了一些脚步声。

朝着她走来的脚步声。

靠近了……靠近了……靠近了……

赵茹屏住了自己的呼吸,悄悄地把手伸到了自己的背后……这里藏着了一把小刀。

她握住了刀柄。

……

马SIR也终于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此时,马厚德猛然一把掀开了这个纸皮箱子,冷喝了一声,“警察,别动,你是逃……不好意思,认错、认错……”

只见箱子里面是一个被吓呆了的老翁,马SIR顿时摇了摇头,可就在这时候,旁边的箱子一下子给掀翻了起来,砸在了他的身上!

当他好不容易把纸皮给弄掉之后,只见一道身影就在他的面前,朝着巷子的另一头疯狂地跑去!

“别跑!你跑不掉的!”马厚德一个激灵,便连忙追了上去,一边取出了对讲机:“林峰,犯人从你的方向跑去了,一定给我堵住!”

巷子尾的林峰这会儿深呼吸一口气,暗道了一声:来吧!

只见一道身影低着头,朝着他飞快地冲着过来,林峰张开了双手,这巷子不宽,这样一张开手,几乎就占去了巷子的大半位置!

眼看着这家伙就不顾一切朝着自己冲撞而来,林峰也猛一下子扑出,直接把人扑在了地上。

“别跑了!你逃不掉的!”林峰直接讲对方压在了地上,并且取出了手铐,一手铐住了对方,一手铐住了自己的手腕。

这时候马厚德才冲忙地赶到。

“马SIR!抓到人了!”林峰抬起头来,顺便一拉这人的肩膀,把人给提了起来。

马SIR还想着好好地赞美这伙计几句,话却没能说出口便堵住,“不是赵茹!”

“什么?”

林峰这才看清楚,这哪里是赵茹……甚至还不是女人,而只是一个比较消瘦的中年男子!

“你……你跑什么跑啊你!”林峰气愤地一手拍在了对方的背后。

只听见这中年男子道:“警官……我看见你们,难道还不跑吗?”

“看到我们你为什么要跑?”马厚德瞪了对方一眼。

“呃……你们难道不是来抓我的吗?我前几日偷了一辆摩托车……”中年男人下意识说着,但却意识到了什么,一下子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马厚德直接白了一眼,林峰也摇了摇头,看着这中年男人道:“我们本来是来抓一个女人的,不是抓你的。不过现在,不抓你也不行了。”

“女人?难不成是……”中年男人这会儿道:“那个女人?”

“哪个女人?”

“我不认识,她才来几天。刚刚那女人说她的位置不要了,让给我。”中年男人耸耸肩道:“我看她的地方干净,所以就搬过来咯,还没有来记得收拾呢,你们就来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下午三四点把?不记得了。”

林峰这时候看了马厚德一眼,皱了皱眉头道:“马SIR,这好像是你刚收到消息那会……”

马厚德吁了口气,点了点头道:“这女人,太狡猾了!”

……

……

一张苍老的脸和一张还没有脱去稚气的脸,同时出现在了赵茹的面前。

他们是爷孙两人,似乎无家可归,流浪到了这里,依靠着拾荒为生……就住在了她旁边,用木板和铁皮搭起来的很的‘房子’里面。

“有什么事情吗?”

拾荒的大爷这时候笑了笑,“姑娘啊,今天我多买了一些包子,吃不完会浪费掉的,给你一点吧。你才来,咱们以后好好关照。”

旁边的小男孩此时从破旧的书包里面抽出了一个小袋子,他的手有点脏,所以在衣服上用力地擦了几下,才解开了袋子,送到了赵茹的面前。

腼腆地笑了笑。

她看着这爷孙俩,藏在背后的手,就不知不觉就松开了些。(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