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六章 师傅的事

第五十六章 师傅的事

一共有七张的金主资料卡,就这样平放在了洛邱的面前。

这是黑魂十八号前后两次送来的东西……黑魂使者当然不敢催促老板。所以如果老板没有意思的话,这些金主卡甚至可以就这样一直地堆积在这里。

不知道从前的老板有没有堆积金主卡的习惯,但从这一届开始,显然就有了。

回归到俱乐部本身的交易规则。

那是会自己走进来的客人,是拥有最强烈购买愿望的人。那些被黑魂使者找到的金主,则是能够发展成为强力购买力的客人——当然,能够作为金主,也是因为他们或多或少拥有超过一般人的购买力。

老板选中了金主,黑魂使者就进一步行动,将金主藏在内心的**一点点地放大。

但整个过程,也会出现像是早前丁东生的那种情况——顾客会处于一种奇妙的状态之中,稍微推动一下,他就能够达到自己来到俱乐部的条件。

黑魂十八号显然是黑魂使者之中的老手……聪明的她可能会考虑到新主人会堆积金主卡的这种行为。

所以逮到了一个即将会质变的客人,自然不会放过——因为,这也算是业绩的一部分。

“戴有才、徐肇、还是丁东生……嗯,赵茹。”

这七张的金主卡之中,明显就有着这四个人的名字。

一个被通缉的补习班幕后老板,一个被警方所关押,一个情绪并不稳定,刚刚死了恋慕的女孩没多久,并且已经有过了一次交易记录的学生,一个暂时躲在了露宿者聚居点的,同样作为在逃犯人的女人。

当然,也还有另外的三个陌生的名字。

但是。

“这位老员工,看来很擅长在同一件事情上面,尽可能多地挖掘金主嘛。”

“这是黑魂十八的惯用手段。”正在斟茶的女仆小姐轻声道:“关系者之间,仇人之间,矛盾的双方之间。矛盾的螺旋是深渊,深渊容易把人拖进去。”

洛邱笑了笑,他忽然把手上的金主卡都收拢了起来,像是扑克牌一样,把它们打乱着洗了好几遍之后,才在桌子上一一地摊开。

他这才看着女仆小姐道:“来,你来抽一张。”

优夜略微有些不解地看着自己的主人,但她从来不会不回应主人的要求。

女仆小姐没有说话,伸手在这些卡牌上随意地划过——当然,她也不会去窥视这些翻过来的资料卡上都是谁和谁。

这像是一个把决定交给偶然的游戏。

女仆小姐直接把中间的哪一张抽起,然后翻了过来。优夜看了一眼,然后轻声说着金主卡所显示的名字。

“赵茹。”

洛邱在桌子上一推,连带着椅子推开,然后才站了起来,然后从优夜的手上把这种金主卡接过,轻笑道:“老员工这样努力工作,我们不能怠慢啊。总得需要回应一下的。”

……

……

太阴子正在监狱的操场上晒太阳。

他的脚就这样伸长着,左右两边都有人在给他的大腿轻柔地按着。至于后面,癞痢三正在给他敲背。

已经荣升了监狱十八舱总扛把子的太阴子这会儿正在啃着西瓜,这是手下一个小弟进贡上来的。

鬼知道习惯是怎么搞来的,太阴子只管有贡品上来就行。

“用点力啊!没吃饭吗?还是没喝奶?要不要我让张胖子给你榨点出来?哼哼!”

正当这位黑魂使者的萌新在这里过着土皇帝一样的生活的时候,这位萌新并不知道,在高墙外,有一位真正的黑魂大佬正在冷冷地观察着他。

“看来没什么威胁。”

黑魂十八号也就随意地看了几眼,便摇了摇头,很快就消失不见——作为老人,关注新人并不是什么古怪的事情。

黑魂十八号几乎可以确定,这个新人使者,并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她地位的可能性——尽管,换了新主人之后,从前的地位可能早就已经不存在。

正当黑魂十八号打算继续在这个城市游荡,寻找更多的金主的时候,她却猛然地停了下来。

停下的黑魂十八号双手交叉着,同时贴在了自己的身前,神情变得极为的专注。

与此同时,只见一张散发着微弱白光的卡牌,凭空而成,缓缓地落在了她的面前:这是金主的资料卡。

当卡牌缓缓地降落到了和她一个视线水平的时候,黑魂十八号这才低着头,毕恭毕敬地伸出双手,把这种资料卡给接了过来。

资料卡入手的瞬间,便化作了漆黑的颜色。

黑魂十八号的目光忽然一亮……送上了七张卡,总算有一张得到回应了,也算是没有白费功夫。

接过了这张黑卡之后,黑魂十八号回头看了一眼这堵监狱的高墙,给出了一个不屑的冷笑,这才真正地离开这个地方。

……

“冯爷,这个力度合适吗?”

后边敲着背的癞痢三这会儿献媚般地笑道。

但太阴子却突然间打了个冷颤,一下子坐了起来……他刚刚总感觉好像是被什么人窥视着一样。

该不会是主人?

主人看我在这边的动作,不喜了?

太阴子越想越觉得这很有可能,顿时便脸色微变,一声不吭地站了起来,低着头便往自己住下来的舱走去,连身后的一干小弟问话,都不啃声。

见此,张胖子便用力狠狠地拍在了癞痢三的脑袋上,狠狠地骂道:“癞痢三,你混小子是不是惹怒了冯爷了?”

“我、我没有哇!”

“没有?没有冯爷怎么突然间就变了个样似的?你快说,你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我真没有哇!”

“张胖子,别打癞痢三啦,不关他事情的。”

这时候,张胖子的背后轻飘飘地传来了一句话……那是周晓坤的声音。

张胖子知道这个周晓坤和老冯的关系特别好,这会儿直接堆起了笑脸道:“周哥啊,你在啊……你是不是知道冯爷为什么不高兴了?”

张胖子觉得这个在监狱蹲了十几年的老头一定是绝世高手。张胖子再蹲个两三年就能出狱了,觉得自己要好好地把握一下机会。

要是能够从这个老头身上学到几招把式,出狱之后肯定是龙游大海的哇!

“我当然知道我这老哥为什么不高兴了。”周晓坤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你们啊,别看我老哥现在这模样,其实他之前不是这样子的。只是最近受了点刺激,才这么的反常。”

张胖子拎起来了一块西瓜,扫了扫凳子,“周哥,来来,先坐下,吃西瓜,润润喉咙,咱有话慢慢说。”

周晓坤什么时候被这些狱霸这样礼貌的对待过?一下子就有种轻飘飘的感觉,也是忍不住嘴道:“我这老哥啊,都是为了他女儿的事情。”

“女儿?”

“我跟你们说啊,我这老哥在外边其实还有一个女儿……”

周晓坤缓缓地说了一大堆的故事,最后叹了口气道:“我老哥的女儿不愿意见他,恐怕他们这辈子都不会相认的了。你说,老哥他心里苦,他能不这样……你们做什么?”

“啊?我咋啦?周哥?”张胖子茫然地看了看身边,“我靠,癞痢三,你搞毛,哭啥?”

“老大……你、你不也是流眼泪了吗。”

张胖子连忙用袖子在脸上胡乱地涂了一把,这才站起了身来,叹了口气道:“没想到师傅还有这样闻者伤心听者流泪的故事!”

他看着太阴子离去的方向,这会儿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师傅哇,您放心,您的事情,就是俺张胖子的事情!我一定会让你女儿来见您的!师傅,您放心吧!”

周晓坤愣了愣,不问这个张胖子到底打算怎么帮忙,而是好奇道:“那啥,你什么时候变成我老哥的徒弟了?”

“将来。”张胖子哼哼道:“一定是!”(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