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七章 永不凋谢的花:宝石花

第六十七章 永不凋谢的花:宝石花

“我需要一个解释!”

医院之中,冲忙而来的马SIR正在大声地询问着把人送来这里,却又让人丢掉的警员。

同行而来的还有王悦川以及林峰。

“马SIR,我们也不知道啊。”这警员一脸不知所措道:“人我们亲眼看见送进去急救室的,可是没过多久时间,医生就跑出来说,人不见了!”

马厚德一愣,双手在空气中拍了拍,“人,急救室,不见了?”

警员也是一愣,下意识地也拍了拍自己的双手,“人,急救室,不见了。”

马SIR又挥了挥自己的双手,“飞了?”

警员也照着拍了拍自己的双手,点点头道:“飞了。”

“我飞你妈咪个蛋蛋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那女人是鬼,会穿墙啊?!”

不料这警员却脸色一慌,慌乱道:“马SIR,你看这急救室密封的,还有这么多的医生和护士在场,这人哔的一声就不见了,一声和护士都看不见……该不会,该不会真的是有、有鬼?”

马厚德忽然沉住了脸,“有没有鬼我不知道,但是今天晚上你肯定不用睡觉了,我是知道的!”

“为什么?”

“找人啊!!白痴!!去找人啊!!”马厚德大发雷霆道:“通知所有在岗的,哪怕是交警甚至是协警,都给我打鸡血了去找人啊!!”

“是是是……”

眼看着警员慌乱地跑出去,马厚德又道:“等下,把刚才急救室的医生和护士找来,一个一个单独分开,给我问!往死里问!!”

……

……

每日都有新鲜的事情,太阳也一如往常般的升起。这个城市的人一如既往地开始迎接新的一天。

“小军,收拾好了东西没有?”麦叔喊着正在刷牙的麦小军。

麦小军这会儿蹲在了巷子的水渠前面,拎着水杯,其实正在刷牙,他含糊道:“好啦!”

麦叔点了点头,然后锤了锤自己的腰……昨夜没有睡好。

后半夜的时候,似乎听到了鸣笛的声音,应该是交警开着摩托车走过……大半夜的,居然还有交警在附近巡逻。

那个点的时间,交警什么时候这样卖力工作啦?

麦叔摇了摇头,一如既往地拉着孙子麦小军的手,从巷子走出。路上和一些早早醒来的露宿者也就打打招呼。

“请问,您是麦叔吗?”

忽然,有什么人喊住了他。

麦叔转过身来,倒是看见了一个年轻人……衣着一般般,但却让麦叔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感觉他站在了这里,世界就好像变得更加的安静一样。

“你是……谁?”麦叔皱了皱眉头,他并没有在自己的记忆之中找到任何和这个年轻人相关的画面。

年轻人此时走了过来,低头看了抬头看着自己的麦小军一眼,蹲了下来,微笑道:“你就是麦小军。”

麦小军点了点头:“大哥哥,你是谁啊?是找我爷爷收垃圾的吗?”

年轻人继续笑了笑道:“以后或许会有这个机会,不过今天不是……我是来给你送两样东西的。”

“送小军东西?”麦叔一愣,眉头皱紧了一些:“什么人?”

年轻人这才站起了身来,看着麦叔道:“嗯,麦叔您好,我是受一家基金公司的委托,给您孙子送点东西的。”

“基金公司?”麦叔更加不知所以,如在雾中。

“嗯,一家刚刚成立的基金。”年轻人轻声把一张公司名片送到了麦叔的手中,道:“它的宗旨是让读不起书的孩子能够继续完成学业。很幸运地,麦小军小朋友就是第一批受到基金扶住的孩子的其中一位。”

“你……你开玩笑的吧?”麦叔疑惑地皱着眉头,麦叔看了看这种卡片……也不知道真假。

他可不相信有这么大的馅饼从天上掉下来……甚至开始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诈骗犯。可是转头想想……他就一个收破烂的,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的糟老头,能有什么让人诈骗的?

“不,公司已经合法注册了,因为是基金,所以它会慢慢地壮大。”年轻人淡然道:“如果您不相信的话,麻烦半个月之后到这个地址……到时候应该装修好了。你只要带着麦小军小朋友的出生证明和就读资料去登记,就可以享受这个基金会的帮助。”

“真……真有这种好事情?”麦叔张了张口,有点不敢置信。

“因为这位小朋友,是幸运的一位。”年轻人轻声道:“不过,要想要享受这个基金的扶住,需要一点小小的要求。”

“我没钱!”

“不不不。”年轻人轻笑道:“您只要承诺,不以任何的理由来私用给孩子读书用的钱就可以,必须确保他完成学业。当然,需要签订一份合同,如果孩子在除了自然死亡的这种原因而无法继续学业之外,一旦出现他无法继续学业的其他情况,基金会将会追究监护人的责任。”

“这个没问题!”麦叔重重地点了点头,“绝对没有问题!!”

年轻人又道:“每期的钱不会很多,不过一定足够交情孩子读书需要的费用。”

麦叔点点头,颇为感觉地道:“能交学费就很好啦!毕竟除了小军你们还要给那么多上不起学的孩子缴学费!你们真是好人!”

“我只是受托过来告诉你这件事情而已。”年轻人摇摇头道:“基金会的员工是其他人……嗯,目前还在招聘中。不过,也不是什么问题。”

麦叔不懂这些,他只是轻轻地摸了摸麦小军的脑袋……他年纪不小啦,也是害怕一旦自己那天倒下了,这孩子不知如何。

“这是给你的另外一样东西。”年轻人蹲下身来,把一个袋子交到了麦小军的手上,“我想你会用得上的。”

“小军,不要随便要人家的东西。”麦叔却瞪了一眼。

麦小军虽然有些不舍,也没看里面装着的是什么,却也送了回来。

不料这年轻人却摇了摇头,轻声道:“让我把它交给你的人,也托我给你两句话。”

年轻人靠近到了麦小军的耳边,更小声地说道:“脆脆鲨别吃那么多,小心蛀牙。还有,总有一天,你会找到你父母的。”

麦小军猛一下抬头。

那年轻人这会儿已经转身离开,前面两步就是转角的位置,不过两秒就已经不见。当麦小军小意思地走前几步来到这里……人却再也看不见了。

“唉……这人咱跑这么快?”麦叔挠挠头,嘀咕道:“刚刚说的那些话,不会是用来消遣的吧?”

老人还是对这个所谓的基金会抱着怀疑的态度……这天底下那里会有这样好的事情?

“小军,人家给了你什么?”

麦小军这时候打开袋子,把东西拿了出来,是一本字典:新华字典。

……

那之后,正如年轻人说的一样,麦叔再也没有见过他。

只是他在收垃圾的时候,无意之中经过了证卷中心,看到了屏幕上新挂牌的一个基金的名字,便有了按照指定的时间,到那个地址去看一看的想法。

看一看这个牌子上新写着上牌的基金的公司所在。

看一看那个年轻人交到自己手上的这张名片的基金。

这个……宝石花基金。

……

……

“客人请看。”

洛老板把一张张的文件放在了赵茹的面前。

这一份份的合同无比详细,清晰明了。

财富化作了基金,委托了信用公司和监管的机构……它会一年年地发展下去。这笔财富会以最有效的形式,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宝石花基金……为什么用这个名字?”

洛邱看了一眼窗台上那盆小小的家伙,轻声道:“客人您也没有指定名字,我就取了一个。不喜欢吗?”

“不……不用。”赵茹轻轻地摇了摇头,“这就行,这就行。”

她忽然咳嗽了两声,从腹部传来的剧痛,让几乎吞没了她所有的神经末梢。但她却脸上却有了一抹微笑。

她走到了小单间里面小台子前,就那么坐在了地上的坐垫上……这是一个简易的梳妆台。

可它也一如这房间的其它布置一样,因为主人的别出心意,显得精致。

赵茹开始梳理自己的头发,这是她最后一次梳理自己的头发。

她整理着自己的衣领,如往常一样,整理得齐齐整整。

然后在唇上吐沫了淡淡的粉色唇膏。

她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但她这次没有补粉。

她坐得端正,默默地看着面前的这面镜子。

半跪在她的身后,俱乐部的老板也出现在了镜子里面……出现在了赵茹的旁边,她的身边。

“你看到什么了吗。”

镜子里面,她没有看到她自己。

“你看不见吗?”她轻声说:“你看……很多很多的,不会凋谢的……宝石花呀。”

于是她缓缓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然后倒入了俱乐部老板的怀中。

淡粉色的唇用轻微的弧度装饰着,一抹阳光让它的颜色似乎鲜艳了一些。

她说过:这里细小,简单,一天也只有一两个小时的时间阳光能够照进来。

就是这个时间。

她也说过:还是这里比较适合她。(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