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九章 故地重游

第六十九章 故地重游

“午饭?哦……这个点了啊,我看看附近有什么吃的吧。好啦好啦,肚子饿了我会找吃的了,就这样吧!你今天不是约了人?知道啦,知道啦。”

陶夏漫关了电话,便继续自己的步伐。

在这个城市之中的步伐。

作为一个摄影的爱好者,难得有了这样一个假期,又怎能够不去摆弄一下她的那台单反呀。

时间留不住时光,但照片可以。

况且,她也感觉最近这段时间,自己确实有些心情不好……有些莫名的烦躁。她清楚知道自己的原因。

爱好是一种能够很好地让自己忘记一些事情的活动。

镜头转过一座座的建筑物,一个个的路人。就坐在了普通的公交车上,她一一地对比着自己记忆之中的城市,和如今的这个城市。

物是人非,大概很能够形容她此时的心情了吧。

当观光用的旅游巴士喊道了一个站位的名字的时候,陶夏漫下了车。可是当她顿足在这个地方,看着路牌的名字的时候,却意外地踌躇了起来。

季华路。

不知不知……又回到了这个地方了吗?

陶夏漫摇了摇头。

她住这里。

曾经。

在这里,她才真正地算是故地重游吧?

陶夏漫不知怎地,再次开始了自己的步伐,只是在这条旧路上,她提起单反的次数,几乎可以用屈指可数来形容。

尽管是记忆中的地方,但如今却已经面目全非,大量新的建筑物已经出现。而能够让她重拾回忆的地方,却很少了。

陶夏漫在一家面馆前停了下来。

——爸爸,我要吃刀削面,要好多好多的浇头。

——刀削面是刀削面,浇头面是浇头面,哪里有你这样子吃的啊?

——不管不管,我就要嘛!好不好!

——好好好。

爽朗的笑声。

陶夏漫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曾经在这儿发生过的对话。她仿佛看见了一个小女孩正急忙忙地拉着自己的爸爸走进去的一幕幕……偶尔会想起,也不应该想起的一幕。

陶夏漫忽然觉得,触景生情这句话真说的没错。但即使如此,她也没有想着进去,起码此时此刻,她双脚就像是被什么拉扯着一样。这让她难以继续向前迈进一步。

或许拍张照片就好,她如此想着,默默地抓紧了一下相机的镜头。

“不打算进去吗。”

这样的声音忽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陶夏漫转过身来,看见的只是一个穿着休闲服的年轻人——比她年轻的年轻人,像是一个大学生,二十岁左右。

这面馆的门面有点儿小,就是普通的房门——陶夏漫没有想过这种古老的面馆还能够生存到现在……其实想说的是,她挡住了人家进门的路。

“不好意思。”陶夏漫歉意地说了一句,便让开了一步。

年轻人只是点点头,微微一笑便是走进了这家面馆之中。当这年轻人走进去之后,陶夏漫不知为何却迈开了脚步,仿佛有什么东西趋势着她。

她也走入了面馆之中,便听见了这年轻人和面馆老板的对话……这老板的模样,陶夏漫还有些印象,只是已经白发满头。

“小哥,你又来啦!照例吗?”

“对,麻烦您了,老板。”

“好咧!你先坐一下吧,马上就好!”白发满头的老板中气十足地应了一句,然后向着厨房的位置大喊道:“一碗浇头面,一碗刀削面!浇头面浇头放刀削面,都打包!”

于是年轻人便随意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

陶夏漫有趣地看着这一幕。

她很少看到有这么安静的年轻人了:等着时间的时候不像是大众那样玩着手机,而是掏出了一本小书,翻开就开始看了起来。

书本上还夹着书签,这是一种经常阅读的人才会有的习惯。

“为什么把浇头面的浇头放在刀削面上,那样浇头面不就不好吃了?”

她在这个年轻人的面前坐了下来。

这是大众般的食堂,位置随坐坐。可是这家老面馆的生意却并不怎么好。现在应该是午餐的时间,却只有三台的客人。

这个年轻人坐着的这一台,已经是其中的一台。

“有问题吗?”年轻人微微抬起头来,似乎并不在意这种唐突的问话。

陶夏漫摇摇头:“没问题,只是很少看到有人这样吃,所以比较好奇。哦,对不起,是我唐突了。你好,我叫陶夏漫,是……是一个摄影爱好者。”

“你好。”年轻人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应该是自我介绍一番才对的啊?

但让陶夏漫感觉有趣的是,这个年轻人这样简单的一句你好,似乎就已经比一个自我的介绍要好上很多。

该怎么说?

恰到好处。

这是陶夏漫后来回想起来的时候唯一的感受。

她问:“你…经常来吗?”

年轻人点点头:“最近这段时间。”

她问:“住这儿?”

年轻人摇摇头,“不住这里。”

于是陶夏漫笑了笑道:“不住这边还特意过来买吃的,看来是很喜欢这里的味道。”

年轻人也回应似的微笑:“我其实是帮人买的。嗯…最近认识了一个朋友,他经常为了工作就忘记了吃东西,我怕他身体熬不住。”

陶夏漫点点头:“他有你这个朋友,真幸运。”

年轻人没说什么,只是嘴角轻轻地拉开了一扇小小的弧度,这时候面馆的老板拎着两打包盒过来,“好了,小哥,你的面!”

年轻人简单地付了钱,便站了起来,他忽然看了一眼陶夏漫,轻声道:“不管浇头面最后好吃不好吃,我朋友总会吃完的。”

她只感觉到奇怪。

……

直到这短暂的对话的最后,陶夏漫依然没能够知道这个年轻人叫什么名字……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奇妙的邂逅。

因为她已经有了一个爱她的,而她也深爱着的未婚夫。

她只是感觉这样的相遇像是小插曲:一曲大都会之中的宁静小曲。

“唉……姑娘,你要吃什么吗?”

但人家面馆的老板还站在这里。

已经坐在了这里的陶夏漫也不好意思说不吃了。

她低头想了一会儿,看着桌子上的筷子筒,“给我一碗刀削面吧,然后加钱要浇头面的浇头。”

“好咧!”

……

从面馆离开之后,陶夏漫路过了曾经住过的地方。她有种冲动上去看看,但是街上路人走过的时候,却惊动了她的这种冲动。

一刹那的冲动受惊了之后便褪去,只剩下一丝淡泊的惆怅。

她最后抬头看了一眼,便深呼吸了一口气,朝着街口出口的位置走去。

那一顿加了浇头面浇头的刀削面的味道还是很好,但这或许会成为她是最后一次的品尝。

因为她不知道,当她还有机会路过这里的时候,这家面馆是否仍然还在。

有趣的是,在快要离开这条老街道的时候,陶夏漫碰到了一个熟人:一个她小学时候的同班同学……同桌。

远远地看着过去,当时的瘦小个儿现在已经有点儿发胖,看样子应该是早早就嫁了人——陶夏漫就这样看着这位老同学牵着四五岁大的孩子,从一家买雪糕的小摊位走过。

老同学没有认出她来,而她也只是默默地看着她就这样牵着儿子,最终消失在拐角的位置。

陶夏漫想自己或许应该上前去问候几句的,只是儿时的一些回忆却像是枷锁,锁住了她刚刚在那家老面馆好不容易凝聚出来的怀念之情。

有些伤害,大概是一辈子的事情。

时光终将磨灭掉这条老街的一切痕迹,同时也终将会磨灭了她的记忆。

她如此希望着。

陶夏漫的故地重游到了这里,也就结束了。

……

但陶夏漫没有想过,今日她还会碰到一些意外的事情。

“你就是陶夏漫?”

她在她家的楼下,碰到了一个十分高壮的男人,戴着墨镜,纹着纹身,自称强子。(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