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五章 起雾了

第七十五章 起雾了

当然不会只有老冯一个每逢探监日子的时候,都只能够坐着冷板凳。

不过从前老冯碰到这个时候,都是自己一个呆着,顶多就只有周晓坤一人陪着他。可是这次却和过往的不一样。

老冯的身边多了好几个的狱友……小弟。

“嗯,你奶奶的,又没吃饭吗?大力点!”

老冯……当然是太阴子版的老冯此时正闭着眼享受着来着狱友/小弟的伺奉。

不要误会,这里所谓的伺奉指着的可是很正经的马杀鸡行为。

“怎么停下手来了?”

但在太阴子肩膀上的手此时却突然停了下来。这就让太阴子感觉到了一丝不妥。他睁开了眼睛,正打算狠狠地训人两句的时候,便忽然之间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他自己摔的,至于自己摔下来的原因则是……

只见太阴子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上全然没有了几十舱总扛把子的威严,一脸毕恭毕敬,“属下不知道优夜小姐大驾,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这种腔调对于太阴子这种五百年前的老鬼来说,没问题。

对于也接触过古人的女仆小姐来说,似乎也没有问题。

于是女仆小姐便笑吟吟道:“太阴子,我研究了一下东方的文化,像你这样,好像是叫做‘土皇帝’?太阴子,山高皇帝远的生活,过得好不好?”

“这……这个……”太阴子瞄了瞄那些完全不动的狱友。

时间还是流动的,只是其他人从身体到思想都暂时处于僵化的状态罢了。

太阴子满头的冷汗,张口便解释道:“优夜小姐,您别误会!不要让这些妖艳贱货的行为举止给骗了,是他们往我这里贴上来的!老道我对主人……那可是忠心耿跟!日月可鉴啊!”

优夜淡然道:“既然这样忠心,那等会你好好地解决一下问题吧,记住不要乱说话,浪费主人的资源了。”

“是是是……”太阴子忙着点头应是,旋即一愣,抬头道:“嗯?浪费资源?属下愚钝,请优夜小姐明示……”

女仆小姐眯着眼轻声道:“太阴子,你不知道为了你这事情,主人现在心情并不好?”

太阴子大惊道:“优夜小姐,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女仆小姐淡然道:“太阴子,这就要问一问你的‘好徒弟’了。”

“徒弟?”太阴子一愣,小心翼翼道:“哪个?”

“你有很多徒弟吗?”优夜不问反答道。

太阴子哆嗦着猛摇头道:“没有!老道我身下干干净净,怎么会有徒弟!一定是有什么地方误会了!”

优夜淡然道:“听着,你知道张胖子为了讨你这个‘师傅’的开心,让人在外边把陶夏漫抓了起来,说是要送来监狱。”

“哦,这样啊……”太阴子点了点头,抚着没有的胡须,颔首道:“嗯,这个张胖子,确实是有心了,不错不错。”

须臾,太阴子才反应过来,脸色大变,“卧槽!!!”

……

已经入夜了,公路上搭建起来了帐篷,一群搜索队的队员们正沿着公路的两旁开始搜索,甚至因为天色的原因,连直升机也已经启动。

此时,两辆的车子从远处开来。一辆是警察局的警车,一辆则是监狱用来运送犯人的囚车。

才刚下车,林SIR就一边咬着面包一边急忙忙地走了过来,一看,“我不是让你带张胖子过来吗?怎么一下子带了好几个人过来?”

带人去监狱提人的警员此时走前一步,把林峰拉到了一旁,低声道:“林SIR,你要有心理准备……”

“啥?”

“林SIR,我想咱们这次真的是摆了个大乌龙了……”

“说清楚!”林峰还算是镇定……尽管这个答案他早前已经隐约地猜到。

警员叹了口气道:“那个是张胖子,旁边的那个老头是冯桂春,然后那个带着眼镜的囚犯叫做周晓坤,至于他旁边的那个则是周晓鹏,他是周晓坤的亲弟弟。林SIR,你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

一边嚼着面包的林SIR嚼着嚼着就动不了口了,当事情的经过从这个警员的口中完完整整地复述了一遍之后,林峰依然没能反应过来,愣是张口道:“只是为了拜师??”

“嗯,对的,就只是为了拜……林SIR,林SIR你怎么了?林SIR,你别吓我!”

警员连忙扶着林峰……只见林SIR似乎突然之间腿软了一样,有些摇摇欲醉的模样。

“等下,你们说,夏漫是这个老……老人家的女儿?”

不料,周子豪的声音却突然见从后传来。

原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了上来,恐怕是已经完全听见了林峰和下属之间的对话,“怎么可能,夏漫的父亲不是……不对,夏漫确实是被领养的。”

见事情说开了,这警员也就耸耸肩道:“周先生,我让人查过了户籍资料,冯桂春入狱之前确实有一个女儿的名字叫做冯夏漫,对比一下年纪的话,和你未婚妻完全吻合。具体的证据,我们还要去调查一下当年那家福利机构的资料,不过简单点,或许你可以问一问陶夏漫现在的父母亲,这个是最快的。”

周子豪沉默了一下,摇摇头道:“不用了……这大概是真的。”

他不由得想起了陶夏漫对于自己过往的事情一直都闭口不提。至于陶家的两老,也没有怎么提起过,似乎也是忌讳一样。

但是周子豪有一事是想不明白的。

他深呼吸一口气,皱着眉头,走到了被狱警押着的几名囚犯的面前,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冯桂春’。

对方显然也在打量着他。

可是周子豪看对方的反应,像是完全不认识自己一样。周子豪便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周…师傅?”

“你小子说啥?”

“你不认得我了?”周子豪又低声地道。

“我为什么要认识你?”

周子豪皱了皱眉头,便客气地向旁边的狱警问道:“这位大哥,请问一下,这位老人家,一直都在监狱里面,没有出来过吗?”

狱警见周子豪和林队是一伙的,也不清楚他什么来历,以为也是警察,于是便随口道:“这个老冯是杀人犯,关了十几年了,肯定是出不了来的啊。”

“杀……杀人犯?”周子豪脸色微变。

直到此时,他大概明白,为何夏漫对此事总是闭口不提了。

周子豪沉默了一会,深呼吸一口气,再次朝着‘老冯’看了过来,迟疑着道:“老人家,我在外头见过一个姓周的老裁缝,不知道你认识吗?”

“什么姓周的老裁缝……哦,啊,我想起来了。”‘老冯’一拍脑袋,煞有介事道:“那是我弟弟!”

“弟弟?”

“我还有个双胞胎的弟弟。”‘老冯’像是打开了思路一样:“小时候我家里穷,养不起两个孩子,就送了一个给别人家养着。长大了之后才认回来的。”

“原来是这样,那就怪不得了……怪不得了。”周子豪点了点头。

难怪那个周老师傅古古怪怪的,难怪他看自己的眼神总是带着异样,并且还不让透露他的身份,甚至连上他家的时候也是带上了口罩。

想来是不想让夏漫认出他来……原来他是夏漫的亲叔叔。

周子豪叹了口气,便没有继续问下去。

他远远地看着这个被狱警所押着的老人……这是夏漫的亲生父亲,这一点对于周子豪来说,便有些微妙了。

“那啥,周先生,你没事吧?”林峰走了过来。

周子豪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林警官,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我未婚妻找回来,其它的时候,过后再说吧。”

“你放心吧,我已经增派人手了,一定能把陶小姐找回来的。”

周子豪也只能够点点头。

此时,囚车那边却传来了骚动。

……

“哎哟!老大,别打,别打……痛痛!”

“MLGB!!!”

只见张胖子这会儿揪着强子另一边没有被咬的耳朵,气得满脸哆嗦,劈头就骂道:“劳资让你找人,那是让你去请人!!你奶奶的都干什么了!!绑架?我、我我我真想现在就捅死你这个智障!!我、我我抽死你这个笨蛋!!让你记性不好!我让你记不住!!”

见张胖子的手捏拳头朝着强子的肩膀不断地捶打着,已然走过来的林峰皱着眉头,沉声喝道:“闹过了没有!还嫌事情不够大吗?都给我停手!”

“那个……警官,我就想着教训教训这臭小子!不然我浑身难受啊!”张胖子连忙道:“您看警官,这不是都给大伙添麻烦了吗!”

林峰冷哼道:“最大的麻烦就是你!行了行了,不要在这里演了!就算不是绑架也是非法挟持,该这么罚就怎么罚,你们一个也逃不掉!”

“是是是,警官您说得对,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此时,狱警道:“林队长,这犯人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你看这带人出来也没有办全手续,您看这……”

“嗯,我知道了。”林峰点点头道:“你把人先送回监狱吧,我会让人陪你们一起的,安全起见。”

“多谢林队了!”

……

……

公路旁的山岗上,人影一闪,俱乐部的女仆小姐便出现了在这里。

女仆小姐往前走了两步,来到了主人的身边……至于洛邱,更早的时候就站在这里,注视着下方公路上的那些亮起来的灯光。

优夜抬头看了一眼那不远处在附近徘徊着的直升机,便轻声道:“主人,有搜索队的话,陶夏漫听到声音只是迟早的事情。”

洛邱点了点头,忽然道:“等了十多年……就多给那位老人家和他女儿一点时间吧。”

俱乐部的老板朝着身前的一片,挥手一抹而过。

附近,忽然起雾了。(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