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九章 嫁衣:凤褂裙

第七十九章 嫁衣:凤褂裙

她的脚伤渐渐好起来了。

从那天开始,她没有住在这边属于陶家产业的房子里面,而是搬回来了这栋老房子。

已经很久没有住着人的地方,想要通水通电挺麻烦的。但她却又一个愿意车前马后的未婚夫。

周子豪也不住自己的房子了,陪着她住入这里。

他俩都在这里等一个裁缝师傅,一天天,但也一天天没有等到。小黄昏的时候,陶夏漫总会拉着周子豪去楼下不远的那家小面馆里面。

叫上两碗的面,一碗的刀削面,一碗的浇头面。女人总喜欢把男人面前浇头面上的浇头全部倒在了自己的碗里面。

后来,陶夏漫偶尔也会碰见美美带着孩子去买菜经过,然后两人会聊一聊,聊着聊着,时光就像是倒退了。

一次次的倒退,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就回到了她还小,她也还小的日子。

可她依然没有在这里等到那个年轻人的出现,也没有等到那位周师傅的出现。

她不得不离开这住了一些天的……从前的,现在的,自己的房子。因为她安排下来的婚期已经到来,许多的事情需要准备。

这足够让她忙的,毕竟是人生的大事情。

提着一袋子的行李,陶夏漫最后自己关上了这扇闸门,然后踮起了脚来,把钥匙放到了闸门上方的小空隙之中。

在周子豪的陪同下,她离开了这里……季华路,二巷,33号。

……

……

老冯喜欢日落的时候,坐在操场上,一个人静静地看着日落。老人的世界里面,总喜欢把自己看作是那渐落的太阳。

暮年了。

他的心像是远处的火烧云一样的平和。而他在狱中的生活,似乎也恢复到了从前一样,一成不变……但似乎也有了一些改变。

当然不是说,一天天地,张胖子总会找机会缠着他,前后喊着师傅,说能不能不学绣花针的本事,学别的本事。

当然也不是说,狱友们对他的态度改变了许许多多……甚至说是尊敬。

老冯估摸着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应该是自己离开之后才发生的。他后来从周晓坤的话中,一点点地拼凑出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老冯’在监狱里面的生活。

但尽管如此,都不是老冯感觉到改变了的东西。

他呀,最近安静多了。他呀,尽管晚上还是像是往日一样,要看一看那张老照片才能睡去,只是执念却不知不觉不见了。

火烧云在他的老眼之中,会随着风儿变幻,一点点的,像是彩带……像是一场盛大的婚礼上的彩带。

“明天就是了啊。”老冯喃喃自语。

然后老冯开始微微地动了动嘴唇,眼前有着人影一点点地浮现,他看到了那位给了他许多的神秘的老板。

黄昏里面,这位老板陪着他看着落日。

忽然。

“老人家,您的交易明天就是最后的期限了。”洛邱轻声道:“如果你希望的话,明天你依然可以出去,享受交易的最后内容。当然,您如果还是决定留在的话,我们依然会收取您的交易金。”

“不啦。”老冯笑了笑,“不啦。周子豪很好,我很放心。收养她的家人也一定很爱惜她,明天她的婚礼,一定会很好,很好的。这就够啦。”

洛邱点了点头。

他站起了身来,朝着这位老人家微微地弯着腰,轻声道:“我会遵从客人的意愿,老人家。”

老冯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不过。”俱乐部的老板此时却道:“不过感谢您让我有了一段很好的回忆,接下来的东西,算是我的私人赠送。请好好享受……我最尊敬的客人。”

“嗯?”老冯一愣,可当他眨眼的瞬间,眼前这位什么的老板,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带着疑惑,但天色已经一下下地暗淡下来。老冯知道自己该回去牢房里面了。

可他还没有回到牢房里面,却迎面走来了一名狱警,“冯桂春,有人要见你。”

……

……

路上,老冯心情复杂地跟着在这个狱警的身后,他想起了那个神秘的老板说过的话,心中有了一些猜测,忍不住问道:“啊SIR,是谁要见我?”

“是林SIR要见你。”狱警随口道:“警察局刑警大队的林峰,林SIR。”

“这样……”

老人点了点头,随机自嘲了一声……他是有点想法,不过似乎是自己想多了。

在特别的会见室里面——这里是警察来提审犯人的时候会用到的特别会见室。就在这里,老冯看见了一个二十五六岁上下的年轻人。

想来就是林SIR了。

“这位警官,你找我是什么事情?”老冯有点紧张地坐了下来。

他想到过是关于上次张胖子和龙强的事情……该不会是警察觉得还是不妥,回头继续询问了吗?

林峰就这样盯着老冯,一句话也没有说,神情严肃,甚至不时皱着眉头。

这让老冯渐渐地变得不安起来,“这位警官?”

“冯桂春,你就是冯桂春,对吧?”林峰忽然问道。

“对,我是。”老冯点了点头。

林峰却忽然站起了身来,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朝着门口走去,看的老冯不知所云。只见林峰开门离去之前,忽然说了一句:“恭喜你嫁女儿了。”

他关了门。

老冯一个人坐在了这里,摇了摇头……恭喜你嫁女儿了,这句话他想听,但是却不敢听。

他身边的周晓坤张胖子等人,也一直没敢说出口来。

他不明白这个林峰警官为什么特别地走来这个地方……就是为了和他说一句恭喜话吗?

老冯深呼吸了一口气,自个儿地坐在了这里。

想着外边那个自己所牵挂着的孩子,想在会是什么样子。女孩子出嫁,前一天的晚上,总有许许多多琐碎的事情。

梳头,化妆,穿衣,总得要忙活到天亮。

想着想着,老冯便怔怔出神。

他想起那个什么的老板说过的话,心中无数次冲动让自己去呼唤他的到来,无数次地想要开口:明天的最后一天,让我在外边吧。

可是他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咔嚓,门又打开了,老冯听到了声音,下意识道:“林警官,你找我到底有些什么事情?是在取笑我吗?”

可门前是空的,没有看见人。

老冯皱了皱眉头……他才发现,就算是警官的提审好了,这里似乎也没有狱警在场。这应该是不合规矩的。

门空着……这里也就没有了别人。

这就像是魔鬼的诱惑似的……老冯觉得,似乎只要自己走出了这扇门,外边就是一个自由的世界,他甚至可以走到去任何一个地方,去见任何一个他想要看见的人。

老冯的心脏忍不住剧烈地跳动着,这几日回到监狱的宁静,仿佛一瞬间就被彻底击碎。

他下意识地站了起来,挪动着自己的脚步……是的,他觉得他应该走出去。

终于,走到了这扇门前,他依然没有看见有人进来……仿佛外边真的没有人在把守一样。

但老冯最终还是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他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老冯转过了身去,朝着自己的原本坐着的位置走去。

他自言自语着,“冯桂春啊冯桂春,一辈子喽,你还有什么是看不透的?你应该留在这里,你女儿也应该有她的生活。她很好,周子豪对她很好,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对啊,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老冯深深地吸了口气。

无声处,有声音忽然响起,轻轻的,是呼唤,喊着的是老冯的另外一个名字。

另外一个,整个世界仅有一人才能喊的名字。

一声的爸爸。

“爸爸。”

老冯猛然间转过了身来,这是超出了他一切思想,一切内心枷锁,一切理智的转身,无需要什么去驱动,也无需要任何的提示。

“爸爸!”

门前,一映的红色悄然出现。

她就这样出现在了门前,轻轻地呼唤着这个当她降生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早就和老冯相约好的名字。

那是他所缝制的嫁衣,一针一线,他不会认错他自己的作品……而它,此时已经穿在了女儿的身上。

而她穿着它,如梦想着的那一天,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爸爸。”

陶夏漫……冯夏漫一声一声地喊着老冯的这个名字,走向了他。

“夏漫……我的儿啊!”

老冯压不住喉咙里面的那股气流。

它不知道从什么地从升起,狠狠地撞击着他的声带,狠狠地冲击着他的双眼,狠狠地在他的全身上下乱闯起来,刹那间,无数次。

“爸,我明天就要出嫁了,你能帮我梳梳头吗?”

她轻轻地说着,然后缓缓地转动自己的身子,让鲜红色的裙摆微微扬起。

她含着泪微笑问道:“我……我好看吗?”

“好看。”老冯点了点头。

“好看。”老冯重重地又点了一次头。

“好看!”老冯抿着自己的抖动的脸和嘴,缓缓地闭上眼睛,让自己铭记这一刻的笑容,“好看,我女儿最好看了,最好看了!”

……

前世今生。

前世你是情人,现世你是女儿。

现在,我为你做一件嫁衣:凤褂裙。

愿你一生幸福。(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