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章 新月

第八十章 新月

婚嫁,承载着无数的祝福之词,不管是普通的车队,还是豪华的车队,不管是在高档酒店,还是在普通的饭馆。

只要不是带着恶意的猜想,我们都还是更加乐意给出赞美。

因为它是一个喜庆的日子。

因为它总会出现在身边,因为它总会到来,在你期盼的时候,在你迷茫的时候……不管在什么时候,它总会到来。

那个属于你,和你另一半的,最重要的一天。

……

新娘这一天是最美丽的,她的笑容足以把一切瑰丽宝石的光华媲美下去。

陶夏漫扔出了自己的绣球,把自己的祝福用力地抛向了天空之中。纯白色的香水百合所编织而成的绣球或许是太过用力了,似乎一下子就越过了那些满怀期待的女宾们所组成的人海。

“咦,抛去什么地方了?”

“快找找看!”

看着一群女宾们低着头找着绣球的模样,新娘是笑不拢口,而新郎也只是莞尔。

但似乎绣球花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新郎不由得好奇道:“夏漫,你扔的这个绣球还真能躲,我也没看见啊?到底在哪啊?”

新娘只是微微一笑,“不晓得啊。”

这是值得开心的日子,周子豪自然不会因为这种小事情而计较。

这时候他目光一转,看到了一个在宴会旁边出现的青年男子,便低声道:“夏漫,林警官来了。我过去招呼一下他,多得他的帮忙,才开了个例。”

“好,我等等也过去。”陶夏漫笑了笑。

确实是多得了林警官的帮忙,才能够破例地以那种方式在特殊的会见室之中,有了那样一次特别的见面。

她没想过这位林警官会答应下来的,只是生活之中,总会出现一些意外……一些,你我都无法预知,一开始也无法相信的意外。

陶夏漫的目光在人群之中飞掠而过,隐约间,似乎看见了一道身影一闪而过,手捧着那朵绣球花,消失在人群之中。

她已经是第三次看见这道身影了。

现在的一次……老面馆之中的第一次……那天,她为了筹备婚礼而不得不离开那栋老房子时候的……第二次。

只有很简单的一句话。

他站在了街上,仿佛无人能够看见他,世界在陶夏漫的眼中也仿佛慢了下来……他在那里似乎说着什么,按理说这样远的距离,她是不可能听见的。

但陶夏漫却很清楚有声音传入了自己的耳中。

“你既然一直等待也想要知道,那为什么不自己亲自去确认一下?答案,或许就在你能够到达的地方。”

神秘的年轻人刹那间消失在了人群之中,时间好像又恢复了正常的流动——宛如现在。

“夏漫,夏漫!”远处,周子豪朝着他找了找手。

“唉,我马上过来。”

于是新娘收回了目光,走向了自己的丈夫……也就不在意那么多的细节了。

因为啊,这真是她一生最幸福的一天了。

……

……

“说实话,我还是喝不惯这种洋家伙。居然不是用白酒,真不地道。”

监狱的操场一角的位置,同样还是黄昏的时间,老冯皱了皱眉头,把手上的小杯子放了下来,忍不住就嘀咕道。

不过尽管多有嘀咕的地方,可是由俱乐部的老板亲自添满的酒水,老冯还是喝了一杯又一杯。

因为啊,这是从婚宴现场所带过来的酒水。至于他们坐着的石凳上,同样也放着了几碟从宴会场地上带来的菜式。

老冯夹起来了一块肉往口里面塞了进去,咀嚼了几下之后才问道:“这是什么菜?”

“天作之合。”洛邱轻声答道。

“不就是卤水嘛!”老冯一脸嫌弃地又嘀咕了一句,然后却又多夹起来一块放入口中。

接着,他筷子一摆,指向另外一碟,又问道:“这个呢?”

“同携白首。”

老冯继续嫌弃道:“不就是猪蹄子嘛!”

可他还是夹了起来,小口小口地咀嚼着,然后小小地抿着一口他说不地道的洋酒。

时间就这样,在老人询问菜式的名字和尝味道之中悄然过去。

后来,老冯说一个人喝酒太闷了,所以洛老板就解下了面具的半截,也一起喝着这种不地道的洋酒。

“说实话,好久没有人陪我喝过酒喽。”老冯有了一些醉意,抬头看了看夜空中间的月亮,眼神迷离道:“记得上一次,还是好几年前吧。”

洛邱好奇道:“这里除了过年,还能喝酒吗?”

老冯笑了笑道:“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那位警官吗?他来探我的时候,都会陪我喝一两杯,聊聊天什么的。不过啊,日子不再啦。这次你陪我喝酒,倒是让我想起了他来。”

“是吗。”洛邱提起了酒杯,在老冯的酒杯上轻轻地碰了碰,也陪着老冯看着月光,“今晚是新月。”

“是啊,新月。”老冯轻声应了一句。

他声音很小很小,渐渐便闭上了眼睛,不多久便传来了酣然的呼吸声……其实是好久不曾沾酒的人,早就不习惯了酒精在身体的作用。

而明明就嫌弃着,可一瓶下来却是自己喝了绝大多数,怎能不轻易醉倒?

月亮,开始一点一点地向西边爬去,十二点了。

交易契约的时间已到。

洛邱把醉倒的老冯送回了他的床位上,给他盖上了被子之后,便伸手虚按在了老冯的胸膛上,从他的身上抓去出来了一开始说好了的……寿命。

老冯转了转身,脸上却有了笑意,似乎正在做一个很好的梦。

“这老人家的身体真好,即使是现在,还能活二十年。”

女仆小姐的声音悄然地出现在俱乐部老板的身后。优夜的手上还拿着一个信封。

俱乐部的女仆小姐悄然而来,也悄然地把信封送到了自己主人的面前,轻声道:“主人,已经好了。”

“这么快就冲洗好啦。”洛邱笑了笑,同时把信封打开。

女仆小姐只是微微一笑。她其实更早的时间就已经冲洗完毕,只是挑了这个时间才来……她知道自己的主人会喜欢这个时间。

里面的是一张刚刚冲洗出来的照片,黑白色。照片上,新娘手拿着鲜花,笑得是那样的灿烂。

洛邱把照片放在了老冯的手掌上,便站起了身来,轻声道:“那么……感谢您的光临,客人。”

午夜了,万籁俱静。(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