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章 玩物丧志

第一章 玩物丧志

座前青灯,唯有清风常伴,然后吞日月精华,聚天地浩然正气,这是羊泰子时常告诉自己的徒弟展儿,作为一名修道士的正确打开姿态。

当然,展儿一向都把自己师傅的说话当作是真理。

但是啊。

“好无聊啊……”

自从从黑水的手上取回了道观的拥有权之后,展儿就再次回到了当年每日都在道台上做功课的日子。羊泰子上次重伤之后,就一直深居简出,在调养自己的身体。

师傅说要好几次的闭关才能够恢复过来,展儿算了算时间,他这次闭关好像也是这几天完成了。

展儿正在琢磨着,要不要趁着这最后的几天偷偷下山去玩一玩——这位小道长自从上次跟随着羊泰子被迫远离山门之后,就一直都在红尘打滚,见识到了外面的花花世界。

虽说没有影响他的本心,但毕竟是年轻人啊,对于新奇事物的向往,那是天性。

既然从不曾看破红尘,哪来的不染尘埃。

展儿瞄了瞄四周,这种想法出现之后,就很难抹去。可是当他打算将想法付诸行动的时候,便突然之间听到了异动。

他猛然地转过身体,只见道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一名青年……嗯,青年的一头金发十分的触目。

这突然而至的青年见展儿发现了他之后,便微微一笑,然后双手抱拳,朗声道:“请问这位小道长,这里可是还真道的道场?”

展儿一愣,皱了皱眉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能爬上这里来?我师父说,外边布置了法阵,别人找不到的。”

那青年笑了笑道:“小道长,别紧张,我不是坏人……嗯,看来这里果然就是还真道的道场了。至于你说的进入之法,其实就是羊泰子前辈告诉我的。”

“我师父告诉你的?”展儿一愣,摸不着脑袋道:“可我师傅正在闭关,他是怎么告诉你啊?”

那青年露出了惊讶的模样,好奇道:“小道长,现代资讯发达,难道你不知道咱们修道圈之中如今已经流行用聊天群联系了吗?”

展儿一愣,正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听到了一把苍老的声音,从道观之中传来,中中正正,有种大气磅礴的感觉,“来者何人?”

只见这青年朝前颔首,正色道:“晚辈龙虎山天师道传人莫默,前来拜见仙玄还真道道主羊泰子前辈,还望前辈赐见!”

“展儿,带客人进来吧。”那声音回应道。

……

会客的偏殿处,仙风道骨的羊泰子脸色好看了不少,尽管阳寿无法补充,但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

这老道士抚须颔首,打量着眼前这个晚辈一番之后,点头笑道:“目光内敛,华光透彻,不错不错,你师傅果然收了一个好弟子。难得你年纪轻轻,就有这等的修为,前途无量啊。”

莫默自然不敢在这种修道界的大佬面前得意洋洋,连忙低头道:“前辈过奖了。晚辈只是前段时间路过一处海边,巧遇了一位前辈高人,得这位奇人的指点,有所感悟,才对修道之事有了新的理解。”

“那也是你的造化。”羊泰子笑了笑:“神州大地的修道界啊,日渐衰落,仙踪难觅。不知你遇见的奇人是何模样,老朽我也想见识一番。”

莫默便道:“这前辈驻颜有术,外表看去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但是高深莫测,晚辈只是站在他面前便如临深渊般,神魂震动……”

莫默摇了摇头,“说来惭愧,晚辈在这位前辈的手上,连一招也使不出,便败了。”

“竟有这事?”羊泰子抚弄着自己的长须,坐在了座上的他微微低头沉思道:“你是龙虎山的当代传人,既然能够下山历练,实力已经是相当不凡,居然一招未出便已先败……那奇人长何模样,可还有别的特征之处?”

莫默想了一会,“嗯,典型的东方人的面孔,跟我们是一样的黑头发黑眼睛。没有妖气散发,应该不是妖族的高手……对了,这位前辈的身边还跟着另外一名女子,也是深不可测!”

“哦?”

莫默于是便描述了一些,“这位女子模样有点像是中西方的混血,长发,美丽至极,对了,她还有一双蓝色如海的双瞳。”

羊泰子……羊泰子忽然从座上滑了下来。

这个龙虎山的传人,该不会是碰到了那家伙了吧?羊泰子下意识吞了吞口水。

……

“前辈?你没事吧……”莫默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位东方修道圈的大佬。

“哦……没事没事。”羊泰子俨然还是仙风道骨的模样,爬了起来,淡然道:“近日久坐时间太长,不小心长了颗痔疮而已。”

不小心……长了痔疮?

莫默脸色古怪地看了一眼……修道者炼净体内杂物,高明的修道者甚至可以餐风饮露,辟谷不食。

鬼知道这样的修道界大佬为什么还会长痔疮啊?

蒲团:怪我咯?

“咳咳……”

羊泰子此时轻咳了两声:“天下奇人辈出,你所碰到的或许是什么不世出的高人,那是你的造化……虽说你得了奇遇,功力有所提升,但切记不可骄傲自纵,须知道,我等修道者需要按部就班,如履薄冰。”

“前辈教导,晚辈铭记。”莫默重重地点了点头……他还是很尊重这些前辈的好孩子啊。

“嗯,你远道而来,也幸苦了。”羊泰子这会儿挥了挥手道:“你且先下去休息吧,我知道你为何而来,此事等明日再说。”

“晚辈遵命。”

展儿按照羊泰子的吩咐,把莫默带去休息的客房之后,很快便跑了回来,“师傅师傅,我要手机!”

羊泰子愣道:“你要手机做什么?”

展儿想了一会儿道:“我要加群!就是你们那个聊天群!”

羊泰子淡然道:“那只是俗事的玩物,加不加亦可。再说,里面什么妖魔鬼怪都有,张口闭口都是要红包,只会甩节操,你年纪还小,现在早早进去只会玩物丧志!”

展儿想了一会儿,“那我不加群了,我就要手机!”

羊泰子冷哼道:“我都说了,那是玩物丧志的东西!”

“可是,可是师傅你明明也是天天捧着手机的!”展儿二话不说就拆穿道:“闭关的时候也是!”

“哼!”羊泰子一甩衣袖道:“为师那是为了了解外界动态与修道界的咨询,你懂什么!”

展儿指责道:“胡说!你明明就是在看直播!还说什么‘女装吼啊’之类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羊泰子……羊泰子从道台上又滑了下去。

……

次日,莫默从羊泰子手上接过一个古盒,并且在羊泰子的吩咐之下,带着展儿,一同离开了这座有着无数年历史的道观。

……

……

当黑魂九号走入俱乐部大堂的时候,却见俱乐部的老板这会儿正用一个杯子,缓缓地往一个小小的盆栽上倒入清水。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小盆栽上种着的应该是一种叫做宝石花的植物。

“你回来啦。”

洛老板放下了手上的杯子,转身朝着黑魂九号笑了笑道。

黑魂九号连忙走上前来,但低着头,恭恭敬敬地道:“主人召唤,属下马上赶回来了。不知道主人有什么吩咐?”

但他隐约地猜测,或许是和他这段时间的业绩有关系……他确实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新的业绩了。

另一方面,虽说俱乐部并不管制黑魂使者必须要每日回来拜见主人,但是新主人从国外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他却始终没有回来拜见……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洛邱从优夜手上接过一杯清水,喝了一口之后才轻声道:“九号,还记得你上次问我的问题吗?”

黑魂九号猛然抬起头来。(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