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章 来自老板的吩咐

第二章 来自老板的吩咐

俱乐部之中。

洛邱没有看黑魂九号此时的反应,而是站起了身来,朝内走去,并且说道:“九号,你先跟我来吧。”

听到老板这样的说话,黑魂九号心中多少有些疑惑。但尽管疑惑,他还是十分恭顺地跟在了老板的背后。

女仆小姐没有跟上,只是如常地做着自己的工作……很乖巧地不闻不问。

但黑魂九号临离开大堂之前,倒是感受到了一股颇为炽热的目光……来自大堂角落上某位被吊起来的家伙。

黑魂九号之所以会去关注这个被吊起的家伙,无非是因为,严格来说这个家伙算是他带出身的。

只见太阴子不停地对着这位他所第一个见到并且跟随过的黑魂使者大佬眨着眼睛,意思好像是在说:九号大人,请务必在主人面前美言几句,把我放下来……

然而黑魂九号……九号淡漠地转过身去,像是没有看见一样。

黑魂九号不敢过多的停留,接下来更是加快了脚步,紧跟到老板的身后。不过,他不敢逾越也不敢落后太多,每一步都拿捏的精准无比。

地点是俱乐部的负一层。

在这个充斥着诸多库藏柜子的房间深处摆着的,是老板专属的书桌。

洛邱坐了下来,伸手轻轻一推,他面前的另外一张凳子则是缓缓地移开,“坐吧。”

“属下不敢。”

洛邱道:“你是不敢,还是不愿?”

黑魂九号一怔,寻思着新主人这句话的意思。但他始终猜不透老板的心思——不管是现任的还是前任的。

“那么,属下就逾越了。”黑魂九号从容地处理着老板的邀请,点了点头后便直接坐了下来。

洛邱此时拉开了书桌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个信封,推向了黑魂九号,“你拿好这个,里面有些东西……我想你能帮我收集一些关于它的资料。”

黑魂九号一怔,双手把信封拿了起来。

他自然有着许多不明白的地方……俱乐部的老板理论上是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哪怕作为新任的老板,家底没有彻底丰厚起来也好,也不是黑魂使者能够猜度。

有什么东西,是需要特别地动用黑魂使者去寻觅的?

“嗯……”洛邱想了会儿道:“自从我接手俱乐部之后,算上太阴子这个我亲自转化的,我一共见过三个黑魂使者。其余的黑魂使者还在休假的过程中,但我暂时不打算去唤醒他们。另外,十八号我也见过了。”

黑魂九号不敢插上半句说话。

“我感觉你比较适合。”洛邱笑了笑道:“我让你找的东西,我自己也说不准到底好不好找。或许你会很容易碰见,但也或许会很难。不过,作为奖励,我会答应你之前的要求。”

黑魂九号难以保持冷静,但重重地点了点头,“主人请放心,属下一定会竭尽所能。”

“我喜欢你这种态度。”洛邱点了点头,“你去吧,离开了这个城市之后才打开信封,你会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的了。”

黑魂九号属于相当务实的类型,没有什么多余的说话,点点头便站起了身来,身化了一团的黑雾。

但他将要离开之时,却忽然间停了下来。

“还有事情吗?”洛邱好奇地问道。

只听见黑魂九号那团黑烟停顿了一些时间之后,才轻声说道:“主人,俱乐部赋予您的力量,能不用则不用。您手下有诸多的黑魂使者,也有优夜小姐,我们都能成为您的臂膀。”

洛邱静静地看着这团变化不定的黑雾……它不停地变幻着,仿佛是在透露着黑魂九号此刻内心的波澜。

“我会的。”

洛邱最后轻声应道。

“那么,属下这就去了。”

黑雾离开了负一层,没有停留,便出了这扇门。

洛邱也没有马上离开这里的库房,一个人沉思着。他忽然想到,黑魂九号虽然拥有顺位第九的编号,但事实上反而是前任老板最后一个转化的黑魂使者。

……

一路上,黑魂九号没有停留,直接朝着这个城市的边缘而去。他只是在经过一家大宅的时候看了一看……看了一眼那大宅庭院里面,安静地坐在摇椅上,盖着了一张羊毛毯,静静地看着书的一位老妇人。

终于,他来到了这个城市的边缘处。黑魂九号打开了手上的信封,看到了里面的东西:一张地图。

地图是最普通的那种,在大路上就能够买到的中国的地图。

黑魂九号皱了皱眉头,仔细研究之下,发现这地图之上有一处标记着了一个小小的红点。

地名。

“井冈……山?”

……

……

教授的名字叫做崔佛,大洋彼岸的澳洲人。

王悦川是在机场里面看见崔佛教授的……带着一副圆形的眼镜,有点秃顶了,而且不仅仅是在西方人之中,即使是在东方人之中,崔佛教授也算是比较矮小的身材。

提着一个简单的皮质小提箱,身上穿着的西装似乎比他的体形要大了一个号,整体看起来有些滑稽,但却是能够解答王悦川问题的人。

“你好,崔佛教授,我是王悦川。”

“你好,王悦川先生。”崔佛教授点了点头,“客套话不用说了,我现在已经等不及想要见一见你口中的那本古书了。”

这位老教授大概是一辈子都热衷于自己科学研究的人。

王悦川不过是按照了自己的朋友给的方式和他取得了联系,简单地说了一些手头上那本古书的事情之后,这位教授便直接从日本飞了过来……似乎是直接停止了他在日本那边的交流活动。

“崔佛教授,请跟我来。”

王悦川也是做事情奉行效率主义的人,和这位老教授一拍即合,直接便带人离开了机场。

当然,要去的地方肯定不是警察局,而是王悦川在这里暂时租住的公寓。

“教授,你没事吧?”

车上,看见崔佛教授满额头的大汗,王悦川皱了皱眉头问道。

崔佛教授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应该是还没适应中日两边的气候而已。我来的时候看了这边的天气预报,但似乎不是很准确。”

王悦川也没有在意,随口道:“最近的天气是有点反常。”

他才说话,便是听到了一道晴天的雷声。王悦川下意识地低着头,透过挡风玻璃看着远方的天边,“好像又有暴风雨了。”

……

……

在人类社会的圈子之中知名度并不高,但是在另外一个圈子之中却有着巨大知名度的某宠物医院,今日也如往常一样早早关了门。

但另一个门却也早早就打开了。

有老婆,也有孩子,明明是天生就能够适应下水道但却常常会吃错肚子的鼠妖大叔才刚刚进门,就被宠物医院里面的景象给吓了一条。

鼠妖大叔拍了拍自己肩膀上的衣服,这里路上被突然的一场急雨给打湿了不少,“小蝴蝶,这儿今日是做什么啦?怎么这么多看病的?”

可不是吗?

这里里里外外都坐满了……妖。并且,这些妖啊,一个个都生无可恋一样地瘫坐着,好像是被人来回地蹂躏了千百次般。

忙前忙后的小蝶妖这儿小跑了过来,捋了捋让汗水微微打湿的发鬓,眨了眨眼睛道:“鼠妖大叔,你不知道吗?”

“知道啥?”

小蝶妖道:“我们这里从昨天开始,就搞了一个开始给大家免费做身体检查的活动。”

“免费?”鼠妖大叔明显只是注意到了免费这两个字,一脸不可思议道:“龙大人居然会免费做事?我的天!”

洛翩跹尴尬地笑了笑道:“不是龙姐姐啦,是子君姐姐说的。她说啊,要为妖界做一点贡献,所以就帮大家做一下身体检查咯!”

“子君?”鼠妖大叔愣了愣,然后疑惑道:“就是那个龙大人经常说在这里白吃白住的魃吗?她会医术吗?行不行啊?”

“应该可以吧?”洛翩跹想了想,下意识地回头看了过去。

透过医疗间的玻璃,能够看见苏子君此时穿着了一件完全不合身的白大褂在熟悉地鼓捣着医疗间的工具——显然这是她直接拿人家龙夕若的衣服。

“应该?”鼠妖大叔一脸怀疑的模样,不过这头鼠妖看了看这里几乎挤满的城市里的妖,想了想之后,忽然道:“那啥,我也可以做检查吗?”

“可以啊!子君姐姐说,只要是妖,都没问题。”

“哦~”

鼠妖大叔顿时眯起了眼睛,搓了搓手道:“龙大人是出了名的抠门,从来都没有免费检查的这种好事!看来最近她不在,也挺好的嘛!来来来,先检查什么!”

小蝴蝶想了想道:“哦!先抽血!”

“验血啊……行,没问题。”

鼠妖大叔点了点头,可马上就脸色微变,颤声道:“那啥……抽血的针筒为啥这么大支啊?”

“子君姐姐说,抽多点才能验的更加清楚欸。”洛翩跹想了想道。

鼠妖……鼠妖大叔心中暗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大概知道免费体检是什么回事,这里的其它妖怪们一脸被**过后生无可恋的模样,又是怎么回事。

这头小蝴蝶,还真是让人给卖了都会帮忙数钱的类型啊。(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