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四十一章 家庭教师洛邱先生

四十一章 家庭教师洛邱先生

医院。

江楚正在自己的办公室之中默然地坐着,心事重重。与此同时,办公室里头也还有着一个女人。

这就是他的前妻。

“江楚,你老实告诉我,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楚颓然道:“他的身体出现了排斥反应。”

女人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排斥?怎么会……你当初说已经找到了匹配的骨髓,我才同意做的手术!你现在告诉我,出现排斥?”

江楚此时也是烦躁地道:“你知道你儿子的骨髓型号到底有多难找吗?我已经费劲了心机才找到适合移植的……但是,没想到最后还是失败了!”

“那……那怎么办?排斥的话,不是应该可以控制下来?”

江楚摇摇头道:“这个问题我也答不了你……现在只能够看排异的程度,具体还要等详细的化验报告之后才知道。不过,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孩子出事……你去看着孩子吧,我想静一静。”

前妻离开之后,江楚无力地靠在了椅子上,双目无神地盯着天花板。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不仅仅自己诊断出了铂金森初期,就连他的儿子也随时都有性命之忧。

江楚痛苦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此时,放佛又看见了那个正等待着他主刀手术的小女孩渴望的双眼,还有正躺在病床上受尽折磨的孩子的脸庞。

两者不断地交缠着,就像是一个漩涡一样,不能自拨。江楚感觉自己像是跌落了一个深渊之中,无穷无尽不见底。

他猛然睁开了双眼,已经是满头冷汗,才发现原来自己是累的睡着了过去。

……

……

首先吐槽了一下发明手机定位家伙的恶意。

洛邱还是把自己的位置定位图发送到了任紫玲的手机上。大概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她就会悄悄地出现在附近的吧?

所谓打工的地方。

总的来说,大学生做兼职打工体验人生之类的事情是常态。任紫玲不会反对,但是因为泛滥的母爱却会担心洛邱到底在什么地方打工,是不是正经场所之类的地方。

所以为了避免今后晚归的麻烦,洛邱还是决定好好地打一份工……一晚上的工。

选择的地方还要好好地考究一下。

基本上锁定的范围是任紫玲不常去甚至根本不会去的地方,并且在仅有的一次观察过后就会觉得没有问题,以后都不会再来之类。

而且还是大学生比较常做也比较好找的工作内容。

“老师,这样做合适吗?”

“我看看……”

没错,让洛邱局的不用面对太多人,并且也比较符合他性格的工作,最后也不需要太多群演的便是——家教!

很简单的一件事情,让优夜用催眠术找来一对闲逛的母子?父女?母女……什么都行。只要是看起来需要家庭教师的年纪,并且也能够支付得起请家教的消费就行。

但不知道是否优夜比较偏向于美丽的事物。

洛邱这会儿进行辅导功课的对象是一名女子高中生……高中一年级生。

是不是发育有些过好了?现在的高中生……

至于洛邱这会儿辅导功课对象的家长看起来则是一个看起来知书识礼的女人。

是不是保养得有些过好了啊……美魔女?

不过想着对方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给自己做的这一场‘戏’,连‘工资’都没有,洛邱就想着,至少也好好地教导一下这名高中女生。

虽然不知道这种仅有一次的辅导到底能够有没有帮助,但起码在辅导的时候能够帮人解决几个问题也是好的。

选择进行授课的是商业街附近的一家比较安静的西餐厅,然后位置是靠近落地玻璃窗的位置。

“真的是在做家教啊……”任紫玲在马路旁啃着汉堡包喝着可怜。

这样站着就有十几分钟的时间。

虽然也很乐意看见洛邱会体验生活选择用课余时间来打工,但是……

“这女孩是不是发育太好了些了啊……还有这做母亲的为什么保养这么好……美魔女?专门吃嫩草的肉食系****?”

任副主编拥有一颗善于思考的大脑,还有着蒙太奇的思维方向。

她狠狠吸了一口的可乐,根本停不下来脑内的想象,“该不会是……母女丼?”

仿佛看见了洛邱左手年轻可爱的女儿,右手美艳大方的母亲的情景,任紫玲就觉得很糟糕了啊!

绝对不能够让这种事情发生!

任副主编把没有啃完的汉堡包还有可乐直接让在了垃圾桶之中,冲冲忙忙地冲进了这家西餐厅之中。

洛邱大概没有想到任紫玲居然会直接冲进来的情况,愣是张了张口说不出半句说话来。

“这位是?”

女孩的母亲看着突然出现的这名女人,疑惑地看着洛邱。

洛邱正打算说话的时候,任紫玲便眉开眼笑道:“你好啊!我是洛邱的姐姐,你喊我紫玲就行。我刚下班,听我弟说他在这里帮人做家教,所以就顺路过来接他回家的……嗯,我没有打扰你们吧?”

“没事。”女孩的母亲优雅地笑了笑,并且从挎包之中取出了一包面纸,抽出一块送到了任紫玲的面前。

任紫玲一愣,洛邱只好没有好气地指了指自己嘴巴的位置。

任紫玲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巴……天啦噜!刚刚啃着汉堡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酱汁黏在了脸上。

难怪进来的时候,门口的侍应看着自己的眼神感觉怪怪的。

“谢、谢谢……”任紫玲讪讪一笑,伸手擦点脸上酱汁。

“嗯……今天就到这里吧,时间也差不多了。”女孩的母亲微微一笑站起身来说道:“洛老师,下次也麻烦你了。”

应该是没有下次的了。

但洛邱还是点了点头。

女孩的母亲道:“那我也不打扰两位了,娉婷,给人说再见吧。”

女孩的名字原来叫做娉婷吗……洛邱是就绪了就直接坐下来,现在也才正式知道这女孩的名字。

“老师再见,大姐姐也再见。”女孩十分有礼貌道别着。

看着这很好看的母女二人离开后,洛邱才吁了口气,略带吐槽道:“我以为你最多就是在外边看上一眼而已。还有姐姐是什么鬼?”

任紫玲大条道理地委屈道:“我这不是为了你吗?你妈妈如果这样年轻漂亮的话,别人会怎么想你?”

洛邱叹了口气道:“有自信是件好事情,但是下次能不能吃东西的时候先擦干净嘴巴?还有下次吃汉堡包的时候能不能不加美奶滋?”

任紫玲瞪大了眼睛道:“你看看你,说得什么跟什么呀?污!”

“……”洛邱决定掠过这个颇为微妙的话题,“吃饱了没?”

“还行……”任紫玲摸着肚子道。

洛邱摇摇头,伸手叫来了侍应,给任紫玲点了一份海鲜意面,一份水果沙拉,淡然道:“太晚了,吃清淡点。”

任紫玲想也不想就在洛邱的脸上亲了一口道:“好孩子!你才是我妈!”

洛邱抹了抹脸,挪到了软卡座的尽头,靠着窗边取出了那本《青花的起源》,就这样读着起来,不再说话。

看洛邱的这幅模样……还是老样子的模样,任紫玲就觉得自己之前的担心有些多余。

她开始享受着适应送上来的美食。

……

……

一名美丽异常,像是模特般的女孩,悄然地从母女二人的身边走过。或许真的是因为太过美丽的原因,母女二人都不禁同时多看了两眼。

当回过神来的时候,夜风一吹,女孩的母亲忽然打了一个冷颤,失神道:“奇怪……这是哪?”

纪娉婷也是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而此时,一张黑色的卡牌却悄然地在夜空之中滑行,神不知鬼不觉地最终滑入了纪娉婷母亲的拎包之中。

“回去吧。”

“嗯!”

¥¥¥¥¥¥¥¥¥¥¥¥¥

PS1:科普:丼(jing,第三声),古同‘井’。嗯……啊……

PS2:又是喜闻乐见的求推荐和打赏的标准小尾巴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